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和弟弟武好文分手后,武好古就带着奥丽加直奔高俅新置的宅邸而去了。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武好古的这位高俅哥哥已经换了两次房子了。现在搬到了开封府城西厢靠近原本的端王府的一处大宅子里面,从这处宅子到端王府是很近的,入了端王府后可以通过新修建的甬道直接进入皇城,的确是非常方便的。

    在换房子的同时,高俅的官职也升得飞快,现在已经升到了从八品的东头供奉官,还接了潘孝庵的亲王诸宫司使这个肥缺,替赵佶打理小金库。

    而潘孝庵在赵佶亲政后也马上升了官,武阶官跃升到了从七品客省副使,被派去延州当兵马钤辖了。潘大官人当然是不会打仗的,而且西北的兵马钤辖没有多大的实权。宋徽宗把潘孝庵这个银行家派去西北,自然是让他镀一镀金,顺便招揽一些西军的悍勇之将,将来才好大用。

    呃,宋徽宗是圣君嘛,圣君总是需要文治武功的,所以他得培养个把带兵打仗的心腹。

    现在他的三大心腹中,武好古是画商出身,看起来培养不成将军的。

    高俅比武好古也强不了太多,就是个蹴鞠高手,也不大像能打仗的样子。

    倒是潘孝庵看着相貌堂堂,又是开国名将潘美的后人,而且还当过捧日军的指挥使,有点像了。所以就很悲催的去了延州积累军事经验了……

    当武好古来到高俅府邸门外的时候,发现门外的街上停满了马车。马车边上都穿着绫罗的豪奴家仆守着,一看就知道是大户人家出来的。

    武好古也不排队,直接驱马到了高府的大门口,一个大概是高府奴仆的汉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了出来,打量了一下穿着朴素的武好古,用鼻孔哼了一声:“此处乃是高宫司宅邸,要拜见的且去排队!”

    还要排队啊!武好古看了一眼长长的队伍,微微一笑,心说:现在年关将临,可是送礼的大好时节啊!也不知道我家门外是不是也车马如龙?

    “本官是东上阁门副使,勾当界河市舶司,带御器械武好古。”武好古自报了家门,然后笑问道,“可以进去了吗?”

    “哦,是管市舶司的官儿……”看门的高家人吸了口气儿,市舶司有钱啊!然后他又看了看武好古身后,没有车马跟着,只有一个骑在马上的金毛婢跟着,难道是送给自家老爷的礼物?可是这礼物怎么还挎着一柄长剑?看上去凶巴巴的,也不知道会不会咬人……

    “您老高姓大名是……能再说一遍吗?”高家的门人也是老资格的汴梁子了,知道反常必有妖的道理。

    “武好古,”武好古笑道,“我是高师严的朋友。”

    “啊,您就是共和行的武东门啊!失敬,失敬!”高家的仆人总算反应过来了,连忙换上笑脸,躬身行礼。

    武好古也没有一点责怪的意思,还笑着吩咐身后的奥丽加打赏了对方一个小银挺,然后看着那人飞也似的跑去通报。

    过了不到一刻钟,就看见高府的正门大开,高俅带着几个豪奴快步迎了出来,看见已经从马上下来,笑吟吟站在那里的武好古就上前唱了个肥喏,“大哥儿何时回的开封府?怎不叫人来知会一声?”

    “今日午后才到,”武好古笑道,“先去了韩相公府上,然后就来哥哥这里了,只是来的匆忙,没带礼物,明日定叫人送来。”

    “大郎说得是甚话?你人来了就行,送甚礼物?你我可是兄弟……莫在门口傻站着了,且随我来。来人呐,让厨房准备酒宴,送去松林阁。”

    说着话,高俅就拽着武好古一并走进了自家的府邸。

    高俅的府邸是大院深宅,虽然比不得梨花别院和潘家园、小潘园,但是在开封府城内,却也是第一等的大宅了。

    两人一边说笑着,一边在诺大的宅邸里面走着,接连穿过几个院子,在高府后宅一处僻静的院子外停下了脚步。

    高俅用手一指前方,“你来的可是时候,且带你去见个妙人。”

    “妙人?”武好古皱了下眉头,妙人肯定是个女的了……放在高俅府中,也不知道和他是什么关系?

    武好古知道这个年头宋朝的大官人们在私生活上很是糜烂,家姬、家伎送来送去都是稀松平常的……可是作为后世来客,武好古还是不大习惯。

    进了院子,武好古便看见一座三面都被松树包围着的小楼,孤零零矗立在那里。

    这座小楼的位置,极其偏僻,而且有松林遮蔽,在高俅的府中算是个相对独立的区域,也不知道是谁住在这里?

    武好古跟着高俅走进了小楼,小楼里面已经点了不少灯笼蜡烛,灯光昏暗,可以看出此间装饰得非常秀气,空气里面还弥漫着淡淡的脂粉香,显然是女人的闺房。

    “春娘子,高俅和武大郎来了。”高俅喊了一声。

    “奴家这就下来。”

    这声音听着有点儿香艳,也有点耳熟,武好古却一时想不起那人是谁。这时楼梯响动,一个红衣佳人,已经盈盈而来,走到了武好古和高俅跟前,行了个福礼:“奴家春兰,见过二位大官人。”

    春兰?武好古马上就认出眼前的女人了,正是赵佶最早宠爱的宫女春兰。

    一个宫人,怎么会出现在高俅的家中?还有……她不会就是高俅说得妙人儿吧?

    “高大哥,这是怎么回事?春娘子怎么会在这里?”武好古有些惊讶地问。

    “呵呵,”高俅笑道,“边喝边说吧……春娘子,可方便吗?”

    “怎么不方便?且跟奴来吧。”春兰只是浅浅一笑,然后做了个请的手势,便往一处偏厅走去。

    “高大哥,这是……”武好古干站着不敢挪步。

    春兰怎么都是皇帝的女人啊!她怎么出宫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大郎,”高俅压低了声音,“此处离端王府最近,有暗道相连,官家有时会微服到此和佳人相会,由春娘子主持。”

    原来如此,这个赵佶还真会玩啊!

    武好古明白了,原来这里就是赵佶在宫外的一个“体验生活”的窝点。赵佶一定是借口回端王府端王府是潜邸,不会再派发出去,通常会改个道观什么的看看,然后就通过密道进入了高俅府中……看来高俅才是真正的第一心腹啊!

    高俅笑着说:“大郎,其实这春娘子该跟着你才是……你是花魁行的大东家啊!女人的事情,你该比我熟悉啊。”

    这话说的……武好古心想:自己堂堂一个大儒,怎么就成御前皮条客了?

    高俅也不管武好古怎么想,拉着他就进了偏厅,偏厅里面灯火通明,中间摆着个方桌,桌上已经放好了茶具,桌子边上放了一个红泥火炉,火炉上是一只镌刻着龙纹的银壶,白雾从壶口袅袅升起。

    春娘子正在点茶,她用一个竹匙从纸囊中取出浓绿的云雾茶,放在一张白纸上,拂去细碎的茶末,投入紫砂壶中。然后拿起银壶,倒入沸水。她的手法极其老练,倒入的沸水刚好和壶口平齐,卷紧的茶叶微响着舒展开来,丝毫没有溢出,一股沁人心脾的茶香随即飘散出来。春娘子拿起紫砂壶盖,熟练地撇去壶口的细沫,盖好,又用沸水淋在壶上。

    在等待壶身水迹干涸的当口,武好古已经开始和高俅谈正事儿了。

    “高大哥,你可知道枢密院兵学司的事儿吗?”

    “兵学司?知道,”高俅一笑,“马上就要裁撤了。”

    “肯定是裁撤?”

    “那是啊……”高俅道,“这事儿本来就胡闹,中枢掌兵啊,祖宗家法是假的不成?这是要出了居心叵测的权臣怎么弄啊?”

    “可是没了兵学司,来日北伐燕云谁去?”

    “北伐燕云?不会吧?现在不是和大辽国挺好的吗?”

    武好古听了这话眉头大皱,高俅后来不是太尉吗?怎么压根就不想打仗的事儿?

    “高大哥,”武好古顿了顿,“你就没想过把兵学司拿在手里?”

    “没想过,一点都没想过!”高俅连忙摇头,“这事儿太遭人恨了……大郎,你可千万别打兵学司的主意啊,这可烫手,也就是章惇那个老贼敢做。”

    武好古皱眉,“那官家是何意思?”

    高俅还是摇头,笑道:“官家从不和我说这些,我也不问。”

    你就管拉皮条吗?

    武好古腹诽了一句。

    “那高大哥平日和官家都说甚底?”

    “当然是女人,还有……琼林宫!”高俅笑问道,“大郎,琼林宫可是你的事儿!得抓紧准备了,现在太后身体不好,要是她老人家不在了,这琼林宫就能开始弄了。”

    武好古想了想,又问:“那兵事该和谁去说?”

    “你大舅子潘十一哥啊!”高俅道,“瞧官家的意思,是要提拔他做三衙管军,将来如果要北伐燕云,就该他带兵了。”

    什么?潘孝庵带兵?他就一银行家!让他去大宋还能有救吗?

    “高大哥,你就真没想过……”

    “没有,没有。”高俅一摆手,“大郎,琼林宫才是要紧事情!官家胃口起来了,你可不能让他失望啊!”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