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事情有点出乎武好古的预料了!

    本来应该替赵佶管兵的高俅,现在成了御前皮条客,而带兵打仗的事儿,看着要交给大银行家潘孝庵了……也不知道潘孝庵会不会把禁军变成收放高利贷的衙门?

    而且潘孝庵现在并不在开封府啊!他在延安延州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等他回来,兵学司差不多也该散了。

    兵学司的那500来个生员可是章楶、吕惠卿他们俩严格把关挑选出来的。特别是其中350个从西军选出的小武臣,个个都是有真本事,上过战场,杀过西贼,而且年纪又小的“将种”。也就是章惇、曾布、章楶、吕惠卿这几个知兵用兵的文官大佬才能逼西军将门把这些“宝贝”拿出来。

    要是让潘孝庵去,人家鸟都不鸟你!你一银行家练什么兵啊?懂吗?看见过杀人吗?

    所以这500人一旦散去,就再也没有集中起来的可能了。至少武好古和潘孝庵是没办法了。

    虽然慕容老头和赵钟哥这二位还在,还是能给武好古训练出一些指挥步兵的小将的。那种指挥长枪兵、弓箭手、刀盾手和弩兵的军官并不难培养。只要六艺书院能办起来,把书院毕业的学生拿去训练个两三年,差不多也就能用了。但是骑兵他们也没什么办法。

    武好古这些日子没少练马术,可是依旧掌握不了骑在奔跑的马背上开弓射箭的技术。

    而武好古的那四个“阻卜小奴隶”则可以站在奔跑的马背上射箭!真可以玩杂耍了……这样的技术,连林冲和西门青都不会!

    按照慕容忘忧和赵钟哥的说法,真正优秀的骑兵还是要靠养成的。因为骑兵不仅仅是骑马行军和作战,还有养马、相马、驯马等等一系列的问题。像武好古这样不怎么熟悉马的主儿,练到骑马行军、骑马冲锋差不多就到点了,骑射只能勉强为之。而要精通相马、养马、驯马,几乎是不可能的。

    而骑兵中的具装甲骑,也就是披甲打冲锋的重骑兵其实是一个团队不是一兵一骑,而是一个正兵配落干辅兵,再配上一到两匹战马,落干匹走马和驮马。就和欧洲人的骑士差不多,一名骑士要配上一大堆随从才能作战。

    这么一个团队,最好是来自一个家族,父子兄弟主仆之类的,这样才能互相信任,并且有足够的默契。

    另外,这种家族制的骑兵团队也有利于战马和骑士的补充战马、走马和驮马最好是私有的,由他们自行养育和配种,人马的盔甲兵器,也由他们自行保养和购买。而骑士本身也有父子兄弟进行传承,老的战死了,小的可以替补,从而保证部队的战斗力。

    也就是说,现在真正好用的重骑兵应该是以“家”而不是以个人为单位的。后世欧洲人那种没有什么装甲,或者只有胸甲的重骑兵,实际上是火器时代的产物,而且那时候的战马也和中世纪不一样,那是几百年不断改良培育出来的“怪物”,冲锋速度极快,不会给对手太多的开火射箭的机会。

    但是在如今的宋朝,武好古不可能造出18世纪、19世界才装备的那种火炮就算能造出火炮,也和几百年后的东西不能比,也养不出能够疾速飞驰的纯血马。

    而且,包括武好古在内,也没人知道近代骑兵是怎么训练的?那种科学训练的方法,也是欧洲人在一代代封建骑兵运用的基础上总结出来的。

    所以武好古思索了很长时间之后,觉得以后的骑兵路线,还是只能老老实实走封建主义的道路。

    把马种搞好了,把青唐瘊子甲锻造出来了,再养成两三千个骑兵之家,精锐的重骑兵自然就有了。

    现在马种已经有点眉目了,青唐瘊子甲也不是很难办武好古知道问题出在矿石和煤炼铁上,有了方向,剩下的无非就是花钱了。

    而那两三千个骑兵之家却不大好弄。海州武家、阳谷西门家,还有南迁的慕容家,可能还有到界河商市避难的辽国权贵贪官,这些都是骑兵之家的来源。武好古“买”来的阻卜小奴隶也能走“马木鲁克”的路线。但是究竟能凑出多少,武好古也没什么把握,而且对契丹人和阻卜人也不能太过依赖……要不然搞出个宋朝版的安史之乱就不好了。

    所以武好古早就留意到兵学司里面的几百人了……那可是几百家啊!他们这些人都是有宗族子弟的,而且自己还能养育子女。如果能让他们在沧州拥有庄园给个50亩100亩的可不够,起码得上千亩将来就会变成数百个骑士家族或武士家族。至少在未来的几十年内封建嘛,时间长了难免会腐朽,他们是可以保质保量为大宋提供重骑兵的。

    “高大哥,”武好古知道要拿下兵学司里面的那些“武士”,就必须拉上高俅这个“御前皮条客”一起使劲儿,所以斟酌了一下用词,笑着说,“你我都是官家的心腹,自然应该为官家将来的大业考虑则个。”

    他说话的时候,春兰已经点好了云雾香茶,给高俅和武好古分别斟了一盏。接过茶盏后,武好古抿了一口,然后又说:“我们不是替自家争那几百个兵学司的生员,而是替官家争那些生员啊!”

    “替官家争?”

    高俅听了这话心里直摇头,这事儿关自家甚底?自家又不是东华门外唱名的好汉,不过是幸近小人罢了……小人要安守小人的本分啊!

    “兵学司是保不住的,”高俅摇摇头说,“虽然曾布和安焘想要用兵学司训练小将去整顿河北禁军……但这事儿犯了宰执掌兵的忌讳,官家可不是先帝恁般容易被人蒙蔽。那两位到如今还没看清这一点,我瞧着他们俩也逍遥不了太久了。大郎,你得在海州给他们预备好房产了。”

    高俅和赵佶在一起的时间,要比武好古和赵佶在一起的时间长太多了,自然知道赵佶有多“圣明”了。之前的官家赵煦是肯放权给大臣的,可是如今这位官家却不是这个路子,他可没赵煦那么宽的心……

    高俅又说:“而开封府的将门,也没有任何一家敢接兵学司的摊子,我朝的家法你也懂的。”

    “那官家到底想不想收复燕云?”武好古问。

    高俅喝了口茶,笑道:“这事儿我朝那位官家不想啊?可想有甚用?”

    别人想没有用,但是赵佶想就有用了……因为大辽自己要跪了!而且就算赵佶不想燕云,女真人到时还想开封府呢!

    “燕云是想的,兵又不能练,那官家到底怎么打算?”

    高俅一笑:“还不是打西军的主意?二十万西军啊……呵呵!”

    “呵呵”是什么意思?新军不练了,西军还要往散架的方向折腾?

    武好古正细细品着的时候,门外响起了高家女使的声音:“老爷,酒菜都备好了,能上桌吗?”

    高俅瞄了武好古一眼,嘻嘻笑道:“大郎,给你准备了正宗的开封菜,我们一边吃一边聊……说好了,只聊正事儿!”

    “甚正事?”

    “一个是琼林宫,一个是刘娘子。”

    “刘娘子?”武好古一愣,“谁家的?”

    高俅说:“是州北瓦子旁边一家名叫刘家酒铺的闺女,年芳二八,姿色明艳……杨大官出宫办事的时候见到的。”

    “十六岁?”武好古一愣,“现在官家喜欢年纪小的了?”

    一旁的春兰插话道:“是啊!要不奴怎么被打发出宫了?”

    高俅笑道:“大郎,明早上跟我一块去画个写生,下午再进宫献给官家如何?”

    “果然是正事儿!”武好古点点头,“行,明天一早就去。”

    “这就对了!”高俅想了想,又说,“还有琼林宫……你上次说要拆了都亭驿卖地赚钱,这事儿怎么操办?我可是一点办法没有啊!”

    “我有办法,有办法的,这事儿好办。”武好古连连应道,“让辽使抱怨都亭驿破旧,还闹鬼不就行了?”

    “让辽使……”高俅翻了翻眼皮,“他们能听你的?”

    “不能,”武好古认真地说,“但是我有钱。”

    “对对对,有钱好办事啊。”

    “还有那个将作监的李诫得让他夺情出来做官啊,要不然谁去盖琼林宫?”

    “这个……不大好办,他弟弟也想夺情,结果给御史一顿狠批。”

    “不好办也得办啊!他弟弟的官谁都能当,可他的将作监谁能干?而且他爸爸,那个礼部尚书李南山都八十一岁了,过两年要死了,不又得守孝三年?”

    “也对,明天我们一起和官家提这事儿。”

    武好古点点头,“不过兵学司的事儿,你也得帮我,便是保不住兵学司,那些生员也得给官家保住了。”

    “那些生员?”高俅眉头那个皱啊,那些生员打发回陕西不就行了……武好古也忒多事!就不能好好做个近幸小人吗?

    “也罢,也罢,”高俅便是一叹,“容我想想办法……”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