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武好古想让界河市舶司出口的是兵器,而不是准许民间持有的武器!也就是“甲、弩、矛、矟、具装”等装备军队的武器。

    之前海州吴家一直在疏通关节,想要出口铁器给高丽国。在武好古看来,出口铁器哪有直接出口兵器好啊。高丽人还得再加工,多麻烦啊,直接给他们打造好了送去不就行了?

    而且,界河市舶司可不是界河商市。后者约等于民间买扑的镇市、草市,也不好太过没规矩。而界河市舶司是名正言顺的官衙!是不受民间兵器管制的约束的。

    一旦界河市舶司有了出口武器之权,那么武好古就能进一步寻求扩权,寻找各种借口让界河市舶司成立“兵器所”,用来打造兵器了。这样就等于在界河商市建立起了兵器制造业,甚至还可以进一步建立冶铁业

    有了自家的兵器制造业,武好古就能够着手提高兵器制造的质量了。

    “好吧,”赵佶笑着,“高丽国使者早就提过解禁铁器出口的事情了,不如就直接卖兵器给他们吧。反正高丽国和我大宋隔海相望,便是做大了,也是契丹人的麻烦。”

    “陛下圣明。”武好古心中暗送口气,他倒不是担心赵佶坚持对高丽半岛实行兵器禁运,而是担心他大方过头,直接把兵器送给高丽人,这样武好古就很难用兵器贸易操纵高丽女直战争了!

    说完了金钱和军火的事儿,赵佶的脸色忽然阴郁起来了,长长叹了口气:“朕这些日子总是梦见六哥六哥在梦中责怪朕亏待了嫂子,还把早就被废的孟氏迎,立为六哥的皇后,坏了礼数家法。大郎,你觉得朕那么做,是不是真的错了?”

    虽然是昏君,但是并不笨!至少找得理由还算冠冕堂皇。

    “陛下所为乃是情非得已,”武好古一本正经地说,“世人都知道这是钦圣皇后向太后的懿旨,陛下是至孝之君,岂能违逆母后?”

    赵佶连连点头,自己是孝子啊!所以才不得已将孟氏迎的。

    “不过,”武好古斟酌着用词,“元佑皇后的确是被先帝所废,君王废后如同民间夫妻离异,从此便没有夫妻名分了,况且先帝又再立了元符皇后,这皇后的名分便有所属。而在先帝故去之后迎元佑皇后,就如同给故去的兄长娶了一房正妻,还位列原本的嫂子之上。这的确是不妥啊,也难怪先帝托梦陛下了。”

    “言之有理!”赵佶赞同地点点头,这个武好古还真能瞎说,怪不得有人说他个“大儒”呢。

    “而且先帝也素来仁孝,若是钦圣皇后在天之灵反对,他又怎会托梦于陛下?”武好古继续给宋徽宗解梦,“既然先帝托梦,那么钦圣皇后在天之灵一定认识到此事不妥了。”

    “对,对!”赵佶连连点头,“现在母后一定在天上后悔吧。”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武好古又道,“既然先帝和钦圣皇后的在天之灵都认识到复立元佑皇后不妥,那么陛下就应该替他们改正。”

    赵佶皱眉问:“如何改正?”

    “自然是将元佑皇后再请瑶华宫了。”武好古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可是很有一点不安的。

    他当然知道这位孟皇后是条超级会翻身的咸鱼,历史上还有第三次翻身的机会,先被伪楚皇帝张邦昌立为太后,后来她又立了宋高宗赵构大楚天子立了一个大宋的太后,而这个太后又立了一个大宋高宗,后来这个高宗皇帝又杀了立了孟太后的张邦昌这个关系真是复杂啊!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自己现在帮助赵佶废孟氏,将来可就无论如何不能认赵构这个官家了否则自己得比岳飞更早去风波亭走一遭了。

    “朕也是这么认为的”赵佶缓缓地说,“另外,朕待元符皇后是不是太薄了?”

    太薄?武好古心说:现在嫌太薄,将来人家年老色衰,就该翻脸逼死人命了元符皇后当了十几年的太后,最后却自杀身亡!

    “长嫂如母!”武好古说,“陛下的皇位毕竟来自兄长而非父皇,厚待皇嫂如母也是应该的。”

    “说的也是啊!”赵佶点头称是,“朕若待皇嫂如母,是不是应该尊皇嫂为太后?”

    这脑子武好古也有些无语了,怎么就想到要立刘皇后当太后?太后比皇上大一点点啊!你这不是找不自在吗?等头闹了矛盾,再把人家挺好一熟妇逼死这事儿做得越来越像昏君了!

    “此乃陛下家事,臣不得与闻。”

    武好古这么说其实就是不赞成了,只是刘皇后正得宠,自家一小人,没必要去对着干。

    赵佶摇了摇头,“大郎,你也觉得不妥?”

    “”

    看到武好古一脸为难,赵佶笑道:“此地只有朕、大郎你,潘卿和高俅,有甚不可说的?”

    武好古斟酌了一下,低声道:“陛下厚待元符皇后是对的,只是本朝素以孝治天下,所以这太后的名分还是太高了”

    “这个且容朕想想。”赵佶被武好古这么一说,似乎也有点动摇,他顿了顿,“单是把孟氏请瑶华宫就很不容易了,大郎,你有何良策?”

    武好古说:“这事倒也不难,只是说理而已。”

    “说理?”赵佶皱眉,自己做的事情还能和人说理?

    “天大地大,道理最大,”武好古道,“陛下应该以德服人,以理服人。只要把道理和天下人说通了,朝堂上的宰执就不会反对了。”

    能说得通吗?

    赵佶心说:那帮宰执重臣哪儿那么通情达理?

    “大郎,”赵佶顿了顿,“韩忠彦那边你能去说么?”

    说服韩忠彦支持废孟皇后?这怎么可能?这事儿新党方面或许会支持,旧党肯定是一边倒的反对!韩忠彦如果在这个问题上失去立场,那他还能当旧党君子们的领袖吗?

    “这个道理不一定要和大臣们讲,”武好古缓缓地说,“其实还可以讲给天下人听。”

    “讲给天下人听?”赵佶一愣,“怎么讲?难道要去各处张贴告示吗?”

    “当然不是,”武好古笑道,“陛下不是有文曲星杂志这个喉舌吗?”

    “文曲星杂志?”赵佶微微拧起了眉头。

    把后宫里面的斗争拿到文曲星杂志上说能合适吗?

    “陛下,”武好古笑道,“文曲星杂志上当然不能直接说宫中的事情,但是可以讨论为亡兄立正室是否合乎人伦?臣可以略施计策,引得朝中两党人物都参与其间。只要他们都在文曲星杂志上发表了反对的意见,那么作为君子,在朝堂上就不应该再有不同的说法了。”

    复立孟氏为后,本质就是为亡兄立正室,而且还是一夫两妻,违反儒家人伦是肯定的。如果不是发生在孟皇后身上,一定会引来正人君子们的口诛笔伐。

    一旦大家都形成了共识,那么废掉孟皇后的阻力就大大减小了这事儿太拧巴了,如果人人都可以给亡兄亡父立个正房,还把原来的正房变成二房,那儒家的伦理纲常还不全乱套了?

    所以这事儿一旦拿到台面上来讨论,那无疑会被儒家君子们骂成乱伦禽兽的。等到舆论上一边倒了,赵佶就能堂而皇之把废孟后的事情拿出来论了。

    到时候朝堂上的旧党君子也只能捏着鼻子认栽!总不能在文曲星杂志上说给死了的哥哥、爸爸立个正房,去压迫原来的嫂子、后妈是禽兽不如的乱伦,然后在朝堂上要求宋徽宗去做禽兽吧?

    “好!”宋徽宗抚掌笑道,“还是大郎你有办法,这事儿就这么办了!”

    “陛下,”武好古顿了顿,“这事儿还不能随随便便的办。”

    赵佶问:“怎么啦?”

    武好古一笑:“臣毕竟是武官吏商,所以这个文曲星杂志总归是不大站得住脚。”

    文曲星杂志可以由共和行来“孵化”,但是当它一旦壮大成长起来,就不能由共和行继续拥有了这可是资产阶级的喉舌啊!一旦文曲星的真面目被人认清了,可就是个定时炸弹了。

    要是捏在共和行手里,早晚会把共和行给拖累了。共和行毕竟是个以盈利为目的的商行,文曲星不是它能玩的东西。

    所以得尽快给文曲星找个更有力的新爹!

    而这个新爹,当然就是赵小乙了。

    “所以,”武好古道,“臣想将文曲星杂志转给赵小乙。”

    “转给朕?”赵佶一愣。

    “陛下,”武好古说,“是转给赵小乙。”

    “赵小乙和朕不就是一个人吗?”

    武好古一笑:“陛下不方便做的事情,赵小乙是可以做的而且陛下也从未承认过就是赵小乙啊。”

    赵佶想了想,仿佛有点道理,“那文曲星杂志还是给你管吧。”

    “陛下,”武好古忙摇摇头道,“臣可管不了臣是吏商幸近,不方便出面。”

    “那谁可以去管文曲星?”

    “当然是一些没有官身的生士子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