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相公,你怎么能同意官家花那么多钱去修缮琼林苑和金明池呢?”

    朝会之后,韩忠彦才到政事堂中,副相范纯礼就急忙和他理论起来了。

    “彝叟,这事儿又不花户部和太府寺的钱,而且开封府还能收上几万缗的契税、市税,有何不妥之处?”韩忠彦在中厅正位上坐了下来,顺手拿起一份刚刚由进奏院送来的奏章,边看边说,“再说现在朝堂上还有那么多的奸臣,我们如果拦着官家硬不让修琼林苑和金明池,没准就让奸臣得逞了。”

    “相公,这次虽然不花国库和太府寺的钱,可是都亭驿的那块地皮也是国家的,如今至少值200万啊。”

    韩忠彦放下手中的奏章,端起小吏送来的茶汤,啜了一口,摇摇头道:“先帝昔日欲为高家修宅邸,宣仁皇后几次三番拒绝,后来不也赐了官地,由高家自己出钱修造,不也说没用国库一文钱吗?我们不是还上表称赞宣仁皇后贤德吗?

    如今官家不过是用相同的办法为自己修善园林,虽然不是明君所为,但毕竟没有花国库的钱,也不影响和辽国的交情,有何不可?

    彝叟,我知道你家兄弟几人,都是正直君子,眼睛里面揉不得沙子。但是不知变通也是不行的,官家只要不行害民的新法,不挑起和契丹的战争,让百姓得以休养生息,卖几块地皮搞点钱花就不要计较了。”

    韩忠彦被史评为“庸懦”不是没有道理的,他的底线是比较低的,只要上上下下都能比较轻松的混日子就行了。根本不能和他那个凶得要死,谁都敢怼的老爹韩琦相比。

    范纯礼只是摇头:“相公,如今官家才即位几日?就已经想尽办法在为自己修园子了,若假以时日,岂不是要聚敛挥霍了”

    “莫说了,莫说了”韩忠彦连连摆手,“说多了章子厚就要来了!到时候天下人更苦,我等正直君子,就得去海州养老了。”

    同一时间,在枢密院内,曾布、安焘、章楶,还有翰林学士蒋之奇也凑在一起,议论“拆迁都亭驿”之事了。

    宋徽宗居然想到了拆了都亭驿卖地皮给自己修宫殿这也太聪明了吧?虽然大家都知道当今圣上是很聪明的,文采武艺综合一下,古今帝王中绝对排第一,唐太宗李世民也比不上啊。

    可是这聪明用得不是地方啊!

    “冲元,今日之事甚为不妥!应该封还字头,坚决阻止。”

    知枢密院事安焘刚一坐下,就对跑到西府来“串门”的中侍郎许将提出了“封还字头”的建议。

    出售都亭驿土地以筹钱修建新馆驿及修缮琼林苑、金明池之事,也是需要中省拟诏,门下省审查的。现在门下省理论上的最高长官韩忠彦已经表态放行了,所以门下省就不大好封驳诏了。

    但是曾布还没有表态,所以中省可以封还字头,拒绝拟招。不过中省这么干是很容易惹恼官家的,到时候就要去海州了。

    “厚卿,”中侍郎许将却被安焘提议吓了一跳,“连韩师朴都点头了,我们还做甚恶人?”

    自神宗朝开始,不让官家花钱的一般都是旧党旧党对朝廷敛财是深恶痛绝的,所以就要控制国家的支出了。不仅皇帝本人的生活要节俭一点,连国家正常的开销,比如打仗,比如治理黄河在北宋中后期治理黄河的办法都不正常了的开销,也都是能省就省。

    不过武好古这次给宋徽宗出的主意是“地产兴邦”啊,问地产业拿钱,不用户部和太府寺出,那就没有朝廷敛财的问题了。所以韩忠彦不加以阻止也不算违背旧党的宗旨。

    和许将一起到西府“串门”的曾布也道:“厚卿,如今台谏主要在元祐党人手中,弹劾我和冲元的奏折都快在官家的案头堆成山了。如果我们在修缮琼林苑的事情上挡官家的道,只怕都得去海州了。”

    “不是修园子不妥,”安焘连连摇头道,“而是把都亭驿的地皮拿去佳士得行唱卖不妥!”

    曾布摇摇头,“厚卿,这不是一事儿吗?不把地皮卖了,官家上哪儿弄200万啊?”

    安焘道:“子宣,你说这地皮会给谁买去?谁能一次拿出200万巨款?”

    “厚卿,你也是汴梁子,怎么不知道汴梁城内豪商遍地吗?”许将笑道,“光是一个界身巷就能拿得出一亿缗。”

    “我当然知道!”安焘正色道,“我还知道土地到了奸商手中,一定会变成他们盘剥鱼肉百姓的工具。”

    “商人买地是买卖,自然要图利的,”曾布说,“商人图利并不等于害民。”

    曾布虽然是新党的大将,但是他的思路和王安石、安焘等人也有不同,他并不赞成官营工商业搞垄断。在熙宁七年的时候,他就上指出了市易法存在的问题。因此被看成了新党的叛徒,被王安石踢出了朝堂去广州做知州了。

    而安焘虽然是汴梁子,但是却主张加强官营工商业。所以在他看来,章惇、曾布主导的所谓“绍述”只是徒具其表,完全没有了熙宁新政的精髓。

    安焘愤恨地道:“今次之事一定不是官家想出来的,而是官家身边的两个小人潘孝庵和武好古在谋划!

    那潘孝庵虽然是将门子,却是父子两代都不务正业。在熙宁、元丰年间,他家的金银绢帛交引铺就勾结污吏,坏了王荆公的青苗法,趁机操纵粮价,又以高利放债,迫使大名、应天、海州等地不少小农倾家荡产,甚至有不少贫户因此阖家自杀!

    后来,他家的解库还借钱给开封府的粮商以囤积居奇,操纵粮价对抗市易法,搞得民怨沸腾。

    此等奸商本该拘捕归案,从严惩处,可是却因为是功臣之后且有官身就不了了之。如今他的儿子和女婿又迷惑官家,想要继续为祸害民了!”

    原来潘孝庵、潘巧莲的老爹也不是什么好人,活着的时候也是开封府有数的大奸商!王安石搞青苗法的时候,他就和当地的豪门污吏勾结,一起在大名、应天、海州等地操纵粮价。

    在农户从常平仓贷出粮食需要折算成钱前大肆推升粮价,造成农户贷出的粮食折价过高。而在夏秋农户还贷时,又压低粮价,造成农户还贷所需的粮食也需要折钱过多。

    这样农户实际上需要承担的利息就远远超过了规定的百分之二十,多出来的部分,自然就由潘家奸商、当地的豪门还有贪官污吏私分了呃,这种明摆着亏死的青苗贷在很多地方都是摊派的,不想借也不行啊!不仅农户会被摊派青苗贷,连廓坊户也会被摊派。

    对了,同样的坏事西门青的爷爷西门鹤在阳谷县也干过,可是逼得不少老实巴交的农民伯伯倾家荡产!

    所以王安石的新政搞砸锅,主要是奸商和污吏们的罪过王安石的新政漏洞再大,执行过程中错失再多,出发点都是为国为民,而且又符合官营工商和“保护”小农的政治正确,自然是好的。如果没有奸商和污吏捣乱,新政肯定是大获成功的。

    现在奸商居然成了官家的心腹,还打算在开封府搞房地产,这样下去如何得了?

    “厚卿,”曾布皱着眉头说,“要不就让御史弹劾潘孝庵和武好古吧。”

    御史台里面当然也有新党的喉舌,现在的御史中丞赵挺之就是新党一员。

    但是弹劾武好古、潘孝庵这样的近臣心腹是没有用的,官家直接把弹章留中就是了。

    “现在不需要弹劾,”安焘说,“现在应该阻止小人的奸计,绝不能让都亭驿落在他们手中。应该让开封府的店宅务接手都亭驿。”

    “让店宅务接手?”

    曾布和许将互相看看,都觉得有点儿不大放心。说真的,把都亭驿作价200万卖了最简单也最不容易出纰漏的事儿。而且官家提出的唱卖也不错,公开喊价,价高者得,一手交钱,一手拿地,没有任何不妥啊。

    “让店宅务去卖了都亭驿?”曾布问。

    安焘点点头:“也不是单纯发卖,而是”

    而是什么安焘一时想不起来,他又不知道后世地产兴邦的路子,甚至连生意都没做过。

    “奸商一定有办法谋求暴利,”安焘说,“但是店宅务的官吏一定知道。子宣你只需要把他们叫到府邸问话,搞清楚了商人们如何牟利,就可以让店宅务同样办理了。”

    “可是开封府的左右厢店宅务经营所得一样是给禁中花销的。”曾布说,“反正是给官家盖园子,我们又何必多此一举?”

    “不一样!”安焘摇摇头道,“店宅务乃是官营,朝廷是可以掌控的!而商人唯利是图,所作所为一定误国误民!熙宁、元丰年间的事情,子宣你难道忘记了么?”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