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眨眼已经到了春夏相交的四月中旬,开封府又一次被笼罩在淅淅沥沥,延绵数日的小雨之中了。

    细雨蒙蒙,扰的人不胜其烦。空气中也弥漫着淡淡的湿气,让人感到一阵阵阴凉。吕本知一大早就打着雨伞出了太府寺卿府邸的后门,也没有带随从,一个人沿着一条曲径幽深的巷子快步走着。他走得很快,不时扭头四下张望,额头上还冒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子,五官拧着,显得非常紧张。

    因为他今天要去做一件过去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受贿!

    对于从小就读圣贤,并且立志要当一个像父亲吕嘉问和有史以来最了不起的宰相王安石一样的清官名臣的吕本知而言,贪污受贿的官吏本该是天下间最可恨之人。

    大宋天下的一步步败坏,轰轰烈烈的变法运动所遭遇的种种挫折,还有自家父亲这么多年来的有志不能伸,究其根源都是源于腐败!

    如果大宋的官吏人人奉公,个个守法,大好江山如何会破败如斯?西贼如何会为祸数十年?辽国有如何会占据燕云一百多年?王荆公倡导的新政,又如何会虎头蛇尾?

    所以在吕本知过去的幻想中,他自己会成为狠狠整治奸商的青天廉吏;会成为不畏权贵,令贪官污吏们闻风丧胆的铁骨御史;会成为和父亲一样的改革名臣

    可是理想总是被完全的现实击碎!他,吕本知,现在要去受贿了!而且也没有人拿刀逼着他去受贿,而是他自己伸手去要钱!

    因为他已经感觉到父亲很快有可能要栽在州北军营的拆迁上面。虽然那四个被迫充当爪牙的胥吏,这些日子都不遗余力地在找家住州北军营的小商贩的麻烦,也的确迫的十几二十户含泪搬家了。可是大部分住在州北军营里面的人,还是坚决不肯搬迁,没有丝毫动摇的意思州北军营里面也不是所有人都在城北厢做小买卖啊。

    有不少人在当苦力,有些人在当地痞闲汉,有些人在给人当保镖走江湖,还有些人是扑交的力士总之,只要不是自己开买卖的,市税务和平准案就管不着人家啊。

    他们这些人就像一根根铁钉一样,死死扎在那里,拔都拔不出来,简直就是钉子户啊!

    而且,到了四月份的时候,又出现了一个让吕嘉问、吕本知父子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情况店宅务修造所的工程队想要去州北军营拆除几栋居民已经搬离的房屋,却在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人守卫的州北军营门外遇到了全副武装的守卫!

    人家不让你进去拆房子,而且还理直气壮!军营重地,闲杂人等怎么可以来拆房子?有殿前司的命令吗?没有的话就有多远滚多远!

    要是不滚,禁军的长枪、军弩可就要招呼上来了。

    这下可把店宅务修造所的人给吓坏了,一天之内几十号人要请辞哪怕有官职编制,人家也不敢干下去了。

    这是要命啊!

    事后吕嘉去找殿帅曹诵理论,曹诵一点都不买账,还倒打一耙,说太府寺卿的人强拆军营,要拉吕嘉问去御前打官司。最后还是同知枢密院事蒋之奇跑来打圆场,可是圆场归圆场,蒋之奇也没要求曹诵给州北军营下令配合拆迁。反而在事后数落吕嘉问蒋之奇是仁宗朝的进士,是官场元老,说他做事没有条理,就知道乱搞蛮干!

    这事儿过后,吕本知终于下了决心,一定要捞一点钱,以备父亲下台之后的生活为了尽孝道,就做一次贪官污吏吧!

    还别说,这贪官污吏觉得比做一个不畏权贵,锐意改革的青天能臣容易多了。

    他把要钱的意思跟于问道,就是那个市税务的押司一说。于问道这个污吏马上就给找了个太原籍的石炭商人就是传说中的煤老板,名叫夏宇田的,他河东路的泽州和河北西路的相州拥有两座石炭矿,每年都要往开封府运进数百万斤的石炭,同时再从开封府购买大量的茶叶、丝绸去河东贩卖。

    而开封府的石炭买卖,也是有太府寺卿管辖的石炭场控制的所以能巴结上太府寺卿的衙内,当然是求之不得啊。

    今天,吕本知就是要去撷芳楼见这位“煤老板”的

    吕本知一步步走向贪污受贿的深渊的时候,他爹吕嘉问正在参加崇政殿问对。

    他这个“忙卿”很少出现崇政殿的问对,不过今天却是再忙也要来的,因为包括监察御史里行张克公在内的几个新党阵营的低级言官日前纷纷上奏弹劾武好古受贿、卖官、庇护隐田和干涉沧州地方行政。

    总之罪名很大,而且证据凿凿沧州通判吕颐浩和沧州司法参军纪忆联名上了揭发武好古罪行的奏章!

    这下武好古恐怕是没得跑了

    赵佶坐在御案后面,眉头深皱,他当然看过那些弹劾和揭发武好古的奏章了,而且他还知道其中所指的问题是存在的。因为武好古早就暗入文字向他请示过“以土地换骑士”的事情了。

    而赵佶则采取了“中旨许可”的办法。因为他知道是不可能通过中门下降诏同意这种看上去像卖官的行为其实这事儿并不是卖官,殿前御马直的骑士是一种封建兵役,赵佶给土地给买地的钱,骑士家出人出马出装备来开封府服役,他们这些骑士严格来说是赵佶的封臣。

    所以武好古“卖骑士”这事儿根本不能用官僚制度的思维去看待的。

    官僚的产生要讲一些公平,要科举考试,要考卷面前人人平等,这样才能服众。

    但是封臣的产生根本不需要服众,这事儿就是封君和封臣之间的交易,就像折家将门世镇府州,杨家土司世镇播州一样。根本不用考试,只要赵家天子和折家、杨家都满意就行了。或者是,双方都有需要,这就可以了!

    可问题是中国到了北宋末年,已经没有多少真正“封建思想”了,有的是官僚思维,是官本位!所以大家看到武好古卖骑士的事情,才会万分的不爽。

    “诸卿看过慕容忘忧送来的阵图了吗?”

    赵佶还在琢磨要怎么给武好古开脱,于是就先提起了慕容忘忧刚刚送来的步克骑阵图。这套阵图根据兵种配置的不同,一共罗列出三个系列,分别是枪盾长枪弓弩兵阵、刀盾长枪弓弩兵阵和器械车辆弓弩枪盾兵阵。

    这三个系列可不仅是三张阵图,而是三套各十数张阵图,罗列出了各种变化方法,看上去非常复杂。

    不过再复杂的阵图,也仅仅是用来指挥一部一队步兵的,根本不能用于大战。在东西两府的宰执们看来,实在是没有多大的价值。

    “陛下,”知枢密院事安焘奏道,“臣看过阵图了,这三套阵图所列之战法,都是部将、队正们需要掌握的,或许可以让殿前班直依照操练。”

    同知枢密院事蒋之奇也上奏道:“陛下,臣也觉得慕容兵学所上之图,都是武人之道,臣等文官,所学的不是这些百人、千人之敌。”

    “哦。”赵佶点了点头,有些失望,他本来还以为慕容忘忧是个很厉害的兵法家,没想到只会百人、千人之敌。

    “那就将阵图收藏到枢密院编修司中收藏吧。”赵佶顿了顿,“至于慕容忘忧毕竟是北归之人,还需要优待,不如就让他再调教一番殿前骑士,然后提举宫观吧。”

    让慕容忘忧帮着调教一番御前骑士也是武好古在暗入文字中的建议。倒不是担心骑士们的骑术太差,而是想让慕容忘忧的兵学司再发挥一下余热,帮着推广一下草田轮作之法,同时也帮助受封的骑士在北沧州安置家业。

    对于这样的安排,群臣们也没有什么异议。慕容忘忧对于北宋的官场来说,不过是一个外来户,是一个小小的插曲。先帝赵煦和当时的宰相章惇看得起他,才让他做了些事情。好在这个人也挺知趣,存在感不高,现在由他提举宫观,余生尽享富贵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至于和他相同来路的燕云汉族豪强,以后还是少来大宋官场上添乱吧!

    “赵卿。”赵佶这时点了御史中丞赵挺之的名。

    “臣在!”

    赵挺之立马起身。

    “现在有不少御史上奏弹劾朕派去沧州办事的武好古,你怎么看?”

    “武好古卖官鬻爵,证据确凿。”赵挺之冷冷地说,“应该将他交付有司论罪。”

    赵佶问:“赵卿认为御前骑士是官吗?”

    赵挺之想了想,摇摇头,“不是官,御前骑士并无官身,应该是禁军兵士但是在招募禁军之时私相授受,也是有罪的。”

    “哦,”赵佶看着赵挺之,“那依卿所言,禁军兵士都是如何招募而来的?禁军兵士的上、中、下三等,又是如何确定的?现在都遵照法度在严格执行吗?”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