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怎么会拆不了?”吕颐浩道,“殿前司已经下令在役的禁军都调离了,剩下一帮老百姓还能挡住太府寺的厢兵?”

    纪忆摇摇头,“不好说,这个不好说我虽然不是汴梁子,但也知道这事儿不容易。这事儿如果在平江,那是没有问题的。可是在开封府,天子脚下,老百姓值钱啊!”

    “再值钱也是老百姓!”吕颐浩哼哼了一声,“而且又不是不给地方住,店宅务可是拿出了四五百间空房子安置那些刁民,还有甚不满意的?”

    纪忆皱了皱眉,他总有不好的预感,吕嘉问这次肯定要倒霉!而且武好古要不了多久就能坐稳提举界河市舶司事的宝座。

    看着人家的官位步步高升,自己却能慢慢磨勘,纪忆就有点欲哭无泪了。

    这官要怎么才能升得上去呢?

    “忆之,”吕颐浩转换了话题,对纪忆说,“曾相公和安枢密想给你挪个窝。”

    “挪窝?”纪忆一愣,马上就明白是怎么事了。因为他和吕颐浩之前告了武好古一状,多半会被武好古当成仇人对待。

    吕颐浩是不怕的他是沧州通判,本来就有监督官员的职责。武好古在沧州“卖骑士”的事儿,换上别的通判,哪怕让他弟弟武好文来当这个通判,也是要上报的。

    这是通判的本分,武好古一个幸近是没有理由去报复吕颐浩,否则就是坏了官场的规矩。

    但是纪忆不同!他是司法参军,管民不管官,揭发武好古的“罪行”是本职工作以外的事情了,这可就有点不够意思了。

    所以被武好古这个小人报复也是理所当然的,因此曾布和安焘就想把纪忆调离。

    这实际上,也是接纳了纪忆作为他们同党的姿态!

    “好!”纪忆想了一会儿,点点头道,“那就挪一个窝”

    “你想去哪儿?”

    “我去京兆府吧,”纪忆道,“那边仿佛有些机会!”

    “去京兆府?”吕颐浩笑问道,“是为了蓝田府兵?”

    “没错!”纪忆道,“这是个苦差事,却也难不住我。”

    “好!”吕颐浩抚掌笑道,“那我就给安枢密去信,推荐你做勾当京兆府保甲乡军事。”

    纪忆有些奇怪,“怎不是权知蓝田县事?”

    他原来也预料到了蓝田知县会因为试行府兵制告病,所以也瞄上了这个职位。

    “知蓝田县事有人要做了。”吕颐浩道。

    “谁去做?”

    “你的老相识武好文!”

    纪忆苦笑了起来,躲过了哥哥,又撞上了弟弟看来自己和姓武的还真是有缘啊!

    “忆之兄,还要去京兆府吗?”

    “去!”纪忆笑道,“为何不去?连武好文都被韩忠彦安排去了蓝田,这就说明府兵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为何不去插上一足?况且那武好文可没武好古那么难缠。”

    “你是说,高俅到开封府了?”

    五月初的一天,吕嘉问正在府中吃着晚餐,却见儿子吕本知跑了进来,在他耳边低声细语两句,顿时眉头紧蹙。

    “这厮一定是被武好古派来的,不是向官家讨饶,就是来坏老夫大计的”

    吕本知道:“据封丘门税关上的人说,那高俅来得非常匆忙,只带来七八个随从,一人双马,也没带多少行李。”

    吕嘉问皱眉。

    现在正是关键时刻!在州北大营的禁军兵卒调离后,住在里面的可就都是平民百姓了。在太府寺的胥吏催逼下,这些日子又陆续走了十几户,剩下的人也在动摇。

    同时,吕嘉问也又从太府寺下各个衙署抽调了数百名厢军,都配备了捎棒绳索,随时可以出动去执行强迁了。

    而高俅却在这个时候返了开封府

    “你去派人看紧了州北大营!”吕嘉问思索着说,“特别是那几个刺头,一定牢牢看好了!

    高俅也派人盯紧了这厮如果敢坏本官的大计,本官铁定饶不了他!”

    高俅再怎么得宠也是个芝麻大的武官,如果让吕嘉问捉住了把柄,发动御史弹劾他,哪怕赵佶要护短,他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吕本知说道:“爹爹,孩儿这就去安排。不过动用厢兵去拆州北兵营,只怕有些不妥吧?”

    “有何不妥?”吕嘉问哼了一声,“为父当年做提举市易务司的时候,可没少动用厢兵!恁般刁民,就得和他们来横的!”

    如果州北兵营里面还住着不少禁军,吕嘉问真有些手足无措厢兵看到禁军的长枪军弩自己就怕了,他这个太府寺卿总不能亲自抄家伙上去吧?

    吕本知却叹了口气,辞别了父亲出门去了,他知道现在的情况和熙宁年间是不一样的。当时神宗皇帝支持新法,而当今的官家有钱挥霍就行了,至于这钱从哪儿来的,他恐怕是不在乎的!

    而武好古只要能给官家搞了大笔的钱财,自家的老爹就很难坐稳太府寺卿的位置。

    带着满腹的心思,吕本知就往撷芳楼而去了虽然他老爹让他派人盯着高俅,但是这事儿哪有和太原来的石炭商人夏宇田见面重要?

    这位夏大财主想要买扑下石炭场一部分业务,这可是几十万缗的大买卖!为此人家给出了三万缗的好处费,还包下了撷芳楼的花魁赛飞飞赛过白飞飞的意思陪吕本知牵手

    而吕本知也没白拿人家的好处费,真的借着父亲的名义给负责石炭场的官员说了话,分出三分之一的石炭买卖给这位夏大老板了!

    今天吕本知就是要去向夏宇田报喜的,顺便再牵牵赛飞飞的凝脂白玉一样的小手。

    “高大郎,武大郎的亏空有多少?”

    高俅到了开封府后,连家都没,就直奔了小潘园,去找上了急得团团转的潘孝庵。

    潘孝庵当然是为武好古在沧州买了太多的土地而着急虽然共和行现在很赚钱,但是真要一把亏出去几十万,武好古恐怕也得伤筋动骨了。

    万一周转不开,他这个当大舅子的真的能见死不救?

    “七十来万吧!”

    “多少?”潘孝庵摸了摸耳朵,惊讶地看着高俅。

    “七十来万缗!”

    潘孝庵摸了摸额头,“哎呦,这可如何是好?他怎恁般糊涂!高大郎,我们明天就一块儿去求求官家吧”

    “可是武大郎说没有问题”

    “没有问题?”潘孝庵默默算计了一下,“七十多万啊等万家地产行的那420套房子的全款收齐了,他倒是能凑出那么多钱来。”

    “可他说一文钱都不用填,靠界河市舶司就能摆平了。”

    “胡说!”潘孝庵摆摆手,“界河市舶司一年能赚二十万就上了天啦,官家那边还要十万,他怎么填?”

    “可武大郎说有办法只要能把吕嘉问赶走,一年七十万缗不在话下。”

    其实武好古并不是一年能用界河市舶司赚出七十万缗,而是能取得足够的现金流摆平窟窿。

    “把吕嘉问赶走?”潘孝庵背着手在自家的前厅里面走了几步,“难道他还在打官地的主意?”

    “大概吧,”高俅端起潘家仆人刚刚送上来的茶盏,喝了一大口云雾茶,“十一哥,现在太府寺的厢兵里面都有谁和你熟悉啊?”

    “太府寺的厢兵?”潘孝庵想了想,“我和他们不熟,不过我知道谁和他们熟。”

    潘孝庵是世家子弟,又是禁军的军官,对那些只能在厢兵混饭吃的底层人民,他怎么可能会熟悉?

    “谁?”

    “御拳馆的周同啊,”潘孝庵道,“他的徒子徒孙很多都是这种不入流的。”

    此时开封府的中下层人民里面还是有不少喜欢连武的,当然不是练战阵上的笨功夫,而是拳脚相扑的本事。所以御拳馆弟子众多,而弟子下面还有徒子徒孙,早就形成了一张庞大的书包网.bookbao2络。

    “周同?”高俅当然知道周同是谁了,“十一哥,你和铁臂膊周同很熟?你难道是他的徒弟?”

    “不是,我又不练拳脚,”潘孝庵摇摇头,“不过他还是会听我的话。”

    “为何?”

    “因为我刚刚用武大郎的钱给他买了房子,还给御拳馆付了一大笔学费一共花了六万五千缗。”

    这是怎么事?

    高俅听得一头雾水,潘孝庵却摆摆手说:“莫说这些了,总之我的话他一定会听的。”

    “那就好,”高俅说,“我们马上去御拳馆!”

    高俅不知道上哪儿去弄七十万填窟窿,但是他却知道怎么去给吕嘉问那厮找麻烦。

    他知道,真正能让吕嘉问跌倒爬不起来的麻烦不是那些钉子户!而是太府寺下面的厢兵被内部的敌人坑害起来,才会被坑到爬不起来所以高俅收买的对象,不是钉子户,而是太府寺的厢兵,也就是拆迁队!

    “马上?今晚?”

    “对!”高俅站了起来,“事不宜迟!今晚一定要和周同见上!”

    “好吧!”潘孝庵点点头,“我们就去周同新得的房子吧,他一定住在那里。”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