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岳丈,”刘逵走到吕嘉问的病榻前坐了下来,“您且节哀,武好古那厮嚣张不了多久了,这仇终是能报的。”

    吕嘉问艰难地转过脑袋,看着自己的这个糊涂女婿,轻轻叹了口气。他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是被自尽的?可是知道了也不能在外面乱说啊,更别说去给儿子喊冤了

    而且赵挺之那么干,说穿了还不是为了新党的利益,为了保住他这个当老子的?

    他吕嘉问有那么多儿子,死了一个也不影响传宗接代啊!所以他不能不知好歹去把赵挺之咬出来而且他也没有任何证据可以指证赵挺之。

    另外,吕嘉问因为背叛吕氏家族投靠王安石,又在都市易司任上做了很多得罪人的事情,早就不容于旧党。如果再因为丧子而背叛新党,只怕要变成两党公敌了!

    “公路,”吕嘉问看着女婿,又是一声长叹,“你说武好古怎么了?”

    “国子学、太学、武学中诸生介指其为奸佞小人!”刘逵道,“还有人说要伏阙上,请斩武好古以平民愤!”

    吕嘉问咂了下嘴,苦苦一笑:“都是说说而已”

    吕嘉问自己也上过国子监学,哪里不知道“三学”的规矩?三学生是有学生领袖的,元符三年中了探花的纪忆就曾经是个学生领袖。

    如果有人想要发起三学生伏阙上,就必须联络几个学生领袖少不得花费大笔的金钱,可能还要加上几个保举推荐的名额。

    当然了,如果有什么让三学生们特别义愤的事情,三学生还是会“免费”上的。不过武好古恶整吕嘉问的事情,在三学生们看来就是狗咬狗!武好古是奸佞,吕嘉问也不是什么好人,甚至更坏!现在恶人打了恶人,三学生们开开嘴炮,喷一下武好古也就到头了。

    要他们“免费”上,想都别想!

    而且能当上三学学生领袖的人又不是傻瓜,如何不知道武好古是大宋官家的头号心腹?去摸这样的老虎屁股是不是太危险了?

    “便是说说,也够武好古受的了。”刘逵安慰吕嘉问说,“清流物议这事儿,元佑奸党还是很当一事儿的!

    如果武好古做实了奸佞,韩忠彦和范学礼就不会再护着他了。到时候,姓武的还不是任凭我们拿捏?”

    吕嘉问轻轻叹了口气,苦笑道:“但愿如此吧!”

    一夜,无事。

    翌日便是武好文启程赴蓝田县的日子,从早上开始就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一直持续到了下午,不过笼罩在开封府上空的阴云却没有散去,不过天气倒是因此凉爽了一些。

    武好古在共和楼四层的观景台上设了酒宴,给自己的兄弟践行。

    “你岳丈不来吗?”武好古看着远处车水马龙的官道,眉头轻轻蹙了起来。

    “不来了,”武好文说,“他是宰相,事情太多了,分不开身。”

    真的是分不开身?武好古心道:多半是想离自己这个新鲜出炉的小人远一点吧?

    想到这里,他呼了口气,“二哥儿,你是孤身上路,身边没有一个使唤人不行啊,就让影娘跟着你吧。”

    影娘就是苏影娘,纪忆送给武好古的女人。因为武好古“脸盲”,这丫头就被潘巧莲弄去,武好古一直没机会下嘴,于是就和潘巧莲说了声,转送给武好文算了。

    “这恐怕不好吧?”武好文说话的时候咽了口唾沫,他可不脸盲,平日里就没少欣赏苏小美人儿

    “有甚不好?”武好古一笑,“等到了蓝田,少不了有富商豪绅给你送女人你还不要吗?你岳父没不让你勾结豪绅吧?”

    “倒是没有”武好文轻声道,“只是这么个搞法,蓝田的府兵真能成为可用之兵吗?”

    武好古摇了摇头,“你是知县,不管练兵和用兵,只要把人数凑齐便可。”

    武好文沉默了。

    他还没去蓝田上任,就已经感到深深的无力感觉了。难道除了拉拢豪绅,他就没有别的办法可以把府兵搞起来吗?可是那些被豪绅拉来凑数的府兵,真的能和昔日扫平天下的关陇精锐相比吗?

    兄弟两个相对无言的时候,一辆装饰豪华的马车沿着官道缓缓驶来,在共和楼的大门口停了下来。马车的车夫撩开车帘,从里面钻出一个留着大胡子,有一张颇为富态的圆面孔的生打扮的老者。

    正是刚刚以龙图阁学士出掌太府寺的蔡京蔡龙图!

    韩忠彦因为“洁身自好”没有来相送自己的女婿出京,而蔡京却一点也不嫌武好古的“恶名”,草草处理了一番太府寺衙门的公务,就坐车来了共和楼。

    共和楼今天中午刚刚举行过一场唱卖会,卖出了一大批画文玩,其中还有一副欧阳通唐朝法家的字帖,卖出了四万七千缗的高价。

    正在大堂里面主持交割的墨娘子看见蔡京笑吟吟走了进来,还以为他托人买了什么东西蔡京可刚刚得了个肥缺,一定收了不少贿赂,想买点好东西也正常就满脸堆笑的迎上去行了个福礼。

    “蔡龙图万福金安,您大驾光临,可是来取画文玩的吗?”

    “老夫是清官,怎么买得起佳士得行唱卖出来的好东西?”蔡京呵呵笑着,“武大郎和武二郎可在?”

    “在啊,就在四楼。”墨娘子笑道,“您老是来见他们二位的?”

    “对啊,在四楼好高啊。”

    墨娘子道:“奴搀您上去吧。”

    “好好好。”蔡京笑道,“再劳烦你去叫那个白飞飞和阎惜惜来老夫要和武大郎畅饮到天明的。”

    “好的,好的。”墨娘子笑着,“奴这就去安排,保管龙图您满意。”

    因为阎婆儿还留在界河主持软玉温香楼,所以给武好古拉皮条的工作就暂时落在了墨娘子身上。

    当然了,这只是暂时的。武好古现在正琢磨着把白飞飞弄到手,让她做自己的管事家伎,代替阎婆儿的工作。

    蔡京的到访,倒也没太出乎武好古的预料这位蔡龙图现在可是削尖了脑袋往政事堂里面钻呢!

    而武好古毫无疑问,就是能助他顺利入主政事堂的贵人!这个拼命做官的家伙,才不会在乎武大郎的名声怎么样

    不过武好文对蔡京的到访,却显得有些讶异:蔡京可是新党奸臣啊,自家的兄弟怎么和他往来那么密切呢?

    “望道可是真是了不起啊,年纪轻轻就当了知县,将来总有荐跻二府的一日。”

    在共和楼观景台上分宾主落座之后,蔡京就笑着恭维了将要西去的武好文一番。

    武好古也笑着,“只要这次在蓝田试行府兵能有所成,将来的仕途总不会太差的。

    毕竟当今官家乃是圣君,必然要有一番作为,少不了能将兵的能臣。”

    这话说的武好文都有点脸红了他明明就是去糊弄事儿的,怎么就成能将兵的能臣了?

    带兵打仗这种事情,能这样弄虚作假吗?上了战场,还不得原形毕露?

    “崇道你也不差啊,”蔡京笑道,“今天崇政殿问对结束后官家召老夫独对,特别关照要把州北军营的拆迁重建交给共和行,还要老夫找个理由提出同文馆的拆建这也是给你的,索价90万缗,可有得赚啊?”

    “自然是能赚的!”武好古点点头,“州北军营赚不到几个,不过也不会赔钱,同文馆可以赚不少。蔡学士,给令郎在同文馆地皮上弄个院子如何?”

    同文馆的项目当然可以赚,便是按照100万缗购买地皮计算,整个项目的毛利怎么都不会少于180万!不过最后拿到手的净利润,大概也不会超过100万因为还有不少如同蔡京这样的人物要打点一番,而且还要缴纳不少住税、契税。

    这个房地产一旦发展起来,得益最多的总是国库!

    蔡京只是笑笑,也没有拒绝武好古的贿赂,而是换了个话题:“你可知道现在国子监里面,已经有人开始泼脏水!若是等太府寺把州北军营和同文馆这两块地都给了你的共和行,只怕这清流物议,可就要汹汹而来了连老夫也要被你给连累了!”

    蔡京哪里会不知道曾布已经把自己算计进去了!到时候武好古臭不可闻了,自己也得惹一身骚。那些风闻言事的御史还不得用弹章把自己埋起来?

    就算有官家护短,能保住太府寺卿的肥缺,也不会再进一步了可是自家真的甘心在太府寺卿的位子上大捞油水吗?自己目标可是政事堂啊!

    武好古笑了起来,“学士也怕清流物议?”

    蔡京苦苦一笑:“自家还没有宣麻拜相,如何不怕物议?崇道,要不你早一点去界河商市吧,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兴许就能少惹些非议了。”

    原来蔡京在打这个主意,让武好古快点从开封府的政坛上消失

    武好古苦笑起来,摇摇头道:“走不了啊!至少今年是走不了啦!”

    “走不了?为何?”

    武好古看了一眼满脸失望表情的蔡京,笑着说:“因为官家还有要事让下官去做!”

    “官家的要事?”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