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武好走了,乘着武好古为他的准备的官船,带着他的理想和武好古的忠告,沿着汴河慢悠悠的往西而去。他将会在洛阳白波换乘马车,然后再一路向西,直到位于关中平原腹地的蓝田县。

    将弟弟送走之后,武好古又带着有些复杂的心思到了共和楼四层的观景台上。一席丰盛的开封菜已经摆上,蔡京蔡龙图正在和两位刚刚赶来陪酒的美人谈论着填词作诗的心得,还不时用一口闽南腔的官话吟上几句不知道谁做的诗赋。还引得两个美人儿一阵阵的鼓掌夸赞,还真有点儿士子风流,奸臣潇洒的意思。

    武汉古心想:如果现在不是徽宗朝而是仁宗、英宗、神宗的时代,成为这等风雅士,大约也是自家追求的人生目标?

    只可惜,自家没有穿越到一个好时代,所以只能硬着头皮去挖士大夫们的墙角!

    “大郎,快过来,老夫刚刚填了一首满江红,且叫飞飞唱与你听。”

    满江红是个词牌名,双调九十三字,前阙四仄韵,后句五仄韵,前阙五六句,后阙七八句要对仗。后阙三四字要要用对仗,此调例用入声韵脚。是很常见的词牌,做得人很多,到北宋末年已经总结出了十几种格式,还有许多范本可以参考,要填上一首也没多难,难的是填出一首可以传世的满江红。

    由白飞飞清唱出来的这首蔡京即兴所做的满江红夏花烂漫肯定是不能传世的,通篇都是丰亨豫大的味道。却浑然不知,末世将临,苟安太平的时代,即将过去了!

    可是苟安太平的官僚,却还会被服务于科举的教育体系,一代代的制造出来。而眼前这位蔡大奸臣,在辛苦遭逢起一经的人物中,其实已经是出类拔萃了在武好古看来,就算仁宗朝的那些名臣穿越过来,一样应付不了开了挂的女真人!女真人可比当时的党项人厉害多了

    想到了大宋这个浮华盛世的死结罩门,武好古就忍不住长叹了一声。

    听见了武好古的一声叹息,蔡京也没了风花雪月的心思,挥挥手阻止了白飞飞的清唱。

    “怎地?在为官家的要事担心么?能和老夫说说吗?”

    听到蔡京的问题,武好古的思绪已经收了来,然后苦苦一笑:“官家想要说话的喉舌和坐看天下的耳目!”

    “喉舌和耳目?”

    蔡京皱眉道:“官家对台谏不满还是对国子监不满?”

    眼下这个时代,还没有面向民间的舆论工具,所以蔡京能够想到的就是台谏和国子监。

    “非也。”武好古摇摇头,然后在白飞飞身边坐了下来,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鱼脍,蘸上苏家老醋出的秘制酱料,搁进嘴里咀嚼了几口,吞咽下肚。

    “官家想要的是针对天下人的喉舌和耳目,并不是对台谏、国子监有所不满。”

    “针对天下人的喉舌和耳目?”蔡京想了想,“是院?”

    遍布大宋各地的官私院,同样是士林清流的一部分,自然也掌控着一部分舆论。由于大部分院不在朝廷的眼皮底下,算是个朝廷掌控言论的盲点。

    “也不是院,”武好古笑了笑,也不卖关子了,“是曲星这样定期刻印出版的杂。”

    “曲星杂志?”

    蔡京一愣,这本他没怎么看过,倒是花魁画册他每期必看曲星是“科举补习材料”,蔡京是能给科举考试出题目的人,还看什么?而花魁画册是必须要看的,因为上面不时会出现“赵小乙”的作,是需要认证学习的

    “曲星虽然因为科举而起,但是上面刊登的章也不都和科举有关。”武好古说,“其中也有一些和国家大事有关系的。”

    “可是关于府兵制的议论?”蔡京问。这事儿他还是知道的,而且也看过一些讨论府兵制的章。不过在他看来,这些章的水平有限,多数都是在纸上谈兵。

    武好古笑着点点头,“官家觉得看曲星的人比在国子监读的人可多多了!若是能将曲星变成官家的喉舌,那么以后官家做事所受到的制肘可就少多了。”

    “制肘?”蔡京拧起眉头,沉默了一会儿,“官家是想让曲星去牵制台谏和国子监?”

    武好古笑了笑:“官家并非对台谏有所不满,只是想要打通上下消息相传之路,免得被奸人蒙蔽。”

    北宋中央的权力架构并不是君王专断,还是存在一定权力制衡的。比如相权对君权就存在一定制约,而台谏又能制约相权,以国子监为首领的清流物议,又能对所有的宰执重臣构成一定的监督。

    不过这种监督和制衡机制还是浮在上层,中下层知识分子乃至平民百姓基本上没有说话发声的渠道。同样的,皇帝本人和中下层乃至民间的联系也被官僚集团所阻断。一个理想的皇帝,应该只知道官僚们想让他知道的事情。

    老百姓同样只能从官吏的口中知道皇帝的旨意所谓山高皇帝远,皇帝的旨意传达到那些底层百姓那里,天知道已经被歪曲成什么样子了。

    而曲星如果变成了新闻类刊物,公开、广泛地发行,及时、准确地报道,那么赵佶不就拥有了一个可以直接发布圣旨王言的喉舌,以及了解各地情况的耳目了吗?

    武好古则可以通过花钱收买报纸,达到操纵舆论的目的

    蔡京虽然是奸臣,但他比较脱不出历史局限性,不知道后世的资产阶级奸人们操纵舆论的套路。所以当下那么一琢磨,居然觉得“官家的办法”很不错啊!

    “官家果然是圣君!”蔡京点点头道,“居然能想出如此高明的办法大郎,既然曲星杂志要成为官家的喉舌和耳目,总不可能继续商办?官家准备把它交给哪个衙署主管?”

    武好古笑了笑,他早就知道蔡京会有这么一问宋朝虽然没有新闻管制一说,但是对民间刻印籍的管理还是比较严格的,许多涉及所谓朝廷机密的官员集在刻印发行时都会遇到麻烦。所以真正意义上的报纸一旦出现,必然会有官办的想法。

    武好古说:“官家想将曲星交给赵小乙。”

    “赵小乙?”蔡京一愣,“官家要亲自掌控?”

    “对啊。”武好古笑道,“要不然给谁管理合适?官家本来就是想要可以绕开两府的喉舌和耳目啊!”

    “内官呢?”蔡京想了想,又问,“内侍可参与其中?”

    武好古笑了笑:“赵小乙是开封布衣,怎地能让内官进去曲星?而且内官若是主管曲星,朝中的相公们还不要跳脚?”

    “那这曲星算是”

    “是民间士子所办,主笔和编纂都不得拥有官身。”

    武好古的安排还是非常巧妙的,用“赵小乙”的招牌定下“民间士子主办”的游戏规则,就可以避免报纸变成官衙这可不是在给曲星定规则,而是在给整个新闻报纸产业定规矩。

    而且,宋朝没有秀才、举人功名,民间士子是一个很难界定的概念,大约就是没有官身且读过的百姓?

    “原来如此”蔡京看着武好古,一张胖乎乎的圆面孔上露出了沉思的表情,过了半晌才试探着问,“这曲星想来还是在大郎你的掌控之中?”

    “都是替官家做事嘛!”武好古笑了笑,“如今曲星只有两位主笔,肯定是不够的,蔡龙图可有合适的人选推荐吗?”

    实际上曲星杂志现在连一位专职的主笔都没有。侯仲良和赵明诚都是兼职的,而主笔之下的编纂,则大多由侯仲良的弟子和赵明诚从国子监拉来的生员充当,大部分也是兼职的。

    与此同时,曲星杂志的“论坛版面”上刊登的章,大多也是读者的投稿,也没有专门的“记者”去采访新闻。距离真正报纸可还远着呢,想要大办,少不了招贤纳士。

    而蔡京当然也不会放过这个插手曲星杂志的机会这可是天家的耳目和喉舌!

    “老夫且替你留意则个,”蔡京并没有马上推荐,“等有了合适的人选再与你说。”

    蔡龙图说着话就伸手抚摸起自己的一部大胡子了,沉吟了一下,“大郎,这个曲星看上去,还是可以用来制约清流物议的东西,是不是?”

    “不是,当然不是了。”武好古连连摇头,“曲星就是本杂志,清流名士也可以在上面写章啊!虽然主笔和编纂都不是官人,可是官人要投稿还是可以的蔡龙图,你有甚章要往上登吗?”

    蔡京呵呵一笑:“暂时没有,不过老夫还是有一番忠言相告。

    你啊本事是有的,可是也忒会惹事!而且还不怕把事情闹大,这可不好!官家虽然护着你,可你终究是个武官,本朝的规矩你还是要记住的。

    所以你万万不能再和曾布、安焘他们撕破脸了!因为州北大营的那场火,真的过头了,可不能再来第二场了。要不然,韩忠彦也会和你决裂的。”

    武好古看着蔡京,“难道下官就要任凭他们泼污水?”

    蔡京一笑:“那倒不必,老夫和你说,你应该这样对应才是”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