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元符三年,十二月三十日。

    又到了除夕之夜。

    武好古这个时候肯定没想到自己“地产兴邦”的美好想法,在安焘这位曾经追随王安石变法的北宋大官眼中,就成了唯利是图,成了误国误民。

    实际上,他这几天压根就没再想都亭驿拆迁的大买卖。他这时候正忙着误国误民,呃,应该是为国为民!

    原来在除夕前的几天,官家赵佶又抓了他的差,让他同王诜一起去招待刚刚“搬了家”的辽使萧保先和刘云。

    在名义上,武好古是以绘画称旨的身份去给辽使画像,并且奉上宋徽宗的标准像的。不是那种吓唬人的横刀立马图,而是身穿大红袍,温文尔雅的宋徽宗画像。是武好古和张择端两人共同完成的一幅油画,画得非常逼真。

    而在画像之余,武好古当然少不了和萧保先交换“高丽-女直战争”的意见了。并不是以个人名义,而是作为宋徽宗的密使去和萧保先商谈。

    大宋官家关于这场战争的立场,也由武好古告知了萧保先首先,大宋在这场即将爆发的战争中是中立方,不支持高丽国,也不支持生女直。

    其次,大宋将会在保持中立的同时,同双方进行贸易,所出售的物品会包含铁器和兵器。

    第三,大宋希望就出售给高丽国及生女直双方的铁器、兵器的数量和种类,同辽国方面交换意见并且达成共识。

    第四,大宋希望能够通过出售铁器和兵器,使高丽国和生女直双方保持均势。

    当然了,上述的这四条,实际上并不是宋徽宗提出的,都是武好古在“假传圣旨”,妥妥的欺君书包网www.bookbao2.com上啊!

    不过武好古的风险也不是白冒的,在他费尽口舌,说明了大宋官家的“亲辽”和让高丽、女直两败俱伤的好处之后,萧保先总算是接受了武好古代表宋徽宗提出的“四项中立原则”了。

    而且,萧保先对宋徽宗这位大宋圣君也更高看了几分。这位大宋官家比起他的前任,果然是高明了不少啊!

    看来大辽国今后不能再动辄欺负大宋了……

    今天因为是除夕,武好古还得在亥时入宫,然后陪着赵佶在明日凌晨,也就是建中靖国元年正月初一凌晨,登上东华门接受朝贺,因此早早的就离开了临时用作辽国使馆的王诜的城西别院,往开封府城内去了。

    顺便提一下,宋徽宗对举行大朝会的兴趣不高,在他执政的26年间,一共只举行了4次大朝会,其中3次是元旦大朝会,分别在大观二年,政和八年和宣和六年举行,还有一次是政和二年举行的冬至大朝会。

    在经过琼林苑的时候,武好古驻马观看了片刻,这座皇家园林的确又小又寒酸,完全不能和后世北京城的那些园林相比。而且琼林苑和附近的金明池对外开放的,允许百姓和官员进去游览,只是在举行典礼时才封闭。

    这大宋官家的亲民程度,的确是有点儿让武好古那个来自后世的灵魂很不适应了。

    看了一会儿后,武好古就打马往开封府城西北的水门而去。西北水门是金水河流出开封府城的出口,不仅有水路,而且也有陆路。在金水河没有封冻的季节,西北水门可是开封府最繁忙的几个城门之一。

    金水河上来来往往的,不是纲船就是画舫。金水河两岸的官道上也是车水马龙,繁华热闹到了极点。

    不过如今金水河上已经没有船只往来了,但是两岸的官道上还是有不少车马,大都是往开封府城内的老宅去吃除夕夜宴的亲贵和官员子弟开封府的高房价不仅对林万成、林冲父子是巨大的压力,就算对大部分官员和亲贵子弟,同样是价格不菲。所以那些子嗣繁衍日多的亲贵之家,也只得让部分条件不是太好,也不愿意在城内挤着的子弟,到开封府城外,甚至去白马、陈留那样的畿县安家。

    到了年关、节庆之前,就会有不少人赶着入城了。实际上,就算武好古自己,也没有在开封府城内购置单独的居所。如果不是在城外的梨花别院居住,他就得进城去武家大宅和父亲武诚之、兄弟武好文一起住了。

    他倒不是因为头寸紧张才不买开封府城内的房子,纯粹是因为不大看好开封府地产的中长期走势现在的开封府房价搞不好是个历史大头部,一旦套住了就是漫长的900年……

    进入西北水门的时候,正好午后,因为有太多的车马从开封府城西赶来,进入西北水门后,武好古就遇上了堵车。

    西北水门内,金水河两边一直延伸到皇宫,都是“将门勋贵区”,除了靠近西北水门一片地区有不少新建的住宅,其它地方都是上了年头的豪宅。所以除夕这天,从西北水门入内的亲贵子弟也就特别多了。

    因为车马太多,武好古只得和跟随的奥丽加骑马缓行,不过也没耽误太久,就到了自家宅子所在的巷子外面。

    到了路口,武好古才发现这里已经是人山人海,车马辐辏了都是上赶着来拍马屁的官人和商人。

    武好古摇摇头,这样的官场风气真的很不好啊!不就是一个官家心腹加一个首相女婿吗?有必要这样巴结吗?

    “我们走后门吧。”武好古根本没功夫去搭理那些来送礼的人,他还得养精蓄锐,接下去还得陪着官家熬上一天一夜呢!而从建中靖国元年的初二开始,他还得挨个去给能送得上礼的大官送礼……

    “大郎!武大郎!”

    武好古刚刚调转马头,就听见一个福建口音传来,仿佛在喊自己。

    在北宋末年,福建人在朝堂上可是朱紫遍地啊!章惇、蔡京、吕惠卿这些大人物都是福建人。

    所以武好古不敢怠慢,赶紧扭头去瞧,只见一张白净斯文的面孔从一辆马车里面探了出来,正是蔡京的长子蔡攸。

    “哎哟!”武好古赶紧从马背上下来,跑到蔡攸跟前,唱了个肥喏,“居安兄怎地来了?好古还想初二时去府上拜访呢。

    对了,蔡学士还好吗?”

    年初二去蔡京府上送礼是必须的,不过不是武好古亲自去,而是由苏大郎代他去。

    毕竟现在武好古是官家心腹,蔡京正在吃下风,已经被踢出了朝堂,只是赖着不走而已。

    不过即便如此,蔡京依旧比武好古更高一级,武好古还是得奉上一份厚礼表示尊敬的。

    所以蔡京的大公子蔡攸亲自上门给武好古拜年,还是让人感到意外的。

    “好啊!老夫好得很!”

    这个时候,更让武好古意外的事情发生了。一身便装的蔡京一撩车帘,从马车车厢里出来了。

    “蔡,蔡学士,您怎么来了?”

    武好古可真有点佩服蔡京了!虽然武好古现在是皇上的头号心腹,真的有办法让蔡京起复。但是作为一个高高在上的文官士大夫,为了做官居然屈尊降贵来给一个幸近小人拜年。

    这个态度,武好古已经没有办法不帮忙了武好古要不帮忙,那就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了!他那个进士考第六的弟弟武好文可以不理睬蔡京,但是他没有这个资格。

    清高是文官的特权!

    “快随某来……”武好古也不多说什么了,赶紧把蔡京、蔡攸父子从正门请进了自家的宅邸,还让奥丽加去通知武诚之和阎婆儿武家的除夕夜宴当然要安排家伎表演,所以阎婆儿一早就带着十来个卖艺也卖身的女伎进了武家大宅。现在蔡京过来了,自然要有特殊的安排了。

    武家父子一路将蔡京请进了中堂,分宾主落座后寒暄了几句,蔡京就笑着问武好古道:“大郎,你在都亭驿做得好大买卖啊!”

    都亭驿的买卖?蔡京怎么提及此事了?

    “蔡学士,”武好古笑着,“您也知道这事儿了?也不是甚大买卖,不过是替官家筹点钱好修缮琼林苑罢了。”

    在蔡京面前,武好古倒也不隐瞒什么。蔡京是什么人啊?丰亨豫大啊,比武好古更狠!

    “哦?”蔡京一笑,啜了口茶汤,“大郎,你自家也能从中赚上不少吧?”

    武好古笑着,“怎么?蔡学士也想入一股?”

    “入股?”蔡京摇摇头,“大郎,你真觉得这笔生意能做成?”

    武好古笑了笑,“怎么会做不成?韩相公都点头了,难不成曾相公会阻挠?”

    蔡京点点头,看着武好古,“曾子轩和安厚卿的确要从中作梗了。”

    武好古笑吟吟问:“他们不想让官家修缮琼林苑?”

    其实他才不怕曾布、安焘自己跳出来呢!他们现在跳出来肯定给韩忠彦一书包网.bookbao2打尽,右相说不定就是苏辙来当了。这样左相是自己弟弟的岳父,右相又是自己老师的弟弟,官家还是自己的好朋友,这日子可太逍遥了……

    蔡京大笑道:“你以为曾子宣没脑子吗?他们不是要挡官家修园子,而是要当你的财路。”

    “挡我的财路?”武好古一愣,“他们想把都亭驿卖给谁?”

    “不卖谁,”蔡京道,“由店宅务来做这个买卖。”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