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高!真是高!

    殿中诸臣,不管是新党还是旧党,都暗地里敲起了大拇哥。这主意出得太好了!

    这是用房子做诱饵,去激励开封府的禁军壮士苦练武功啊!两三千缗的房子,对一年收入不超过100缗的禁军士兵和小武臣们来说,根本就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东西100缗那是收入,还得花销呢!再节约,一年二三十缗总要开支出去吧?而且就算一年能攒下80缗,25年能攒下2000缗,也不等于能买房开封府的房子可一直在上升啊!

    现在卖2000缗的房子,等25年后差不多到靖康元年了还不得卖4000缗?

    所以在开封府买房的小目标,不仅大部分禁军士兵实现不了,就是东华门外唱名的文官,只要不大捞特捞,一样是很难达成的至少在靖康元年之前是很难买得起房子的!

    而现在,圣君赵佶给了大家伙一个机会比武赐房!只要把武艺练好了,排到开封府禁军前10名,直接送房子。排到第11名到第200名,还可以打折加分期付款买个房子当然了,分期付款是不要利息的,等于是宋徽宗借了免息贷款给大家。

    那么好的机会,大家还不赶紧去加紧练一练?至少那些年轻力壮的能争取一下,只要能练到魏武卒的标准,就算进不了前200,也能选入殿前诸直领双俸,算是个安慰奖吧。

    在没有办法完全解决开封禁军住房难问题的情况下,蔡京提出的建言无疑是提升禁军战斗力的最佳方法了。

    不过蔡京的献策要想落实,还得解决一个关键问题地从哪儿来?

    “陛下,店宅务去何处建房?”韩忠彦又提出了问题,“如今开封府城内已经没有空地了,便是归在店宅务名下的几百段白地,也都已经出租给人建房了一时怕也难以收吧?”

    店宅务出租房产的形式有租房和租地两种,因为店宅务自己找人盖的房子质量也不咋地,也不一定合用,所以有不少店宅务名下的白地干脆直接出租了。而租用这些白地的商人,自然都是很有一些背景的,租期没到就想赶人是会惹出麻烦的。

    “太府寺卿安在?”赵佶笑问。

    太府寺卿是个“忙卿”,所以一般不参加崇政殿的问对。不过今天是个例外,刚刚接了太府寺卿一职的吕嘉问就在举行常起居的文德殿外候着。所以很快就被传到了崇政殿上,不过他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武好古和蔡京阴了一把,还以为官家要宣布开封府房产业官营专卖呢。

    看到吕嘉问行了揖拜之礼,赵佶就问:“吕卿,店宅务能在一年半之内为开封府的禁军建造住房200套吗?”

    吕嘉问一愣,旋即就以为是赵佶因为张克公的弹章才有此一问,所以马上拍着胸脯答:“禀陛下,店宅务可以为开封府禁军建房,莫说200套,就2000套也是可以的。”

    看到吕嘉问在乱拍胸脯,知枢密院事安焘连忙插话道:“陛下,店宅务可以建房,但是却变不出土地。”

    “城北厢不是有许多旧兵营吗?最小的都不在都亭驿之下,若拆除一所,安置万家行的三层楼房来建,应该可以得房数百套吧?”

    拆兵营!?

    在场的几个宰执都愣住了兵营拆了,兵营里面的兵去哪里?

    安焘连忙上奏,“陛下兵营之中住了禁军的将士和家眷,如何拆得了?”

    拆民房都比这个靠谱啊!

    赵佶笑道:“蔡京也给出了对策,兵营都是平房,拆毁之后建三层楼房,所得房舍不是翻了三倍吗?拿出其中的三分之一给兵士居住,余下三分之二不就可以给军中精锐了?

    吕卿,太府寺下的店宅务能做这事儿吗?若是不能,就发包给商家吧。”

    商家当然就是武好古的万家地产行了!蔡京在建言中也提及了这一点,认为只要把项目买扑给商人,朝廷就能得到赐给或低价发卖给禁军精锐的房产,而且还不需要花费什么。

    吕嘉问连忙上奏道,“陛下,店宅务定能办妥,无需发包给商人办理。”

    他当然不能把这件差事推出去了,要不然他还提什么官营专卖?

    不过话一出口,曾布、安焘、李清臣他们仨都眉头大皱。拆兵营可是件扎手的差事!

    万一激起兵乱,不仅吕嘉问会被编官海州,就连举荐他做太府寺卿的安焘都得外放,而且再也爬不起来。

    “那就好了。”赵佶笑着点头,“现在是二月,再给店宅务饶一个月,从今年四月开始,到明年的十月初一交房。再从内藏库中取二十万缗给店宅务周转。可能办到吗?”

    “能办到!”吕嘉问想了想,“请陛下放心,店宅务一定能办到的。”

    赵佶点点头,又从案几上拿起另一封奏章,“这是监察御史里行张克公‘录副’弹劾武好古的弹章,你们都看过了吧?这是怎么事?弹劾的有没有道理?你们都说说。”

    这事儿韩忠彦不能说话,只能低头不语。

    次相曾布道:“陛下,臣看过这封弹章了。臣觉得张克公的弹劾是有一定道理的,虽然共和楼下的骚动最后没有酿成兵乱,但是难保今后不再发生更加严重的骚动。所以开封府城内房产买卖,今后应由平准案参与主持。而官地也不得出卖于私人建房贩售,只可交由店宅务经营。”

    范纯礼摇头:“共和楼下到底有无骚动,应由开封府查明。况且买卖纠纷,讨价还价,哪里没有?若是有禁军士兵参与就是禁军骚动,那么就应该先禁止禁军士兵参与工商,否则开封府街市之上天天有禁军士兵在与人争执,都可以算是骚动了。”

    “禁军官兵经商务工本来就不对。”安焘说,“朝廷每年花费几千万军饷养的是兵将,不是商人和工匠!”

    范纯礼反问:“但是现在可以下旨禁止禁军官兵经商吗?”

    安焘看了眼范纯礼,有些惋惜地摇摇头:“禁军官兵不修武备只务工商是错,商人贪图厚利扰动开封房市同样是错。不能因为暂时没有办法改正禁军官兵经商之错,就纵容商人扰动开封府房市。

    而且令尊当年主政时,就对禁军官兵经商务工荒废武艺深恶痛绝,为此还提出恢复府兵制,招募京畿地方的强壮男丁充作卫士。你今日怎么能对这样的事情习以为常呢?”

    “恢复府兵”是范仲淹的庆历新政中争议最大,甚至没有施行就被扼杀在摇篮里的政策。

    但是在庆历新政之后,想要恢复府兵制的呼声就此起彼伏,没有熄灭过。王安石所推行的保甲法,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看成是府兵制的变种。

    “安卿也想推行府兵制吗?”赵佶问安焘道。

    安焘点了点头,“臣的确想。”

    曾布听到这话,心里已经在想要让谁去接安焘的班当知枢密院事了。

    “不过,”安焘接着又说,“不过如今天下的情况和隋唐不同,工商太盛,以致兼并太过,所以府兵制是不能骤然实行的。”

    还好没往这个坑里面跳!

    曾布大松口气。

    赵佶点点头,“那就先不说府兵了还是说房产吧。曾卿说要禁止商人购置官地建房,还要让平准案参与房产买卖,诸卿觉得怎么样?韩卿,你先说。”

    皇帝开了金口,韩忠彦也就不避嫌了,上奏道:“平准案不可参与私人房产买卖。否则老臣要买房,让平准案的官人、吏员参与交易,那些官吏会持平公正吗?”

    “肯定不会啊,”赵佶笑道,“还是韩卿所虑周详。”

    “至于禁止商人购置官地建房一事,”韩忠彦又说,“老臣觉得暂时不能实行。”

    “为何?”

    韩忠彦道:“因为店宅务已经有上百年没有自己盖过房子,现在连修房子都买扑给私人老臣所住的相府去岁有一间房屋被积雪压坏了屋顶,就是几个买扑了店宅务修房勾当的禁军士兵来修理的。如果现在禁止商人购置官地建房,那么要不要禁止店宅务将土地买扑给商人呢?若不禁止,那一样是卖地,何必让劳烦店宅务?拿去唱卖行公开唱卖,价高者得不好吗?

    对了,吕望之,你太府寺下的店宅务过几日不会把划拨到手的兵营买扑出去吧?”

    韩老头只是怯懦,并不是不会给人挖坑,一番言语之间,就给吕嘉问挖了个超大的坑。

    而且他还得捏着鼻子往下跳!

    “当然不会!”吕嘉问一口否认,“店宅务会建修造案和拆房案,不会假手私人!”

    “好好好,”赵佶笑了起来,“那就依吕卿所言了。若是店宅务能自力完成城北军营的拆除和兴建楼房之事,朕就将今后开封府城内官地出卖营建之事,全都交给店宅务负责。

    至于武好古,就让他早点动身去界河商市吧现在辽国新君登基,北地恐怕不稳,得叫他好好盯着才是。”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