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郎,你想怎么安排?”

    潘孝庵话入正题了。

    怎么安排的意思是“捞不捞”和“捞多少”不捞应该是不可能的,潘孝庵、武好古和高俅又不什么青天,都是爱财的武官和幸近的小人。

    三四百万到了他们手里,怎么都要贪墨一些吧?贪墨个几十万缗的,真不算什么。

    “还是把钱花到实处吧。”武好古的答却是让潘孝庵和高俅非常意外,“十一哥,高大哥,要捞钱就在开封府,拆房子盖房子修园子几百万还不是随便能捞到的?那些殿前武士是用来升官立功的凭借,可不能杀鸡取卵啊。”

    “你说甚底?几百万缗?”潘孝庵闻言就是一惊,“怎么可能有那么多?我们还得给陛下修琼林宫呢!”

    “不是琼林宫,而是琼林城!”

    武好古说着话,就从自家房的架上取过了一幅图纸,展开在了案上。

    这是拟建中的琼林新城和开封府旧城合并在一块儿的平面图武好古的灵魂可是从后世的地产强国穿越来的,虽然本人不是地产业的人员,但是怎么用地产兴邦的套路还是非常熟悉的。

    对于开封府城这样一个老城土地有限,而地价又特别高昂的首善之都而言,老城拆迁和新城建设,无疑是来钱最快的办法。后世大天朝的兴旺发达,不就靠得房地产支柱吗?

    当然了,拆平民的房子在大宋很不容易宋朝开封府的刁民比后世的天朝百姓更不讲道理。毕竟现在还是可以站着看皇上的时代,没有元明清三朝的调教,老百姓的思路和后世不大一样。特别是开封府这里的老百姓又被大宋历代官家给惯坏了,个个都特刁钻。

    如果武好古这个幸近敢在开封府城内强拆,百分之百被老百姓敲登闻鼓告御状,还有一帮不讲道理的御史言官还会跟着弹劾,到时候宋徽宗也保不住他。

    所以武好古的拆迁目标一开始就瞄准了官产。都亭驿、同文馆、礼宾院、怀远驿、国子学、太学、武学、小学、开封府学等等的,统统都在拆迁计划里面!

    有拆当然就有建了,都亭驿、同文馆、礼宾院、怀远驿、国子学、太学、武学、小学、开封府学的地盘在后世来说都是黄金地段!

    黄金地段要怎么变成黄金,特别是装在自己口袋里面的黄金,那可就是大学问了。

    “这些都是要拆掉卖钱的!”武好古伸出手指,在图上开封府旧城部分指指点点,上面不少地盘上划了叉,旁边还写了个“拆”字。

    “那么多啊。”潘孝庵粗略地看了看,“差不多能卖2000万吧?不过琼林宫也得花不少钱吧?我看没1500万根本不够,剩下的钱中间还得拿出一部分盖新的使馆和国子监诸学,根本剩不了多少”

    一旁的高俅说:“琼林新城还有宅地和商馆用地,这可都是能卖钱的。另外,琼林新城和开封府西城之间还有点地盘,只要琼林新城建造起来,那可就值钱了。”

    “那得猴年马月?”潘孝庵连连摇头,“琼林新城没有五年到十年是起不来的,我们就算拿下了新城里面的宅地、商地和两城之间的土地,要赚到钱起码得十五年。

    大郎,你不会真的在看十五年后的钱吧?”

    “哪儿能呢?”武好古笑着,“十一哥,我看的其实是开封府内的那九块地皮,我们可以联手把它们买下来。”

    “买下来?”潘孝庵吸了口气,“那得2000万吧?我们几个哪儿有那么多钱?”

    “当然不能一次性买了,得一块块买,”武好古说,“先从都亭驿开始。”

    都亭驿的地段好啊,就在汴河大街附近,属于开封府内城最黄金的地方,距离州桥夜市和大相国寺都不远。

    “你要怎么买?”潘孝庵看着图上的都亭驿,眉头深皱。

    “当然是招唱挂了。”

    “甚?”

    “就是通过公开招标、唱卖和挂牌的办法把都亭驿的地皮买下来。”武好古说,“只有这样才不落人口实。”

    “这还能赚到钱吗?”潘孝庵看着武好古,满脸都是疑惑。

    “怎么会赚不到钱?”武好古笑了起来,“十一哥以为到时候会有很多人来和我们争吗?那可是200万缗的大买卖!背后没有人敢来接盘?背后有人的,手头就预备好了200万缗?即便是有人又有钱的,就敢下那么大的注还得罪我们仨?”

    地产生意,怎么能不讲背景?早就熟知其中关键的武好古,当然不会落人口实了。

    “可也得拿出200万缗啊!”潘孝庵还是摇头,“大郎,你知道这200万缗拿去放债,一年能赚多少吗?”

    宋朝的利息是很高的!在王安石的中,百分之二十的年利率都属优惠了。

    潘孝庵家的“银行”是放高利贷的,肯定不止百分之二十的年利率当然了,宋朝的“银行”也是有坏账的!比如借钱给海商,百分之五十到百分之一百都能开得出来,如果海船顺利来了,借出去的钱也就赚翻,如果没来,那就有可能出现重大坏账了。

    不过有赚有赔之后,潘家金银交引绢帛铺的放债平均年收益率都在百分之二十以上这大概就是王安石的搞砸的主要原因,王大宰相是君子,大概不知道世界上有欠债不还这档子事儿,更不知道有些坏账就是让官府去拿人也是收不来的。

    所以放高利贷也是有风险,是需要谨慎从事的一般没人放款给穷人救急,都是放给工商业者做大买卖的。

    世界上哪有不管三七二十一往外放债,还要压下指标不放完还不行的?而且放款放多了就是在大松银根,怎么可能不造成物价上扬?这位被后世捧上天的改革家其实根本不懂

    不过不懂经济,也不懂工商的文官多着呢!武好古和潘孝庵这俩奸商和官府做生意是不可能赔本的。

    “怎么需要拿出200万缗呢?”武好古说,“十一哥,你还真打算把钱送进户部?进了户部要拿出来可就难了!”

    “不把钱送进户部?”潘孝庵不大明白,“难道送进太府寺?”

    “送进太府寺一样很难拿出来,”武好古说,“这笔钱得专款专用,直接送进负责修建琼林城的衙门啊这衙门,当然也掌握在我们手里。到时候钱就继续存在潘家金银绢帛交引铺,只需要周转得开就行了。”

    “能周转开吗?”潘孝庵拧着眉头问。

    “能啊!”武好古很肯定地说,“只要在都亭驿地面上盖起来的新房子能预售出去就行。”

    “预售?”

    “就是房子还没盖好,先卖出去,把钱收来。”

    “房子都没盖,你就想收钱?”高俅瞪大了眼珠子看着武好古,感觉到非常不可思议。

    武好古笑了笑:“别的地方是不可能的,但是开封府城之内就是可能的!

    开封府可是寸土寸金,一房难求啊!州桥夜市附近,只要是个房子就不会低于两万缗,而且有钱都很难买到手。”

    开封府的房产行情武好古是知道的,他的佳士得行是有房产业务的,今年已经卖出去三十多处住宅,价值好几百万缗呢。

    才三十多处?仿佛很少啊!

    没错,是很少!不过不是买家少,而是放出来的房产太少了。需求可是一点都不少啊!

    且不说一般的普通人家,就是潘家将门这样的豪门,现在子弟早就过了1000,但是在开封府拥有的宅邸数量却只有几十处几代同堂甚至几房同堂的都大有人在。

    住得像潘孝庵、潘巧莲这样宽敞的,那是个别的特例他们家是开银行的!

    另外,开封府还有两三万个堂堂的官人,其中的大部分也都是无房户。就连武好古的恩师苏东坡,在开封府也没有房产他曾经有过一套房,后来因为嫁女儿和老是被贬官,不够开销不得不卖掉了。

    总之,在开封府城内没有卖不出去的房子。甚至用不着打什么折,有房就不错了!

    而且武好古还准备针对开封府寸土寸金,一房难求的局面,专门设计了两种“紧凑型住宅”。一种类似于后世上海滩的石库门房子,独门独户,砖木结构,两层楼加上阁楼,还带一个小小的天井。

    这种房子可以造得非常密集,而且每一栋虽然有封闭的空间,但是占地面积很小,既体面,又不会太昂贵,在预售阶段,每栋“仅售”两万缗。

    如果买不起“石库门”,武好古还为住房有困难的开封府官人们准备了更加廉价的“筒子楼”。在减掉了很多不必要的“先进技术”后,筒子楼采用了成熟的技术,建造难度大大降低,质量也有了保证,在州桥夜市附近的筒子楼的售价,在预售阶段,不会超过每套8000缗

    另外,无论是筒子楼还是石库门,如果是进士购买,武好古还可以给一个九五折的优惠价。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