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六月初,开封府外,野花绚烂。

    连续多日的阴雨天气已经过去,夏日的阳光洒遍了开封府界,官道两边各种叫不上名字的野花都在怒放,五颜六色,煞是好看。

    白天的气温有些炎热,不过比起后世的酷热还算是比较凉爽的,并不影响赶路。

    再往前,便可以看到开封府的城墙了。

    年久失修,早就破烂不堪,不少地方都已经坍塌了的城墙,在阳光下透出一股子莫名的沧桑之感。和它守护的全天下最繁荣的城市,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官道上一如既往的热闹拥挤,往来车马,川流不息,营造出一副生机勃勃的景象。

    武好古牵着马,和苏适一起缓步行走,显得非常的低调。这里可不是自家的界河商市,而是开封府!哪怕是宋徽宗的头号心腹,在这座城市中也不能忘了低调做人的道理特别是之前州北大营的火灾,是绝没有那么容易了结的!

    在管城县的馆驿中听说了州北军营大火的事情后,武好古一方面佩服高俅的好手段,一方面也知道这个篓子捅得不小!

    当然了,他没有一点责怪高俅的意思。自家既然是幸近小人,那就得有小人的手段。该要陷害奸臣的时候,那是绝对不能手软的。要不然小人还不得给奸臣活吃了?

    不过陷害归陷害,低调还是必须的本小人是人畜无害的善良小人,是无辜的

    “大郎此次来,可安排了亲友迎接?”

    苏适现在已经管武好古叫“大郎”了,双方的关系,至少表面上看是可以用亲密来形容了。

    “没有安排,”武好古道,“迎来送往太费精力时间了,小弟在开封府可还有一大堆事情呢。”

    苏适笑着,“哈哈,我也没叫人来迎接。”

    他一个没有一点实权的太祝,自家老爹又正倒霉,谁会来开封府城外的接官亭接他?

    武好古笑道:“原来二哥儿苏适行二也喜欢淡泊,小弟在开封府城西有个去处,在金明池附近。是个极为宁静雅致的院子,还种了各色花卉,现在该是怒放的时候。这样吧,不如等二哥儿安顿好了,便来小住,咱们正可以赏花小酌,也能称得上是一雅事,你看如何?”

    他说的这处宅子就在金明池附近,是潘巧莲根据武好古的关照,用内账房的钱购置下来的武好古虽然不看好开封府城内的地产,但还是愿意在计划中的琼林宫城范围内购买一些土地房产。等将来琼林宫城建设起来,翻个几倍卖出去也是稳稳的。

    另外,金明池和琼林宫附近的地产都是开封府城内豪门官僚的别墅,通常都很雅致,还可以提供给苏门师兄弟进京时居住。他邀请苏适前去“小住”,其实就是请他去那里长住的。

    武好古热情邀请,刚刚到开封府做官的苏适也正愁没有合适的住处,所以就满口答应下来了。

    两人约好了时间,正准备分别,却听见有人在大喊:“武大郎!”

    武好古循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个高高瘦瘦,穿着白色长衫,带着东坡巾,面孔上堆满了粉刺的少年正快步走来。待走的近了,武好古才认出,这人原是自己的一个堂弟,名叫武好德,是被河南府学推荐来开封府考太学的。在武好古几个月前离开开封府时才到,就住在开封府城内的武家大宅里面。

    “你是三十郎?”武好古有些奇怪,“你怎地在这里?”

    武好德早早来了开封府,自然是为了在教育水平更高的开封府城南院“补课”,为年底的太学外舍入学考试做准备。

    这会儿他应该在院里面刻苦念啊,怎么跑出来玩了?

    “果然是大郎!”

    武好德走上前,拱手唱了个肥喏道:“是二哥儿知道你今天要城,叫我出城等候的,让你先别入城,去梨花别院等他。”

    “二郎让我去梨花别院?”武好古闻言一愣,“怎么事?”

    武好古在开封府时本就长住在梨花别院的,不过他从外地来,肯定得先去城内的武家大宅拜见老爹和小娘,第二天还得入宫面圣,所以肯定得入城居住。

    “是吕本知死了!”

    “吕本知死了?”一旁笑呵呵的苏适插了句嘴道,“不能吧?就是判了死罪也得减个一二等,最多发配沙门岛。”

    “自杀的!”武好德说,“死前还刺血上,表示一力承担,而且还喊冤叫屈,说是州北军营大火另有黑幕,请求彻查。”

    “啊!?”苏适马上脸色大变,“好狠的手段啊!”

    武好古扭头看着他,苏适压低声音道:“这里人多,不是说话的地方。”

    武好古道:“前面不远的画仙观是我的地方,且去那边小坐。”

    “好。”

    一行人很快就到了画仙观,现在已经当了大道士的郭京今天也在画仙观,见武好古前来,马上就让小道士闭了道观,准备酒菜,又将武好古、苏适和武好德一并请入了道观的后堂。

    茶水还没有奉上,郭京就急急地问:“大郎,你可知道吕本知在御史台狱里面服毒自尽了?”

    “御史台狱里面?”武好古没有一皱,“是自尽的还是被自尽的?”

    “被自尽?”苏适噗哧笑了起来,“都这时候了,大郎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怎么?”武好古一拧眉毛,“二哥儿,你难道不觉得此事蹊跷?”

    “蹊跷又能如何?”苏适一摆手道,“难道还能让你去查御史台狱查案不成?”

    御史台是什么地方?那是宰相都怕的衙门,就算有人在御史台狱里面被自杀了,也轮不到武好古这个幸近去查啊!

    而且,武好古又不是苦主,他是吕本知的敌人,要喊冤也轮不到他啊!

    “是啊!”郭京也点头道,“大郎,现在开封府城内的风向变了,都说吕本知是代父受过的大孝子了要求彻查州北军营大火的声音也起来了。”

    “都是谁在说?”武好古皱眉。

    苏适接过问题,苦笑着说:“还能有谁?自是熙宁奸党新党。大郎,你聪明,人家也不傻!肯定能猜到州北军营的大火是你让人放的”

    “怎么是我呢?”武好古很有一种跳进黄河都洗不清的感觉,“真不是我让人干的!”

    “那也没关系,”苏适道,“他们嘴大你嘴小,这个污水还得往你身上泼。

    知道清流物议吗?就是说话议政之权!这权在读人手中捏着,他们想往你身上泼污水,你也只能受着。”

    这就是话语权!

    基本上被解除武装的士大夫,就是靠垄断话语权和君王共天下的!

    武好古之前因为层次不够高,也没有严重触犯到哪个朋党集团的利益,所以也没领教过清流物议的厉害。

    而这一次,因为“孝子”吕本知的被自尽,本来处于被动的新党算是获得了一个使用士大夫的终极武器嘴炮进行反击的机会!

    就在武好古抵达开封府城外的当天下午,在知枢密院事安焘的都堂之内,右相曾布刚刚到来。曾布名义上是来和安焘讨论即将开始的府兵制试行的,可是闲杂人等一走,他就和安焘说起了“嘴炮战”的安排。

    “子宣,”安焘道,“郭明叔那边有好消息么?”

    郭明叔就是新上任的权知开封府事郭知章了,他这些日子正督促开封府上下彻查州北大营纵火案。

    “没有。”曾布摇摇头苦笑道,“怎么可能有呢?武好古、潘孝庵、高俅三人行事还不至于让人轻易捉住把柄。”

    “不会真的滴水不漏吧?”

    曾布笑了笑:“世上哪有滴水不漏的事情?不过是他们三个经营出来的局面太大,能把漏出来的水都掩盖起来。

    不过局面一大,漏洞难免就会多!只要开封府下功夫去查,早晚会查出一堆毛病。哪怕查不到他们和州北大营火灾的关系,也能让清流物议把他们抹成奸佞小人。”

    曾布不愧是党争的高手,在掌握了话语权后,根本不会拘泥于一点,而且全面攻击,让对手疲于应付。

    曾布顿了顿,又道:“只要把武好古抹成了奸佞,哪怕官家护着他,韩忠彦、范纯礼两个正人君子也一定会远离他的。到时候,我们就能将他们各个击破了!”

    宋朝官家的权力是很大,但是远远没有达到后来大清朝那种一手可遮天的地步。武好古现在牛逼哄哄主要是因为有赵佶和韩忠彦、范纯礼一块儿护着他。

    当然了,没有什么办法的韩忠彦和范纯礼现在还很嚣张的原因,也是有武好古。所以新党要赢,就必须先把君子和小人分开。

    而要达成这个目标,就得靠嘴炮来喷!

    曾布又道:“蔡京和武好古那厮素来走得很近,这一次他一定会去找武好古帮忙武好古可是能点石成金的,他一出手,必然会让拆迁重建州北军营的事情变得有利可图,到时候,就让御史和太学生一起上疏弹劾!”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