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朝中两党围绕兵学司展开的斗争总算是有了结果,旧党这会是扳了一局,也让圣君赵佶对韩忠彦等人的看法有所改观对于强兵,这些人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啊!

    几日后,赵佶又在崇政殿召龙图阁直学士知开封府范纯礼范仲淹三子独对,旋即颁布大诏,范纯礼拜礼部尚兼尚右丞,进入了宰执序列。

    旧党的行情,又有所看涨了。

    也不知道是因为新党暂时遭受挫折,还是因为年关将至,不方便再起政争,这几日朝堂之上倒是风波不起,颇为平静。

    今日朝会之后,宰辅们到政事堂中,共议今日要处置的几项重要的政事。

    “馆伴高丽使言,高丽使臣吴延宠乞太平御览,并报曷懒甸女直所部归附之事。”韩忠彦坐于中厅正位,将馆伴高丽使送来的奏章,当先拿在了手中,“去岁尹灌来朝时,就乞赐太平御览等,先帝诏允,只待校定完毕便可给赐。不知诸位有何看法?”

    曾布先啜了一口茶汤,漫不经意的道:“既然先帝有诏,那就给他们吧。”

    太平御览是宋太宗当政的太平兴国年间编纂的百科全,全1000卷,分55部,各部之下又分落干类,类之下又有子目,大小类目共计约5474类,可以算得上是包罗万象,应有尽有。如果拆分归整一下,倒是能支撑起一个中世纪大学。不过赵光义并不是拿这部大去办学搞教育的。

    此原本名叫太平总类,太宗赵光义为了显示自己很快,曾说:“此千卷,朕欲一年读遍。”因而命人日进三卷,备“乙夜之览”,才诏改为太平御览估计赵光义那胖子每天晚上就拿三卷太平御览当催眠药用了

    而高丽王国的历代国王为了显示自己的博学,也很想得到太平御览,所以就累次陈乞太平御览。不过这部却被列为了禁止外传的禁,所以一直不许,直到宋哲宗当政的元符二年才松了口。

    韩忠彦也知道当时许可太平御览“出口”的决策也有曾布的份儿,现在曾布的答也在预料之中,于是瞟了他一眼后,目光就转到范纯礼的身上,“彝叟,高丽国使将索要太平御览和女直归附事一起上奏,你说是不是想将两者联系起来?”

    “相公所虑甚是。不过曷懒甸女直始终是辽国的臣属,高丽人想吞并他们难免会得罪辽国,我们得防着被高丽人拖下水。”

    范纯礼和他俩哥哥一样,都是特别不愿意和蛮夷开衅的旧党君子。如果高丽人没有把曷懒甸女直和太平御览联系在一块儿,他就没有什么担心的了。

    可是现在,事情好像变成了高丽国向大宋通报收服曷懒甸女直,大宋赐给太平御览1000卷以示鼓励了

    曾布有点蔑视地看了范纯礼一眼,范仲淹的三个儿子都一个德行,畏惧蛮夷如虎!

    鼓励一下高丽国怎么啦?高丽国如果能多吞并一些生熟女直的地盘,说不定就会和大辽国打起来。大宋不正好从中渔利?

    可曾布蔑视的眼神,却被范纯礼无视了,他缓缓地说:“不如先向辽使询问曷懒甸女直的情况,然后向辽人说明我朝的立场,再赐太平御览给高丽人。”

    范纯礼的话刚说完,门外忽然走进一个门下省的小吏,向韩忠彦行了一礼后报告道:“禀相公,馆伴辽国使王刺史有急事求见。”

    这个王刺史就是驸马都尉王诜,他已经从海州来了,现在也是圣君赵佶的老心腹了。

    不过王诜因为是驸马,又没有在东华门外唱过名,所以赵佶一时也很难给他个要职,所以就派他做了馆伴使,负责接待辽国使臣。

    “可说了是何事吗?”尚右丞范纯礼问。

    “好像,好像是都亭驿闹鬼”

    “啊?闹鬼?”

    “闹鬼的事情怎么报到政事堂了?”

    “这个王晋卿也太胡闹了。”

    在场的三个宰执一下子都统一意见了。闹鬼这种事情怎么找宰相啊?宰相也不管捉鬼啊,这事儿得去大相国寺,那边有高僧可以超度,如果度不了再去找景灵宫皇家道观找道士来捉。总之,妖魔鬼怪不归宰相管啊。

    “请他进来吧。”

    韩忠彦挥挥手,还是打发那个小吏去把王诜请来了。王诜怎么说都是官家心腹,还是一等一的亲贵老臣,面子总是要给的。

    不一会儿,王诜就一脸苦笑的走入了政事堂,韩忠彦和他很熟,也不等他行礼,劈头就问:“晋卿,到底怎么事儿?”

    “我哪里知道?”王诜连连摇头,“那辽使前日还好好的,昨日突然说都亭驿破旧不能住人,且有白衣女鬼出没,还吵着要搬出去住。”

    “那就去大相国寺找个和尚念经吧。”曾布说。

    “找了,”王诜道,“找了智深大师和烧猪院惠明大师去念经,可是昨晚还是闹鬼还惊到了辽使萧保先。”

    听了王诜的汇报,在场的宰执们都摇头苦笑,这个王驸马也是,找也得找道高僧啊,怎么能找烧猪院和尚和鲁智深那个酒肉和尚呢?

    就他们俩,能把鬼魂超度了才是真见鬼了!

    “要不就先给安排到别处去?”韩忠彦皱着眉头说。

    “下官在城西有个园子,可以让辽使先在那里住几日,带清理了都亭驿后再让他们搬去如何?”

    王诜接着提出了建议。

    曾布点点头,对韩忠彦说:“就照王都尉所言上奏吧。”

    都亭驿闹鬼的事儿,在宰执们看来连小事儿都算不上,纯粹就是个趣闻。所以也就没认真讨论,甚至没派人去调查,就做出了决定。不过他们谁都没有想到,都亭驿闹鬼事件,根本就是一个近幸小人的拆迁阴谋

    驸马王诜当然也是“拆迁阴谋”的参与者之一了!

    从皇城出来,王诜也没再“闹鬼”的都亭驿,直接就去了城外武好古的梨花别院。

    这个时候,武好古、高俅,还有从延州赶来过年的潘孝庵人都在梨花别院里,一边等着王诜的消息,一边在商量“殿前武士”的后续。

    日前的崇政殿问对只是定了大计,还没有到落实呢!

    5001000个殿前武士可是一支相当精锐的武装力量啊!背后还牵扯到最多150万亩的土地和上百万缗的安置费用。

    这个差遣可一定得拿下了!

    “我朝有殿前二十四班,原本都是诸军精锐,如今却成了仪仗,不能征战了,否则也不需要殿前骑士了。”

    潘孝庵首先提起了殿前诸班直的情况,在太祖、太宗朝,殿前诸班的战斗力还是很强大的。可如今却成了样子货,只能充仪仗,不能作战了。

    武好古笑道:“国初时天下尚武,自然可以募集到诸班勇士。可如今文风太盛,富庶之家大都重文轻武,武士没有了来源,诸班自然也没有勇士可以募集了。所以只能走养士的路线,看看能不能替国家养出一些壮士了。

    其实枢密院兵学司的路子也是不错的,住进城里面,富贵了一百多年的勋贵子弟是不可能自己养成战士的,只有从小送进兵学司那样的军学调教,有个十年八年的,肯定可以教出来。”

    在古代中国,“进城”和丧失战斗力几乎可以划等号。无论什么样的精锐,一旦住进了繁华富庶的天下首善之都,再安逸上个几十年,差不多就能养成废物了。

    大宋开国的那般将门,当然也是这样的!即便没有赵匡胤的富贵释兵权,结果也不会有什么不同。其实北宋的将门资本家和将门艺术家们还是不错的,至少能给后世留下不少价值连城的艺术瑰宝。

    而想要扭转这样的趋势,也只有开办军校一途了。事实上,全世界在古代和近代维持军队战斗力办法,也就是“封建采邑”制和军事学校制两个路线当然不能办北宋武学那样的军校。武学的毛病是把战士和将军“对立分割”了,只想培养将才,而不想培养基层的军官。

    当然了,本身没有战斗力的“将”,是不会对北宋朝廷构成威胁的。而战斗力爆棚的愤青军官,有的时候是很难控制的反正历史上没有什么封建王朝能牢牢控制那伙愤青。

    所以对北宋王朝而言,最有利的军事组合就是花钱雇佣来的壮士和本身没有武力的“将”。

    只可惜,武学里面培养出的“将”根本不会掌兵。而没有了尚武的风气后,壮士也很难花钱雇佣到了。

    高俅笑着摇头道:“大郎,你真是想多了,现在武官多是荫补,根本不需要会武功就可以做。如果要入军学学个十年八年才能做,满开封府的将门还不得跳起来?”

    “说的也是。”武好古苦笑起来,“那我们还是先议一议怎么把那1000家殿前武士安排好吧。十一哥,我看你也别再延州了,在那儿能学到甚底?还不如把殿前武士接过手,安排妥帖了比啥都强。”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