<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这这这……”

    韩忠彦看完了“死富商竟有两妻,郭青天难断家案”一文,顿时有一种被雷劈中脑袋的感觉。

    这事儿说的不就是皇宫里面两位先帝皇后吗?

    “师朴,武好古那厮要害孟皇后啊!”范纯礼咬牙道,“咱们可不能再容这个小人胡作非为了!”

    孟皇后是没有实权的皇后,现在后宫地位最高的女人是宋徽宗的老婆王皇后。所以废不废孟皇后对旧党的影响不是直接的,但是孟皇后是面旗帜。

    在哲宗朝的时候,围绕着孟皇后的废立,新旧两党展开过激烈的争斗。而孟皇后在元符三年的复立,也标志着旧党东山再起。

    所以现在孟皇后一旦被废,也意味着旧党已经失宠大宋官场上,除了新党、旧党之外,可还有为数众多的墙头草。一旦旧党失势,那可就是墙倒众人推了。

    “不不,这事儿不可能是武好古的意思,武好古怎么可能害孟皇后?”韩忠彦连连摇头,“彝叟,现在文曲星报社的东家可是赵小乙啊!”

    “那,那我们该怎么办?”范纯礼也有点急了,“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孟皇后再一次被废吧?”

    “这……”韩忠彦拧着眉头,一脸的愁苦。

    他实在是没有办法了,难道真的去和官家硬怼?这样能行吗?朝中可还有熙宁奸党存在呢!他们巴不得废了孟皇后……

    ……

    “这文曲星旬报难道是为了废掉元佑皇后而开办的?这武好古到底是哪头的?”

    曾布的府中,看了赵挺之送来的报纸,曾布也是一头雾水。

    武好古是旧党啊!他老恩师是苏东坡,弟弟的岳父是韩忠彦,自己又是天然亲近旧党的开封府豪商。这样的人应该保着孟皇后啊,怎么能在文曲星旬报刊登这种“”?

    “武好古是官家那头的!”赵挺之笑了笑,“文曲星报社的东家是开封布衣赵小乙啊!”

    “对了,令郎也是文曲星旬报的主笔!”曾布这个时候忽然想起赵明诚了,“到底怎么回事儿?”

    “是官家要废孟皇后,”赵挺之笑道,“看来官家还是倾向我们的。”

    别看之前新党因为武好古的原因连连吃瘪,但是和废掉孟皇后相比,那些都是小挫折吕本知的死根本连小挫折都不是!只要孟皇后被废,新党就能大胜一场了。

    “倾向我们?有吗?”曾布想了又想,实在想不出赵佶会为了支持新党废掉孟皇后这面旧党的大旗如果旧党现在干啥事儿都不行,还尽给朝廷添乱,赵佶这么干还是有理由的。可是现在旧党干得不错啊,御前骑士总归过1000家了,虽然花了一百几十万,但还是物有所值的。府兵制的试点也开始进行了,将来能不能成功不知道,但眼下一定会有点成绩出来的。

    另外,赵佶要卖地皮给自己修园子的事儿旧党也没拦着,倒是新党的吕嘉问给赵佶添了堵……

    赵挺之笑了笑,“子宣,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这事儿肯定是好事儿……你说韩忠彦和范纯礼到时候会不会拦着不让废孟皇后?

    若是他们拦着,我们要不要帮着官家废掉孟皇后?”

    “当然要帮着官家了!”听了赵挺之的话,曾布顿时眼前一亮,一拍桌子道,“最好能利用这个机会和元佑奸党斗上一遭!”

    ……

    同一个晚上,在开封府内城,纪忆的宅邸中,在家养病的纪忆,这时也在和守选的章援一起看报纸。

    纪忆的病不是装的,是真病了。大概吃了不干净的鱼脍,腹泻拉肚子了,在床上躺了好些日子,才稍稍好了些。

    在床上卧病的时候,纪忆也没忘记留意朝中的变化,自然就注意到文曲星旬报了。

    不过纪忆的看法和韩忠彦、曾布他们稍有不同,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也办一份一样的“旬报”。也不用动什么脑筋,直接抄袭武好古的文曲星旬报各种办法就行了。

    当然了,报纸的立场肯定是不一样的。文曲星旬报是亲旧党的,而纪忆准备办一份亲新党的报纸,专门和文曲星旬报唱对台戏。

    为了更好的抄袭,纪忆养病的时候,顺便也在研究文曲星旬报,几乎是每个字儿都不落的在看。

    “不对啊……”看着报纸,纪忆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

    “怎么不对?”章援笑着问。

    他这些日子一直在守选,也没离开开封府去海州陪落难的章惇章惇在出京之后,就一直是旧党方面的御史谏官弹劾的目标。而且还真的找到不少罪行,特别是挖出了章惇在绍圣时期设置的看详元佑诉理局大搞****的行径,使得章惇丢掉了越州知州,贬为武昌军节度副使,海州安置了。

    当然了,章惇在海州的日子是不会太难过的。纪忆早就在海州朐山县城以南购置土地建了大宅,现在正好给章惇居住。而且章惇在台上的时候也不啥清官他也谈不上巨贪,只是适当贪一点,但是积蓄还是非常丰厚的!

    而据章惇信上说,他这些日子就在海州游山玩水,还在苏东坡主持的云台学宫住了些日子。发现云台学宫的课程很有意思,不仅允文允武,还有许多杂学实学。

    另外,章惇还在海州发现了一所专门教人造船和驾船的船政学堂,居然也是挂在云台学宫旗下的。里面不仅有海州吴家派出的老师,还有不少白番老师,大都是信奉摩尼教的他们是摩尼教选人家族的船匠,也有两个是信天方教的就是白思文给武好古找来的古拉姆老水手……

    不过章惇的厄运显然还没结束,就在建中靖国元年以来,他就被谏官任伯雨弹劾了八次之多!任伯雨甚至还在弹章中提及了打破“贬官止于海州”的底线,把章惇贬黜去岭南!

    “这篇‘死富商竟有两妻,郭青天难断家案’说的事情,怎么有点像孟皇后和刘皇后啊?”

    纪忆的政治敏感度还是一流的,哪怕病病歪歪了,还是在第一时间察觉出了问题。

    “当然像了!”章援道,“就是照着编的嘛!”

    “照着编的?”纪忆一愣,“四叔……你难道和元符皇后还有联络?”

    章惇和元符皇后刘氏的关系当然是好的!没有章惇帮着陷害孟皇后,刘皇后根本上不去。而且哲宗皇帝去世前都和刘皇后、章惇关照好了,让他们一个人做太后,一个做顾命大臣……可惜两人命苦,哲宗皇帝没有挨到赵佶的儿子出生就去世了。

    章援笑了笑道:“忆之,这可真是没有想到啊!元符皇后似乎和官家勾搭上了,孟皇后莫名其妙的又要被废一回了!”

    “甚?”本来病病歪歪的纪忆听到这话猛地就在床上坐起来了,“四叔……你说的勾搭是何意思?”

    章援压低了声音:“就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意思!”

    “官家和先皇皇后……”纪忆瞪大了眼珠子,这事儿也太离谱了吧?现在又不是唐朝,现在是家法森严的宋朝,怎么可能在皇宫中发生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

    章援点点头,“我猜的,不过也差不多……因为官家不仅要废孟皇后,还要立刘皇后当太后了。如果他们没勾搭上,官家为啥这么干?”

    章援当然拥有联络刘皇后的渠道,不过刘皇后肯定不会和章援说自己勾搭上了赵佶,但还是告诉章援自己要当太后了……章援那么聪明,当然猜到怎么回事了。

    赵佶又不脑残,没事儿给自己找个太后干什么?肯定是被刘皇后迷晕了差不多也是脑残了!

    不过这个女人,还真有点武则天的本事!

    “这这这……”纪忆真是又惊又喜了。

    很快太后就是自己的后台啦!天上掉馅饼,不,天上往下掉官帽子啦!

    章援笑了起来:“忆之,别高兴太早了。要废孟皇后容易,要立刘太后却是不易的。”

    “也对!”纪忆一下子又有点失望了。这事儿的确没那么容易,废孟后是一回事儿孟皇后复立的事儿根本就不合礼法,哪有给死人再立一房夫人,而且还压在原来的夫人头上的?向太后完全在乱来啊!

    可是立刘皇后做太后一样是乱来……太后是皇帝的妈妈和奶奶才能做的,哪有给皇帝的嫂子做太后的?而且太后的地位比皇后要大啊,万一赵佶不幸早逝了,谁来垂帘听政?刘太后还是王太后?

    “我们得帮刘皇后啊!”章援对纪忆道,“忆之,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那件事儿吗?”

    “哪件事?”

    章援淡淡地说:“就是把元符三年正月十三的事情告诉旧党那几个谏官御史的事儿!

    你一直拖着没有去办,现在可是个机会了?”

    “对!机会到了!”纪忆咬了咬牙,“我明天就去见任伯雨!”

    章援点了点头:“孟皇后被废,刘太后被立,就是我们脱离苦海的机会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