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话说到这个份上,高俅再不明白就不是传说中的高太尉了。

    武好古原来是想和在沧州这边占了大片土地的将门土豪同流合污他可不是要把土地从将门土豪手里全都抠出来,再去分给西北来的骑士,而是要把一部分将门土豪改造成封建骑士。

    当然了,兵学司里面的五百生员还是要安置的,所以75万亩土地还是要收齐的。

    但是在收购土地的同时,武好古还想拿出五百到一千个骑士名额散给将门和土豪。也就是说,愿意出卖土地给武好古的将门土豪,都可以得到骑士名额。这里面的利益,可就大了去啦!

    高俅轻轻转动酒杯,问:“那沧州这边的骑士,要不要分配土地?”

    “当然要分配,没有职田算甚殿前骑士?”武好古笑道,“我们可以买他们自己的土地分给他们自己。

    也就是向在沧州这边有田有势力的将门土豪购买1500亩土地,分他们自家的精壮子弟。不过前提是,他们得额外再卖给我们一些土地。”

    高俅思索着说:“也就是说,1500亩土地可以卖出3000亩的钱,还能额外得到一个殿前骑士的世袭差遣?”

    “没错!就是这样。”武好古笑着,“高大哥,你觉得这个条件能给我们买到足够的土地吗?”

    “当然可以买到了,”高俅拧起眉头,“可是我们这么干,朝廷里面的御史可就有理由弹劾了。”

    一个骑士不仅有1500亩的职田,而且还能得到一笔安置费用,番上服役时还有额外的俸禄和赏赐,另外在御前效力也意味着容易得到官身。

    哪怕在曹家、潘家这样的开国将门中,绝大部分的子弟也是没有路子得到官身的。毕竟这些家族都繁衍了一百六十多年,哪家没有上千的男丁?能得到几十个官身,已经是极大的荣宠了。

    所以殿前骑士的名额,对大宋第一等豪门,也是有吸引力的,更不用说如无棣柴家这样的沧州土豪了。

    可问题是,这么个做法有点私相授受的意思,很容易被御史捉住把柄一顿狠批。

    武好古无所谓地一笑:“这年头想把事情办成,背上一些弹章是在所难免的再说了,我们要是买不齐土地,把差事办砸了,御史台的人就会饶了我们?”

    高俅还是皱着眉头,似乎在权衡得失。

    武好古笑着又道:“而且官家和朝中宰执们真正关心的,也不是我们在沧州捞了多少好处”

    高俅马上插话道:“哪儿有啊?这趟差事根本没得捞。”

    看着有些抱怨的高俅,武好古笑着,“对对对,是没得捞,我们都是忠臣,一心一意替官家办事的。”

    高俅点点头,“本来就是嘛!”

    “可是你知道官家和宰执们想要的是何种模样的兵将么?”

    “有谁不知道?”高俅一哼,“还不是既要马儿跑得快,又要马儿不吃草?可这样的兵上哪儿去寻啊?”

    “御前骑士不就是?”

    武好古掰着手指头道:“首先,官家最怕的是兵为将有,哪怕兵为相有也不行要不然兵学司也不会被废了。

    其次,官家和相公们都在北望燕云,所以就想要能战的兵将。

    第三,现在朝廷为啥养不出精兵?还不是因为那些衙门里面会做官会捞钱的太多,会办事又肯办事的太少吗?凡是不能买扑给商人的事情,就没有不搞砸的!

    这养兵也是一样,如果不买扑出去,也就开封禁军现在的德行了,靠他们去北伐燕云不是送死吗?

    第四,把养兵买扑出去的路子无非就是兵为将有、府兵制和现在我们搞的骑士制。兵为将有官家是不放心的,府兵制和骑士制都是单兵或是数兵买扑,那点力量是没有办法造反的,官家肯定放心。

    但是现在科举大兴,民间的富家子都读去了,没人肯当府兵的,用穷人当府兵又没有办法大规模授田。而且授200亩田维持一个步兵,还不如用1500亩维持一个骑兵加落干辅兵呢。

    所以我们现在所做的事情,就是万分符合官家心意的,而且朝中的宰执们也是满意的。只要能成,有点小把柄让御史捉了也没啥大不的。”

    武好古的这一番分析的确在理!宋徽宗要当圣君,宰执们要收复燕云立不世之功,归根结底都得有好兵啊!

    可好兵要从哪里来?搞兵为将有朝廷不放心,搞府兵制又过不了均田和科举两个关口,穷人当不起,富人不想当。所以唯一比较有可行性的,就是搞封建骑士了。相比府兵,骑士虽然是高价精品,但是却容易维持,毕竟就那么点人,还都搁在官家眼皮底下,要败坏也不容易。

    高俅脸上渐渐露出了信服的表情,不过眉头上的一点阴云依旧没有散去,“大郎,兵学司里面的500人我倒是不担心,都是章楶、吕惠卿选出来的,差不到哪儿去。可我们要从河北这边的禁军将门和土豪里面再挑出五百一千的,这些人能用吗?到时候可别在御前丢人现眼啊。”

    “有办法的河北这边的骑士再不济,也比现在御前班直的骑兵要强多了。”

    武好古一笑:“实在不行,我们在界河开个骑士学堂,让各家的男孩打小就来学,以后学成了不就能为国家所用了?”

    其实武好古也没指望现在召集到的一代骑士能有什么大用?甭说河北这边将门豪强家出来的“n代目”了,就是西北禁军中选出的所谓精锐,其实也就那样了。

    一个西夏打那么多年都打不死,历史上大宋西军在靖康年前后也一样被金兵暴打

    所以真正能用的骑士,还是要靠骑士学堂进行系统训练的。骑士之家的作用,其实就是两个,一是为骑士学堂提供堪用的学员至少要通马术,识马性,懂养马,能在奔跑的马背上开弓射箭。

    这些基本功都会了,然后再经过几年的严格训练和战术教育,便能成为真正能战的精锐骑兵了。

    二是扩大马群骑士庄园用轮作的方法养马可比北宋群牧司养马的办法好使多了。一千个骑士之家就是一千个小型私人养马场,等到武好古在界河的育种马场有了小成,就能通过它们迅速扩大马群。

    高俅的眉头终于展开了,“原来大郎你都想好了那我们就联名给官家递个密折,说明缘由,并奏请在沧州选拔禁军将门子弟充殿前骑士吧。

    至于选拔民间的豪强子弟,暂时不能明着来,不过总会有办法的。”

    夜幕沉沉,在开封府知枢密院事安焘的府邸中,今晚只有寥寥几点灯火。

    现在已经过了亥时三刻,对于明天一大早就要赶着上朝的大臣们而言,绝对是个应该躺平酣睡的时间了。可是如此深夜,安焘还在内院房当中,和两位来客见面。这两位来客一位是沧州司法参军纪忆。另外一位比纪忆年长几岁,生了一张细长的瓜子脸,留着三捋不长的须髯,乃是刚刚授了沧州通判的吕颐浩。

    吕颐浩是绍圣元年的进士,入仕至今不到八年,却已经从密州司户参军升到了沧州通判,可谓是前途大好。

    当然了,一般来说前途大好的官员背后都站着一个或一群“贵人”,吕颐浩也不例外,他是新党大佬李清臣提拔起来的,自然也是新党中人了。

    安焘靠在一张玫瑰椅上,显得有点萎靡。萎靡的原因除了犯困之外,就是因为新党最近在政争的事情上让旧党摆了一道亲近旧党的殿前司都指挥使曹诵,不着声色地把最难啃的州北老营给了店宅务“拆迁”,还美其名曰“旧营先拆”,让安焘和吕嘉问无法反驳。

    与此同时,殿前、马军、步军三衙还表示不能安排退役的老军或平民军眷暂时借住它们管辖下的各处军营。而且还有人在州北老营里放出风声,在州北老营重建之后,两司三衙不会允许退役军兵和平民入住也就是说,他们一旦搬离,就没有办法再迁了!

    虽然是传言,但是可信度还是蛮高的。这军营本来就不是给老百姓住的啊!那些退了役的老兵还有早就和军队没有一分钱关系的“军眷”怎么可以住在军营里?而且两司三衙也从没有收过他们房租收租的是官营军官啊!

    所以这个传言一出来,那些老兵还有军眷自是打死也不搬了。哪怕宅店务肯拿出几百间房屋借给他们居住也不行。

    因此这些日子吕嘉问和支持吕嘉问的安焘愁都愁死了,他们不能对皇帝说军营拆不了他们要说了,宋徽宗就会让万家地产行去拆!而且保证能拆掉

    他们也不能强拆,因为没有强拆队可以派遣。那可是禁军兵营啊!店宅务里面修房子的厢兵怎么敢去招惹?到时候让人家一顿军弩射成刺猬算谁的?至于由枢密院调动禁军,那就更别想了,以文御武可不是这样御的。在开封府调兵要没皇上的诏那不成造反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