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夜色低垂,在云台山南麓黄茅顶属于武好古的庄子,现在改名叫遇仙庄的院落之内,正是灯火疏离。下人女使,来来去去的奔走。

    原因无他,此间的主人,自打买下这座院落后就两年多没再来过的武好古,终于大驾光临了,而且还带着一妻一妾,一个明教圣女墨娘子和一个冒充的十字军女战士奥丽加,还有一大群的随从侍女,都住进了这座算不得太宽敞的院子。顿时让此处有了那么一些蓬荜生辉的感觉。

    虽然武好古在郁州岛的宿城港边上还有一处新建的大宅,不过那里现在被二苏和他们的学生家人给占用了,将来还会成为云台学宫的一部分。

    根据武好古的设想,未来的郁州岛将是一个儒家圣地,就犹如基督教的梵蒂冈一般,甚至会比基督教的梵蒂冈更加重要。因为拥有几十平方公里面积的郁州岛说大算不上,说小却也是一县之地啊!如果好好规划,摆下一个儒家传教的大本营还是绰绰有余的。

    郁州岛上主要是云台山区,并不是什么大山高山,而是由五十八座不高不大的山峰组成,山峰与山峰之间,还分布在一个个小小的山谷。平地是很少的,就是宿城镇和宿城港周边的一小块狭长地带,最宽处也就是三里半左右,长约七里,面积大约有七八个平方公里。精心布置一番,还是很有可为的。

    学宫当然是主体,包括行政区、教学区、祭祀区、居住区和仓储区等五大块,大约要占去两个平方公里,未来都要用城墙围起来,形成一座儒家学城。

    宿城港将是仅次于学宫的区域,包括港区、商业区、修造船厂和仓储区等四部分,当然还要修建堤坝和防御设施,占地面积预计也将达到两个平方公里。

    剩下的不到四个平方公里,还将分成蓄水湖区、马场区和菜农区三个部分。

    蓄水湖的作用是为学宫和港区供水,郁州岛上并不缺少降雨,溪流遍布,但是没有大的河流湖泊,万一遇上长期干旱就容易缺水。岛上如果聚集人口众多,就会出现饮水困难。所以一个蓄水湖是必须要有的。

    在岛上建设马场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养多少马,而是给学宫的博士们训练用的博士们不仅要学会骑马,还要学会射箭、击剑和列阵战斗的技巧。所以必须有一个比较宽敞的训练场地。

    而菜农区,则是一个为学宫和港区提供蔬菜禽蛋的地方。将来郁州岛上的粮食和肉类肯定得依靠海运补给,鱼鲜可以靠海吃海,不是问题。而蔬菜禽蛋最好是就近补充,所以要在郁州岛上保留一些菜田。

    除了作为儒家圣地之外,郁州岛上还会存在一个财源滚滚的产业云雾茶。云雾茶是早就存在于云台山的产业,海州本身也是重要的产茶区,只是长久以来海州茶和云雾茶的品牌没搞好,所以就不如福建凤凰山的贡茶那么有名。不过就茶叶的质量而言,生长在云台山上的云雾茶绝对是极品。丝毫不比建州凤凰山的贡茶差。现在又有武好古这个“广告大师”,还有苏东坡这个万人迷,再加圣君宋徽宗本人一块儿帮助吹捧,肯定能炒出个名茶来的。

    除了在国内炒作云雾茶之外,武好古还打算把饮茶和儒家文化的传播联系在一起。把茶、茶具、奶茶、茶文化什么的,一股脑发出去,将来不就多了一个产业来支持儒家传教了吗?

    儒家的传播当然需要迷惑人心的思想理学就很好,需要武装起来的博士,但也不能离开金钱的支持。光靠武好古私人掏腰包是不行的,他的确有的是钱,可是他毕竟是个有生老病死的大活人。将来他不在了,他的继承人还会愿意用自家的财产去支持儒学传播吗?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而且,虽然儒家教团规模的扩张,所需消耗的资金也一定是个无底洞。所以不可能依靠一个财团或是一个家族的财力去支持。儒家教团必须要有自己的财源学基督教收什一税、卖赎罪券大概是不可能的。办学授徒收学费倒是个可行的财源,不过不够大,收费太高了就没人来了,所以支持不了庞大的教团。

    那么发展附属产业和经营领地就势在必行了……附属教团的产业除了教育和茶叶外销之外,武好古能够想到的还有中医外销,还有附属于境外儒家书院的庄园。如果有可能的话,还要建立附属于学宫的城邦甚至是博士团国家!

    总之,传播儒学一定要变成一个有利可图的产业,才能持续发展。

    就在武好古守在遇仙庄的门厅里面,一边思考着儒家传播发展的大事,一边等待着恩师苏东坡和五位苏门弟子前来赴宴的时候,招待苏东坡和几位苏门弟子的家宴已经摆开来了。

    家宴摆在遇仙庄的花厅之内,水陆杂陈,尽是精心整治出来的开封菜。也不是士大夫筵席中常见的一人一几的分食制,而是摆了两个大方桌,几个女人单独一桌,武好古则和苏门师徒还有米友仁共一桌。

    在潘巧莲和西门青两个主母的指挥下,七八个女使已经手脚麻利的把冷菜、果干、蜜饯,一一摆放到位了。因为可以见到苏东坡这位“男神”,潘巧莲显得有些兴奋,她可是苏东坡的粉丝,苏东坡填写的词牌,她可是都能背出来的。不过一想到自家的官人现在入了东坡门下,而且还是可以和大儒们论道的大才,潘巧莲就更加的欢喜兴奋了。

    西门青却有些担心,今天明明是家宴,潘巧莲和自己是大郎的妻妾,苏东坡是大郎的老恩师,苏门五弟子是大郎的师兄,米友仁则是徒弟。可是墨娘子还有那个奥娘子算是怎么回事?她们怎么也在这里?难道大郎的妾室队伍又要扩容了……

    花厅之外,突然传来了靴声阵阵,却是一行人朝这里大步行来。潘巧莲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笑靥如花的就迎了出去,原本站在潘巧莲身后的西门青也收起了嫉妒的心思,朝墨娘子和奥丽加招了下手,一起迎了出去。

    花厅的门被人推开之后,就看见一身儒服的武好古搀着苏东坡有说有笑的走进来了。他们俩身后,还跟着五个苏门弟子和米友仁。

    潘巧莲连忙迎上去,盈盈就是一福,脆生生招呼了一声:“官人,苏学士……”

    武好古点点头,笑着给苏东坡介绍道:“老师,这是内子潘十八,这是随着潘十八一起嫁过来的西门大姐。”

    苏东坡早就听说米友仁过武好古的这一妻一妾,便冲她们点了点头。

    说着话,武好古忽然又冲墨娘子和奥丽加招手:“墨莉,奥丽加,你们也过来。”

    我们?

    墨娘子闻言就是一愣,她也不知道自己在今晚这场家宴中要扮演什么角色?要表演歌舞助兴吗?

    另外,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武好古身边是什么角色?妾室肯定不是,外室也不是,可要说清清白白的……却已经一路跟随到了海州,还住进了武好古的后宅。

    奥丽加倒是大大方方的,她可没墨娘子那么纠结。她不过是个东罗马雇佣军头子的女儿,又不是把自己奉献给天主的修女。就算和富有的主人武好古睡了,也没什么不对的。武好古又不是可恨的萨拉森人……

    所以这个来自巴尔干半岛的女孩子就蹦蹦跳跳的走上前去,没有行福礼,而是行了一个屈膝礼,拉起长裙,膝盖弯曲,用拉丁文说道:“愿主赐福与您,尊敬的先生。”

    “她说的是……”苏东坡一脸茫然地问。

    “她说的是拉丁语,”武好古道,“意思是‘愿天主赐福与您,尊敬的先生’。”

    武好古当然听不懂拉丁语或希腊语了,他是事先关照奥丽加这么说的。

    “天主?”苏东坡还是不明白。

    天主是什么东东?

    “天主就是西方十字教的神,他们称为耶和华或伽德。”武好古解释道,“我们这里的景教就是西方十字教的一个分支,阿罗诃天尊就是天主。”

    “哦。”苏东坡点了点头,景教他是知道的。和道教有点像景教在中国的用语都学道教,好像是唐朝时候从西方传来的。

    墨娘子这个时候也迎了上来,开口就是波斯语:“愿明尊赐与你快乐光明。”

    “你是墨娘子?”苏东坡认得墨娘子,“你也是十字教徒?”

    “非也,”墨娘子说,“奴是波斯人,是波斯摩尼教徒。”

    她没好意思说自己是圣女,因为她觉得自己有点被武好古带坏了,越来越不“圣”了。

    “摩尼教?”苏东坡皱了皱眉,摩尼教和景教都是非法宗教,在唐朝就被禁止了,而且对摩尼教的禁令更严格,还被宋朝所延续。虽然在东南闽浙一带,摩尼教徒仍然不少,可是他作为一个堂堂文官士大夫,和摩尼教妖女接触总归不好吧?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