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发现御前比武很可能要变成个无人参赛的笑话的,是三衙管军之首,殿前司都指挥使曹诵。

    宰执们在政事堂里商量这事儿的时候,他则在自家的曹家园赐第就是潘家园边上的中堂里面当着潘孝庵的面埋怨武好古。

    “潘十一,别以为我不知道,蔡京的上奏其实是你那妹夫武好古的点子。蔡京一个福建路来的文人他懂个屁啊,他哪里想得出比武奖房子的馊主意?这分明就是熟知禁军虚实的老汴梁才想得出来的当然了,这主意并不坏,可是他也得找身五十几斤的步人甲穿上试试看啊!”

    说着话儿,曹诵就指着放在中堂当中的一副看上去相当陈旧的铠甲,“老周教头,伺候潘修造披甲!也叫他知道穿上五十几斤的重甲是个甚滋味。”

    “喏!”

    “太尉,这”

    被唤作老周教头的是个六十来岁,头发胡须都花白的巨汉,姓周名同,字光祖,是华州潼关人士。是殿前司兵案都教头,武功当然是高的,在开封禁军里面以善射闻名,他称“铁臂膀周同”。和大部分禁军小武臣一样,这位铁臂周同除了在禁军当都教头之外,也有一份兼职,不过不是走江湖保镖,而是开封御拳馆的“天”字教师。

    所谓的御拳馆,其实就是个武馆,位于景龙门外,在城北厢。早年间这座武馆曾经开设在距离皇城很近的内城丽泽门旁,后来因为不符合崇文轻武的赵家审美观,由开封府出面动迁,搬去了兵营云集的城北厢。

    不过武馆的声势并没有因为搬迁而降低,反而因为有大量的禁军子弟入馆习武而大涨。特别是到了神宗年间,因为推行保甲法的缘故,需要鼓励民间习武,所以神宗皇帝还给御拳馆提了字。这“御拳馆”之名,也就是那时候出现的。

    周同能当上御拳馆的“天”字教师,不仅是有真本事,而且还有赫赫之名,就连曹诵这等高高在上的殿前司都指挥所,也知道他的大名。所以在宋徽宗下诏命令殿前司准备御前比武后,就把他调入了兵案,还封了都教头,并且保了一个从九品三班借职给他。

    也是这位周同告诉曹诵御前比武很可能要冷场,因为官家开出的要求实在太高了,别说寻常的禁军官兵做不到,就是他这位“铁臂膊周同”也做不到当然了,如果他年轻20岁,是可以达到魏武卒的水平的。可是现在不行了,60多岁的老头没那耐力了。

    曹诵一开始还不相信,不就是披上铠甲跑上100里吗?于是就想找人试试,便下令殿前司骑胄案拿几副够分量的铠甲过来。

    可是骑胄案的报告却让他大吃一惊没有!负责管理殿前军甲胄的殿前司骑胄案的库房里面没有够分量的铠甲,没有五十斤以上的铠甲,得现造

    顺便提一下,北宋中后期的官称大约相当于后世的640克,也就是28市斤。50斤就相当于后世的64斤,也就是32公斤!

    这种份量的扎甲当然是有的,曹诵祖宅的祠堂里面就供着一副,是他老祖宗曹彬穿着上战场的,由1825枚甲叶组成,重达55斤宋斤,如果算上头盔全重就超过了60斤!

    “不行了,不行了老周教头,快搀着我点儿”

    55斤的重甲刚套在潘孝庵的身上,这位潘美的后人顿时就有一种被大山压住的感觉,站都站不住了,连声呼唤周同来扶他。

    “知道重了吧?”曹诵拍着胸脯说,“本官也穿过一,还戴上了头盔,浑身上下总有60斤的分量压着,眉头都没皱过一下。”

    眉头是没皱,也没让人扶,不过也走不动路了曹太尉那时候就琢磨:祖宗每天都吃什么啊?怎么就那么有力气呢?穿上60斤重的盔甲还能上阵砍人原来祖宗是靠力气吃饭的!

    可是那么有力气的祖宗,好像还给契丹人打败了!这契丹蛮子该多有力气?北伐燕云这种事情怎么看都不靠谱啊!

    “太尉,我哪儿能和您比啊!”潘孝庵还在求饶,“您是殿前司度指挥使,我就是个做买卖的,没那么大的力气啊”

    “嘿,你这话听着怎么恁般变扭?好像本官是个卖苦力的对了,周老教头,你说能不能找些运河上拉纤的禁军苦汉子来试试?”

    “不行啊,”周同一边从叫苦连连的潘孝庵身上取下铠甲,一边摇头道,“太尉啊,您以为魏武卒的那身力气是恁般好练的?至少一百二三十斤的分量压在身上,半天跑上100里这是真功夫啊!”

    “力气也是功夫?”

    “当然了!”周同点点头道,“御拳馆里面的那些巧功夫,上了战场没多大用,战场上靠得是扎扎实实的笨功夫,不仅要有力气,而且还得耐久。扛上百二三十斤的分量跑上100里,就是考耐久之力的。”

    “还要耐久?”

    “当然要耐久了,”周同笑道,“太尉您看兵战策上的记载,沙场交锋时一天打上几十阵常有的事儿,没有耐久之力怎么能行?”

    兵上真有这样的记载?曹诵想了想,决定要抽空找几本祖传的兵好好看看。

    干了半辈子教头的周同还在显摆自己的兵学知识,一本正经地告诉曹诵,“现在的武学只知道谋略阵图,却忽略了力气。其实俺们这等厮杀汉,还得凭一身力气去打生打死。若是当兵的没力气,谋略啊,阵图啊,战策啊,军纪啊,都是空的”

    他这话说的挺糙,可道理却是对的。冷兵器时代的重甲步兵就是个力气活儿,先是一百多斤扛在身上,能跑能打能持久了,再说其他。

    要不然战场都上不了,说别的还有啥用?

    “那怎么办?怎么办?”曹诵抚着巴掌,也有点手足无措了,“潘十一,周老教头,你们得给本官想个对策,这事儿怎么都得糊弄过去啊!

    到了明年10月,可不能没人去御前比武啊!这可诏告天下了,要是没人去比武,我大宋官家的脸面往哪儿搁?”

    有没有人保卫大宋官家似乎不大重要,但是官家的脸面却是非常要紧的!

    “那,那就赶紧找人练吧!”

    还是潘孝庵有办法,“都奖励房子了,总不会没人肯练了吧?”

    “那倒是的,”周同道,“这些日子殿前司的教头们都说下面的士兵练得卖力了,年轻一些的教头自己也在苦练了。不过一年半的时间还是有点短了,怕是练不出多少。”

    “那就那你也得想办法啊!你是都教头啊!”潘孝庵看着周同道,“周老教头,你开个价吧,要多少钱?”

    “潘十一,”曹诵看着掉钱眼里面的潘孝庵连连摇头,“那不是钱的问题。”

    “对,不是钱的问题。”周同重重点头,“潘修造,能在开封府城内给我个三合小院吗?”

    “能啊,能啊!”潘孝庵知道有戏,马上点头,“给你个两万缗上下的有办法了吗?”

    “有了,有了”

    有了?曹诵瞅着周同一阵翻白眼,你这老家伙早有办法不早说,合着就是想从潘财主那里讹套房子啊!

    周同冲着曹诵抱歉地一笑,他也和林万成一样,是个陕西来的“汴漂”,没有房子啊!而且家里面还有一儿一女,都没有婚配另外,他自己最近做了官,就想找个填房,最好是年轻漂亮的!

    呃,别看周老头61了,但人家身体好啊,脱下来都是肌肉,还是很需要女人的

    “有何良策,快说吧!”曹诵一指潘孝庵,“在钱财上面,他是一喏千金的,不会赖你房子的。”

    周同当然知道潘孝庵的信誉是很好的信誉不好怎么开“银行”?

    当下也不废话,便将自己的主意合盘托出:“太尉,修造,其实吧,在自己家里面练功,进度是比较慢的。”

    “怎么是在家里?”曹诵插话道,“不是在军营里吗?”

    周同苦笑,“那也没多大区别啊。”

    曹诵苦苦皱眉,好像是怎么事儿!

    “那要怎么练?”

    “得从家里面出来,关起来练。”周同道,“吃的,喝的,用的,何时睡,何时起,每日练多少,怎么练,都得有章法。如此方能事半功倍。”

    练功也不是一味刻苦就行了,得有科学的训练方法。

    “若是太尉和修造信得过下官,”周同又道,“我们御拳馆倒是可以帮忙。只是御拳馆并不是官衙啊。”

    “要多少钱就说个数吧!”潘孝庵马上就明白了。

    练功要花钱的!吃的,喝的,用的,还有教师爷,还有场地

    “一个150缗,练上15个月。不过人得下官亲自过目,练不出来的,就不必入馆了。”周同早就算好了,马上就对潘孝庵说,“这个月还有下个月选人,年不满20,身强力壮的军汉都能来练,不过得签下生死文。

    另外,御拳馆的教师就这么几个,多了也教不了。所以只能收徒300人,大约可以练出150人,总共需花费四万五千缗。”

    “行!”潘孝庵一脸豪爽,拍着胸脯道,“这钱让武好古出吧!”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