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初三,下起了小雪。

    只是在清晨眯了一小会儿的武好古,这会儿正在琼林苑里参加款待高丽国使臣王瑕、吴延崇的宴会。

    按照原本的顺序,在年初一陪款待过辽国使臣后,年初二该是设宴款待西夏使臣,年初三才是高丽国、大理国、安南国这三国。不过这几年高丽国在北宋外交中的地位日显,现在已经和辽国一样归属枢密院北面房主管了。

    今年甚至把设宴款待高丽国使臣的日期提前到了年初二,而且还是单独设宴,待遇和辽使一样。

    这似乎是把高丽国当成了可以和辽国、大宋国平起平坐的强盛大国了。

    此外,在今日的宴会开始前,高丽国使团还收到了1000卷。

    所以王瑕和吴延崇今天的心情都是非常不错的大宋的态度似乎表明了对高丽国的支持!

    现在就只等病中的耶律洪基去世,高丽王国就能将曷懒甸的生女直诸部都收为己用了。

    有了这些生女直部落,高丽王国就将拥有不少能战的骑兵,下一步就能收服女直长白山部和鸭绿江部了再下一步,就该是拿下高句丽故地了!

    这样宏大理想,当然是王氏高丽的国家机密。在今天的国宴上应该是不会有人提及的。

    可吴延宠还是借着酒中仙的劲儿,说了一些模棱两可的话。什么“宋丽连盟”,什么“三国鼎立”,“什么东有高丽、北有大辽、南有大宋”云云的。

    在武好古听来全是梦话加醉话。虽然高丽国的军力比眼下的大宋强那么一点,但是未来是属于开挂的女真和蒙古人的

    不过圣君宋徽宗却有那么一点当了真,在宴会结束之后,他就在和武好古一边在雪中散步的时候,说起了将来联丽制辽的可能性。

    “陛下,国家在军事上的强弱是不能看人口和税赋的,而是要看这个国家能够维持多少真正能战的精锐。以我大宋如今之富裕繁荣,可战之兵不过西军的五万余效用战兵。

    而辽国则有十万宫分和数万部族精锐还有汉军精兵不足两万,总共十五六万。

    至于和高丽为敌的生女直所部,约有一万到两万生于林海雪原的悍勇蛮兵实际上的战力,恐怕不在西军精锐之下啊!”

    武好古自然要给宋徽宗灌输一些女直强大的话语了,哦,也没有把女直说得太强大。实际上,两万女直精锐是足够吊打辽国的十几万宫分军和部族军的,大宋的西军根本不是对手。

    “女直有恁般强大?”赵佶还有点不相信。

    等你去五国部看雪的时候,就知道人家的厉害了!到时候你就没那么好的兴致赏雪了!

    武好古心里面这样想着,嘴上却是耐心地说:“陛下,俗话说,眼见者为实。

    陛下欲知女直、高丽强弱,最好派员去观战。”

    “观战?”赵佶过头看着武好古,笑着问,“大郎,是你想去?”

    “不不不,”武好古连忙摇头道,“臣是商人,不懂军略陛下应该派出精通军略的使臣赴高丽,亲眼目睹两军交战,最好再派出画师绘制谍画。”

    “你说的对。”

    宋徽宗轻轻点头,“派谁去呢?”

    “张叔夜和童贯都精通军略,文林郎陈佑文又画得一手好谍画,正好派去高丽国。”

    “朕听说那陈佑文和你有过节?”赵佶这时停下脚步,看着武好古问。“你现在推荐他去高丽,该不是公报私仇吧?”

    武好古一笑,拱手道:“陛下圣明,臣就是想让陈佑文吃点苦头,不过陈佑文也的确可以胜任谍画之责。”

    “哈哈。”赵佶得意地笑了起来,他就知道自己圣明,武好古的那点心计根本不够瞧的。

    赵佶又问:“你想接下都亭驿的土地,想来也是为了谋取暴利吧?和朕说说,可以赚多少钱?”

    “万。”武好古如实答道,“买下土地需要200万,拆房、整地需要数千,那块地皮至少可以建380400所联排小楼,需要花费数十万,贩卖之后可以得钱400450万再扣除各项税赋、杂费,好一点可以有150万,差一点也有百万。”

    “能建380400所房屋?”赵佶皱眉,“那得多挤啊?”

    “的确很挤。”武好古苦笑,“开封府素来是一房难求啊,臣发迹之前,也算是富庶之家,也只有一个小院子,和父亲、弟弟、小妈还有一个老女使挤在一起就这样的房子,开封府内绝大部分的官人还住不起呢!连我的老师东坡先生和东坡先生的弟弟苏相公,都没有能在开封府买下一间宅子,何况他人?”

    武好古家祖上是武宗元啊,大画家,还是从六品的文官,一般的官员怎么能和他比?所以能在开封府城给子孙留下宅邸和店铺。而且武宗元做官的时候开封府的房价还没后来那么贵武宗元是真宗时代的官,那时候物价低廉,开封府的房价也没后来那么离谱。

    赵佶也是一叹:“也是啊,朕的先祖曾经在诗中有言:中自有黄金屋。可是如今连宰相人家都不能在开封府内买下居所了开封府的房价,的确是太贵了!若是朕有办法让房价跌下来就好了。”

    还别说,宋徽宗真有办法降房价的,一降就是900年!

    武好古当然不能把真相告诉宋徽宗了,他说:“所以臣才计划造一些紧凑的小宅卖给宦囊不丰的官人,也好让他们在开封府有个自己的居所。”

    “哦?就是那些联排小楼?”

    “还有更小的。”武好古说,“陛下还记得画仙观旁的三层楼房和四层的共和楼吗?”

    “记得。”赵佶一愣,“可那两栋房子很大啊。”

    “给一家一户居住是很大,若是拆分成几十个套间,给几十户人家居住,就不大了。”

    “几十户人家?”赵佶问,“怎么住?”

    “当然是一户住几间了,”武好古解释道,“两个居室、一个小厅再加一个修在后阳台上的厨间,就是一户四五口人的居所了。”

    “筒子楼”的设计现在更加合理了在画仙观旁的那栋“试验楼”还是有价值的,让武好古和黄四郎发现了很多问题。

    原本一梯三户的设计被取消,楼梯间被挪到了楼房的主体之外,在楼房的背后修建了上下楼梯和整层打通的共用后阳台,后阳台同时也是通道和厨房的所在地,楼房的排水管道也修建在那里。

    这样房子的背面虽然很难看,而且难免会有人乱搭乱建,但是修建起来比较简单,维修也很容易,做饭的油烟也不会乱飘,也没有防漏的问题。

    “这样的房子要卖多少钱?”宋徽宗又问。

    “若是修建在都亭驿的地皮上,总要七八千缗。”

    “还是很贵啊!”宋徽宗摇了摇头,“才入仕的官员一年不吃不喝也没有年才能买得起啊。”

    如果历史没有改变,是用不着40年的26年足够了!

    “所以臣打算让有出身的官人分期付钱,购买楼房的套间。”武好古笑道,“臣再给他们打个折,年还清,一年也就300缗。若是能首付2000缗,一年就200缗了。”

    “还是贵了。”赵佶说,“不过总归有个希望了。”

    武好古则道:“那是都亭驿的地皮太贵,那是开封府内城啊!若是去了外城,最便宜2000缗就能有那么一个套间了。”

    “那就快去外城修建一些这样的房屋吧,也好让朕的官员们能有个陋室居住。”

    宋徽宗倒还是挺心疼自己手下那些贪官的实际上,武好古的筒子楼最后并不大好卖,“石库门”倒是卖得不错!

    两三万缗的房子,对大宋的官人们来说基本上是可以承受的中了进士后被榜下捉婿就能拿好几万了,以后还得贪污受贿呢,要都跟苏东坡兄弟一样那么当官,进士就没那么难考了。

    “陛下,”武好古说,“只是那种楼房里面的套间,现在还不能单独出售”

    “为何?”

    “因为这是将一栋房子拆开卖了,房契和地契不好立,得有个规章。”

    宋徽宗笑了笑:“那好办,让开封府去办就是了。

    对了,有人建议让店宅务抢了你的生意!你肯不肯让?”

    武好古愣了愣,仿佛是刚刚听说这个事儿,“这个店宅务也能一次拿出200万缗?”

    “这个朕倒没问。”赵佶是从刘瑷那里得到报告的他和刘有方、刘瑷的关系也不错,他们俩可没少送赵佶画文玩。

    武好古又问:“那么店宅务也愿意为开封府没房住的官人、进士盖房子?”

    赵佶想了想,还是摇摇头,他也没问这些。

    武好古笑道:“陛下,不如这样若是店宅务马上能拿出200万,那么臣就把生意让给他们。否则,至少得给臣一半,要不然等店宅务建完了房子发卖出去,真不知道要多少时间了,琼林宫的工程就要给耽误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