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是夜,下起了秋雨。

    整个开封府城都笼罩在了雨雾之中,但是仍然有不少地方闪烁着华灯的光芒。

    开封府果然是座不夜之城啊!

    武好古今晚和潘巧莲一起住在开封府城内的武家大宅里面。在武好古外出的几个月里,潘巧莲让人把武好古居住的跨院里里外外装修了一遍,还在后院搭了一个三层的暖阁,起名叫“望楼”。暖阁并不大,但是非常玲珑,而且视线极好。站在暖阁中,可以将开封府城西北一角林立的豪宅华府,全都收入眼帘,是个观看开封府夜景的好去处……

    潘巧莲现在就靠在望楼的栏杆上,呆傻傻朝外面看。

    雨雾迷城,令整个开封府都陷入了一片混沌,根本看不到什么景致。

    潘巧莲目光迷离,也不像在看风景,只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一只玉手托着粉腮,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十八姐,怎地坐在这里发呆?”

    武好古的声音,在潘巧莲耳边响起,令她猛然惊醒,回头看去,却见武好古身穿着一件月白色的袍子,头发湿漉漉的披在肩上,脸上带着醉意,缓缓走来。

    他是半个时辰前被白飞飞和阎婆儿扶着回到武家大宅的……作为子贡那样的大儒,武好古自然少不得要参加一些应酬了。今晚上是新上任的勾当翰林书艺局事梁师成做东,在撷芳楼摆宴请客。不是那种“良家风情”的家宴,而是寻常的酒宴。

    武好古带上了阎婆儿,又让白飞飞作陪,一边一个名伎,别提有多潇洒风流了,却把潘巧莲一个人丢在家里守空房。不过潘巧莲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如今开封府的大官人们谁不是如此?

    所以白飞飞和阎婆儿把个喝醉的武好古扶回来的时候,她也没抱怨什么,只是让阎婆儿和罗汉婢一起伺候武好古洗了个热水澡。

    不过武好古转眼又要出京去海州一行,却让潘巧莲多少有点不乐意了他之前就离家好几个月,现在又要去海州了,搞不好要明年元月才回,也不是带上自己一起去……

    潘巧莲撅着小嘴说:“大郎,奴在等你啊。”

    “哦,”武好古看着妻子,“现在困不困啊?”

    这话中可是有话的!

    大晚上的,不困的话,是不是要找些事情做一做?比如牵手!

    今天武好古虽然和梁师成喝了回花酒,但是却没有和白飞飞“牵手”。武好古现在是大儒了,做事自然要多考虑一下,和身残志坚的梁师成一起喝花酒,差不多就可以了……喝完之后的消化活动就免了吧。

    至于梁师成请武好古喝酒的原因,则是和海州的那位苏东坡有关。梁师成的母亲曾经做过苏东坡的姬妾。所以他一直自称是苏东坡的孽生子,也不知真的假的,不过他是很想把这事儿做成真的大概只有挂上东坡孽子的招牌才能当“六贼”之一吧?

    所以听说武好古要拜入苏门,就想请武好古捎一份礼物给苏东坡,再帮着说说好话儿。武好古也不愿得罪这个未来的“六贼”之一,也就含糊答应了下来。

    “奴……”

    潘巧莲的脸,蓦地红了。

    她虽然早就是人妇了,可一想到这事儿,还是耳根子有些发烫,低下头来,那修长的颈子划出一道柔美而性感的曲线。

    这才是真良家啊……

    武好古直看得心头火热,借着几分醉意,猛然张开手臂,一把抱住了她。

    一双大儒的手,便覆在了两团丰腴之上。手感真是不错啊!潘巧莲的身段本就婀娜,生了美娘后又胖了一些,虽然不像之前那么纤细苗条了,不过一对原本就尺寸不小的山峰上也增长了不少,按上去软软糯糯的,可舒服了。

    潘巧莲方才正有些不快,现在被武好古一把按住双峰一阵揉捏,却是身子也软了,可是却还是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

    武好古感到了妻子的挣扎,欲拒还迎……白飞飞的把戏她也会了,难道她们俩交流过经验?

    这可太好了,这次去海州的路上该带着她,好好宠一宠……

    “十八姐,”想到这里,武好古凑在潘巧莲耳边低声说,“不如后天跟着为夫一起上路,我们去海州一游,顺便看看西门大姐如何?”

    “嗯。”潘巧莲心中万分喜欢,轻轻应了一声。“奴还要见见东坡居士。”

    原来潘巧莲也是苏东坡的粉丝,苏老头这辈子也算是值了,粉丝满天下啊!

    “自然要见的,以后你夫君我就是苏东坡的关门弟子啦!”

    武好古说完就在她的脸颊上香了一口:“娘子,天色不早了,我们还是快快安歇吧。”

    ……

    秋雨靡靡,天色阴沉。

    往日的这个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可今天是个阴雨天,所以过了辰时,天色仍旧晦暗不明。

    不过开封府城内外,却依旧车水马龙。这么一点小雨,是挡不住求富和为生计奔忙的人们的。

    墨娘子睡得迷迷糊糊,却听见一阵敲门的声音。

    她昨天晚上借了丰乐楼的地盘主持了一场唱卖,一直到很晚才结束,然后又独自离开回了自己在的宅邸,等洗漱一番后睡下去时,已经是深夜了。

    被吵醒的墨娘子掀起被子,从床上下来,抓起一件衣服披在身上,迷迷糊糊从楼上下来。

    打开门,一股秋风卷着细碎的雨点落在脸上,不过当他看见眼前的人,顿时吃了一惊道:“大官人,你怎么来了?”

    在门外,武好古朝墨娘子微微一笑,“来的早了些?可扰了墨娘子你的清梦?”

    说着,他就迈步进了屋,随手把门合上了。

    “大官人清早到访,有何要事吗?”

    “嗯,是有一些事情要和你说……佳士得行的事情可能放一放吗?”

    “佳士得行吗?”

    墨娘子不知不觉间已经把佳士得行当成了自己的事业,几乎要忘记自己明教圣女的身份了。

    “是的,你得和我走一趟海州,明天就走。”

    “呃……去海州?”

    墨娘子想了想:“该不会是去见东坡先生吧?”

    “是的。”武好古看了看墨娘子,也在她的脸蛋上发现了一丝兴奋的表情。

    苏东坡一老头子,怎么就成了大众情人了?

    不过墨娘子脸上的兴奋神色很快就消失了,代之的是几分狐疑:“大官人,你要奴见东坡先生是为了……”

    总不会是要自己去勾引苏东坡吧?墨娘子心里直打鼓。

    “还有个人和你一起。”武好古这时忽然又推开了房门,冲着院子里面喊了一嗓子:“奥丽加,进来!”

    然后就看见一个奇装异服的金发女郎扭扭捏捏的从外面走了进来,墨娘子知道武好古从阿拉丁那里得了一个西方大秦国罗马的女奴,应该就是眼前这位了。

    人很漂亮,五官、身段、肌肤,都是没话说了,年纪也不大,应该不超过20岁。只是她身上穿的是什么衣服?里面一件红色的丝绸长袍虽然不是汉式的,可也算正常,但是外面为什么套了件白色的无袖长袍,是麻布的,长袍正面还画了一个大大的红十字呢?

    她是十字教徒吗?

    咦,她的白色长袍外还扎着腰带,腰带上还挂着一把长剑……这是什么打扮啊?难道这个白番女奴还会武艺,做了武好古的贴身保镖了?

    武好古看见墨娘子一脸蒙蔽的样子,便笑着一指奥丽加道:“她原是十字教的十字军女战士!在和天方教徒作战中被俘虏后卖到中原来的。”

    十字军女战士什么的,当然是不可能的。虽然十字军历史上的确有女战士,不过奥丽加并没有参加过十字军。她只是一个为东罗马帝国打仗的塞尔维亚佣兵头子的女儿,跟随父亲在小亚细亚半岛驻守时被罗姆苏丹国的骑兵抓获。

    因为她的父亲只有她一个女儿,梦想把她培养成一个罗马女贵族佣兵可以成为罗马贵族,就请了老师教了她一些拉丁文和希腊文,算是有点文化,所以被卖掉的时候就成了女贵族的侍女贵族侍女可比雇佣兵头子的女儿好卖多了!那些东罗马雇佣军头子的女儿肯定学过击剑,哪个萨拉森人敢留她们在身边?

    不过奥丽加都被人卖到中国了,也没啥好多想的了。就在她准备安心在全世界最富庶繁华的大宋做一只幸福的“罗斯猫”的时候,却遇上了武好古怎么一个兴趣古怪的主人……

    武好古看了一眼满脸都是黑线的“女十字军”一眼,然后又一指墨娘子道:“她是摩尼教的圣女……奥丽加,摩尼教也是你们基督教的分支之一,你听说过吗?”

    奥丽加茫然地摇摇头。她只听说过罗马教会和君士坦丁教会她本人是君士坦丁教会的信徒,却从来不知道什么摩尼教会。

    “不知道也没关系。”武好古将一本卷起来的书册交给了墨娘子,“墨莉,从现在起,奥丽加跟着你,海州她也要去,你把书上的故事告诉她,让她记熟了。另外,你也要准备好波斯被天方教征服的故事……也许,那不是故事,而是历史事实吧。”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