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一人拿了三百几十文的赏钱,这帮好像几天没吃饭一样的厢兵,顿时就精神了不少。

    就在这个时候,被吕本知当成心腹的店宅务的押司于问道飞也似的跑来了,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行了个揖拜之礼。

    “禀学士,州北大营的那些无赖泼皮刚刚关闭了营门。”

    “哼!”吕嘉问冷冷哼了一声,“螳臂挡车!”说着,他大手一挥,“传本官的将令,出兵!”

    “出兵!”

    “出兵!”

    “都跟着本指挥!”

    “别走散了”

    “都给老子看住了!”

    几个厢兵指挥使都满头大汗的嚷嚷了起来。今天的差事可不容易做啊!因为那个自以为是的吕嘉问竟然一上来就发了赏钱“战场”还没到,赏钱怎么能给?就不怕那些“临时厢兵”拿了钱去逍遥了?

    这赏钱得到“战场”才给,而且只能先给一半,完事后再给一半才是啊!

    不过大家心里明白,却也不敢当着吕嘉问的面点穿了。只能招呼手下的老兵真的厢兵压住阵脚,怎么都得把人带到地方吧?

    将近800人的聚在一起,场面还是很大的,兴许就吓怕了州北军营里那些人了。

    一想到州北军营的强拆,几个指挥使也都难过起来了。厢兵指挥使可不是禁军上四军的指挥使,他们都是杂品武臣,而且还是一辈子拿不到官身的杂品武臣。

    混得到这个份上,当然也不可能是什么勋贵将门家出来的。他们都是开封禁军小军官的后裔,不少人也住在城北厢禁军的兵营里面。

    只不过今天要强拆的,不是他们自己的家

    可是难过又有什么用呢?且不说武人低贱,厢兵更是不值钱的存在,便是讲道理,禁军军营也不是他们的家啊!

    他们不过是仗着祖辈为大宋扛过刀枪,流过血汗,所以赖在军营里面而已。

    现在官家不让住下去了,除了搬走,还有什么办法?

    可是,又能搬到哪里去呢?

    就在一般厢军带着满腹的辛酸去执行强拆任务的时候,吕嘉问和吕本知也带着一群公吏骑马跟着一同“出征”了。

    今天的“敌人”不是西贼,更不是三头六臂的契丹,所以吕嘉问这个文官是敢于临阵指挥的!

    当然了,他“临阵”的目的也不是为了督促将士杀敌,而是为了减少不必要的伤亡。

    “大兵压境”只是为了恐吓,吕嘉问真正的目的,还是想不战而屈人之兵。

    在调集厢兵的同时,他还做出了让步的准备他准备给那些愿意自己搬离的州北军营居民,12个月免租入住店宅务所有的出租房的优厚待遇。

    店宅务现在有1000多间空房,正好用来安置这些从州北军营出来的居民店宅务的房子虽然破,可是租金却是满开封府最低廉的,一间外城的住房不是一套,而是一间年租不过十几缗。所以不开后门是很难租到的,更不用说再豁免12个月的房租了。

    这样优厚的条件要再不肯搬,那就怪不得自家运用厢兵了!

    “父亲,州北大营到了。”

    吕嘉问的思绪被儿子吕本知打断了,赶忙拉住缰绳,然后抬头一看,果然到了州北大营的南门之外。

    两扇木栅栏门已经关上了这个不是原装的大门,原装的大门在50多年前就丢了,所以找人做了两扇单薄的木栅栏门凑数,现在也烂得不成样子了。

    隔着木栅栏,吕嘉问看见里面老老少少,男男女女的站了一大堆,不少人还穿着孝服,手里捧着牌位。

    “怎么事?有人发丧?”吕嘉问有点奇怪。

    “禀学士,”那个于问道答,“不是发丧,是有人抬出了战死的祖宗牌位。”

    “战死?”吕嘉问嗤的一笑,“开封府的禁军多少年没上过战场,那些人都是何时战死的?”

    “大多是仁宗朝时死的。”

    宋朝原来有个更戍法,就是将禁军分驻开封府和外君,内外轮换,定期驻京师,但是将领不随之调动,使“兵无常帅,帅无常师”。因此在仁宗朝宋夏开战的时候,在前线作战的许多禁军后裔都住在开封府。

    “哼!”吕嘉问轻哼了一声,“都多少年了,还想仰仗祖宗的余荫?”

    “是啊,”于问道应景般地说,“又不是开国将门之后,不过是些战死的兵士后代,而且朝廷早就给过抚恤了。”

    吕嘉问点了点头,一挥手道:“去把门推开!”

    “喏!”

    几个指挥使大声答应了一声,就马上给自己的部下下达命令了。

    “前进!”

    “都听话了,给老子上!”

    “都给老子冲啊”

    在这几个厢军指挥使声嘶力竭的督促声中,六百多个已经跑了一百多人了拎着铁锹和大锤子的厢兵慢腾腾向前拥去。与此同时,在木栅栏大门的另一边,也有人喊了起来:“快顶着大门!莫让他们冲进来!”

    一声发喊之后,那帮子穿着孝服,捧着牌位的老老少少也都纷纷涌向了大门,挤在大门了大门后面。

    很快,两扇不知道用了多少年的木栅栏大门两边就都是密密麻麻的人了,一边是有气无力往里推的厢兵,一边则是拼了老命顶住的州北军营的居民。

    虽然从外面往里推的人多一些,也壮一些,可是里面顶住的人都是在保家啊,当然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所以任凭那些厢兵如何吆喝力气不用,吆喝还是要的,这大门还是纹丝不动。

    就在这时,旁观的人们也多了起来。州北军营的地段不差,就挨着大街,进出的通道也够宽敞,很快就来了不少看热闹的泼皮闲汉,把现场围了个水泄不通。

    因为周边还有好几座大营,所以看热闹的大多都和禁军沾着点关系,立场自然是反对强拆的,不一会儿就有人开始起哄了。

    “脏官!”

    “酷吏!”

    “是吕扒皮!”

    “去敲登闻鼓!”

    “对,告御状去”

    “告他!”

    吕嘉问在开封府的名声可谓臭不可闻,而开封府的刁民也是出了名的大胆。别说吕嘉问这个太府寺卿,就是后来的蔡京也被人堵着门骂过。

    大宋的武官怕文官,开封府的刁民起哄的时候可不怕谁!

    “爹爹,好像正面打不进去!”

    吕本知策马站在父亲身边,看见“久攻不下”也是急了,这一急,就急中生智了,“不如派一队人从后门打打看?”

    “前后夹击?”吕嘉问摸着胡子,赞许地看了儿子一眼,“好!那就调一个指挥,绕去州北军营后门。”

    吕本知得了命令,就从马背上下去,然后跑着去传令。因为吕嘉问“用兵”的时候忘记留预备队了,所以吕本知只能去乱纷纷的战场上找那几个指挥,可是纷乱之间哪里找得着?又大声喊了那几人的名字,也没人应答。无奈之下,只好亲自带兵了。

    “我是太府寺卿衙内吕本知,现在奉家父之命行事,有人愿意跟从吗?”

    “有,有,有”

    还别说,衙内的招牌挺好使的,很快就有十好几看上去颇为彪悍的厢兵从纷乱的人群中挤出来,到了吕本知身边。

    厢兵里面居然有这样的壮汉!?

    看到这些人的块头,吕本知也是一愣,不过也没多想,就问:“可有人知道州北大营的后门在哪里?”

    “小底知道。”

    马上就有人应答。

    “好!前面带路!”

    吕本知下了命令,然后就带着十几个壮汉,跟着那个认路的向导,挤出了围观的人群,然后又进了一条七拐八弯的小巷子,走了没一会儿,就到了两扇破破烂烂,没有人看守的合着的木栅栏门外。

    “呵呵,”吕本知笑着,“匹夫就是匹夫,顾头不顾尾!来人呐,给本官冲进去,第一个进入州北军营者,重赏50缗钱!”

    “喏!”

    那十几个壮汉答应着就一拥而上,嗷嗷叫着往那两扇破烂木门冲去,用力摇了几下,没有人防守的木门居然就被推开来了。然后,这些壮汉就叫嚷着冲了进去。

    这就拿下来了!

    吕本知心中大喜,都有点佩服自己的兵学了看来以后一定要好好读,考一个进士,再去往阃臣的路线上发展

    “烧起来啦!”

    “着火啦!”

    “是太府寺的厢兵在放火!”

    就在吕本知得意的时候,忽然听见有人大喊着火什么的,连忙抬头一看,果然有火光和浓烟从州北军营里面冒出来!

    “这些厢兵怎么放起火来了呢?”吕本知也下意识想到了是自家指挥的厢兵在军营里面放火了!

    在开封府放火可不是小罪过啊!开封府到处都是木结构的房屋,真要烧起来很容易酿成大灾的,所以历来都把防火当成要务来抓,对于纵火犯更是从严惩治的。

    就在吕本知发懵的时候,一大群围观群众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了,个个都指着他大骂。

    “就是他!”

    “他带人放火的”

    “还是个官呢!”

    “别叫他跑了”

    “抓他去开封府!”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