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武好古一觉醒来,头还有些酒后的昏沉。

    昨天晚上在遇仙庄招待苏东坡师徒,一边吃喝一边论道,到今天早上寅时才就寝。

    睁开眼睛,一张妩媚的俏脸就在眼前。一对又大亮的明眸透着浓浓的情意:“大郎,你醒了。”

    这是武好古的大妇潘巧莲,昨晚,哦,应该说是今晨武好古就是搂着她进入梦乡的。这会儿潘巧莲已经早早的起来了,还把自己精心装扮了一番,薄施脂粉,唇朱眉翠,一见就让武好古有了牵手的冲动。

    不过此时天色已经大亮,窗外的阳光都已经晒到屁股上了。白日宣淫,可不符合武好古现在的大儒身份啊!

    看来做大儒也有不方便的地方。

    武好古坐起身子,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摇摇头道:“以后还是得清淡一些,要是日日吃喝到黎明,那可就要大大折寿了。”

    潘巧莲笑着:“如今天下做官的谁不是如此?也没见多少做官的早死啊。”

    怎么不早死?武好古心说:五六十岁往上的就不很多了,像蔡京老贼那样活到八十几的更是凤毛麟角。自己背负着那么重大的使命,还有那么多的钱,自然要向蔡老贼看齐,努力做一个老不死的大儒了。

    “对了,老恩师还好吧?”武好古这时想起苏东坡了。

    历史上,自己的老恩师在靖中建国元年就到点了,离开现在就几个月啦。

    “东坡先生可比官人你精神好,寅时官人睡下的时候,他就由墨娘子和寅哥儿陪着去观云海了。”潘巧莲道,“现在大约才回宿城镇上的庄子吧。”

    “老先生倒是精神矍铄。”武好古吐了口气,“对了,青儿醒了没有?”

    武好古正问话的时候,蹬蹬的几声脚步响起,西门青亲自端着早餐进了屋来:“官人醒了没有?”

    潘巧莲立刻转身去帮她拿下托盘,笑着说:“官人刚醒,还没洗漱就问起你了。”

    “官人寻奴有何事?”西门青也笑着。

    也不知道是不是难得见面,且又是一起“管”武好古的战友,潘巧莲和西门青的关系倒是很亲密的,一点没有正房二房争锋吃醋的意思她们是联合起来一起吃别人的醋。

    武好古这时一边穿着衣服,一边笑着说:“大姐,寻你问个事儿。”

    “官人且问吧。”

    武好古说:“你可派人去往日本国寻临政和尚了?”

    “早就派了。”西门青笑着回答道,“派了花家的花满仓,西北风起来的时候乘海州吴家的船东去的,约莫现在该到了日本国的博多港了。”

    “何时可以得到答复?”武好古又问。

    “最快得等明年东南风起后,差不多是明年春夏之际。”西门青道,“海上的勾当都是顺风而为的,西北风起则往东、往南去;东南风来,则往北,往西去。别看日本国离海州并不遥远,可是一年顶天也就走一个来回。”

    “海州往日本博多,大约就2000里吧?”武好古皱着眉头,“如果顺风的话几日就能到了吧?便是夏天,也未必没有刮西北风的时候吧?就算没有风……也可以用船桨吧?”

    “这个奴可不知道了,”西门青摇摇头道,“官人若是想知道海上的事情,奴马上让人去天涯镇,把花满山寻来。”

    “海州吴家的宅邸在何处?”武好古想了想又问,“吴延恩这些日子在家呆着吧?”

    海州吴家才是北方海上的巨鳄,和他们相比,花家没退出海贸行的时候都是小鱼小虾。现在武好古的身份是可以直接同大鳄面对面的,何必再去找小鱼小虾呢?

    “吴家的大宅在朐山县内,”西门青说,“吴延恩这些日子都在海州,前些日子西北风大起的时候就是吴家大船团从海州出发前去明州和日本国贸易的时候儿,他是家主,该在海州主持。这几日刚清闲下来,多半在家里养精神吧?等天气再凉一点,他就该去明州避寒了。”

    “去明州避寒?”潘巧莲插话问,“明州冬天很暖和吗?”

    “也不是太暖和,”西门青说,“若是到了泉州就真的比较暖和了。”

    “那他去明州作甚?”

    西门青一笑:“说是避寒,其实是去主持吴家在明州的买卖。

    凡是海商,都需有两处以上的本港,分别设在所经营的主航线的起点和终点或是途中的重要贸易点。而吴家海商则有三处本港,一处在我大宋海州;一处在高丽国的海州;还有一处则在明州。高丽海州的本港向由吴家在高丽的分支主持,而海州、明州的两处本港则是海州吴家的家主亲自主持了。

    吴家海船团在海州和在明州的交易,都必须由吴家家主点头过目。另外,吴家家主还要在明州和明州、泉州、广州来的海商巨头见面商谈。”

    “商谈何事?”

    武好古问话的时候,他的贴身侍女罗汉婢端来了洗漱用具和热水,穿戴完毕的武好古就在自己的卧室里面开始刷牙擦脸。

    “当然是商谈怎么操控海上贸易的大事儿了。”西门青笑着说,“谷贱伤农的道理,用在海上也是一样的。这海上贸易,如果想拿到厚利……还是得循着物以稀为贵的道理。所以各家大海商每年都会在明州聚会,商量出一个行市来的。”

    原来如此,武好古心说:要赚大钱,果然还是得靠垄断啊!

    “海上的生意恁般好赚,”武好古笑问道,“别家要打进去不大容易吧?”

    潘巧莲笑道:“那得看谁想插一脚了,若是官人想要进去,吴家,纪家,阿拉丁商会他们能挡得住?”

    武好古这时已经洗漱完毕,开始坐下来用早餐了,早餐是白粥、炊饼和一个煮鸡蛋还有一点酱菜。

    他端起盛白粥的瓷碗,喝了一口,又啃了一口炊饼,然后看着西门青。

    “这可不好说。”西门青又说起了海上的事情,“要看大郎想吃多少,又想怎么吃了。”

    潘巧莲笑了起来:“大姐儿,你这话说的……吴家撑死了就是个豪商,还敢逆了官人?”

    武好古现在可是官家的心腹了!要整治一个吴家海商还不容易?

    西门青却摇摇头道:“十八姐儿,你把事情想简单了……他们当然不会当面和官人顶了,但是备不住在背后下刀子。一出了海就是人家的一方天地,吴家的战船队把我们的海船灭了都没人知道,还以为是遭了风浪了。”

    武好古点点头。这就是海商和陆商的区别了,陆上的商人再牛逼,也逃不出官府的掌心。但是在海上,什么青天都不灵光了,就得拼战船!

    这大概就是资产阶级最开始牛逼的国家都是立足海贸的沿海小邦或是岛国的原因吧?

    “大姐儿,”武好古想了想说,“去准备则个,我们明天就去拜访吴延恩。”

    “好的。”西门青想了想,又问,“官人,如果你想入海贸行……可一定得小心吴家、纪家和阿拉丁商会这样的大海商!他们是大海商,同样也是大海贼啊!”

    “有数的,”武好古一笑,“我自有办法,你只管去准备吧。”

    ……

    用完早饭之后,武好古就带着奥丽加出门去拜访自家的恩师苏东坡了。

    这个白思文赠送的白番女奴还真是挺不错的,身姿容貌自不说了,和墨娘子相比也不遑多让,而且还有副好身手。一开始的时候武好古并不知道,直到后来白飞飞报告说发现这个白番丫头没事儿总“偷”武好古的长弓和木剑把玩,而且还玩得挺溜,这才让林冲去考了奥丽加。发现她真有两下子,特别善于使用长剑和盾牌进行格斗,居然能和林冲打个难解难分。

    原来林冲是开封禁军马军出身,本事主要在骑射上,近身的武艺也练过,不过多少有点脱离实战。而奥丽加出身东罗马佣兵家庭,人家是天天打仗的,都是从实战中总结出来的格斗技法。

    所以武好古也就不把奥丽加当成女奴看待,而是出高价其实也没多高“雇佣”了她,让她带着长剑跟着自己做个保镖,顺便还让她陪自己练剑。

    没错,武好古现在也带着长剑出门了!他可不认可神童诗中“别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的观点。所以立志要效法先贤,做一个“剑不离身,以德服人”的大儒。

    在他的心目中,“剑不离身”应该是儒生的标准装扮。至少云台学宫的儒生,无论是“布道博士”还是“护道博士”,都应该学习击剑和射箭,后者更必须精通击剑、射箭、骑马等战斗技能,而且还需要掌握指挥和训练一部兵马500-1000人的方法。

    而对武好古本人来说,宝剑同样不能只是一件装饰品。所以武好古在界河商市时,就开始向林万成、林冲父子学习击剑之术了。

    所以他今天出门时的打扮,就是儒服长剑了。而跟着他的奥丽加也换上了一身窄袖男装,同样带着长剑。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