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现在开封府当家的父母官是给事中兼侍读权发遣开封府事温益,他也是新党阵营中人,不过和吕嘉问一样,也是个不大讨人喜欢的角色。

    不仅旧党的人不喜欢他,新党的人大多也不喜欢他。因为这个家伙有幸灾乐祸的毛病,他曾经担任潭州知州,而潭州又是贬官南下去岭南的必经之途。凡是被贬路过潭州的官员,都被他打压欺负,一点面子不给。

    不过他虽然得罪了不少官员,可他却在宋徽宗的藩邸做过官,和宋徽宗关系不错。所以在宋徽宗即位后,就以藩邸旧臣的名义召入开封府,现在以侍读就是陪皇帝读书,也可以算是宋徽宗的老师兼知开封府,可谓是心腹宠臣。

    既然是宋徽宗的心腹,当然就不会为了吕嘉问去咬武好古的房地产生意了这买卖可还有潘孝庵、高俅的份!没准宋徽宗自己的私房钱也投进去了……别人可以去咬,温益却万万不能下嘴,要不然宋徽宗就会把他当成一条只会窝里斗的狗,还养着干什么?给自己找不自在?

    所以武好古一点不怕开封府来查,随便查,绝对不会有问题的!就是有问题温青天也得帮着掩盖问题。

    吕嘉问当然也知道温益是什么人了,和那货没啥好说的。可是平准案又查不了武好古,还真是有点为难了。

    “厚卿,”在返回开封府城的途中,吕嘉问对安焘言道,“若不能给武好古一点教训,只怕开封府的大商们都要忘乎所以了!”

    安焘苦苦一笑:“如今开封府,不,应该全天下的大商,都有点忘乎所以了……武好古搞了个界河商市,又订立了共和商约,在界河搞起了商人自治,简直是无法无天了。海州的巨商吴延恩则暗通高丽国,安排自己的堂弟吴延宠做了高丽国的兵部郎中,还在开封府上下活动,想让朝廷出售铁器给高丽人。

    对了,还有平江海商纪氏之子纪忆,去年考了省试第一,还娶了章惇的孙女,真是了不起了!”

    “工商势大,终非国家之福!”吕嘉问恨恨地说。

    “没错,国以农为本,工商势大则侵农。”安焘叹了口气,“而本朝又偏偏不抑兼并……真是叫人为难。”

    吕嘉问道:“是啊!当年荆公变法的终极,不就是要通过官营工商业以抑制兼并,通过抑制兼并来恢复乡兵吗?只可惜朝中的奸臣太多,人人谋私,以至于新法半途而废,天下也疲敝至今。“

    王安石的变法在后世常常让人诟病的是对工商业的打击,仿佛是王安石所虑不周,用了贪污失德的官员。

    但是在安焘和吕嘉问看来,打击工商业就是王安石变法的手段!王安石就是想让工商大面积破产,然后用官营工商业替代私营工商业,以此达到国富和抑制兼并的目的。

    而他这么打算,其实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的。因为宋朝军事的衰弱,除了重文轻武和皇帝瞎指挥这两大原因之外,就是工商业发达和土地兼并严重了。

    土地兼并可以摧毁低成本的乡兵府兵也罢,军户也好,根基都是土地。土地要都归了地主,农户都成了佃户,乡兵制度是建立不起来的!就算建立了,也是豪强私兵,对国家没有好处。

    而工商发展则在摧毁雇佣兵!历史上满清王朝的雇佣兵绿营兵,平均的军饷只有一两三钱,月支米三斗,而且部分武器需要自己购买。而早他们几百年的北宋禁军上兵,一年有五十缗的收入,月均也有四缗以上,武器都是国家供应的。另外还有年收入超过100缗的高薪效用士,收入直接甩出八旗亲兵几十条街了。

    可是这样的高收入在开封府这个工商业发达的城市中,现在却面临买不起房,讨不了娘子的局面,不得不把当兵变成了兼职。而且人一富裕就珍惜生命,变成“开封废宅”了……

    所以打击私营工商业,让老百姓不那么容易获取高收入,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强大宋军的一个方法。

    两个王安石的继承者一边骑马入城,一边聊着,不知不觉就到了国子监司业刘逵在开封府城南厢的宅邸门外。

    吕嘉问在开封府内没有宅子,虽然店宅务一定会给他安排一所住宅,但那有个过程,所以今晚就只能住在女婿家里面了。

    而刘逵的宅邸也是店宅务分配的官产,看上去很破旧,只是没有倒塌而已。不过占地面积倒是不小,如果拆了房子卖地皮,也是处百万级别的产业!

    “望之兄,我府中还有公务,今日就此作别。”安焘冲吕嘉问拱拱手,就要告别,却被吕嘉问给叫住了。

    “厚卿,是否要安排御史参武好古一本?”

    “参?”安焘皱了皱眉,“有何名目?”

    “参他一个扇摇国本!”吕嘉问思索着说。

    “扇摇国本?有点虚吧?”

    吕嘉问笑道:“不算太虚……开封禁军乃是国家之根本,武好古的共和行以地产买卖乱了不少禁军将士之心,使之聚集喧哗,就是扇摇国本!”

    还可以这样生搬硬套?

    安焘虽然觉得吕嘉问给武好古按的罪名完全是扯淡,但还是点点头道:“容我安排。”

    吕嘉问却追问:“厚卿,你想让谁上弹章?”

    安焘道:“新任的监察御史里行张克公!”

    张叔夜的堂弟张克公的新差遣已经下来了,是监查御史里行,不是御史台的正官,有点编外御史的意思。不过弹劾武好古这个级别的近幸,一个监察御史里行刚刚好。

    ……

    武好古和武好文两兄弟还有苏大郎,这个时候正在共和楼上喝茶吃菜,当然也没有女人作陪国丧期间,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三人坐在一起,自然要说今天在共和楼下,安焘、吕嘉问两人的来意了。

    来者肯定不善!特别是那个吕嘉问,闻名几十年的大恶人,吕氏家贼,他出马了还能有好事吗?

    虽然武好古和武好文也守得严密开封府十大讼师在当顾问,法律上肯定是面面俱到了,但并不代表对方就没招了。

    因为御史可以风闻言事,不必要真凭实据的。

    而且武好古的后台很硬,哪怕赵挺之亲自出马,也不可能把他参到御史台狱里面去,所以有没有证据根本不重要。

    重要的是把武好古从开封府的地产行逼退!

    “弹章肯定会有的,”武好古轻轻转动着手中的茶杯,“我现在就背了十几封弹章,不过都被官家留中了。”

    一个幸近还是吏商,被御史参上十几本没什么那些御史也不是真的要和武好古为难,弹劾他不过是表明自己不畏权贵的风骨。所以迄今为止,参武好古的弹章上都是些鸡毛蒜皮的事情,要么就是失仪,要么就是受贿……根本打击不了武好古。

    “不过这一回,他们恐怕要有些力度了!”武好古想了想,“只是不知道会这么参?”

    “会不会参你囤积居奇,哄抬房价?”武好文问。

    “这个不怕。”武好古摇摇头,“能说清楚的……”

    “或者参你一个经商贪婪,有失官体?”

    “这个罪名要参也参你。”武好古看着兄弟笑了起来。“我是武官,贪婪是应该的。”

    “那就是……”武好文摇摇头,“大哥儿,好像没有了,我们身正不怕影斜,让他们去参。”

    武好古又瞧着苏大郎,苏大郎笑了笑:“做生意的事情问我,官场上的阴招……大郎,这事儿得问行家。”

    “行家?”武好古看了看自己弟弟。

    “我不行啊,”武好文忙摆摆手,“我才做了几天官?”

    苏大郎笑道:“大郎,你其实认得一个官场老狐狸。”

    武好古笑道:“我认得很多老狐狸……可是他们都不为我所用啊。”

    “有一个可以用啊!”

    “谁?”

    “施国忠,刚授了沧州知州,现在还没离开开封府呢……对了,这个知州还是你给他求来的。”

    “哦,那个阳谷知县。”武好古想起那个“糊涂知县”了,他望着苏大郎,“你也认得他?”

    “如何不认得?”苏大郎笑道,“我家和万家是世交,施国忠的夫人是我远房表姐。这老头当御史的时候可是出了名的奸猾,满朝权贵弹劾了遍,却没一点事儿……被他弹劾的人和他自己都没事儿!”

    “那他还怎么升官啊?”武好古一笑。

    御史是个很容易升官,同时又很容易挨贬的职位。一般情况下,那些进入御史台的官员都会拼命表现,把炮口瞄准最得宠的权臣幸近。图个出名,也搏个升迁的机会。

    苏大郎道:“现在不也到知州了么?”

    “也对啊,”武好古想了想,“那我明天就去拜访他,看看能不能让他为我所用。”

    “一定能的!”苏大郎很肯定地说,“为官之人,或图名,或喜利,或好权……他似乎不喜权名,那就以利诱之吧。”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