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得到了曾布的话语,纪忆顿时就喜上心头了,他是知道天家心思的,而且也有对策,缺的就是一个入对献策的机会。毕竟他只是一个正九品的小官,现在也不是宠臣了。入对面君的机会随时会因为各种原因被取消反正赵佶已经见过武好古和张叔夜,宫里面还有李忠、童贯是知辽的。纪忆本就是可见可不见的官儿。

    若是没有办法入对献策让官家知道自己有办法,就只能沧州去慢慢磨勘,哪怕能按部就班三年一升,走完剩下的选人两阶也得六年,改官的时候说不定还会被吏部卡一卡,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做到朝官?

    在给了句话语后,曾布也就不留纪忆了,让自己的儿子曾纡送他离开了相府如果对方不是章惇的孙女婿,凭着他省试第一和探花郎的身份,怎么都要留个饭,好好联络一下感情的,可是章惇的女婿兼亲信始终是另册中的人物。

    不过他的献策,还是非常可行性的。大宋祖宗传下的军制始终是花钱雇佣,只要有钱就有兵,钱多兵就精从这个角度而言,武好古搞钱的本事也是一绝啊!怪不得先帝会如此看重纪忆和武好古两人。

    就在曾布一边思考,一边等着开饭的时候,他儿子曾纡突然快步闯了进来。

    心情不错的曾布看着儿子笑问道:“啊,开饭了吗?今儿是吃开封菜么?还有那个酒中仙也给为父来一壶。”

    “爹爹,宫中来人了!”曾纡却急急地道,“送纪忆之离开的时候正好遇上。”

    “怎么了?”曾布眉头微皱,看着儿子的面色有奇怪,面带悲伤,却辈中有喜。

    “向太后病危了!”

    曾布眼珠子瞪了起来,“向太后真的病危了?”

    “错不了,是元符皇后的心腹郝大官亲自来报的。”

    “元符皇后?”曾布一愣,“她还想怎样?”

    元符皇后就是哲宗皇帝的皇后刘氏,因为是赵佶的嫂子因此不能称为太后。而之所以被称为元符皇后,则是因为现在宫中还有一位元祐皇后,就是哲宗赵煦的原配孟皇后。孟皇后在哲宗生前被废,但是哲宗死后,向太后下懿旨复了她的后位。所以宫中现在有两位先帝皇后,一位称为元祐皇后,就是孟皇后因为是元祐年间所立,一位则是元符皇后刘氏因为是元符年间所立。

    而两位先帝皇后地位也有高下,元祐皇后孟氏在上,元符皇后刘氏在下。

    这位元符皇后这段时间的生活,不用说也知道,是非常压抑的。现在,终于迎来了翻身的机会,就马上遣心腹出宫去给新党的次相曾布通风报信了。

    同一时间,正在韩忠彦家里吃饭的武好古陪完官家陪相公,当个脏官真是太辛苦了也得知了太后病危的消息。

    给他,应该说是给韩忠彦通风报信的孟皇后的心腹。她和刘皇后现在没了老公,很快连管她们的婆婆都没了,两个不能改嫁的寡妇不斗争还能做什么呢?

    所以刘皇后忙着联络新党为外援的时候,孟皇后则忙着联络旧党的援兵这两个女人的权力游戏,还远远没到结束的时候呢!

    两个嫂子一台戏,以后的日子有的赵佶好头疼的呢!

    “相公,”武好古连忙向韩忠彦建议道,“向太后一旦薨逝,元祐皇后恐怕很难斗得过元符皇后”

    韩忠彦眉头大皱,“何以见得?”

    这不明摆着吗?元祐皇后相貌平平,年纪虽然不大,但是已经有了“大妈”化的趋势。而元符皇后正是青春年少,俏丽貌美。赵佶会喜欢谁还用问?

    “相公,”武好古对韩忠彦说,“日后官家倾向元符皇后是必然的,元祐皇后的地位恐怕难保了。您最好早做准备,切莫被元祐皇后所累了。”

    早做准备?

    能做什么准备?

    韩忠彦眉头紧皱,也有点不知所措了。很显然,随着向太后的薨逝,原本新旧两党间的平衡就会被打破。而刘皇后和孟皇后之间的斗争,很有可能成为点燃两党战火的导火索!

    而自家能抛弃元祐皇后吗?抛弃了元祐皇后,旧党的同僚会这么看?

    事情不好办啊!

    武好古看着有些失方寸的韩忠彦,心里面也有些没把握了。也不知道这位韩相公会不会像历史上一样,没多久就被曾布赶下台了。

    若真是那样,自己可得赶紧和蔡京这个奸贼勾结起来了虽然不大想让这个“丰亨豫大”的家伙上台,可是仿佛也没什么别的选择啊?

    此时此刻,坤宁宫寝殿中,脸色有点吓人的向太后,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细软厚实的羊绒毡盖在她的躯体上。

    一名翰林医官正在替她把脉,旁边还有一个胖宦官庞宽在吧嗒吧嗒的留眼泪。

    一位长相粗实的宫人,捧着一碗刚刚熬好的参汤快步走了进来,到了庞宽跟前。

    “都知,千年老参汤熬好了。”

    千年老参汤是用来吊命的,起死生是不可能的不过却可以吊一个光返照出来。

    上了年纪的翰林医官这个时候也不装模作样把脉了,而是站起身对庞宽道:“都知,这一剂参汤下去,太后就能清醒一会儿”

    庞宽叹了口气,“给太后喂参汤吧,咱家这就去请官家、娘娘和两位先帝皇后过来。”

    赵佶、王皇后、孟皇后和刘皇后,这个时候都已经到了坤宁宫了。

    三个女人都在哭,赵佶则在发呆。

    对后妈向太后他是真孝顺的她老人家才56啊,怎么就不行了呢?自己还想把琼林宫修起来,让她老人家有个舒服的地方安度晚年的,怎么就等不了了!

    这上天真是不给自己尽孝心的机会啊!

    不过向太后那么短寿,看来也和这座皇宫有关啊!住在这里的先帝们都不长命啊。自家要活久一点,就得早点搬出去琼林宫的建造一定得抓紧了。

    正在宋徽宗想着要早日替向太后去享用琼林宫的时候,庞宽失魂落魄的就出来了。

    “陛下,医官已经给太后娘娘喂了千年人参汤请您赶紧去见最后一面吧!”

    三个女人哭得更凶了,咿咿呀呀的吵得宋徽宗有点烦恼,他叹了口气,便跟着庞宽一起走进了太后的寝殿。

    向太后正在缓缓醒来,没有多少神采和生机的目光扫了一眼周边,过了一会儿才看见赵佶和庞宽已经站在了自己的跟前。

    两人都在哭泣,赵佶哭得尤为伤心,简直成了个泪人儿。瞧见这个阵势,向太后已经明白是怎么事儿了。

    老太后轻轻叹了口气儿,“除了十一哥,旁人都出去。”

    “喏。”

    庞宽和寝殿里的宫人、宦官、医官还有三个快哭晕了的皇后都应了一声,然后全都退了出去,诺大的寝殿之中,就剩下了没有血缘关系的母子二人。

    “十一哥,”太后低声道,“你可知先帝说你轻佻不可君天下吗?”

    “甚?”赵佶一听这话,连哭都忘了,只是傻傻的看着后妈。

    这话明明是奸贼章惇说的,怎么变成先帝说的?这要是先帝说的,自己怎么可能做皇帝

    向太后有气无力地问:“十一哥,你已经做了一年的官家,你觉得你轻佻吗?”

    “儿,儿子”赵佶顿时有些无措,只是愣愣看着太后,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向太后继续说:“你是有那么一点轻佻你六哥没有说错啊!不过他也好不了多少。你轻佻只是私事,修个园子,和外面的女人往来,宠信几个小人。这都没甚要紧的,只要不为此去聚敛民财就行了。

    不过有一点你比你六哥强多了,你不会轻开边衅,这才是最要紧的。现在哀家要去黄泉见列祖列宗了,唯一牵挂的就是你了你不是先帝立的,是哀家所立的。你若是轻开边衅,给天下带来灾祸,哀家就是大宋的罪人了。”

    赵佶已经快懵了,太后的话好像是说,自己的六哥说自己轻佻,不可君天下这怎么和章惇那个奸臣说的一样?难道是自己的六哥交代给章惇的?

    那,那章惇不让自己做皇帝岂不是在履行先帝的遗命?

    闹了半天,他才是忠臣,自己是乱臣贼子啊!

    “十一哥,你怎么不答哀家?”

    向太后嘶哑的声音在赵佶耳边响了起来,把赵佶从自己的思绪中给唤醒了。

    “母,母后”赵佶已经知道自己是乱臣贼子了,不过皇位是不能放弃的!别的事情都好说,皇帝是不能不做的。

    而且后妈对自己那么好,自家怎么能让她老人家走的不安心呢?

    “儿子儿子向来不喜兵事,准备和辽国将来的皇帝耶律延禧做兄弟的。”赵佶信誓旦旦地说,“儿子命东坡先生在云台山设立学宫,就是想将儒家的文治之道传给辽国,以后和辽国世世代代做兄弟之邦。”

    这事儿向太后也知道一些,当下就吐了口气,“好好好,这就好,哀家果然没有看错你十一哥,好好做你的太平天子吧。”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