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在入内nei侍省都都知庞宽家里干了快一年的范之进,今天也借了一辆破破烂烂的马车,装上了两千两的银铤,一大清早就来共和楼前排队买房了。

    在庞大都都知比都知还大的是都都知,在向太后去世后刚刚晋升的家里面干了不到一年,范之进居然攒出了一笔他在阳谷县做才子时候想都不敢想的财富!

    那么多的钱,当然不是庞宽开给他的薪水了。他在庞家的薪水是按照从九品将仕郎的俸禄来定的,一个月12缗,一年144缗,没有额外的补贴和赏赐,不过吃住全都免费。

    至于他在庞家的差事,则是教几个大名府来的庞小郎君念书,同时也兼任庞宽的书吏,抄抄写写,也没啥实权可言。

    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是隔三差五的有人往他手里塞私交子或是盐引、茶引……经常有一些官员、内侍、商人来拜见庞大都知的,只要撞见他这个土里土气,一口大名话阳谷县就在大名府边上,两地口音非常接近,而且范之进为了装大名人,还可以模仿大名口音的村秀才,都以为是庞宽的什么心腹近亲。于是乎,五十一百的见面礼就塞过来了,也不要范秀才干什么事儿,只求他别坏事儿就行了。

    积少成多,不到一年,范之进就阔了起来,手头上的余钱有两三千缗了这可真是有点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了!那些中了进士的人,除非娶上了倒贴的千金小姐,谁能在一年不到的时间攒出两三千缗?就是做贪官也没恁般快啊!

    而且官员贪污受贿有御史台管着,范之进一个家教书吏,御史台也管不着啊。

    而范之进又是个大孝子,手里有了点钱就想到了还在梁山泊受苦的老娘和儿子。于是就趁着年节去了趟郓州,联络上了赵铁牛,请他向晁头领、宋头领分说。

    回来开封府后,又在花魁画册上看到了万家地产行的花招儿,就决定先在封丘门内买个2000缗的两居室套间,给老娘和儿子居住。再把自己一家的户贯也落在开封府,这样他就能在两年后考开封府的发解试,也省得回大名府去了。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在开封府这个神奇的地方,能拉上一车万恶的金钱去买个小小房子的人,居然如此之多!没有深更半夜就来排队,也没去走后门他知道万家地产行是武好古的产业,哪里敢去走后门?的范之进,看着前方长长的,望不到头的队伍,很有点傻眼了。

    有那么多人要买房,武好古那个奸商手里的房子可够发卖吗?不行,得去数一数……

    ……

    买房的队伍终于开始向前移动了,不过移动的速度并不快。因为武好古在花招儿上定了规矩,只接受银铤和潘家金银绢帛交引铺发出的私交子因为盐茶引的价格波动挺大,而铜钱数起来太麻烦。而大部分的买房者并没有在潘家金银绢帛交引铺存钱,所以就带着一箱箱的白银过来了,而银铤是要一个个点验的,所以交易进行的比较慢。

    顺便提一下,此时虽然没有来自美洲的白银流入,但是开封府的市面上还是存在上千万两的白银。因此银铤也就成了大宗交易时常用的结算工具。

    而另一个让交易进行的比较缓慢的原因,则是要在现场签署合同凭由。合同凭由都是从开封府买来的,现场还请了开封府的公吏做见证,手续可谓是非常完备。另外还安排了万家行的伙计向每一位购房的主顾说明预付定金和交付房产及付清全款的过程毕竟售卖期房的事情,在北宋估计也是头一回,一定得和人家解释清楚了。

    可再怎么解释,都是没有办法变出足够的房产来满足所有人的。今天放出来的盘子就那么点儿,100套石库门,240套筒子楼,还有80个铺面,拢共就是420个单位,至少三分之一还开后门给个关系户,剩下不到300套,其中住宅类还不到240套……

    可这怎么都不够分啊!

    就在前面的队伍越来越短,眼看就要轮到范之进的时候,突然看见一个穿着绿色官服的胖子带着几个捧着一盘不知道什么帖子的小厮从共和楼里出来了,一边走还一边冲着排队的人们抱拳行礼,还不时从小厮那里取过帖子双手奉上。

    这胖子正是共和行兼万家地产行的大掌柜现在佳士得行有李唐和墨娘子接管了苏大郎,他还有个从九品三班奉职的官身,是娶老婆的时候奉送的他娶的是赵家的县主,陪嫁是没有的,还得奉上一大笔聘礼,好处就是送上从九品武阶官一个。所以他今天是穿着武官服出来和一群没有买到房的主顾打招呼的。

    可即便他是开封府第一大商行的掌柜,还是老赵家的女婿,今天来买房的进士老爷还有三衙禁军的大爷们当中,还是有不少人不买账。

    “怎么就没有了呢?”

    “你们共和行不能店大欺客啊!这才卖了多少?”

    “是啊,我们都是一大清早就带着银子来排队的,西北风喝了足以两三个时辰,眼看就到了,咋就没有了?”

    “没有房你们卖个屁啊!别以为你们共和行店大就能欺负人……”

    苏大郎也不知道后世他这种级别的ceo都有多牛逼,反正在宋朝的开封府,商人再大也不能忘了和气生财的规矩。所以被人怼了是苏大郎也不生气,还一个劲儿陪上笑脸儿解释。

    “有有有,都有的……各位带着那么多钱来买房,怎么会没有呢?”

    苏大郎先是安定了一下人心,然后才满脸堆笑地说:“只是我们共和行也没想到房子那么好卖……这不头一回吗?所以准备不足。不过这一回没买上房的,下一回一定让你买上。你们留个名号和住处,等下一回有房了,我们共和行一定派人上门,也不劳烦你们走一遭了。”

    这话说的在理,可是给出的承诺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兑现,说是空口白话也不为过。

    这一套,蒙得了禁军的小武官小武臣,进士出身的小文官也不好意思跟大街上起哄,可是却骗不了早就看穿武好古奸商加奸夫本色的范之进。

    他刚才可是数过前面排队的马车了,顶天就是二百几十辆……今天要发售的可有四百几十处房产!

    怎么可能没有了呢?

    一定是奸商武好古看见房子好卖,想要捂房哄抬了!

    “不对啊!”范之进马上吼起来了,“我刚才可数着来了,一共才253辆马车儿,怎么可能卖出去420套房子?是不是你们家武大郎瞧着房子好卖,憋着涨价啊?”

    他这一嗓子下去不要紧,原本已经被苏大郎忽悠住的顾客,一时也觉出不对了,也纷纷嚷嚷起来了。

    “是啊,你们是不是要涨价?”

    “你们这些奸商,竟然敢如此欺客!”

    “武大郎呢?叫他出来说清楚!”

    “他要不说清楚,我们就去开封府告他!”

    “告他!去告他……”

    本来几乎就要蒙过去的场面,现在又没来由的纷乱起来了。

    不过去开封府上告,武好古是不怕的……作为一个灵魂从后世穿越来的奸商,武好古的法制意识还是很强的。他可不会仗着赵佶这个后台就把大宋律法丢一边了。

    在佳士得行做大后,他就重金聘了“讼师团”,开封府最好的十个讼师,或是全职被共和行聘用,或者在共和行兼职。共和行包括下属各商行所有的合同凭由,都是由这些金牌大状起草的。

    甭说去开封府上告,就是去大理寺打官司,共和行也是稳赢的……而且共和行是真的把房子卖完了,都卖完了还犯王法?

    可是在大宋,不仅有法律,而且还有青天!

    青天吕嘉问这个时候还在接官亭里兴致勃勃的和人喝茶聊天呢!今天聊天的主题可是“官营工商业”,那可是吕嘉问最喜欢说的事儿。

    而且到下午的时候,举荐他当太府寺卿的安焘也来接官亭了,两个都主张官营工商业的青天凑一块儿,那还不是说起来没完没了啦。

    虽然市易法在熙宁、元丰年间的执行效果并不让人满意,但是吕嘉问和安焘还是认为这部大法才是熙宁新政中最值得称道的一条新法。

    也是解决大宋经济和国防问题的灵丹妙药因为大宋的经济和国防问题的根源,在他们俩看来,就是私人工商过度发展和土地过度兼并所致。

    而工商业发展,又是土地兼并的根源!商人或者从事工商的官员勋贵有了钱就会大肆购买土地,还会操作物价,囤积居奇,发放高利贷,迫使农户大量破产,土地则越来越集中。

    而土地集中,则让乡兵制无法施行,国家不得不花费巨资养兵,从而陷入难以自拔的财政泥潭。

    所以要解决一切问题的关键,就是官营工商业!

    两位大佬正津津有味探讨着如何用官营工商业来恢复乡兵制的时候,吕嘉问的儿子吕本知急急忙忙走进了接官亭,报告了一件可以证明私营工商业所存在的严重错失的事件万恶的共和行囤积居奇,引起了民愤!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