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今天是改版后的文曲星旬报发行的第一天!在这一天不止温益,还有许多人也都看到了这份报纸。

    当曾布、李清臣急急忙忙去找同党研究这份报纸的时候。武好古正和不久前才从海州返回的西门青一块儿在丰乐楼里吃饭。

    两人都做了书生打扮,没有带随从,也没有要单间,就坐在丰乐中楼的底层大堂里面。

    此时正是饭点儿,大堂内坐满了客人。

    看穿戴打扮,多数都是有点身家的士子和商人,其中不乏一些武好古早年在潘楼街的熟人在座。

    不过武好古今天是“微服”出门,只是寻了个角落里的桌子,没有和他们去打招呼。只是静静的看着、听着。

    他和西门青主要是来探查文曲星旬报发行首日的状况的。和之前的花魁画册和文曲星杂志不同的时。文曲星旬报是一份报纸,走的是大众化路线,是给最广大的识字民众们看的。所以它的创刊号不是用来发卖的,而是用了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白送模式,免费在开封府城内派送。等到文曲星旬报的第二期,才会正是开始发卖,定价也很便宜,10文钱一份。

    包括丰乐楼在内的开封各大正店和脚楼,还有各处青楼瓦肆,都收到了文曲星报社白送的文曲星旬报,另外还临时雇佣了不少开封府的闲汉上街派送。根据计划,在六月十一日这天,文曲星报社将会派送出去超过20万份文曲星旬报!绝对可以保证每一个识字的开封府城市民人手一份。

    而这一份文曲星旬报只有薄薄的三张纸,因为纸张质量不好,所以只印了一面,也就是只有三页纸的内容。

    第一页上印了“天下大事”,其实就是不大新的新闻。比如界河商市的最新情况,海州天涯小镇试行“君子之约”的情况,京兆府蓝田县将试行府兵制等等的,都不是限制级的消息,是可以公开的。

    第二页上则是两篇访谈,就是写州北军营大火和州北军营拆迁。

    第三页则是商业版,都是各种和商业有关的消息,譬如海州、界河商市的各种大宗商品的参考价,界河商市、海州天涯小镇商铺招商的消息,还有就是在界河商市开业的商行高薪聘请匠人的消息……

    至于花招儿,暂时还没有登上文曲星旬报的计划。

    而这20万份报纸。一共60万张,可以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保质保量的印出来,则是陈留的花魁行刻印工厂这两年不断提升产能的结果。

    根据计划,文曲星旬报每10天就要发行一期,每期至少要印30万张!再加上一月一期的花魁画册和文曲星杂志。这间刻印工厂的繁忙程度,就可想而知了。

    除了刻印之外,文章自然也是要人写的。除了赵明诚和侯仲良两个主笔之外,武好古又让自己的文案赵佳仁加入了文曲星旬报出任总主笔。

    此外,为了让文曲星旬报的文章通俗易懂,武好古还请白飞飞出面去请了几个撰写杂剧剧本的落魄文人来报社充当所谓的“记录人”,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写出了两篇访谈访谈的内容当然是真实的,是在采访和记录的基础上写出来的。

    而这个“访谈州北军营”的点子,则是蔡京给武好古出的!把矛头指向御史台,去质疑吕本知之死那是要惹众怒的,也不需要去和国子监里面那些生员对喷清流物议嘛,你越喷他们越来劲儿,早晚用唾沫星子淹死你!

    所以蔡京的办法就是“摆事实而不辩论”,公道自在人心!

    武好古只要行事仁义,国子监里那读圣贤书的士子是不会一直无理取闹的。

    另外,蔡京还建议武好古在国子监的太学生身上多撒点钱。请他们写诗填词做文章,润笔给多点,再给那些没有能升舍的落魄士子安排点职位。

    到时候,这帮书生自然帮武好古说话了……武好古就算阴了吕家父子一把,也谈不上大奸大恶嘛。

    再说这些人或许看不起商人,但是绝对不会和孔方兄为难的!要真不喜名利,还削尖脑袋来国子监干什么?隐居山林不好吗?

    对于蔡京的建议,武好古自然照办。在加紧发行文曲星旬报的同时,还找上了国子监太学的前学生领袖王甫,请他帮忙联络太学现在的学生领袖们。

    今天武好古“微服”来到丰乐楼,也是为了和王甫见面。

    就在武好古和西门青叫了几个小菜,一边吃着一边等王甫前来的时候,已经开始有人热烈的议论起来了。

    “唉,汴梁人都是为房所困啊!”

    “是啊,天子脚下,其他都还好,就是房子忒贵了,真买不起啊!”

    “还是武大郎仁义,给了州北军营那些苦汉子一块立锥之地了!”

    “直娘贼的,那吕家父子也忒凶恶了,怎地把人生生往大街上赶啊!”

    “是啊!还让太府寺卿的胥吏去找人家做小买卖的不是……这等奸官和禽兽何异?”

    一干客人,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了。

    首先发表意见的大概都是汴梁子,所以一边倒的支持武好古反对吕家父子你是不是孝子和这帮为房所困的汴梁子没有一文钱关系。哪怕是开封府的读书人,也不大在乎孝治天下什么的……他们现在天大地大,房子最大!

    武好古盖的那种“一居室”、“二居室”的,仿佛是他们有能力买下来的,这可真是及时雨武大郎啊!

    另外,开封府的读书人大多和工商脱不了瓜葛,所以武好古这个商业奇才的腾达,也算是个励志的典型。如果他们读书不成,最终也是要踏足工商的……

    “客省,客省,可算寻到你了。”

    武好古正在听人议论自己的时候,耳边忽然听见有人唤自己的官名。连忙扭头看去,只见一头金发的王甫正和一个外表俊美的青年向他走来。

    武好古和西门青双双起身,武好古冲王甫拱拱手,“原来是将明兄啊,这位是……”

    王甫笑着一指身边的青年,“这位是怀州李士美,太学内舍生。”

    那青年一拱手道:“在下李邦彦,见过武客省。”

    李邦彦?又是一个奸臣啊!武好古心说:自己怎么尽和各种“奸贼”结交了?高俅、蔡京、童贯、梁师成、王甫、李邦彦……这个人以类聚的,自己不会被他们带坏吧?

    心里虽然有点担心,不过武好古面子上还是很客气的一拱手:“士美兄仗义疏财的大名,下官早就听舍弟提过,久仰,久仰。”

    武好文才没提过李邦彦呢!他们虽然是太学外舍的同学,但是太学外舍有2000人,武好文哪儿能都熟悉?而且李邦彦他家就是在怀州开银器作坊的,怎么能和武好古比?他的那点仗义,根本不在武好文眼中……

    不过李邦彦确实非常崇拜武家兄弟的,当下就笑着拱手行礼,又说了一番花团锦簇的场面话儿。

    随后武好古又把西门青介绍给了王甫和李邦彦,当然没有说是自己的小妾,而称她是自己的文吏王甫和李邦彦也都看出西门是女人,不过也不点破。

    当下四人分宾主落座,西门青又叫来小二,加了几个酒菜。武好古则和王甫、李邦彦开始交谈。

    交谈的内容是从太学生中请人给花魁和文曲星旬报写文章、填词和做诗赋的。如果有人愿意到文曲星报社担任编纂,武好古更是愿意高薪聘用……太学里面的升舍规则可是相当残酷的,2000个外舍生中,只有300人能升入内舍!

    所以每年都有大量的外舍生被淘汰,而其中的大部分也考不中进士,就成了高不成,低不就的“士子”了,再养上几年那就是措大了……因此武好古办的文曲星旬报倒是给他们这些人谋了个出路!

    ……

    “子宣,你说官家到底想怎样?”

    “官家这是对清流物议不满吗?”

    “是啊,这么一份劳什子报纸出来,以后清流物议往哪儿摆?”

    “子宣,你怎么看?能给顶回去吗?”

    右相曾布的府邸之中,这个晚上自然来了不少新党方面的大佬,都是趁着夜色悄悄而来的。

    人人手中都拿着一份文曲星旬报,围着曾布在那里七嘴八舌的议论着。还有人公然提出,要把文曲星旬报给“顶回去”,结果招来了御史中丞赵挺之的一记白眼。

    “顶得回去吗?”赵挺之道,“官家到底怎么想的都没弄明白……而且朝中现在又不止我们的人,元佑党人可真得意呢!”

    赵挺之其实有点明白赵佶的心思文曲星旬报很可能同废孟皇后有关,不过赵挺之还是不明白两者之间的关联到底在哪儿?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事儿对新党并不是坏事儿。

    “正夫,”曾布看着赵挺之问,“你想怎么办?”

    赵挺之皱起眉头,吐出一个字儿:“等!”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