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回到开封府的第二天的午后,武好古才和高俅一块儿,在崇政殿中见到了已经做了快一年天子的圣君赵佶。

    外面的天气很冷,正在下雪,崇政殿里面虽然生了暖炉,但是这座大殿毕竟年久失修,到处都在漏风,呆在里面一点儿都感觉不到暖和,甚至还能觉出一些阴冷潮湿,很不舒服。

    怪不得大宋的官家都比较短命,这座阴森森的皇宫,可真不大宜居啊……

    心里想着要早点把琼林宫这件正事儿给办好的武好古,将几张铅笔写生图双手递给了赵佶身边的大貂珰杨戬。

    “陛下,这位就是老奴和您说过的刘娘子……画得可真像啊,和真人一模一样。”

    “呵呵,”赵佶听了杨戬的话,淡淡笑了,“你也不看看那是谁画的?”

    “也是啊,画中第一人呢!”

    “唔,果然有些滋味。”赵佶这时又夸赞了一句,不过不是夸武好古的画,而是在夸画中的小美人。

    美人姓刘,小字艳娘。人如其名,娇艳如花,不仅五官近乎完美,肌肤也洁白细腻,犹如凝脂,而且身才也好得没话说,小小年纪,胸前就鼓鼓囊囊的,个头也高挑。在武好古认识的女人里面,能和这位刘艳娘比身材的,大约只有阎婆儿和女儿阎惜娇了。

    人家现在可是开封府第一艳妓了!

    不过这位刘艳娘却比阎惜娇多出了良家女子的清纯,艳丽之中,带着清新,还有那种开封市井人家的小家碧玉的气质,一双会说话的明眸放出来的,全是对如意郎君的期盼和依恋……

    这滋味,和阎家母女的那种豪放又是完全不一样的。

    “很不错,”赵佶笑着点点头,“且唤入宫中封个才人吧。”

    “喏。”杨戬满脸堆笑着应了一声。

    “陛下,”武好古这时又摸出一张礼单,交给杨戬递了上去,“臣在海州听闻太后有樣,便寻了些高丽人参,辽东海参,长白山的猴头猴头菇、熊掌、雪蛤油,带来献给太后她老人家。”

    其实武好古在海州的时候不知道向老太太一病不起了,他是昨天才听说的。不过反应还是非常及时的,马上让人从海州、界河送来的药材和补品中选出一些上品献入宫中。

    “难得大郎如此有心。”赵佶的脸色也凝重了起来。他虽然轻佻,可是对后妈向老太太还是非常孝敬的。

    “陛下,太后生病大概是因为皇城老旧潮湿,不宜老年人居住的原因。”高俅插话说,“奉上补品只能治标,想要让太后长命百岁,还得为太后盖一座宜居的园子。”

    大孝子赵佶又点点头,“此事须得抓紧了……大郎,你说呢?”

    “陛下,”武好古说,“请将此事交给高宫司负责,下官自会全力配合,保证不花费多少,便可建成琼林离宫。”

    会盖园子不是本事,会不花钱盖个园子那才是真本事!

    赵佶这下终于满意了,他想了想又道:“其实宫中的封桩库颇有积蓄,只是不便动用罢了。”

    现在掌权的不是蔡京那个奸贼,无论是韩忠彦还是曾布,在拦着皇帝不让乱花钱这方面是完全一致的。

    “臣有办法筹钱,”武好古道,“请陛下放心。只是臣和高宫司都不懂营造,要尽快建成琼林宫,还需请李将作夺情出山。”

    李将作就是李诫,营造法式的作者,大建筑师。

    赵佶当然知道李诫的本事,马上应允道:“待琼林宫开建,便让他夺情。”

    “另外,臣还建议设立园林司,全权负责琼林宫及其周边区域的营建工程。”

    “可以……”赵佶顿了顿,“可以让高大郎来做知园林司事。”

    他早就知道武好古的琼林宫计划了武好古要给赵佶建造的可不是一座孤零零的宫殿,而是一座“新城”。他可是非常热衷于“造城”的,界河商市一个,天涯小镇一个,云台学宫实际上也是一座学城,在开封府他也想建造一座琼林新城。

    琼林新城当然不会有开封府城那么大了,有六七个平方公里就足够了。

    其中的核心当然是琼林宫;其次是辟雍厢,就是包括国子学、太学、武学、小学、翰林学堂教书画医学天文、开封府学在内的学校区;再次则是使馆区,原本位于开封府城内的使馆,全都要迁往琼林新城;第四则是居住和商业区,琼林宫中也会设立两府衙署和大量的学校以及军营,所以就得留出盖民居、官居和商店酒楼等各种消费场所的地盘那可都是能卖出大价钱的学区房啊!

    另外,武好古还计划在琼林新城西面修建“殿前武士”的兵营、马场、训练场同时也归武学生使用。

    在武好古的设想中,“殿前武士”不是开封府的常住居民,他们户均在沧州北部拥有将近一平方公里的土地,可以建立庄园,半耕半牧,只需要轮番入京服役即可。

    如果最后能有1000家殿前武士定居在沧州北部,那么开封府琼林新城外的军营里面也就常年居住500名武士和最多1500名随从以及一些随行的家眷。还有大约1000匹战马和1500匹驮马、走马,也会饲养在营区的马场里面。

    有了这些“殿前武士”,将来若是有什么万一,被女真人打到开封府城外了,赵佶和赵桓这对父子总还有突围逃跑或是坚守琼林城的可能……

    当然了,武好古力推的殿前武士也不是完全为了圣君赵佶。因为番上服役的殿前武士仅仅是殿前武士这个集群的一部分,剩下的500名殿前武士,以及他们的子弟都在沧州的庄园里呆着。武好古开在界河商市的六艺书院和云台学宫分校,都很容易吸收他们入学,将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培养成武装博士团的一员。

    实际上,那些殿前武士家族是用来“生产”武士骑士的!

    “只是这园林司之事,”赵佶这时皱起了眉头,“该由谁来提出?”

    赵佶现在还是圣君,朝中也没有“丰亨豫大”的蔡相公,所以他要给自己建个离宫是不大方便的,自己也不能提出。

    武好古奏道:“陛下,臣可以去安排则个,保管不会坏了陛下的清誉。”

    赵佶点点头说:“如此甚好。”

    ……

    “大郎,如今北面之事,你如何看待?”

    正事儿已经说好了,圣君赵佶又问起了和辽国、高丽国的关系。

    大宋和辽国、高丽的关系本来轮不到武好古这个幸近来说,但是这两年他一直参与对辽谍报活动,对辽国的情况是非常了解的。

    “陛下,”武好古说,“您以为大宋如今可以同辽国开衅吗?”

    “自是不能的。”

    “那将来若有一日,辽国内乱大起,阻卜、女真、渤海皆反,我朝应该趁机恢复燕云吗?”

    “自是应该的。”

    武好古笑道:“既然如此,那么上策就是在不能开衅的时候结兄弟之盟,在辽国大乱的时候阴图燕云。”

    这个……仿佛有点不讲义气啊!

    “大郎,”赵佶眉头深皱,“你是说先结欢好,在辽国有难时悍然背盟吗?”

    “陛下,”武好古又奏道,“并不一定要背盟,契丹若能据有草原林海之地,压制阻卜、女真之蛮夷,我朝自有长久安泰,一年50万岁币也是值得的。若契丹不能据有草原林海,那我朝和契丹应该共守燕山防线,以阻挡北方蛮夷南下。到那时我朝可以让契丹余部称臣以换取援助,这样就可以养契丹以御胡虏了。”

    “若契丹不肯呢?”赵佶又问。

    武好古笑道:“陛下何不以耶律延禧为兄弟?大难临头之时,耶律延禧又如何能拒绝兄弟的相助呢?若契丹无力平复大难,退居燕山之地,又如何会拒绝调整双方的关系呢?”

    武好古的复燕路线,其实是将契丹当成了盟友而非敌人,同时也认定契丹不可复兴。如果宋朝给予契丹人财政和军事援助,让他们去和女真人、阻卜人打消耗战,无论能支撑多久,总归消耗了女真、阻卜的元气。同时契丹人的元气也会在战争中消耗殆尽,到那时依附大宋这个兄弟之邦也就理所当然了……

    “那高丽国呢?”赵佶又问,“高丽准备和女真开战,我们应该援助谁?”

    武好古道:“陛下既然要和契丹做兄弟,何不询问契丹国使的意见?在高丽和女真之战的问题上,大宋和契丹并不是对手,因为要开战的是高丽人和女真人啊!”

    “大郎,你的意思是我们和契丹人都做渔翁,让高丽国和女真人斗个你死我活?”

    武好古笑道:“让他们斗吧,我们顺便也看看谁才是真正强悍的蛮夷,好心中有数。

    另外,海州东南千里之外有海岛小国耽罗王国,世为高丽藩属。若是高丽和女真两败俱伤,或可令其向我大宋纳贡称臣。耽罗王国距离日本仅仅五百里,若归属我朝,那日本臣服之日也就不远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