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快到晚饭的时候,王驸马终于赶到了武好古的梨花别院。

    武好古和潘孝庵还有高俅一块儿到大门外迎接,把忙活了一天的王驸马迎进了中堂。

    进屋做好之后,王诜看着武好古,笑吟吟道:“大郎啊,老夫已经和韩相公、曾相公和范相公他们说好了,他们都上了你的当!明天会上奏官家,报告都亭驿闹鬼和辽使搬家的事儿。

    你说说看,你该当何罪啊?这可是欺君书包网www.bookbao2.com上啊!”

    “怎么会是欺君呢?”武好古笑着,“当今官家可是圣君,怎么会不知道闹鬼是假,拆房子才是真的?”

    宋徽宗当然知道了!这事儿本来就是武好古和宋徽宗联手做局嘛!要是不拆了都亭驿、同文馆、礼宾院、怀远驿、国子学、太学、武学、小学、开封府学,上哪儿找2000万给他盖琼林宫啊?

    如果说有谁被欺骗了,也就是政事堂里面几个宰执重臣了。其实这也是善意的欺骗,不花国家一文钱,还给宋徽宗造了园林离宫,给不少住房困难户官员盖了经济适用房,还在开封府城旁边造了个小而坚固的“支城”。

    万一将来女真人还是打来了,开封府城守不住,躲进琼林新城好歹也能多捱上一阵子吧?

    而且这事儿宋徽宗要是跟那帮宰执明说,肯定被堵啊,所以只能这样悄悄的进行。

    还不敢一开始就说要造琼林宫,只敢说把都亭驿的地皮卖了给辽使在琼林宫旁修个新的馆驿,“顺便”再修缮一下同样年久失修的琼林宫

    200万当然是不够的了,不过可以开始做项目了。等过一阵子兵学司的军学并入武学了,就可以拆迁国子监下面的武学了。

    武学占地比都亭驿大多了,不过地段不是太好,在南熏门内,属于开封府外城,但是四百万缗还是可以换到手的。这样琼林宫二期工程和新武学就能同时开展了

    就这样一点点的拆,一期期的建,有个五年十年的,就能给开封人民建成一座崭新的琼林新城了。

    这可真是为国为民为君为官,对各方面都有好处的大好事啊武好古做的事情真是太好了,简直就是雷锋同志穿越了!

    当然了,王诜也是有好处的。房地产买卖肯定算他一份,不过他根本不在乎钱他有钱也没人继承啊。他只是想把宋徽宗哄开心了好升个官吃了一辈子富贵闲饭的王诜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都65岁了,身体也不好,居然想要做枢密院都承旨这个官他当然可以做了,他老婆死了20年了,早就不是真正的驸马了。

    不过现在还不是宋徽宗可以为所欲为的大观、政和、重和、宣和年间。他真要提出让王诜去做枢密院都承旨,多半会被宰执们堵来的。

    第二天上午,崇政殿中。

    圣君宋徽宗从案几上的一堆奏章中抽出了那封做了标记的关于都亭驿闹鬼的折子,打开放在了自己面前。

    “范卿,”他强忍着没有笑出声,直接点了刚刚卸任了知开封府事一职的尚右丞范纯礼的名儿,“都亭驿闹鬼是怎么事儿?是不是开封府有人蒙冤屈死了?”

    蒙冤屈死?怎么事?皇帝怎么会往这方面想?

    范纯礼听到这问题吓了一跳,他是之前的知开封府事啊,要是开封府地面上有人蒙冤屈死变了鬼,他这个知府是有责任的!

    哦,如果仅仅是有人蒙冤屈死,其实责任不是很大的,问题是冤死的变了厉鬼而且是连大相国寺的高僧都超度不了的鬼,那就是个很大的责任了。

    范纯礼使劲儿想了想,实在记不起来冤枉死了什么人?

    “陛下,也许是被绍圣、元符年间被奸臣陷害的冤魂在作祟。”韩忠彦这时开口替范纯礼解围了,顺带着把矛头指向了新党。

    一定是被新党害死的忠良变成厉鬼了

    “是吗?”赵佶转过目光看了看曾布,“曾卿,可有这样的事情?”

    曾布连忙道:“陛下,鬼神之说是不可信的。绍圣、元符年间国泰民安,西贼也被平定,政绩是有目共睹的。”

    虽然害死了一些人,但还是功大于过的!

    “陛下,”知枢密院事安焘这时上奏道,“绍圣、元符年间虽然用兵取得了胜利,但是远远称不上国泰民安。

    熙宁、元丰年间,才是国泰民安。当时朝廷和地方仓库无不殷实,便是小县所存之钱粮也不下二十万。绍圣、元符年以来,各地倾其所有以供边军,但是军中仍然缺乏粮草,不少地方官吏们连月俸都不能按时支取,公家的财物不知去了哪里?还请陛下明察。”

    这是新党在闹内讧!新党内部,其实也存在很大的分歧。

    安焘虽然也有新党的背景,但他不是章惇、曾布一系的人,算不上核心,而且他和章惇的关系很坏,有机会踩上两脚也是正常的。

    而且他说得也不是完全不对,绍圣、元符年间的财政地区不能和熙宁、元丰年间相比。

    因为章惇主导“绍述”并不彻底,只是恢复了在元祐更化期间被废除的免役法、保甲法、青苗法,以及继续贯彻置将法、保甲法、农田水利法,改免役法为雇役法。而没有恢复实行均输法、市易法、方田均税法。

    也就是说,章惇的“绍述”是建立在对大商人、大地主让步的基础之上的。因此国家的财政状况并没有熙宁、元丰那么好。同时又要支撑大规模的用兵,自然就把多年累积的财富给消耗一空了。

    另外,均输法和市易法又是官营工商加打击商人的路线,政治上无比正确,所以安焘现在依旧认为熙宁、元丰年间的新政是完全正确的。

    “也许是熙宁、元丰年间惨死的小商贩化成了厉鬼呢?”

    韩忠彦马上开口反击安焘了。章惇的路线只是打击官人有点狠,工商户和大地主们还是可以忍受的,而安焘想要恢复的均输法、市易法和方田均税法可真是让整个开封府都怨声载道的。

    宋徽宗这个时候嗯咳了一声,制止了朝堂上的争吵一个“鬼”居然点燃了朝堂上的战火,这可真是有点出乎圣君赵佶的预料了。

    “到底是何冤鬼,以后再说。”赵佶一本正经地说,“眼下还是让辽使搬去琼林苑左近居住。

    不过也不能总住在王诜家中吧?不如就在琼林苑附近选择一处新址,修建一座新的馆驿供辽使居住吧。”

    要给辽使盖房子?

    曾布、安焘和章楶三人马上紧张起来了。

    现在辽使说都亭驿有鬼,官家马上就给盖新房子,这说明什么?说明官家要和辽国做兄弟啊这是旧党的路线啊!官家原来是亲旧党的!这可怎么办?

    韩忠彦和范纯礼那个高兴啊!

    官家果然是圣君,知道大宋的禁军都是废物点心,打个西夏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而且还没最后胜利。和辽国打完全是老寿星上吊活腻了!

    所以还是和辽国做兄弟,大家一起混日子。

    “陛下所言甚是!”韩忠彦马上表态,“都亭驿年久失修,即便没有闹鬼也该再建新馆了。”

    “不过再建新馆耗费巨大,”宋徽宗一脸不舍地说,“如今国家各处府库空虚,正是应该节俭的时候。

    不如这样吧,就把旧的都亭驿地皮拿去佳士得行唱卖,所得款项用于建筑新馆。”

    圣君啊!

    韩忠彦和范纯礼那个激动啊!为了宋辽友谊盖房子还不花朝廷的钱,这是多好的皇上啊!

    “陛下,都亭驿的土地在开封府内城,价值很高。而琼林苑附近的土地比较便宜。如果要卖了都亭驿,所得的钱款怕是不下二百万,修建一个新馆有二十万就够了,剩下的钱怎么用?”

    安焘是开封府人士,而且还当过户部尚和三司使,很会理财,马上就想到了拆迁的差价不小。

    宋徽宗被他一问心中颇为不快,这老家伙放弃湟州、鄯州的时候糊涂的不行,现在一提到钱怎么就那么清醒了呢?

    “若有富裕,”宋徽宗脸色阴沉地说,“朕还想修缮琼林苑和金明池。”

    崇政殿内的空气一下子凝固了。宋朝皇帝虽然大权在握,但是花钱是不大自由的。谁让他们不杀士大夫呢?士大夫的嘴可就不大老实了,想要学清朝的圣君那样为后世北京和承德旅游业做贡献是不可能的。

    不过宋徽宗现在要做的事情却是个擦边球,他又不是搜刮民脂民膏给自己盖房子,他不过是想卖掉一块开封府内城无关紧要的地皮

    而且,这事儿好像也不需要通过两府同意吧?呃,应该是可管可不管,那么就少管一点吧。

    “陛下,”韩忠彦想了一会儿,开口表态了,“既然不用户部和太府寺出钱,臣等宰执不便过问此事,一切就由陛下决定吧。”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