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安焘和吕望之虽然被武好古阴了一下,但是他们也不蠢,要不然怎么当那么大官?

    他们知道那么坏的招儿不可能是韩忠彦和范纯礼那两个老实人想出来的。一定是武好古、高俅和潘孝庵这三个幸近小人所为。

    小人才会想出奸计嘛!

    而要破除小人的奸计,最好的办法当然就是把小人整死了。只要小人死了或是滚蛋了,奸计就算得逞了,也不会有多大伤害了。

    可是武好古、高俅、潘孝庵这仨小人深得官家宠信,想要整死也不大容易。

    而且三小人中,现在除了潘孝庵还在开封府,其余的两人都去沧州办事儿了。如果安焘、吕嘉问仅是在开封府发力,似乎有点鞭长莫及。

    所以明日就要启程北上沧州的吕颐浩、纪忆就被双双唤到了吕嘉问府中。

    “你们俩都是东华门外唱名的好男儿,而且还文武双全,是国家未来的柱石。”

    安焘先是吹捧了眼前的两个年轻官员一番。其实也不完全是吹,纪忆和吕颐浩这位在北宋的官场上,都算是能文能武的官员了。纪忆因为是平江人,所以骑术差一点,但是善于舞剑也会射箭,还熟读兵法阵图。吕颐浩比纪忆更强一点,他自幼生长于西北两边,不仅读得好,而且还善于鞍马弓剑,真正的文武全才。

    安焘看着两位“文武全才”,顿了顿道:“你们都是熟读史册之士,对于隋唐兵制,想来也是颇有见地的。应该明白武好古、高俅二人在沧州所为之事,必将败坏本朝祖宗家法!”

    纪忆和吕颐浩都是明白人,自然明白安焘的所言。所为的“殿前骑士”,其实就是初唐内府卫士的变种,而且制度更加完善,也更加容易维持,有了多达1500亩的职田。

    别看现在只有5001000的名额,但是“殿前骑士”制度一旦施行得法,真的让朝廷得到了可用的兵马,扩大就在所难免了。

    1500亩土地加上御前听用的待遇,对于开封府的将门勋贵是极有吸引力的。如果任由扩张,将来达到5000家甚至10000家都是有可能的顶天就是1500万亩土地,真的拿不出来吗?其实把群牧司的土地贴进去就差不离了。

    一旦有了一万个骑士之家,骑士就将是一股不可忽视的政治力量了。他们宿卫天家,而且拥有强大的经济实力,还和将门勋贵同气连枝。

    到了那时,武夫们就有钱,有兵,有出身,还亲近天子以文御武的祖宗家法就要变成一张废纸了!

    明白了安焘的意思,纪忆马上表态道:“枢密所言极是,下官此去沧州一定想方设法坏了武好古的奸计。”

    同样的任务他早就接受过了,所以今天这场夜会的主角不是他,而是吕颐浩。

    吕颐浩没有马上应允,而是问安焘道:“枢密心目中,何等样的兵将才是最好用的?”

    “最好用的,当然是乡兵了。”安焘拈着胡须答得有些尴尬。

    因为“府兵实践”的建议实际上也是武好古提出的虽然武好古没有具名,但是刊登在武好古的文曲星杂志上,谁还不知道那是武好古的意思?

    在“府兵实践”的建议出现前,安焘和曾布都看好兵学司的路线,也就是培养基础军官加上雇佣军。

    “枢密想在何处实践乡兵之法?”吕颐浩又问。

    这是个问题。范仲淹当年就想在京畿搞府兵,结果招来了一致反对的意见。

    所以曾布和安焘这些日子反复商议,也觉得不能在开封府周围搞府兵实践,但是要在何处实践,一时也没有方向。

    “元直,”安焘反问,“你觉得在何处试行府兵之法为佳?”

    “下官觉得在京兆府的蓝田县试行为最上。”吕颐浩说。

    安焘问:“是因为蓝田吕氏乡约吗?”

    “正是。”吕颐浩拈着自己颌下的须髯,“下官以为府兵之法必须在民风朴实且乡绅贤达之地施行,才有可能成功。所以京兆府下的蓝田县,是最好的施行之地。若是制定出蓝田吕氏乡约的蓝田县都搞不了府兵,那么全天下还有何处可以行府兵制?”

    蓝田吕氏和吕颐浩、吕嘉问可没半分钱的关系,而是一个已经衰弱的旧党名门。京兆府虽然属于陕西六路之一的永兴军路,但是因为不处在前线,所以一直都是旧党势力比较大的地盘。

    而吕颐浩之所以要选择旧党的地盘试行府兵,当然不是为了壮大旧党的力量。而是现在朝中新旧两党虽然都一致赞颂府兵制,可是谁也不想在自己的老家搞府兵府兵制好是好,但是终究会影响当地的文风。

    因为府兵总是要从中上之家抽丁的,这些人本来应该去读上进,若是被府兵兵役所困,将来试行府兵的州县就难免会少了许多进士。

    谁要是主张在自己的家乡试行府兵,不等于在祸害乡里吗?这种事情,古人是不愿意干的。

    所以朝堂上就出现了府兵制人人说好,但是没有地方愿意试行的窘境。

    现在安焘听吕颐浩这么一说,也觉得有了个说得过去的理由,让蓝田县去试验了。

    “好,就依你所言。”早就觉得精力不济的安焘打了个哈欠,轻轻道:“元直,曾相公和老夫安排你去沧州,就是为了阻止骑士之法大行的绝对不能让武好古那厮轻易购入大片土地,更要留心他的一举一动,若有劣迹,立即上报给老夫和曾相公知晓。可明白了吗?”

    纪忆听了这番言语,暗地里撇了下嘴。武好古的小辫子要那么容易揪到就好了那厮虽然会受贿,可都在尺度之内,算不上是罪过。

    而且人家自己捞十万二十万的同时,能给官家奉上一百万两百万这样捞一点就不是过错了!

    就在吕颐浩和纪忆离开开封府城,向着沧州州治所在的清池县城兼程而去的时候。武好古也带着高俅、奥丽加等人,在林万成的带领下,离开了界河商市。

    他们离开商市要前往的是一处示范骑士庄园,距离界河商市的南门足有十七八里的距离。武好古是在去年冬天时写信给留在界河商市的黄四郎和张熙载,命令他们在所购买的沧州土地中,圈上1500亩肥沃草地,并且修建庄园的。

    北沧州这里的土地,大概是整个河北东路最荒芜的了,从界河南下,走上几十里都见不着一个村庄,大片的土地都被河北将门其实就是开封将门的分支圈成了牧场,用来饲养牛羊马匹。开封府消费的羊肉之中,约有四分之一是从沧州运入的。

    因为土地荒芜,人口稀少,想要收购就没什么难度了。而且一收购就是连片的土地,想要圈出一处骑士庄园,实在是没有一点难度的。

    但是骑士庄园也不是圈了土地就万事大吉的。有了土地,还得经营得法,才能支撑起一个骑士家族。

    1500亩的土地固然不少,但是一个骑士家族同样也不小!

    在前往这处被命名为“奥家庄”的庄子途中,武好古就在和高俅说着自己的设想。

    “这骑士庄园呐,也不是把田一分就完事儿的,还得帮着人家经营,要不然庄园或是破产了事,或是被转包出去拉倒。”

    “大郎,你还懂种田?”

    武好古笑道:“种田我是不懂的,但是白波武家有内行啊。我已经请教过了人家懂行的说了,在北方不缺水的地方种田,最好是草田轮作。就是把田分成三份,一份种牧草,一份种麦子,一份种豆子,两到三年就轮换一番。

    奥丽加,你们欧罗巴那边是不是也这样?”

    “这叫三园制三圃制,”奥丽加说,“大庄园一般都是这样的。”

    武好古又道:“这样的种田方法,是既可以产出粮食,又可以养马、养羊,还可以让土地的地力得以恢复,是最适合骑士庄园的。其实群牧监的土地也可以这么搞,比现在那样种草放牧可强多了。”

    高俅笑了笑:“群牧监可是个泥坑你要陷进去了,我可不跟着。”

    “泥坑?”武好古哼哼了一声,“无主之田而已还是肥田,当然是人人垂涎了。”

    三圃制轮作在中国其实也有,齐民要术里面就提出了豆类、麻类和牧草三圃轮作的方法。不过这种轮作在北宋时却不多见了,北宋少有大农,马耕几乎绝迹,民间对马匹的需求也不大。所以草田轮作这种农牧结合的种田方法,也就不再适用了。

    没有了草田轮作,中原地区自然就不产马了。国家的马政则倾向于“群牧”,而不是家庭式的小牧场。也就是在中原的农耕区模拟出草原的生态环境,用来养马。马当然是没有养出多少,但是牧草有恢复地力的功效,所以群牧司经营的土地都被提升成了第一等等良田,自然让人觊觎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