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宋建中靖国元年,正月初一,临近黄昏。

    天阴沉沉,阴云翻腾,给人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武好古在西水门内的便桥上停下,策马立在拱桥的最高处,用力呼吸一口冰冷的空气,以便逐走深沉的睡意。他已经两日一夜没有合眼了,而且今天晚上也别想睡

    做官经商这种事情,在什么时候都是不容易的!武好古心想:寻常百姓只看见自己这样的脏官奸商有多少房子、多少女人、多少钱。却不知道自家的付出有多少那可真是没日没夜的吃喝玩乐啊!这是在透支健康和生命啊!

    其实平平淡淡的生活,也是不错的,可惜自己还有一颗为国为民的心。

    “大郎,怎地兴致不高?”

    高俅站在武好古身边,见他情绪低落,忍不住开口询问。

    武好古揉了揉鼻子,突然一声苦笑:“哥哥,你说我们现在的所作所为,是不是会被人指着脊梁骨骂奸臣小人啊?”

    “奸臣小人?怎么可能?”

    高俅愣了一下,但旋即明白了武好古所指。

    在琼林苑宴会招待辽使的空隙,武好古已经和高俅商量过都亭驿地皮的事儿了。

    还真是不好办!要让店宅务去官办,事情肯定得搞砸锅。到时候就没钱去给宋徽宗修园子了给宋徽宗修园子可是国家大事儿啊!就宋徽宗那个轻佻的圣君,以后这样国家大事儿还多着呢!

    如果武好古想要为大宋人民服务一辈子,搞钱的本事一定得足够高明!

    而开封府城内的官营地产是如今北宋王朝掌握的最容易套现,也是对国民经济打击最小的搜刮方式。

    你一个“石库门”两三万缗卖一贪官,贪官还很高兴不是?

    终于在开封府有房子了,将来致仕了也可以在繁华的开封府养老,还可以让有出息的子孙落籍开封府,接受最好的应试教育,高中的几率也高一点多好啊!

    除了贪官还有奸商呢!现在那些在开封府有业务的奸商,也不是人人都在开封府买了房入籍开封府,再娶个开封将门勋贵家的庶女,以后就是天子脚下的良民了,遇到什么在地方上摆不平的,至少可以躲到开封府。

    地方上一个小吏有时候也能把商人弄得要死要活的,可到了开封府,天子脚下,规矩还是有的。要弄也得讲规矩,而规矩的成本是地方小吏乃至寻常官员都负担不起的。开封府城墙内的百姓是归开封府直管的!得花多少钱才能走通开封府的路子?

    所以开封府的房子,还是有价值的!不仅有全世界最繁华的都市,有全大宋最好的科举应试教育,还有全大宋甚至是全世界最好的法治环境有那么些闲钱买农田还是在开封府买个宅子落户吧。

    如果能通过开封府的房子,把贪官奸商们手中的钱弄几个亿出来,大宋兴许就起死生了。

    而武好古不办好这样的国家大事,那个丰亨豫大的伪君子蔡京就该来了到时候就不是地产兴邦,而是横征暴敛了。

    想到这里,武好古笑了笑,轻声道:“高大哥,这次一定得和那些人争一把。若是赢了,才好更进一步,大显身手啊!”

    武好古这两天除了陪赵佶出席典礼和在琼林苑吃饭和画画画辽使谒见圣君图,就是在琢磨怎么和店宅务争一争了。

    “争?”高俅一怔,“大郎,那可是相公和枢密啊就是韩相公也未必会帮我们说话吧?”

    官营在中国是政治正确,韩忠彦最多不反对私营工商业,但是绝对不会反对官营工商业至少在搞砸之前不会反对。

    武好古想了想道:“高大哥,我们可以争下半个都亭驿我想过了,店宅务是拿不出200万缗的,我们可以拿出100万缗,拿下半个,把另半个丢给店宅务去搞。这样修缮琼林苑和新建辽国使馆的活就能先做起来。”

    “呃,他们会不会让太府寺往外垫资?”

    武好古想了想,“韩相公一定不会同意的,万一亏了怎么办?

    而且太府寺的钱怎么花也是有规矩,怎么能可借给店宅务做买卖呢?”

    “说的也是,”高俅点点头,“大郎,你的意思是我们和店宅务各做一半,看谁做得好?”

    “对!”武好古说,“这件事情一定要做好,做好了才能给官家搞出一套开封府内官地抛售的办法,将来就是上亿缗钱也有可能筹集到。

    有了钱,官家的圣君才能做得舒服啊!”

    其实武好古并不是非要把开封府的地产业变成自己发财的门路,最主要的还是想创造一个官地套现的市场这事儿必须市场化、公开化,千万不能让店宅务去搞黑箱,要不然就凑不够钱供宋徽宗挥霍了像武好古这样一心为了皇帝的官,居然还被人说成脏官奸臣,真是世道不公啊!

    “大郎,你说得对。”高俅想了想,“那我们该怎么个争法?是找人分说吗?”

    “不必。”武好古眉头微皱,“你,我,十一哥,王驸马,都是官家心腹,官家向着我们是肯定的,现在只是需要有个理由去堵曾相公和安枢密的嘴。”

    “大郎,能有甚理由?”

    “我们我们可以推出一个进士分期付钱买房办法。”武好古说,“让进士出身的官人先付一部分房款就能先拿下房子,然后再用房子做抵押,进行分期还款,最多可以分二十年还清。”

    好嘛,武好古这是把东华门外唱名的进士老爷当成房奴了

    “要是真还不出来怎么办?”高俅连连摇头,“难不成我们还把人家进士出身的文官往外撵?”

    “不必担心,”武好古摆摆手,笑道,“这就是个名目我们就是为那些在开封府没有房产的进士们造房子的。真宗先帝不是说‘中自有黄金屋’的吗?这就是黄金屋啊,我们就是在实现先帝的遗愿。

    我们提出这个办法,他们店宅务还敢跟吗?他们不敢,我们至少就能拿下半个都亭驿了。到时候拿出个十套八套房子给人家办个分期,剩下都是全款不就行了?”

    果然是奸商!

    高俅心里面正佩服呢,武好古又开口了:“打这个名目还有个好处,就是能让官家下旨给多层住宅中的套间办房契和地契。

    现在的房契、地契都是一段或是一栋,没有拆开来办理的。所以我们的那种三层楼盖出来也卖不出去,必须请官家下特旨改规矩。”

    “石库门”房子虽然省地皮,但起码也是有一块独立的地皮的。这样的房子至少有客堂、后厢、前楼、后楼、前三层阁、后三层阁、亭子间、晒台、厨房、天井。在州桥夜市附近要买到这样的房子,再便宜也得要一万五千缗吧“石库门”也是有大有小,有高配有低标的?

    如果想要把房价压到一万缗以内,就只有建三层楼房,然后卖个套间了。而要卖套间,就必须要在法律上达成突破。

    “大郎,就照你的办法来吧。”高俅说,“明日陪官家见高丽国使臣的时候,我们一起和官家分说吧。”

    “好!”武好古打了个哈欠,“高大哥,今日就此别过了。”

    和高俅别过了可不等于家睡觉待会儿还要去韩忠彦、范纯仁、范纯礼他们几个府上送礼拜年,肯定还得留饭,说不定又得喝到天色将明。

    这可真是用生命在做官呐!

    武好古叹了口气:真是太不健康了,还是隐居山林比较好

    武好古在用生命做官,纪忆则呆在家中,颇有些意兴阑珊。

    他现在是被章惇连累了,人见人厌,都有点想沧州清池县去了。

    可是官家还要召见呢!閤门司可以让他慢慢等,他却不能拍拍屁股走了。别说安排到三月,就是安排到十月也得等啊。

    不过纪家也不是一个访客都没有,客人还是有的,一个平江来的巨商之子,姓朱,名叫朱勔的,这两天正住在纪忆家里面。

    对,就是那个六贼之一的朱勔。他爹朱冲是平江军最大的药商和营造商,自然是富豪了,和同样是平江豪门的纪家人关系很好。小时候念的时候,朱勔还是纪忆的同学呢。不过朱勔没有读的天赋,所以就跟着老爹朱冲学了都料匠的本事。

    纪忆前一阵子让人在海州买了块地皮,想要开发成“贬官小区”,所以就让家里人找都料,结果就把朱勔找到开封府来了。

    “忆之,今日阎惜惜要在共和楼主持自己的画像唱卖,可要一起去看看吗?”

    瞧见纪忆有些萎靡,生得一副风流才子模样的朱勔就想拉他去共和楼捧阎惜惜的场,顺便散心了。阎惜惜现在给武好古捧成了开封府第一花魁,刚到开封府没多久的朱勔也不知道怎么就迷上了人家今天已经准备了一万缗的私交子,想去把杜文玉画的油画阎惜惜出浴图买去收藏。

    “哼,又是这种骗钱的把戏。”纪忆哼了一声,“勉之,今天和我一起去拜访个中贵人吧。”

    “中贵人?”朱勔一愣,“是不是那种阉货?”

    “别瞎说!”纪忆横了他一眼,“今天是正事,做好了,头给你保举个官做。”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