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崇道,”苏适说话的时候,用眼角瞥了一下在这间厅堂里面伺候的罗斯猫奥丽加,“这边又没有外人,你何必在我面前伪装?而吕嘉问又不是好人,这总算是恶人有恶报了!”

    武好古现在是苏门弟子,和这位三十来岁年纪,生得浓眉大眼,胡子一大把的苏二郎算是同门同辈。

    而且这位苏适并不像他老子那样对武好古有点看法在云台山的时候,他和武好古相处得还算不错,还得了武好古不少礼物。另外,他也不是科举出身的官儿,没有那么清高。

    再说他家可是被新党那般酷吏整得特别惨的,两大家子都去了岭南,现在也不得真正起复曾布、安焘等人都一致反对启用二苏兄弟,认为和章惇、蔡卞一样,都是走极端的党人。

    其实这种说法是站不住脚的,苏辙反对新政的态度或许比较坚决,但是苏东坡在第二次起复时却主张调和两党,取个中间路线的。

    总之,看到吕嘉问父子下了御史台狱,苏适是很高兴的,他巴不得他们都被流放儋州呢!

    “仲南兄,你真的以为吕家父子是被,被小弟给”武好古斟酌了一下用词,“给害了?”

    苏适摸着大胡子,笑眯眯看着武好古,“难道不是吗?除了你还有谁能这样恶整那个吕家贼?你以为姓吕的那么好对付啊?多少人想害他们,都没得手,就让你给害了!

    哈哈哈,害得好啊!大快人心!大快人心啊!”

    吕嘉问当然是仇人遍开封的!不过他的仇人主要是旧党君子和开封府的中小商家。

    前者不大会玩下三滥,而且也不可能像武好古这样下本钱,也没有潘孝庵、高俅那样复杂的社会关系可以利用。而后者在政治上又缺乏权力,很难对吕嘉问这样的人物下手。

    而武好古、潘孝庵、高俅三个小人可是有钱有势有后台,而且还有奸臣的手段,是比奸臣还要奸的小人

    不过还是有些不对啊!应该是暗害,怎么弄得人人都知道一样?

    武好古正皱眉头的时候,苏适还在幸灾乐祸,一个劲儿夸武好古呢!

    “做官就得这样啊!一定要把对头往死里整!切莫和我二叔学,他文章诗赋是好的,可是不会做官啊!

    对上面不会阿谀奉承,对下面也不会拉拢驱使,特别是对政敌还心慈手软!他要是有你的手段,我们苏家早就一门两宰相了。我也不至于三十出头了才混一个太祝。”

    一个太祝武好古哪里听不明白,这是苏二郎在嫌官小了!

    他打量了一番苏辙的次子,看着倒是挺像的,而且还会说的最主要和自己相处的不错,没有一点看不起商人的意思。

    “啊,仲南兄,倒是有一个机会。”武好古想了想,“是个出使的机会,若是做好了,以后不愁了。”

    “出使?去哪儿?”苏二郎马上问。

    “高丽国、日本国和耽罗国。”武好古说,“得泛海而去,稍微有点风浪,可敢走这一趟吗?”

    “如何不敢?”苏适笑着,“谁叫我的文章又不够火候,得不了天子的喜欢?”

    “文章不好又何妨?”武好古道,“走一趟远途,若是能给官家带来个藩属,还怕没有进士做吗?进士,是可以赐的!”

    “藩属?是日本国?”

    “日本国不大可能,”武好古顿了顿,“不过耽罗国可以争取一下。”

    “大概何时出发?”

    “明年,或是后年。”武好古想了想,“一旦高丽人和生女直打起来,机会可就到了。”

    耽罗国就是济州岛,这么个好地方当然不能便宜高丽国了。武好古现在已经打听清楚了,高丽国目前在耽罗国没有驻兵,也没有派出监国,只是实行所谓的“世一朝见”,也就是每代耽罗星主相当于国君都要去高丽国朝见一次。

    也就是说,大宋还是有机会在济州岛插上一脚的!只要能借着使日的机会,把船队开去耽罗岛,再在岛上留下少量的武装博士,建立一个“堡垒式院”,修建一个通商口岸,那么大宋就能把耽罗变成自己和高丽的双重属国了这可不是面子的问题,而是存在巨大利益的!

    济州岛东去大约500里就是日本国的博多港了。如果济州岛成为武装博士的据点,那么博士入倭可就容易多了。

    武好古在思考要怎么把耽罗国变成大宋藩属国,并且以此为基地向日本国传播儒家仁义道德的时候,全然没有想到自己很快就要变成逼死孝子吕本知的小人奸臣了!

    皇宫,崇政殿。

    用老母鸡血写成的血,现在就放在了大宋官家赵佶跟前的案几上面。

    血上的每一个字,赵佶都已经读过不止一遍了。

    因为这封血和赵挺之的奏报,昨天晚上就通过御药院送到正在和刘皇后就是赵佶的嫂子元符皇后研究油画的赵佶手中。

    赵佶看到血和奏报,连和嫂子探讨艺术的兴趣都没有了,马上了自己的寝宫,还把皇臣司的头头召去问话。直到问清楚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州北军营火灾是武好古、高俅、潘孝庵所为,才放心的去睡觉了

    赵佶能当官家当然不傻了,他一开始也许相信是吕家父子傻傻的放火拆迁,可是当越来越多的证据表面此事背后存在黑幕时,他也能猜到是谁在下手了。

    不过赵佶一点也不同情吕嘉问父子,因为吕嘉问到现在还没把另外半个都亭驿的房子卖出去,该给琼林苑修造司的钱一文也没见着。

    这样的奸臣要来何用?

    所以明知道奸臣冤枉,赵佶也打算把那两父子追官发配海州。

    可没想到现在小奸臣变成了以死明志的大孝子,而且还上血喊冤。

    这事儿可不好办了!

    大宋是把忠臣孝子搁一块的,仿佛孝子就一定是忠臣,忠臣就必然是孝子。

    现在吕本知已经是个死了的孝子了,而且是替父承担罪行而死的,那么吕嘉问的罪就不好论了!

    而且,他还上血喊冤了

    “既然吕嘉问之子已经承担一切罪行,”赵佶斟酌着用词,“莫不如就让吕嘉问提举宫观吧。”

    宋朝的逻辑就是这样,大孝子一出现,因为州北军营大火引起的斗争立马就被逆转了攻守已经易位!

    虽然开封府的市民们不会吃这一套,但是天下读人都会同情已故的孝子和吕嘉问。

    再说了,州北军营一案中的疑点确实不少!

    “陛下,”次相曾布立即接过问题,“臣以为让吕嘉问提举宫观的同时,也需要继续彻查州北军营一案!”

    “还要彻查?”韩忠彦也针锋相对,“此案的两名案犯,一人自杀,另一人也做出了处分,再查处下去有何意义?

    陛下,臣以为当务之急还是尽快选派能吏,完成州北军营的拆除和建房,以免耽误明年十月的御前比武。”

    “但是此案疑点众多,”御史中丞赵挺之道,“十几名放火的案犯全部漏书包网.bookbao2,怎么能就此了结?”

    韩忠彦说:“那就让开封府继续侦办吧。”

    赵佶又将目光转向了曾布,曾布道:“权发遣开封府王觌年老体弱,恐难以承担此任。臣推荐刑部尚郭知章权知开封府。”

    郭知章是唐朝名将郭子仪的第十一世孙,是倾向王安石新政的官员,不过并不是新党核心。曾布想用他替换下旧党方面的王觌,自然是想把火烧向武好古了在他看来,让王觌主持调查就等于在掩盖武好古、高俅、潘孝庵等人的罪行!

    “臣无异议。”韩忠彦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曾布争执,毕竟士林舆论很快会倒向吕嘉问的。

    “陛下,现在太府寺卿空悬,”曾布接着又道,“臣推荐翰林学士都承旨蔡京出任太府寺卿。”

    “蔡卿,”赵佶问在场的蔡京,“你愿意当太府寺卿吗?”

    蔡京心中当然是不大愿意的,他想当宰相的!可是现在的太府寺卿却通向宰相的阶梯。只要能够圆满完成了州北军营的拆迁和重建,明年就一定能拜相了。

    说不定还能一步到位,挤掉曾布当上右相!

    “臣愿意!”

    听到蔡京说愿意,曾布顿时大松了口气。蔡京虽然是新党,但却是曾布最不想留在开封府的官员。因为蔡京的资历很深,办事能力又强,而且还是章惇一系人马中唯一一个留在朝堂上的这意味他很容易就成为章惇的接班人。

    另外,蔡京和官家赵佶的私交还特别的好!

    所以,曾布一定要给蔡京一个扎手的差事,只要他办砸了,就能顺手把他踢出朝堂了。

    当然了,曾布也知道蔡京和武好古关系好,一定会去找武好古帮忙的。而武好古只要从蔡京手里拿下州北军营的项目,那就会变成州北军营火灾的最大受益人!

    到时候就能大泼脏水了,就算没有什么真凭实据,也能把武好古批臭了,顺带着还能让韩忠彦和蔡京一起臭掉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