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传本官的命令,快快救火!不许伤人”

    在州北大营另一边,吕本知他爹吕嘉问也知道不对了,强拆拆出火灾了!这可不是小事儿!

    开封府街道狭窄,民居稠密,加之商业活动通宵达旦,拜佛成风香火不绝,所以火灾发生的非常频繁。为了防火灭火,开封府城内各处都设有望火楼,防查火情,而且还有专门用来灭火的潜火军,配备了长梯、唧筒等灭火工具。遇到大的火情,还会调动禁军参与灭火。

    在加强防火灭火的同时,对于放火的惩治也极为严厉。如果那个官员在家里设坛祭祀,没有及时通报开封府而被望火楼发现,都有可能被御史弹劾,更不用说直接放火烧民居了今天州北军营的火就算是及时扑灭了,吕嘉问都少不了吃上一堆弹章,最起码也得扣点俸禄再降几个官才能脱身了。

    这火要是烧大了,只怕要让人弹劾到追夺出身以来文字永不叙用了!

    可是吕嘉问救火的命令传达下去却一点用都没有!因为他手下的那些厢兵这个时候开始散伙一哄而散了。

    这帮临时工又不傻,钱都拿好了,而且又惹出了火灾,不跑路还等什么?真留下来救火,等火扑灭了就得找人顶杠了!吕家父子都是文官,祸闯再大就是追夺出身以来文字,编管海州,永不叙用罢了。别说砍头了,就是坐牢也不可能啊!而他们这些“临时厢兵”的脑袋可是随便砍的,到时候扣个纵火伤人的罪名,就是不杀头也得发配沙门岛不过去了沙门岛,一条性命差不多也发送完了。

    所以这帮脑筋灵活的汴梁子稍微一想,就知道要三十六计走为上了!

    当然了,也不是每个厢兵都跑了,还有一些正牌子的厢兵跑不了啊,他们的指挥使和都头可都记着他们呢!现在跑了头放火的黑锅就没跑了。

    不过这些没跑路的厢兵也没去救火,而是从州北军营里面退了出来在吕本知指挥的厢兵从后门冲进军营的时候,军营前面的“防守”也同时崩溃了,所以从正门“进攻”的厢兵一度得手,攻入了北州军营。只是还没等他们控制局面,州北军营里面的几栋破烂房子就不知道被谁给点燃了。而且火势还很猛,几栋破烂房子瞬间就火光冲天,仿佛事先就备好了引火之物

    看到大火燃起,攻入州北军营的厢兵,无论是“长工”还是“临时工”,第一反应当然是跑了。不赶紧跑了,万一被州北军营里面的刁民捉住,那可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干净了。

    “临时工”们直接跑没影了,而“长工”们也有办法,他们都去保护太府寺卿吕嘉问了!

    现在有不明身份的贼人放火,很可能会危及到吕大官人的人身安全!他们这些太府寺的厢兵当然要去保护吕大官人了等事后上面派人来查问时,他们也就有托辞了。

    他们都在保护吕学士,所以放火的事情和他们没有关系,都是“临时工”干的

    被一群厢兵“保护”起来的吕嘉问这下傻眼了,叫你们去救火,你们怎么跑到本官身边来了?难道本官是“火”吗?

    “快救火!快快救火,本官重重有赏”

    吕嘉问声嘶力竭地大吼,可是那二百来个厢兵吼得比他还响,都在嚷嚷:“保护吕学士!莫让放火的贼人害了吕学士!”

    这年头在开封府当厢兵的都快混成精了,怎么会不知道吕嘉问这倒霉了。“重赏”什么的,都是不可能兑现的现在最要紧的是离黑锅远一点!

    “快救火啊!快救火啊我是官,我从九品的朝廷命官,你们不能捆我!”

    在军营的另一边,吕本知已经落了单,他手下的厢兵,放完火后都跑没影了,就留他一个在那里顶杠。而他的反应也忒慢,人家都要来抓他去开封府了,他也不知道赶紧跑,还在那里傻乎乎的招呼人家帮忙救火。结果就被几个光着的胳膊上刺了青的彪形大汉给拿住了,还拿出绳索早就预备好的把他捆起来了。

    “本官是将仕郎吕本知!你们不能捆我!”

    被人捆了的吕本知也急了,虽然开封府现在基本不问官员犯罪国初的时候可以审理官员的小罪,但是他一旦被人绑去了开封府,这就是铁证如山了!那么多围观的刁民都是证人,开封府马上会把他们看押起来开封府里面有专门“关”证人的地方,供御史台的官员来取证。到时候纵火伤人的罪名还有跑?他不过是个从九品的将仕,想要从轻发落是不够资格的,虽然不至于杀头,但是流放沙门岛是没跑的

    可是他现在已经被捆起来了,还有几个没遮拦的花臂膀揪着,怎地挣脱得了?

    看着前方军营大火越烧越旺,自己又被人捆了个结结实实,吕本知连寻死的心都有了。

    自己才做了几天官啊,眼看就要去沙门岛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

    一想到要死在沙门岛,吕本知再也控制不住情绪了,呜哇一声就大哭起来了。

    正哭着的时候,一个颇为洪亮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本官是殿前司兵案都教头周同!尔等都听本官指挥,全力扑火!”

    “喏!”有人大声答应。

    原来是有人来救火了!

    吕本知用布满泪水的眼睛看过去,只见一个头发花白,穿着宽松的白色短褂和黑裤子,还光着两条粗壮臂膀的老汉拎着两只样子古怪的尖底大木桶这是御拳馆练臂力和耐力的工具,飞奔过来了。一边跑,一边还有水从木桶里面泼出来这老头得多有力气啊!

    再看老头背后,还有一大群同样拎着个大木桶的壮汉呃,好像还有一个壮妞!

    原来周同带着他新收的徒弟,就是那些准备参加御前比武的禁军士兵,每天这个时候都要拎着两木桶水跑步,也就顺路来救火了。

    这火也不能管放不管救啊!

    看到有人来救火,吕本知稍稍送了口气。火烧得小一点,自家的罪恶也就小一点。也许不必去沙门岛,可以求个去官免罪还好自己已经捞了一点,去海州过日子问题不大。

    在周同带人救火的时候,开封府的潜火军也陆陆续续赶来,抬着长梯、木桶、唧筒,还有人用斧子、锤子什么的清理火场周围的杂物。一番忙乱,还真把火势控制在州北军营之内了。

    过了一会儿,又有大队人马过来了。这来的是翰林学士权发遣开封府王觌。王觌是个66岁的老头子,四月份时才替代温益温益去拜了副相当上权发遣开封府事的。虽然早就知道开封府的父母官不好当,可也没想到才上任不到一个月,就遇上州北军营着火。

    在得到了属下报告后,王觌也顾不得昨天晚上和阎惜惜阎婆儿的女儿一块儿研究文学直到午夜,整个人晕晕乎乎的就骑上一匹兔儿马,带着一群幕僚公吏直奔州北军营了他是开封府的父母官,必须亲临现在指挥救火啊!

    到了州北军营大门口,他才看见已经有个穿着绯色官袍的大官比他先到了,还带来了一大群厢兵。

    这是谁啊?怎么来的比自己还快?还是穿着绯色官袍的文官,难道是从崇政殿直接过来的宰执!?

    王觌不敢怠慢,连忙驱马上前,走近了才发现原来是太府寺卿吕嘉问。

    太府寺卿还管救火?这是要抢功劳还是怎么着?

    心里虽然不快,但是王觌还是上前招呼道:“原来是望之啊,你也是带人来救火的吗?”

    救火?

    吕嘉问苦苦一笑,他到底是来放火的,还是来救火的,真个是说不清楚了。

    看到吕嘉问不说话,王觌也有点吃不准,这位什么意思?自己好歹是权发遣开封府,官也不比你的太府寺卿小多少,怎么就这态度?

    正有点恼火的时候,周围围观的民众突然纷扰起来,然后就看见人群被分了开来,一堆老百姓和潜火兵押着个被捆起来,狼狈不堪,帽子也不知去哪儿的绿袍文官走来了。

    这是怎么事?怎么捉了个官人?王觌一头雾水。

    而被一群厢兵包围的吕嘉问则是面如死灰,他当然知道出了什么事儿了

    领头一个潜火军的指挥使看见王觌就赶忙行礼,然后结结巴巴报告道:“禀告府尊这个,这个有人自称是太府寺卿吕学士的儿子,被,被一群救火的百姓捉住,说是他带人放的火!”

    啊!?

    王觌听得都快傻了,看看脸色苍白,瑟瑟发抖的吕本知,又瞧瞧面如死灰的吕嘉问,心想:合着你吕望之是来放火的?可为什么呀?对了,这里是州北军营,吕嘉问好像受命要拆这里的房子。

    拆房不成你就放火?你做官做得昏头了吧?

    我可是万民称颂的王青天啊!这事儿可得为民做主!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