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看到武好古露出了焦急的表情,潘孝庵和高俅互相看了对方一眼,都笑了起来。

    “大郎,莫怕。”高俅笑道,“虽然吕本知成了孝子,不过彻查州本军营大火的案子也不会有任何进展的。”

    潘孝庵也笃定地说:“别看现在的权知开封府是新党的人,但是这有何用?郭知章一个吉州老生懂啥破案啊?还不得靠开封府的一般胥吏捕快?那都是混成精的人物谁还不知道这案子的水有多深?肯定装糊涂的。”

    高俅也哈哈一笑:“其实满开封府都知道大郎你是幕后主使你可是官家跟前头号红人,谁活腻了来查你?查出来也没好处,没准还给人灭了口。”

    武好古苦苦一笑,的确是这么事儿。开封府的知府都做不长,郭知章也一样。下面的人糊弄上几个月一年的,他就该滚蛋了,而那些胥吏捕快日子还得过啊。

    别说惹武好古、潘孝庵和高俅这种“n贼”级别的奸佞了,就是那御拳馆的周同也没人想招惹禁军里面多少能打的汉子都是人家的徒子徒孙,你就是让戏里面的南侠展昭来查,一样给他们揍得包青天都不认识。

    武好古眉头深皱,“那官家是怎么想的?”

    他说话的时候,门外传来了罗汉婢的声音,然后就看见罗汉婢的金瓶儿两人各端了一大盘子酒菜进来。

    “这边不用伺候,”武好古说,“罗汉婢,你去外面替下奥丽加,别让人靠近。”

    武好古和高俅、潘孝庵密谈时,门外当然有人看着,就是武好古最心腹女帕拉丁奥丽加。不过奥丽加已经怀孕了,得让她多休息,所以武好古才让罗汉婢替下奥丽加。

    两个女孩摆好酒菜就转身离开了。高俅拿起一壶装满了酒中仙的定窑酒壶,一边给自己斟酒,一边笑着说:“官家现在没空想这种杀人放火的小事儿。”

    “哦?他在想甚?”

    潘孝庵和高俅互相看了一眼,都笑了起来,潘孝庵道:“官家在想元符皇后。”

    “元符皇后?”

    武好古有点傻眼,“元符皇后不是官家的嫂子吗?”

    “是啊!”高俅古怪地一笑,“还是嫂子好啊”

    潘孝庵眉头已经拧起来了,“大郎,其实我们俩是为这事儿来的。杀人放火的事情和这事儿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啊!”

    武好古苦笑着点点头,对赵佶而言,有人在开封府杀人放火哪里比得上安慰年轻守寡的美貌嫂子重要?

    只是这清流物议要不了多少时间,就该把自己批臭了自己怎么好的一个为国为民的小人,怎么能臭了呢?这可不行啊!

    武好古把心思收了来,开始和潘孝庵、高俅商量正事儿了,“官家是不是想把孟皇后撵出宫去,再给刘皇后一个太后的名分?”

    潘孝庵和高俅闻言都是眼前一亮,潘孝庵竖起大拇哥,“还是大郎你了解官家的心思!”

    “是啊!”高俅也道,“我和十一哥为了这事儿可是多日不得要领,还是昨日在琼林苑陪官家视察工程时才得了言语,没想到你一猜就猜到了。”

    这还用猜?武好古在后世看过关于宋徽宗的许多历史记载,其中就有废元祐皇后这位孟皇后被废了两次,又两次东山再起,后一次还是张邦昌立的和立元符皇后为太后原来真相竟是赵佶和自家的皇嫂搞上了

    潘孝庵问:“大郎,你办法多,且替官家出些主意,要怎么办成这两桩大事儿。”

    武好古闻言眉头大皱,“想来曾相公和韩相公都不会同意这事儿的吧?”

    把孟皇后辇出宫去,韩忠彦肯定是反对的。孟皇后是倾向旧党的,而且还是已故的向太后把本来已经被废掉的她,从瑶华宫道观里面接来立为皇后的。现在向太后才死多久啊?赵佶怎么就翻脸不认人了?

    至于立刘皇后做太后的事儿,那就更加乱来了,估计连曾布都要反对了。

    大宋的太后都是皇帝的妈才能当的,从来就没嫂子当太后的事儿。而且刘皇后今年才二十三,又是个绝色美人忽然被赵佶立为太后,就是傻瓜也知道赵佶在给哲宗皇帝带绿帽子了!

    再说了,就算赵佶不顾辛苦安慰一下刘皇后的身心,那也不用给皇太后的名义啊。哪有当皇上的人没事儿给自己找一太后的?这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两位相公肯定是不会答应的!”潘孝庵也皱起眉头,“所以官家也很为难啊!大郎,你可有办法吗?”

    “办法?”武好古苦苦皱眉,“且容我想想。”

    二废孟皇后和立刘太后都是历史上赵佶干过的蠢事儿!不用武好古废力气也会实现的,所以武好古冥思苦想的不是这两档子事儿。

    真正让他头疼的是自己不能给人抹黑成奸佞啊!凭什么就都认为州北大营的火是自己让人放的?这事儿有凭据吗?不能冤枉小人呢!

    另外,话语权叫一帮进士出身的文官牢牢掌握也是问题人言可畏啊!

    不过自己这边也不是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力,文曲星杂志不就是用来争话语权的吗?

    “十一个,高大哥,”武好古忽然郑重地看着眼前的二人,“官家虽然富有四海,但是行事也不能为所欲为,他是圣君,是仁君,所以得顾及天下悠悠之口。”

    “对对对!”

    “就是啊!”

    潘孝庵和高俅连连点头。

    武好古接着又说:“而天下悠悠之口又长在读人的脑袋上,对吗?那些东华门外唱名的好汉说一句,就顶得上平民百姓说一万句,对不对啊?”

    “对啊!”

    “官家就是担心他们反对。”

    武好古一笑:“那就得争啊!”

    “争甚底?”

    “争话语之权!”武好古道,“争天下人的悠悠之口!”

    “怎么争?”

    武好古一笑,道:“当然是用文曲星杂志这样公开发行的时政刊来争了!”

    文曲星杂志虽然一开始的时候也是本画册,但是发展到现在,特别是文曲星杂志上有了时政论坛之后,这本杂志正在向报纸演变。

    不过武好古并没有让文曲星跨出最关键的一步,因为他在等待一个时机,一个可以让赵佶支持文曲星杂志变成报纸的时机。

    而二废孟皇后和立刘太后显然就是武好古要等待的时机!

    翌日,午后。

    武好古、高俅、潘孝庵三人出现在了位于皇宫西面宫墙之外的延福宫内。延福宫其实就是个专供帝、后游玩的“公园”,面积并不大历史上宋徽宗在皇城北面新建了一座延福宫,而且显得有些陈旧。不过还是比皇宫主体要幽雅舒适,在向太后薨逝后,宋徽宗就在这里开辟了一处住所,时常和刘皇后一起来此研究艺术

    因为延福宫并不属于后宫,所以武好古、高俅和潘孝庵三个有“带御”身份的小人,是可以随时进入的,而且还可以携带武器他们的“带御”可不是个名义,而是实打实的。

    在一座可以眺望开封府内城金水河两岸景色的楼阁上,武好古见到了一副生装扮的大宋官家赵佶。还未行揖拜之理,赵佶便笑着摆手道:“今日只有赵小乙,不必拜了。”

    “武大郎有礼了。”武好古还是唱了个喏。潘孝庵和高俅也学着武好古的样子向赵佶行了礼两人心中,可都有些嫉妒。他们可是托了武好古的福,才有这种待遇的!

    “大郎,”赵佶向武好古招招手,让他站到自己的身边,然后指着西南方向的梁门说,“梁门之外有个同文馆,是接待高丽国使者的馆驿,朕想把它搬去城外,那块地皮就作价五十万卖给你吧。”

    这是赵佶想要补偿武好古在沧州的“损失”。

    武好古笑着答道:“五十万太少了,臣出一百万吧另外,州北军营的烂摊子臣也替陛下收拾了。”

    “一百万?”赵佶头笑看着武好古,“大郎,你在沧州可赔了七十万啊!”

    “臣没有赔啊?”武好古笑道,“陛下不是要让臣提举界河市舶司,再用界河市舶司的搏买收益来补这个窟窿吗?”

    “那也不够七十万啊。”

    “够了,”武好古笑道,“臣都计算好了,只要由臣全权运营市舶司,七十万缗还是周转得过来的。”

    “这可是七十万啊!”

    武好古哈哈一笑:“真没有问题的,臣可会做生意了要说用市舶司一年赚七十万,臣也做不到。不过要用市舶司来周转,一年腾出七十万缗,臣完全可以办到的,只求陛下准许界河市舶司出口兵器给高丽国。”

    “出口兵器给高丽?”赵佶问,“兵器买卖很赚钱吗?”

    “自然是赚的,”武好古道,“而且还能用来占高丽人的货款。”

    “占货款?”

    “就是赊账和预付钱款。”武好古解释道,“兵器出口是独一份,高丽人自然只能由着臣的规矩了。这样臣就能占他们几十万的货款,填上沧州的窟窿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