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辽国,上京道,永州东南约30里,有一处名叫广平淀的洼地,东西20余里,南北10余里,地甚平坦,四望皆积累沙,树木多榆柳。而在洼地的中央,还有一处镜子般地小小湖泊。也许是这里有什么地热资源,这片处于沙地包围中的湖泊并没有上冻。连周围的草地树木,都还保留着一丝青绿。

    现在虽然已是正月下旬,南朝大宋的首都开封多半入了春。可是地处塞北的草原沙地,却依旧被严寒笼罩。只有广平淀这里稍稍温暖,也就成了一年四季都在野外度过的大辽天子的坐冬避寒之地,也就是冬捺钵营地所在。

    往年的这个时候,大辽皇帝的宫帐早就已经开拔,往春捺钵营地所在的长春州鸭子河而去了。可是今年不知怎么回事,在广平淀中央的湖泊周遭,依旧搭起着一大片毡毛帐篷。大辽皇帝的牙帐,也在其中,周围是上千根一头插入泥土的长枪和绳索组成的栅栏。每根长枪上还挂着一把张开的黑毡伞,每张伞下都立着一位顶盔贯甲的宫帐宿卫,约有千人,护卫着大辽皇帝的牙帐。

    牙帐还是去岁皇帝车驾抵达时搭起来的那一顶,可是住在里面的主人,却已经换掉了!

    牙帐的新主人耶律延禧这个时候还是有点恍惚,不大相信那位仿佛要长生不老的祖父耶律洪基,已经在今年正月十三驾崩在他所在的皇帝牙帐之中了。

    此时他的耳边,祖父的临终遗言还在萦绕:“南朝通好岁久,汝性刚,切勿生事。”

    惶惶大辽国的皇帝,临终最不放心的,居然是他的继承人和孙子会挑起同大宋的战争。

    这实在是有点让人难以置信了,不过却也是事实!

    而且耶律延禧还百分之百的赞同祖父的遗嘱,他这些年虽然不掌大权,但还是领着天下兵马大元帅,总北、南枢密院事,加任尚书令的官职。

    对于大辽国的一切,至少是军国大事还是非常熟悉的。因此他也知道自己有多么幸运!

    因为大辽国几乎就同一场灭顶之灾擦肩而过去岁秋季西北路招讨使耶律斡特剌指挥的大军,幸运的捕捉到了阻卜克烈部王汗磨古斯带领的部落。为了掩护部民转移,磨古斯不得不率领数量远不如辽军的克烈部战士投入决战。

    双方厮杀了两天一夜,最后筋疲力尽的辽军取得了胜利,捕获了让他们幸苦征战了九年的克烈部王汗磨古斯。

    虽然克烈部的部众在磨古斯的掩护下顺利逃脱,但是失去了首领的部落,总归能消停上几年。

    而对几乎就要输掉战争的大辽而言,捕获磨古斯也就成了胜利结束战争的台阶所以苦战多年的北阻卜战争,就这样圆满结束了。

    耶律延禧现在一想到这场结束的刚刚好的战争,就有一种后背发凉的感觉。

    如果耶律斡特剌没有捉到磨古斯的部落,或是没有取得一场大捷,或是没有抓到该死的磨古斯,那么今年正月十三,祖父的去世就将变成大辽国崩溃的开始

    因为老皇帝的去世留给耶律延禧的是一个分崩离析的朝廷因为昭怀太子遇害留下的裂痕,需要耶律延禧花费很大的精力去弥补。

    而在整顿内部的过程中,辽国几乎不可能同时进行和阻卜克烈部的战争。

    可是在没有抓获磨古斯的前提下结束对克烈部的战争,就等于向阻卜草原上所有的部落宣告:大辽战败了,被克烈部王汗磨古斯打败了!

    这将为克烈部和磨古斯赢得难以想象的威望,足以让草原上所有的阻卜汉子都把磨古斯视为他们共同的王汗!

    阻卜各部落,将会统一在磨古斯的十字战旗克烈部信奉的是景教之下

    幸好,这样噩梦一般的局面,因为磨古斯的死亡,暂时没有出现。

    仅仅是暂时没有出现

    危机并没有完全解除。因为从镇州城可敦城,大约就是蒙古高原的中心,后世蒙古共和国首都乌兰巴托附近返回的耶律斡特剌报告,磨古斯的儿子忽儿札忽思已经继承了克烈部王汗的地位,虽然暂时由其母亲摄政,但是草原上的雏鹰终究会长大,克烈部的勇士将会在他的率领下再一次高举起十字战旗!

    与此同时,在大辽的东方,生女直完颜部节度使完颜盈歌的崛起也不可阻挡,从七年前开始,就以“为辽通鹰路”为名,大肆攻击吞并混同江流域的生女直部落完颜部的根据地在后世哈尔滨市一带,距离辽国的宁江州很近,而在完颜部以北、以东和东南都是可以吞并的生女直部落,七年征战下来,完颜部的地盘和人口,不知道扩张了多少倍了。

    大辽的太祖皇帝曾经就对女直部的战斗力非常看重,称之为“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而现在的女直完颜部,大概已经满万了吧?

    另一个让人担心的对手,则是东南方的高丽国。高丽国曾经也是一个很难对付的海东强国,大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之降伏,而如今这个国家又在蠢蠢欲动了,真是叫人头疼啊。

    而最叫人头疼的,无疑还是南方的大宋!

    大宋和西夏的战争,现在看起来已经基本结束了只要小梁太后一日不死,夏主乾顺就不敢有所异动。而且这个乾顺和耶律延禧刚刚过世的祖父一样,也是个大宋文化的仰慕者他居然打算改元贞观!

    乾顺这家伙到底当自己是嵬名乾顺还是李乾顺?怎么用起李世民的贞观年号了?而且这厮不仅年号用了贞观,连学问也要用汉学,还打算在兴庆府开设“国学”,仿效大宋的国子监,教党项的王族贵族子弟学“五经”。

    西夏有了这样的国王,估计是一辈子都不会和大宋开战了而大宋没有了西夏的牵制,就能在南面虎视眈眈,等着大辽和阻卜、女直、高丽打起来后也一起扑上来吧?

    想到眼下四面受敌,内部也不稳定,刚刚即位的大辽皇帝耶律延禧就是一声长叹。

    皇帝真是不容易当啊!

    “陛下!奉先和保先已经到了!”

    一个温婉的女声在耶律延禧耳边,他抬头一看,是妻子萧夺里懒从牙帐外面走进来了。夺里懒并不是什么绝色美女,不过却是和延禧共患难的妻子。大安三年10年就嫁给了延禧,陪伴着他战战兢兢过了13年,现在终于熬出头了,只可惜一直没有为延禧生下一儿半女。现在延禧的四个儿子,都是侧妃所生。

    不过夺里懒的地位仍然不可动摇,从她的两个兄弟萧奉先、萧保先和一个妹妹延禧的侧妃萧贵哥的尊荣地位就可见一般了。

    “叫奉先、保先一块儿进来。”耶律延禧吩咐道。

    辽国的宫帐当然不能和大宋的皇宫相比,萧奉先、萧保先两兄弟就在外头立着,听到妹夫的声音也不等侍卫传召,自己一撩帘子就进去参拜了。

    “免礼。”耶律延禧冲两兄弟还有妻子夺里懒招了招手,“上前说话。”

    三人凑了上去,到了耶律延禧的案几前盘腿坐了下来。

    “保先,一路幸苦了。”耶律延禧先对萧保先说,“南面怎么样?他们的官家比上一个如何?”

    萧保先原来是从开封府马不停蹄一路赶来的。

    “强多了。”

    什么?

    耶律延禧吓了一跳,前面一个已经很厉害了,这一个怎么可能更厉害?

    “强在哪里?”

    “哪里都强,”萧保先说,“文采、武艺、相貌、身体”

    “等等,你说武艺?这个大宋官家会武艺?”皇后夺里懒突然插话问。

    听着都新鲜大宋官家不都是那种走路要人扶,走几步就要喘大气的主儿吗?

    “会啊!”萧保先道,“在琼林苑赐宴的时候,大宋的官家还亲自下场射箭,九斗的步弓,百步之外三箭全中中靶,不是中靶心。”

    “开九斗的步弓?”从中京中京距离广平淀并不远大定府赶来的奚王奚王不是世袭王爵,而是一个职官,管理奚王府六部萧奉先也是一愣,“那么厉害?你没看错吧?”

    “怎么会看错?”萧保先说,“这个宋主就是特别厉害,在开封府有人把他比成唐太宗。”

    “天可汗啊!”萧夺里懒吸了口凉气,“那我大辽岂不是很危险?”

    “哦,妹子,”萧保先笑了笑,“其实宋人对唐太宗的评价并不太高,认为只是文采武艺上佳的中庸之主是不如宋太宗的。”

    “这是谁说的?”

    “欧阳修。”

    萧夺里懒对丈夫说:“这个人一定是个奸臣!”

    “他是名相。”

    “那么糊涂都可以当名相?”

    听了妻子的话,耶律延禧苦笑着摇头,他的夺里懒和萧贵哥两姐妹什么都好,就是有点迷糊

    “那这个不如宋太宗的小唐太宗对我大辽如何?”

    萧保先笑着说:“眼下是要做兄弟的,将来却不好说。”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