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说得也对。”

    章援叹了口气:“可惜我父子得罪了官家,即便真有办法让官家复燕平辽,也不得大用了。”

    挡人皇位可是比杀人父母还大的仇恨,这事儿也就在宋朝,要是搁在汉唐章家早灭门了。

    所以章援现在也不想什么了,只要能让他家最后退到海州安居,便是心满意足了。

    可是要做到这一点也不容易,因为墙倒众人推的真理用在章惇身上正合适,谁让他在台上总当恶人来着?现在官家不喜欢,朝中的同僚要么有仇报仇,要么幸灾乐祸。章惇还能有个好?一个编管海州是肯定的。现在不确定的就是这祸事会不会连累到章惇的子孙了……可千万别闹出个子孙不得为官才好啊!

    纪忆也跟着叹了口气,他也被章惇给连累了,现在如果不想办法自救,早晚得去海州养老!

    可是自己还不老啊……

    “忆之,你还想着两府的位子?”章援看着纪忆笑问。

    纪忆苦苦一笑:“便是想也无用,忆如今就早就在另册之中,蹉跎一生是必然的,还能指望甚底?”

    “呵呵,”章援说,“倒也未必!”

    “未必?”

    “你又不姓章。”章援道,“而且你手里还有一件天大的秘密,不是吗?”

    纪忆闻言就是一抖,手中的双陆棋也啪嗒一声掉在了地板上。

    他掌握的秘密,可是能要人命的!

    “四叔,您……您莫拿忆开玩笑啊,忆可不敢将那事说出去。”

    章援一笑,说道:“我不是说那件事情……正月十三清晨你在端王府中说的那些,也是天大的秘密啊!”

    正月十三清晨的事情就是纪忆奉命诱骗端王出府的事儿。这事儿足可以问章惇一个谋反!可是向太后偏偏下了封口令,赵佶、武好古、潘孝庵和高俅都不能说。

    所以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用谋反这条大罪去往章惇头上套。没有谋反大罪,章惇顶天就是海州养老。而章惇的党羽,也就是出知州郡罢了。

    因而纪忆现在掌握的是可以给新党以重创的武器!

    “五叔……”纪忆不明所以地看着章援。

    “不明白是吧?我也不明白,这是家父的意思,你自己好好想想吧。”章援站起身苦笑道,“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

    朝中的风波诡异,武好古是早就预料到了。即便他不知道后来的历史,凭着那么一点后世的政治常识,也知道从王安石变法开始,北宋的政坛上就有了党派政治的雏形了。

    区分两党的不是所谓的忠奸或是人民大众最喜闻乐见的贪腐或清廉,而是不同的执政理念乃至背后的利益集团。

    新党的路线,其实就是扩张国家的权力,加大对经济活动的参与和干预的力度。简单总结一下,就是“圣君在朝”、“官营工商”、“保护小农”和“富国强兵”。

    富国强兵和保护小农当然是终极目标,而圣君在朝和官营工商则是实现目标的手段。也就是说,通过扩张皇权,实现官府控制和经营工商业,把原本被商人赚取的利润收归国家,以达成富国的目的,同时也减轻对小农的剥削。在得到了原本属于商人的利润之后,国家就有足够的财力养兵和讨伐辽国、西夏了。

    基本上就是这么个路子,有点像后世的社会主义。

    而旧党则是希望限制君权,放任工商,不抑兼并,不与民争利,当然也不指望什么富国强兵了……这个路线,有点类似后世的资本主义。哦,还没有发展到帝国主义,而是一个弱小状态的资本主义。

    这样的两伙人,把他们搁在一个朝堂里面,还要求他们不要结成朋党,要做无党派君子,一心为了朝廷和百姓奋斗云云的,那基本就是天真烂漫的想法了。

    武好古当然没那么天真,所以他给自己的定位就很明确,就是幸近小人,官家心腹……只要靖康之耻还没来,幸近小人的招牌就得高高举着!

    老子就是幸近小人,官家心腹,怎么着了?

    谁要惹毛了本小人,谗言大大的有!

    小人嘛,当然是要拍马屁的……所以他是不会空着手去拜访宰相韩忠彦的。海州的土特产,总是要带一些的。

    “高丽参、老虎皮、云雾龙凤茶饼、东坡先生的真笔字帖、酒中仙……这些都是海州的土特产?”

    看到武好古送来的礼单,韩忠彦也有些哭笑不得。他其实也不是清得和白开水一样的官,但是武好古提前奉上的正旦贺礼,还是让他觉得太丰厚了。

    这些东西,包括苏东坡的字帖在内,在开封府这边的市价起码三万缗!即便在海州,没有两万缗也不一定能拿下来。

    而且苏东坡的字儿还不是有钱就一定能得到的!

    “相公,除了东坡先生的那幅字,其他都不值甚底,”武好古笑呵呵地说,“云雾茶和酒中仙都不花钱的,现在海州那边的高丽参和老虎皮多得堆积如山,卖不了多少钱的。

    哦,对了,下官还向海州的高丽商人订了十副虎骨,准备用来和人参一起泡酒中仙。这可是大补啊!等泡好了,也给相公送个十斤,补补身子。”

    酒中仙因为纯度高,是可以用来浸泡药材和虎骨的,所以武好古准备在适当的时候开展药酒生意。给一帮吃多了又不知道锻炼的富豪官僚弄得心理上的安慰。

    一旁作陪的武好文也是一副孝顺女婿的模样,“岳丈,您就当那些是小婿送给您补身子的,便是御史知道了,也没甚好说的。”

    有了台阶下,韩忠彦也就不再推辞了,只是好奇地问,“高丽参和老虎皮堆积如山?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高丽国的人参和老虎泛滥了?”

    武好古笑道:“哪儿能啊,那是高丽人要花钱备战,所以才卖那么多东西给我们……哦,界河商市那边现在也差不多,毛皮、药材、鹞鹰都多得不行。不过那些都是从生女直地界卖出来的,女直人也在备战了。”

    “真的要开打了?”韩忠彦问。

    “没那么快,”武好古笑着,“得等辽主驾崩啊……本来明年开春一准打起来,但是磨古斯却被契丹人打死了,这下契丹人腾出手了。

    所以现在高丽、女直都要摸契丹人的底牌。若是辽主驾崩了,辽国就得乱上一阵子,他们正好开打。”

    韩忠彦摸着胡子,武好古虽然是幸近、小人、恶儒,但是能力还是有的!三言两语就把辽国、女直、高丽三方分析的一清二楚。

    “辽主七十多了,又传说染病,怕不久于人世。也就是说,明后两年间,高丽人和女直人就要打起来了?”

    韩忠彦拈着胡子,目光一转,看着武好古,“崇道,你觉得我朝应该如何以对?”

    “应该让他们两败俱伤。”

    武好古的回答大大出乎了韩忠彦的预料。

    “难道不是扶植一方,使之做大以共谋契丹吗?”

    武好古看着韩老头子,笑了起来,“相公,您老和下官说笑吧?您这话说的和章相公一样啊。”

    “大哥儿,”武好文插话道,“我岳丈怎么能和章惇一样呢?章惇可是奸臣啊。”

    “哈哈哈。”韩忠彦无所谓的大笑了几声,然后又放沉了语气,“崇道,你和老夫说实话,你觉得大宋有能力图谋契丹吗?”

    “有啊,”武好古笑着,“不过不能靠和蛮夷联手。”

    韩忠彦一愣,“为何?”

    “因为契丹是蛮夷中最仰慕汉家文化的,是蛮夷中的文明之人。”武好古说,“而阻卜、女直之人都是不服王化,不信孔孟的真蛮夷,只有野蛮悍勇。若是和他们一起瓜分辽国,就会让这种真蛮夷得到辽国的冶铁之地、牧马之地和一部分农耕产粮之地。

    到时野蛮悍勇之夷就会人数大增,还会拥有足够的铁器和战马,从而变成我朝真正的大患!”

    武好古意思就是:不怕蛮夷太野蛮,就怕蛮夷有铁器。

    没有足够的铁器打造兵刃盔甲,蛮夷再野蛮也只能在北面吃草。可要是让他们拥有了农耕文明的铁器和粮食,那么大宋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当然了,现在女直人还是有办法得到不少铁器的。要不然他们也不可能在后来吊打契丹了,说起来磨古斯的阻卜可不比完颜家的女直人少,也不是不够野蛮,而是长期铁禁遏制了阻卜武力的发展。而且契丹对女直的铁禁也是存在的,只是控制力度不够强而已。

    若是真的让女直人拿下了辽东道的冶铁中心铁州,那女直军队的装备水平铁定超过现在的宋军……

    “高丽呢?”韩忠彦问,“高丽打败了女直,我们再和高丽联手可以吗?”

    “高丽打不下女直的。”武好古摇摇头说,“女直的土地都是林海雪原,比不了高丽富庶,养出来的人自然悍勇善战。而且高丽和女直打来打去有甚好处?女直的土地要真有很多油水契丹人强横的时候早打了,还轮得到高丽?”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