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一夜秋雨,清晨的空气中,还带着些水气。

    晨风有些清冷,武好古和武好文两兄弟就骑着马,走在有点阴冷的风中。因为把两匹高大的母马都留在界河商市的马场下崽了,所以武好古换了一匹肩高四尺五寸的母马,也给武好文寻了一匹差不多高矮的阉马代步,都是从界河商市购来的契丹马。

    武好文大概也练过马术了,现在已经不需要人牵缰绳,可以自己骑着马儿前行了,所以现在武家两兄弟一块儿出门了。

    顺便提一下,武好文现在也有了自己单独的一个小院儿,名叫小宁园。就在开封府城西厢靠近新郑门附近,是韩家十七姐的陪嫁。房子不大,却非常精致,处处透着书香,显然是用过心思的。

    在韩十七姐怀孕后,武好文就陪着她住在小宁园里。自己除了去秘书省当值,多半时间都在小宁园里陪老婆,小半的时间则回家探望父母,极少去城南书院中程颐和侯仲良借住的房舍去听课。

    所以武好古今天一大早带着礼物寻来小宁园,说是去拜见伊川先生和侯师圣的时候,武好文还有点不大愿意陪同呢。

    在前往小宁园的途中,武好古问道:“你那老师怎么样?”

    “唉,就是个乡下村夫子嘛!”

    “你怎么这么说你老师啊?”

    武好文连连摇头,苦笑道:“实话实说呗,听他上课一点意思没有,就差打瞌睡了。”

    这话出自武好文这个三好儒生之口,还真是有点让武好古意外。

    “他也是官宦门第啊,”武好古说,“你怎么能说他是村夫子呢?他的父亲侯可是关学大家,还曾经参与平侬智高之乱,后来官至殿中丞的。”

    “却不是东华门外唱名的。”武好文摇摇头,“大哥儿,你是不知道,那些关学、洛学的人都喜欢扯一些玄虚的东西,把佛、道两家的东西加入儒学,弄得不伦不类,也无甚底用处,基本是在瞎扯。”

    佛、道、儒互补嘛,可不就是在瞎扯吗?武好文是学“一道德”的,对于孔子、孟子没说过,靠后人从别的教派吸收来的东西,当然是不认同的。

    “也不是瞎扯,”武好古笑道,“是为了骗人!”

    “骗人不就是瞎扯?”

    武好古笑了笑:“不对,二哥儿,你还是不明白啊……关学、洛学搞这些骗人的路子是为了在思想上对抗佛和道,主要是对抗佛教。

    你是进士第六,自然有见识,知道那是瞎扯。可是全天下没见识的人又有多少?若是不补一下,儒学就不是名教了,不是教,又怎么对抗佛道?所以你师圣先生和伊川先生都是大儒,他们是在替儒学造一面可以抵挡佛、道的高墙。”

    “有用吗?”武好文问,“还不如干脆就用道家管神,儒家管人呢。”

    “呵呵,”武好古笑了笑,“道士能答应?和尚能答应?天底下的儒生能答应?”

    “怎么不能?”武好文说,“只要官家一道旨意……以后那些玄的虚的,就算在赵家老祖宗头上,我们儒学就踏踏实实的做学问。”

    “咦?”武好古勒住了缰绳,就在马上扭头看着弟弟。

    武好文被他看得一怔,忙摇头道:“大哥儿,我瞎说的,你可别真的去和官家说啊。”

    “瞎说的有理啊!”武好古笑了笑,“也是个办法……”

    “是吗?”武好文笑道,“那我是不是可以不去程门求学了?”

    “不行。”武好古摇摇头,“你岳父叫你去学,一定是有道理的。今天为兄也去听听侯师圣的课……城南书院啊,我可是在那里读了五年儒家经义的。”

    ……

    开封城南书院位于开封府城南厢,靠近戴门楼和宜男桥。米芾现在做官的蔡河拔发运司衙门就在那里一带,距离国子监管理的武学也不是太远。在开封府来说,算是个“学区”附近的房子当然就是学区房了。

    城南书院是间有点年头的书院,不是官学,而是私学,因此常常有名儒前来讲学,不过应考的水平却不高。

    武好古和武好文都穿着官服,书院的守门人不敢阻拦,还殷勤上前帮武好文把马的缰绳系在了拴马柱上。

    “侯夫子在吗?”武好文问了一句。

    “在啊,正在正心堂讲吕氏乡约和界河商约。”

    “界河商约?”武好古一笑,“倒是新鲜,得去听听。”

    武好文却拉住了兄长的衣襟,“大哥儿,有甚好听的?一个村夫子罢了……”

    “呵呵,”武好古只是笑道,“看来没说好话啊!”

    说着话,他还是提着一盒糕点和两瓶“酒中仙”,大步流星向正心堂走去,很快就到了书院中一间非常普通的课堂之外。

    堂内正在授课,授课的是个彪形大汉,穿着洗得发白的青色儒衫,带着东坡巾,操着一口秦腔他是山西人,不过却在关中定居了几代,应该就是侯仲良。听讲的学生很少,只有四五个人,看上去都有点年纪,不像是城南书院的学生。

    这也正常,程颐、侯仲良都是大儒,不是教人考科举的……而在开封府这个商业化的城市中,人心是很浮躁的,读书就是为了做官,几回不中就去做买卖或是做小吏了,会来听大儒讲课的老措大是很少的。

    另外,开封府的儒大多从工商之家有些是贵族和官宦之后,但是实际上也在做买卖,共和商约他们还有点兴趣,吕氏乡约他们根本不要听的。

    不过基本没有学生听,侯仲良依旧非常认真的在分析吕氏乡约和共和商约的迥异之处。

    出乎武好古的预料,宋朝的儒对于“约”这种民间自治办法是非常感兴趣的!所以武好古的共和商约一问世,也就常常被人拿出来评论了。

    而和共和商约一样有名的,还有一个吕氏乡约,就是鼎鼎大名的蓝田四吕吕大忠、吕大钧、吕大临、吕大防在神宗年间所制订和实施的成文乡约。

    这个乡约从神宗熙宁九年开始实行,到现在已经二十多年,依旧在实行之中!

    也就是说,早在界河商市自治前二十多年,自治这回事儿在宋朝已经有了。不过一个是乡村自治,一个是城市自治,后者的影响力自然更大。而且共和商约相比吕氏乡约更加严谨,还“创造性”的实施了代议制民主吕氏乡约是不能用来治天下的,而共和商约完全可以用来治理一个小国。

    可是在侯仲良眼中,武好古的共和商约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恶约,根本不能和吕氏乡约并论。

    “……乡约者,乃是乡人之约,为使邻里乡人能德业相劝,过失相规,礼俗相交,患难相恤而所订之约。乃是与人之约,约正一人或二人,皆是众推正直不阿者为之。约中大事,则以聚会商议,约中赏罚,亦在乡民聚会中书其善恶。因而乡约者乃是大善之约,若颁行天下,必可复三代之治。

    而商约者,乃是钱钞之约,为得是将本就利,分利公允。所谓元老,并非由商民公推,亦非刚正之人,乃是商会股东所选之人,一切皆为股东之利所谋,心中并无半点百姓疾苦。由此等元老所推选之商市诸长,必然是唯利是图之辈,为利谋,不为民谋。若共和商约行之天下,必使天下有倾覆之危!”

    “师圣先生,既然吕氏乡约如此大善,何不在天下实行呢?”

    就在侯仲良滔滔不绝说得正得劲的时候,忽然就听见有人插嘴提问了。侯仲郎抬头看去,只见说话的是个穿着绿袍的武官,约莫二十二三岁,颇为英挺,就站在自己新收的学生武好文身边。

    “吕氏乡约不能在天下实行,就如同昔日圣人之道无法在天下实行一般。”侯仲良道,“这是天下人的损失!而共和商约如果天下实行,将是天下人的灾难!订此约者,必是乱天下之罪魁!”

    被人当着面骂罪魁的武好古却一点不动怒,只是淡淡的问:“先生以为共和商约有朝一日能行天下?”

    “商鞅之法都能行天下,共和商约如何没有行天下的可能?”侯仲郎厉声说道,“行善政使上位者暂失小利,行恶政却能使上位者暂得大利。共和商约是恶政,所以能给上位者带去厚利。利之所至,金石为开!武东门,在下所言可对吗?”

    认出自己了,武好古笑了笑,一拱手道:“下官武好古,携舍弟来访先生和伊川先生。”

    “你要见家师?”侯仲良看着武好古,感到了从容和自信的气息。

    这个吏商近幸,很不简单啊!

    侯仲良又扫了眼正心堂中听讲的五儒生,全都是侯选做官的新科进士文进士有561个,可不是人人都和武好文一样可能那么快拿到实职的,今天看来得在他们面前和武好古好好辩上一局,以便重振关洛之学的威风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