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纪忆在崇政殿内和赵佶问对的时候,在政事堂中,宰执重臣们正在共议今天要处置的几项重要政务。

    “辽主似乎驾崩在了冬捺钵营地,燕国王延禧已经即位。武好古的这份奏章,诸位都看过了吧?”韩忠彦和往日一样,在中厅正位高坐,将武好古今天刚刚递上的奏章,当先拿在了手中,“这武好古人在开封府,界河那边的事情倒也没丢下,还时刻留意着辽国的事情,很是干练啊!”

    他一上来就拿出武好古递上的奏章,还提到了辽主驾崩的事情不是没有原因的。他也是老官僚了,当然知道武好古已经被安焘、吕嘉问盯上了。

    这个时候,还是赶紧从开封府开溜为好!既然辽国的老皇帝死了,那武好古就立即动身去界河商市坐镇吧

    曾布轻轻笑了笑,漫不经意地道:“是很干练,都亭驿的房子还没盖,钱就已经赚好了。”

    在武好古一口气卖出了420套房产前,曾布也没太在意都亭驿和开封府内的其它官有地产。可是现在,他已经看到了其中的大利。

    这可是堪比盐铁和酿酒的大利啊!所以他马上就把话题引了房地产。

    范纯礼现在虽然也赞同官营开封府房地产,但他毕竟是韩忠彦的同党,自然要帮着说话,“子宣,都亭驿的事情官家已经拍板了,我们无需再议。现在应该让武好古马上返界河商市过不了多久,应该有许多契丹贵人要逃去那里了。

    另外,为殿前骑士购买份地的事情也不能再拖了,兵学司最晚年底就该取消了,到时候起码有500名生员要安置。”

    “彝叟所言甚是,不过开封房产大利也不可不察,若是经营得法,年入上千万也是可期的。如果让这笔钱落入私人的口袋,恐怕与国于民都不是好事。”

    刚刚拜了门下侍郎的李清臣似乎做起了和事佬,既没有反对把武好古打发出京,也提及了地产之利。北宋朝廷可没有不与民争利的想法,而且宋朝的内外状况也不容许有这种想法。和明朝自带干粮的军户兵不一样,宋朝开国就是雇佣军,大家早就习惯了拿钱当兵,没钱哗变的规则了。要是朝廷没有足够的财力给那帮能吃不能打的雇佣军开饷,那可就要了大家伙的亲命了。

    而且宋朝的儒学中还存在比较多的理想主义成分,想要寻求一条“致太平”的路线,以解决宋朝面临的内外困境。

    而“致太平”的路线,比较公认的就是官营工商加均田乡兵再加上乡约自治。

    政治正确的事情,韩忠彦也是没有办法提出反对意见的。他摇了摇头,正准备讨论下一个议题时,门外突然进来了一个政事堂的公吏,手中捧着一份奏章。

    “相公,御史台刚刚送来一份弹章。”

    “弹章?”韩忠彦闻言一愣,“怎么送到政事堂了?”

    宋朝的奏章向来有“通封”和“实封”两种,“通封”奏章通常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可以由中、枢密院以下处理,完事后上报即可。而“实封”的奏章则必须先给皇帝看,看完后再做出决定或和大臣们讨论。

    而台谏的弹章当然是“实封”的,要不然台谏的弹劾宰执的弹章还能让宰执们自己商量着办?

    “相公,是御史台抄送的弹章。”堂下的公吏答道。

    御史台把弹章抄送中是一种特殊的弹劾方式,目的是防止官家留中弹章不做处理。同时根据宋朝的惯例,一旦官员知道自己被御史台弹劾就要离职待罪。所以台谏们以录副、露章的方式上疏也会给被弹劾的官员造成不小的麻烦。

    “谁被弹劾了?”韩忠彦皱着眉头问。

    “是勾当界河市舶司,带御器械,东上閤门副使武好古。”

    韩忠彦吸了口气,心道:新党这帮家伙为了争房产大利还真下功夫啊!这下官家想要留中也不可能了界河商市和北沧州购地两档子事儿都得武好古去啊!

    他看了身边的曾布一眼:“子宣,你看吧。”

    他和武好古是亲戚,照例应该避。在明天的崇政殿问对时也不能就此事说话,所以连看都懒得看了。

    “是何人弹劾?以何名目弹劾?”范纯礼问。

    曾布拿起公吏送来的弹章看了一眼,“是监察御史里行张克公,弹劾武好古扇摇国本。”

    “扇摇国本?”范纯礼一愣,“到底是何事?”

    “就是前两天在共和楼卖房子引起不少禁军将士骚动的事儿。”曾布笑道,“禁军将士骚动,难道不是扇摇国本吗?”

    扇摇国本的帽子大了,不过曾布、安焘等人的意图也不是真的要把武好古逮起来,而是把开封府房产大利拿到朝廷手中。

    范纯礼眉头大皱,“这事儿要算扇摇国本,那开封府大街上做小买卖的那些禁军兵卒岂不是更加有损国本了?”

    是啊,堂堂保卫大宋江山的禁军,现在不好好练武,都在做着各种营生赚钱,当兵都成了副业这种事情真要细究起来,那就是大宋开国以来就实现的花钱养兵之法存在问题了。

    李清臣接过话题,笑了笑说:“这事儿还是留在明天崇政殿上说吧,我们今天还是议一议派谁去辽国贺他们的新君即位吧。”

    第二天的崇政殿问对很快就到来了。赵佶高居御座之上,望着殿中人数不算太多的宰执重臣。眉头拧着,显得很不满意。

    今年的年号是建中靖国,取意就是不偏不倚的中间路线,不要新党的绍述,也不要旧党的更化。可是朝堂上的官员们,却总是不能理解他的苦心。

    而能够理解他苦心的官员,现在却没有站在这个崇政殿中

    想到这里,赵佶直接从御案上拿起一封奏章展了开来,“朕昨日收到了知江宁府事蔡京的建言上奏,是关于禁军和房产的。”

    他这话一出,殿中的重臣们都是一愣。

    这是怎么事儿?

    蔡京怎么建言了?他不是该准备滚蛋去江宁府了吗?怎么还建言说开封房产还有禁军?

    赵佶道:“蔡京建言说开封府人多地狭,房价腾贵,禁军精锐皆为房所累。年入五十余缗,仍然不足以在开封府购房安居,因此皆专心副业,将练兵作战抛在了脑后,如今已是兵不成兵,将不为将了。可有此事啊?”

    有啊!

    全天下都知道了可是有招吗?

    开封府的高房价是个无解的死局啊!一方面开封府是大宋的首善之都,又依托四通八达的运河体系成为了中原的交通运输和经济中心,汇集了海量的财富。

    一方面,开封府又因为地处平原,无险可守,北方燕云之地又陷于辽国。不得不安置禁军二十万以保万全,而且宋军又是雇佣军,不是番上服役的乡兵,是必须要带着家属的职业兵。因此在大宋立国之初,开封府的人口就特别多。到了如今,这座城市中的居民早就破了100万,恐怕都有150万了。

    150万人口其实也不算太多,后世1500万人口的大都市都不在少数。

    可问题是,开封府所在的中原地区又因为土地贫瘠,大城市太多还有大名、应天、洛阳等大城市,造成粮食供应不及,不得不依靠东南六路的漕粮补给。

    可是漕运的通航能力有限,供应开封府现有的150万人口已经非常吃力了,如果城市再向周边扩张,那么漕运就没有办法负担开封府居民的吃饭问题了。

    所以开封府历史上只进行过一次扩张,修建了开封府外城。现在哪怕房子贵到了几千上万缗,也没有办法再进行扩张了。

    也就是说,开封府的房价会在中世纪就涨得如此高昂,实际上就是定都位置选择错误所致。

    想要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就只有向东迁都向西是不可行的,迁都去了有险可守的洛阳、长安虽然可以减少守军的人数,但是那里的交通更加不变,周围的土地也更加贫瘠,根本无法承载数量巨大的工商人口。这样就会造成经济中心和政治中心分离,对于国家的财政是非常不利的。

    扫了眼束手无策的群臣,赵佶道:“蔡京倒是替朕出了个主意,由店宅务建房或赐与,或以分期付钱之法卖于禁军中的精锐,并且将这些精锐选入殿前司充当诸直勇士。”

    “陛下,”韩忠彦问,“禁军的精锐应该如何选拔?”

    “比武!”赵佶笑道,“凡是可以披上50斤的重甲,手执长枪,腰悬直刀,背负大盾,再加50支弩矢和一只强弩,同时携三日军粮,半天内能急行军100里的士兵,都可以参加比武。凡武艺名列前十者,赐三室之居一所,价值3000缗,选入殿前诸直,领双俸。名列前11前200者,可以2000缗之价,分期20年付,购开封府城内价值3000缗的三室之居一所,并选入殿前诸直,领双俸。200名开外者,只要有资格参加比武,也可以入选殿前诸直,领双俸。

    诸卿,你们以为如何?”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