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眼下能做一段时间的兄弟也足够了!现在就是大辽最困难的时候,再过个十年八年,恢复了元气就不怕什么了。

    “眼下不会有变故吧?”耶律延禧有些不确定地问。

    萧保先肯定地答:“不会。”

    “何以见得?”

    萧保先说:“因为宋国君臣似乎都希望高丽和女直两败俱伤。”

    耶律延禧一愣,“宋人不是一直都想拉拢高丽与我为敌的吗?现在怎么想让高丽和女直俱伤?”

    在拉拢高丽的问题上,北宋朝廷中,无论新旧两党态度都是一样的,这次怎么想坑高丽人了?

    萧保先思索着说:“也许大宋想在高丽国兵败残破之后,再威逼其国被辽投宋,去做他们的藩属国吧?”

    萧奉先插嘴道:“怎么可能?宋国和高丽又不接壤,怎么可能在兵败之后还敢背我大辽?”

    “这也不好说”萧保先道,“如今这位大宋官家仿佛想透过海上扩张大宋的势力。”

    “通过海上扩张?”萧奉先问,“莫非宋人想跨海征高丽?”

    “好像也不是,”萧保先摇摇头,“宋国的官家似乎是想通过传播儒学经义扩张势力。最近他就命令苏东坡和他的弟子在郁州岛上开设了一所云台院,就是专为传播儒学培养博士的。”

    “还有这种路子?”萧奉先乐了,“看来宋国的新君有点异想天开啊!”

    “的确有点,”萧保先也笑道,“不过这样也好,就让宋人去传播他们的儒学吧。我们正好休养生息,等高丽人和女直人两败俱伤了,再把生女直诸部收拾一顿,我大辽便可有几十年高枕无忧的好日子了。”

    “好!”耶律延禧点了点头,“就依保先所议吧先让高丽人和女直人去打,我们契丹就做个得利的渔翁。”

    “陛下圣明。”

    生女直和阻卜一样,对契丹人而言都是消灭不了的敌人,只能时不时收拾一顿。

    阻卜人太能跑了,镇州城可敦城往西就是无边无际的大草原,对于习惯游牧的阻卜人而言,在那些地方想要活好是不能的,但总归能活下去。

    而契丹人因为占据了靠近中原的肥美草原,又能得到来自燕云的手工业品和来自辽东的粮食,活得比较滋润,也就渐渐丧失了往苦寒之地游牧的能力现在契丹部落通常是在漠南草原和燕云之间往来,去不了太苦的地方了。

    而且还有不少契丹贵族学汉人世家建堡坞,把游牧的部民变成了半耕半牧的定居之民,这便是头下军州的由来了。

    半耕半牧,习惯了舒适生活,还笃信佛教,养了40万个和尚尼姑的契丹人,当然不可能消灭跑起来就没踪影的阻卜人了。

    至于生活在东北外东北老林子里的女直人,则不是灭不灭的问题女直人其实是辽宋国际贸易体系的一个重要环节,要把他们灭了,谁来提供毛皮、人参、药材、鹰鹞给辽国平衡对宋朝的贸易逆差?

    如果少了女直人的毛皮、人参、药材、鹰鹞,那么辽国的契丹贵族收受的贿赂,汉人大族的外贸收益,渤海右姓的粮食、铁器生意,就都不知道上哪儿去弄了。

    所以契丹人对女直人的态度一直很矛盾,他们早就知道“满万不可敌”这是阿保机说的,可就是不能下手灭了女直不仅不能灭,在和阻卜人打仗的那几年里,还得捏着鼻子授权完颜盈歌“通鹰路”,结果造成了完颜部做大。

    因此契丹对女直的打压只能点到为止,不能下手太恨,要不然自己也不好过。

    同样的道理其实也适用在对宋关系上面,虽然契丹贵族可以通过掠夺宋朝的河北、河东地区得到利益。但是宋辽一开战,辽国国内的贸易循环就会中断,汉人大族、渤海人、女直人都会失去利益。

    如果战争持久不决,无法用山林特产从渤海人那里换取粮食和手工业品的女直人恐怕就得闹起来了,失去经济利益和汉人大族、渤海右姓也会对辽朝离心离德。

    所以南下攻宋,对富裕起来的辽国来说,风险其实是大于收益的

    开封府的春意,自然要比现在还是冰天雪地的北地草原来得早上许多。

    在汴梁左近四通八达的运河水系上,冰层早已开化,只是偶尔有一点残冰在河水当中翻卷沉浮,撞在西上的纲船之上,发出碎裂的“喀嚓”声音。

    现在虽然还是春水未生之时,但还是有不少贪图厚利的纲船千辛万苦地通过漕运而来,将南方的时鲜,海外的奇珍,辽东、高丽的毛皮药材,一船船的运了过来。

    在开封府城内各处的运河码头上,从半个月之前开始,就每日都有大量的闲汉聚集了。看见一条船过来就会使劲儿吆喝招呼一番,这些装满了货物行在水上都给人一种沉重感的纲船,对这些开封府的闲汉们而言,就是最容易的营生了,靠着给商家搬运卸货,卖点苦力,也能在这座天下首善之都中混一个有酒有肉当然,前提是得有自己的一方小天地。

    这座奇妙的城市真的好像是从21世纪穿越过来的,高收入和高房价并存,这两个项目,大约都是这个时代的全球冠军了。

    和后世生活在超级大都会中的人们一样,房子那是永远的热门话题。对于汴梁子们而言,有没有社会地位不看官身而看有没有进士功名投胎投出来的,或是花钱买来的官儿,开封府满大街都是。而某人有没有钱,也不问一年能赚多少,而看有没有房,有几处房,有甚底模样的房。

    而娶妻、嫁女的首要因素,除了东华门外的皇榜,就是人见人爱的房子了。

    由于向太后在正月里面去世,所以往后的三个月又是国丧,花魁画册停刊,满开封的青楼艳妓也都在放长假。所以女伎花魁暂时淡出了视线,也不再是议论的焦点。

    取而代之的,则是“永远上涨”如果历史不改变还有26年可以涨的开封府房产。因为就在宣布“国丧”不是一死就国丧,得正式宣布,间隔大约是2天之前最后发行的花魁画册的特刊上,刊登出了“万家行”的“石库门”和“筒子楼”预售花招儿广告。

    一栋位于开封府内城,都亭驿原址上,两层带阁楼的一开间独门独户的石库门小院,提前一年预售的价格仅为两万缗,如果有正奏名进士功名,还可以享受九折和分期付两项优惠中的一项优惠。

    不过售价两万缗的房产还不足以让人眼热毕竟这个要价和大部分开封府居民没关系了,不可能拿出来其实能拿出来的人也很多啊,而且也不是人人都有正奏名进士功名,想当房奴也没资格啊

    可是万家行同时力推的“筒子楼”套间,价格可就比较亲民了。位于原都亭驿旧址两居室带一个小厅的套间,提前一年半预售的价格仅为七千五百缗!同样给予正奏名进士出身的官员“二选一优惠”,或是打九折,或是分期付。

    当然了,七千五百缗还是很高的价格,大部分开封府的无房户依旧无缘。

    但是不要着急,万家地产同时还推出了一个价格“便宜”的让人疯狂的地产项目位于封丘门内的一个“筒子楼”项目,同样的两居室带一个小厅的套间,提前一年预售的价格仅仅是两千缗。

    两千缗啊!

    这是一个禁军上军士兵跳一跳都能够得着的数目了!一个禁军上兵一年的军饷加杂项加补贴也有50缗了,而且也没谁真的只有这50缗,兼个职打分工的,哪怕没有手艺到码头上卖力气,一年再赚个50缗也不大困难。

    两个50缗就是100缗了,20年收入能在开封府城内买套房,这难道不是跳一跳就能当房奴了吗?

    只是对于开封府无房的平民百姓们来说,当房奴的机会还是有点少。

    封丘门内的项目总共只有120个套间预售所以得果断出手,哪怕向亲戚朋友借一点钱,也得把房子给订下来!

    而预售房产的地点并不在开封府城内,而是在开封府城西那栋很吸引眼前的四层“高楼”共和行总店楼的底层大厅,时间是建中靖国元年二月初五。

    在这一天拿出来预售的当然不止120个封丘门内的筒子楼套间了,还有附属于“封丘门内项目”的20个铺位每铺索价三千缗,还有“都亭驿项目”的100座石库门小院都是两万缗的项目和120套筒子楼小院都是七千五百缗以及60个铺位索价一万五千缗。

    如果所有的项目都顺利发售,那么共和行下属的万家地产行至少能收入190万预售款五成预付,可是真正的日入百万了!

    等到所有的房屋交付完毕,万家地产的总收入将会高达380万以上,在扣除各项成本和赋税后的净利润,怎么都不会少于150万缗。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