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给周同买房子的两万,还有给御拳馆的训练费用四万五千,不用说,都得让武好古这个罪魁祸首出的馊主意是他的,他不出钱谁出钱?

    这个钱其实也不是白给的,因为周同和御拳馆要拿出一年半速成魏武卒的办法。这可是比真金还真的真本事了!身强力壮的庄稼汉大宋还是很有一点的,如果花个150缗的训练经费,再用上15个月时间,就能让他们达到魏武卒的体力,这个军事价值有多高,怎么吹嘘都不过分啊。

    也就是殿前司兵案的都教头兼御拳馆“天”字教师周同这样的武道大家才有办法那可是科学训练魏武卒的办法啊!

    所以这六万五千缗花的可一点不冤枉!

    而身在北沧州奥家庄的武好古,这个晚上还不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损失”一大笔钱,同时还能得到周同周大教头的“强身健体法”了。他这个时候,正在为奥丽加走样的身材感到惋惜。

    在奥家庄内院的卧房里面,刚刚享用了一个“筋肉美人”身体的武好古,用力在奥丽加粗壮结实大腿上拧了一下,皱着眉头道:“这也忒结实了吧?我刚得到你的时候好像不是这样的吧?现在怎么事儿?腿也粗了,胳膊也壮了,胸也小了也就是脸没变,你还是我的奥丽加吗?”

    这事儿真的有点郁闷,武好古刚刚收到奥丽加的时候正和白飞飞打得火热,所以看着奥丽加身材婀娜,也没有马上把她上了准备养熟了再玩。

    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把奥丽加养了一年多后,熟到是熟了,可这身材却大变样了。挺好一个金发大胸的罗斯猫,咋就变成个健身达人了?

    “其实我一直是这样的。”

    奥丽加把头枕在武好古并不结实的胸膛上,笑嘻嘻地说:“我的父亲是佣兵队长啊,从小就按照佣兵的标准训练我所以我在被万恶的萨拉森人捉到前,就是如今这样的身材。

    只是落在萨拉森人手里的那三年不能训练,所以才养肥了。”

    也对!武好古心说:奥丽加长得漂亮,就给当成床奴发卖了,自然要养得丰满一点。现在这样,活脱脱就是一女的马木鲁克!不过自己好像真的和奥丽加说过,要让她当自己的“帕拉丁”

    “也罢。”武好古叹了口气,从床上站了起来,随手拿过一件长袍披在身上,又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奥丽加,

    虽然结实了一点,不过还是很有味道的“健身达人”也是一种美嘛!

    而且,自己也的确需要一位忠心耿耿的“帕拉丁”。

    “奥丽加,你等我一会儿。”武好古收目光,吩咐了一声,就自己出了房间。过了一会儿,他又捧着一个长长的木匣子返了来。

    “上次答应过要给你一把瓦雷利亚剑的。”武好古将木匣子摆在了床沿上,然后打了开来。

    里面,正是一把用上好的西域高昌镔铁打造的宽刃剑,长约三尺剑身呈现暗黑色,剑刃磨的闪闪发亮,剑柄呈十字形,末端有一个配重的注铅圆球。

    这是一把照着英格兰宽刃剑的图样是武好古画的,由开封府最好的匠人,用价格昂贵的西域镔铁打造的长剑。

    “这是给我的?”奥丽加伸手抚摸着剑身,脸孔上浮现出的全是激动和喜爱的表情。

    “是给你的,”武好古道,“还有这个庄园,还有一份帕拉丁的薪俸。”他看着眼前这个“健身达人”,“奥丽加,愿意做我的帕拉丁吗?”

    “愿意!”

    奥丽加也从床上下来,单膝跪在武好古面前,“我,奥丽加斯特凡娜尼曼雅,以天父之名起誓,效忠我的主人,武大官人,至死不渝!”

    听着有点变扭,武好古心想:怎么是武大官人呢?难道不应该是尊贵的灯塔城公爵吗?

    武好古伸手抚摸着奥丽加金色的秀发,手指又慢慢滑到了奥丽加的下巴,然后轻轻向上一勾,把一张秀丽的面庞抬了起来,让奥丽加扬面看着自己。

    “光是这些吗?”武好古露出戏虐的笑容,“奥丽加,你还得给我生孩子我想要许多儿子,和你一样强壮的孩子!你愿意为我生儿育女吗?”

    “嗯,我愿意!”奥丽加的答倒是够干脆的,而且一点儿也不脸红,还笑嘻嘻地看着武好古。

    “好啊!”武好古得意地笑了,“良霄苦短,我们就别浪费时间了”

    武好古这次离开界河商市南下,其实并不是为了奥丽加他在哪儿不能上了奥丽加?何必跑到荒郊野外的庄园里?实际上他只是路过“奥家庄”罢了。

    此行真正的目的地,其实是沧州州治所在的清池县城。

    武好古和高俅去清池县是为了同知沧州事施国忠见面的。施国忠本来是和武好古、高俅同一日离开开封府北上的,不过双方并没有一起赶路。

    因为施国忠走得太慢,武好古和高俅则急着赶赴界河商市,所以就不同路了。

    在界河商市呆了一段时日,处理了一些积累的公务,又见了几位到界河商市投资的商家管事,以及从北面的辽国跑来的贵人家的豪奴之后,武好古才见到了施国忠从清池县城派出的信使,得知施大知州于建中靖国元年三月十五日抵达了清池县城。

    所以武好古才在三月十七日当天离开界河南下,在奥加庄休息了一个晚上之后,第二天清晨再次南下,并且在十八日天黑前进入了清池县城。

    虽然沧州从地图上看是一个大州,但是因为种种原因主要是地处宋辽边境和三易河,这个州的人口不多,经济也不发达,州治所在的清池县城也仅仅是个破破烂烂的小城,城内也不繁荣,甚至还不如西门青的老家阳谷县。这是因为北沧州的农牧业产品输出路线上没有清池县,而是走北流的黄河水路输出。

    顺便提一下,其实黄河北流在经济上还是很有价值的!不仅同辽国的贸易变得更加方便,而且还因为黄河入界的原因,让黄河再次拥有了转运海运物资的能力。

    如果界河商市真能如武好古计划的那样发展起来,将来开封府甚至能吃到辽东生产的麦子!

    当然,界河商市的繁荣和清池县也没有什么关系,这里就是一座位于沧州中部,几乎要被人遗忘的小城。

    不过武好古在清池县城内却租了个大宅子,就在沧州州衙的斜对面,三进三处的房子,有点老旧,不过保养的还行。宅子的正门上方挂着“界河市舶司”的牌子。

    这里原来是界河市舶司的临时衙署所在地,武好古照例应该在这座衙署里面坐镇的。

    市舶司的勾当官有两人,武好古只是其中之一,另外一位是武好古的老相识李忠。他现在还兼任着勾当界河应奉局的差遣,不过应奉局的衙署却还没有正式开设。

    根据计划,等到界河商市初具规模后,市舶司和应奉局的衙署,都将设立在界河商市南门之外,武好古会让人在那里建设两座辉煌富丽的衙门。

    到了那时,市舶司和应奉局才会全面履行自己的使命。而现在,这两个衙署的工作,都由界河商市代行。

    当然了,该给李忠和市舶司上下人等的贿赂,是一文钱都不会少的!而且,上缴给河北都转运使司河北东、西两个转运使司有时候会合并的税收,也绝对能交待得过去。

    所以在清池这边坐镇的李忠也乐得清闲他本来也不是管钱的“文宦官”,而是个半辈子都在军前效力的“军事宦官”。对市舶司的兴趣也不是很大,倒是开设在清池县城外浮阳水畔的枢密院兵学司更让他感兴趣。

    也不知道是不是得了宋徽宗的密令,这些日子他隔三差五就往兵学司的驻地去打探虚实。

    还别说,居然学到了不少东西!

    如果说周同是士兵武艺和体能训练的专家,那么慕容忘忧和赵钟哥二人无疑是战术专家。

    他们本就是幽州镇将家族出身,传承了唐朝的步兵和步骑战术,同时又学会了契丹人的草原骑兵战术。而且两人都参加过一些实战辽国那边也是三天两头打仗,参加实战的机会是很多的。

    来到宋朝主持兵学司后,又从兵学司的生员们那里学到了大宋西军的战术。

    现在可以说集众家之所长的战术大家了!

    两个战术大家也知道兵学司就要关张了,不过还是很负责任的在用兵学司的500生员研究步骑攻防作战那可是宋军的一个致命弱点。

    而且因为宋朝已经很多年没有真正精通各种骑兵战术的将领了,所以也就很难制定出有效的步克骑战术了。但是慕容忘忧和赵钟哥两人却有这个本身,现在已经制定出了一套非常适合宋军的战术,还画了个“长枪方阵克骑图”,准备献给大宋官家换个大一点的官来做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