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刚才那位真是宗泽?”

    “是啊!他是老夫早年游学时认识的好友,元祐六年的进士,虽然只是第五甲出身,但却是有真才实学的。”

    “他到开封府来是述职还是任官?”

    “他的龙游知县任满了,开封府守选的。”

    “有去向了?”

    “没有呢,哪儿那么快东门,你怎么问该不是想替他也安排则个?”

    “没问题啊可以给他安排个出使辽国的随员。”

    在施国忠家的酒桌上,武好古和施老头先聊起了宗泽。这可是“宗爷爷”啊,“宗爷爷”居然和施老头这个属狐狸的是莫逆之交,这也忒让人意外了。

    “你真能给安排个使辽的机会?”施国忠有些犹疑地看着武好古。

    使辽虽然是个临时的差遣,却很容易让官员有一番表现。特别是宗泽这个级别,以京官权知县,官运算是不错,多半是有大佬赏识提拔他是吕惠卿提拔的,要是有个机会,没准就一飞冲天了。

    “很快就有机会了,”武好古压低声音说,“刚刚得到了北国密报,辽主驾崩了,他的孙子耶律延禧即位,朝廷照例要派出贺使的。”

    施国忠吃了一惊,“东门的消息可真是灵通啊!”

    “宣德,”武好古顿了顿,“等辽国的告哀使一到,你我就得启程北上了。”

    这有关系吗?施国忠听了武好古的话有些不大明白。

    武好古并没有解惑的意思,只是笑着说:“宣德可知官家为何要将知沧州事一职交给你吗?”

    施国忠轻轻转动着手中的酒杯,笑道:“想来是东门给老夫说了好话吧?”

    “好话说不上,”武好古道,“只是叫官家知道宣德你也是东坡先生的门人。”

    东坡门人?施国忠心说:自己什么时候入过东坡门下?要真拜过苏东坡,早就给踢到不知什么地方编管去了

    施国忠笑道:“东坡门下是不敢称,不过是学了一点苏门的学问。”

    “那就是门下了!”武好古顿了顿,看着长相有点“土”的施国忠,笑道:“所以在下想请伯恩先生施老头的字号兼任界河云台分院的司业。”

    “界河云台分院?司业?”施国忠听得一脸懵逼,云台分院是院吗?和云台学宫有什么关系?司业这是职官?

    “云台分院是云台学宫的分院,”武好古解释道,“不过明面上却不是官学了。司业则是分院之主,借了个学官的名头,却不是职官。不过所得的薪俸,却比国子监和云台学宫的司业高多了!每月给500缗钱。”

    一月500缗钱,一年就是6000缗钱!虽然大宋的官员薪俸很高,可是500缗的月入也不是小数目了。正三品官员的正俸也就是这个数了!

    “这个,这个”施国忠有些忐忑,“这个不妥吧?”

    宋朝的官员多有兼职的,但是担任一所民间院的“院长”,还一年拿人家6000缗钱。怎么看着都像是受贿啊!会不会让御史弹劾?

    “妥!”武好古一挥手,“会有官家的中旨下达,叫你做院司业的。”

    中旨就是不通过中门下,直接由宫中发出的诏令。

    “有中旨?”施国忠眼珠子转了转,“那陛下的意思是”

    “自是为国为民,具体的等到了沧州我再和你说。”武好古道,“宣德,有中旨,你干不干?”

    “干,干!”施国忠马上拍着胸脯,“既然陛下有旨,又是为国为民,那老夫自是竭尽全力!”

    “好!”武好古笑着摸出了一叠私交子,“宣德,这是院第一年的月俸,从正月到年底,一共12个月,6000缗钱,请笑纳。”

    现在都二月了,等施国忠到了界河,最快也是三月了。武好古却按照全年给了月俸,而且一次就给支了一年

    这是贿赂啊!

    施国忠看着摆在桌子上的厚厚一沓私交子,心里全明白武好古在自己身上可真是下本钱啊!

    而且这贿赂还不能拒绝!因为是有“旨”的,不收就是抗旨啊!自己是忠臣,忠臣怎么能抗旨呢?所以只能勉为其难的收下了。

    “哦,哦,那就,那就多谢东门了。”忠臣施国忠拱了拱手,也不客气,便笑眯眯的收好了6000缗的私交子。

    收了钱,那便是接下了云台学宫界河分院司业一职那可就是自己人了。

    武好古笑着,“伯恩先生,在下还有事请教。”

    “莫叫先生,”施国忠连连摆手,“你我不如兄弟相称吧。”

    武好古也不客气,“那就是伯恩大哥了。”

    “崇道弟,”施国忠笑道,“你一定是想问吕嘉问会怎么整你吧?”

    果然有点门道。

    “还请赐教。”

    施国忠想了想,说:“其实他想怎么整你,老哥我也猜不到。”

    什么?不知道啊?武好古稍稍有些失望。

    “不过老夫却知道东门你该怎么整他!”

    整吕嘉问?武好古摇摇头,“他可是太府寺卿啊!”

    对这样的官,给宋徽宗进谗言怕不好使吧?

    “太府寺卿又怎么啦?”施国忠笑道,“他现在接了个烫手的差事。”

    “是半个都亭驿?”

    “这可不够烫手,”施国忠道,“你别小看他,其实他还是有点手段的半个都亭驿是怎么都能糊弄过去的。东门如果想让他早点下台,还得再加点码。”

    “怎么加?”

    “让店宅务去为禁军精锐盖房。”

    “盖好了白送?”

    施国忠笑了笑,“白送官家怕不舍得,还是打折发卖吧可以让店宅务去拆了城北的一座兵营,然后盖上几百套那个楼房,低价卖给禁军中的精锐。”

    “拆兵营?”武好古嗤地一笑,“兵营可有人住啊,而且还是禁军的地盘,哪儿那么容易让他拆了?”

    施国忠笑道:“吕望之是能吏,一定有办法的对了,朝廷最近不是要选殿前骑士吗?莫不如也拿出几套二三千缗的宅子,在开封禁军里面选一些殿前勇士吧。”

    “送房子?”

    “可以拿房子当奖品。”

    “奖品?奖给谁?”

    “可以搞个比武选士前几名选入殿前诸班直,再奖励房子一套!排名靠后的,也入殿前,也能先得到一套房子,不过得分期付。”

    分期付?这不成殿前房奴了吗?到时候赵佶驾前一边是地主骑士,一边是房奴勇士

    这个姓施的还真是缺德带冒烟啊!

    不过的确是好主意啊!

    6000缗花得挺值。

    “好好好!”武好古抚掌笑道,“还是老哥有办法!我去就给官家写奏章。”

    “老弟,你可不能写。”施国忠连忙提醒道,“你写了,曾布、安焘、吕嘉问还会上当?”

    “那,那就请韩相公提出?”

    韩忠彦你也请得动?施国忠心下大喜这可是找到组织啦!皇帝的中旨,相公的奏章要什么有什么!这才是真正的奸党,哦,是忠党啊!

    “不行,不行。”施国忠压下心头的喜悦,“也不能让韩相公出面,韩相公和吕嘉问是对头。”

    “那叫谁来?”

    “我想想让蔡学士上奏,你和蔡学士关系不错吧?”施国忠道,“让蔡学士上奏献策。他现在不是不肯去江宁吗?那他一定肯献策的,只要官家用了他的策,江宁就不必去了,说不定还能宣麻。”

    “好!好办法!”武好古大笑,“我这就去找蔡学士,请他上奏献策!”

    说是马上去找蔡京,但是武好古真的见到蔡京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

    因为施国忠给他出的主意不够细致,缺乏可操作性,直接拿给蔡京提上去容易给人挑错。

    所以武好古花了一个下午在家琢磨,完善了一番,又给蔡京打了张底稿。

    首先,武好古把施国忠出的“以房选士”的办法扩大升级了一番,不要马上选可以先宣布,然后再给个一年半到两年的“训练期”,然后再比试。

    现在大部分的开封禁军官兵是一年到头都不怎么训练的,他们也没训练的动力啊!练得好又怎么样?无非就是官家看了高兴打赏几个小钱,相比苦练武艺的付出,还是学门手艺实在林家父子就是血淋淋的教训啊!要不是跟了武好古,林冲到现在还打光棍呢!

    所以武好古就决定用奖励房子的办法鼓励一部分禁军将士卖力训练,练好了就送房子啊!那还不拼命练啊!

    而且比武送房大赛也不能只搞一次,以后得年年比试!前十名送房子,前十一到前一百名可以“打折加分期付”。另外,前二百名都选入殿前诸班直充当重甲步兵骑兵是不能靠开封府的城市兵的,必须是庄园骑士。

    这样不仅能鼓励开封府的禁军习武练兵,而且一年还可以选出200精壮甲士,怎么都能有魏武卒的标准吧?即便按照一名甲士服役15年计算,将来3000重甲房奴兵还是能维持的,加上1000名骑士,大宋好歹也有4000真正的精锐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