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苏东坡到了江南了?可真快啊!”

    武好古看完了米芾的书信,低声嘀咕了一句。

    他也没想到苏东坡走的那么快。历史上建中靖国元年才到江南的,然后就在常州染病据说是痢疾去世。

    现在他早了一年就到了常州,应该不会提前染上痢疾死在那里了吧?

    武好古连忙从白飞飞手中接过了米芾的信。米芾和苏东坡那是老哥们了,历史上苏东坡在常州病得快不行的时候,在东南六路发运司做官的米芾就常去探望。

    而米芾这几年,也和流落儋州的苏东坡保持书信往来。之前俏金娘南下儋州的时候还遵照武好古的指示,特意在涟水军停留,从米芾那里取了书信和一些淮南特产,一起带去了儋州。米芾还担心俏金娘一个女流在路上多有不便,还专门派了个米家的家将一路护送她前往。

    而这个护送俏金娘的米家家将在七月初回到了开封府米芾现在是蔡河拨发运使,衙署在开封府,不仅带回了“一段苏东坡和俏金娘的佳话”,而且还带来了苏东坡的书信,以及苏东坡的近况。

    在儋州居住了近三年的苏东坡,身体状况并不是太好,一方面是因为上了年纪;一方面则是因为儋州的生活条件艰苦,气候炎热潮湿,让苏东坡很不适应。

    另外,苏东坡的三个儿子跟着一块儿倒霉,都贬居岭南,也让苏东坡非常郁闷。

    虽然苏东坡表面上装得非常淡然,读书、著述、诗文唱和,但是内心又岂能不苦?特别是苏东坡的三子苏过,明明满腹才学,却总是受苏东坡的连累,只在19岁时考过一次礼部试落第,之后就因为是孝子,跟着老头子一路去了儋州,现在都28岁了,连考发解试的机会都没有。苏老头看着能不心酸吗?

    而俏金娘的到来,则给苏东坡在儋州的晚年生活添了几分色彩。而到了今年三月初,朝廷迁移苏东坡往海州安置的诏书到达儋州。随后苏家父子就从儋州启程,在俏金娘的陪同下开始北上。先是到了循州也在广东和两个儿子苏迈、苏迨还有弟弟苏辙一家汇合苏辙被贬后安置在循州,然后一大家子浩浩荡荡的北上往海州而去。沿着海岸线走,先入闽,再入浙,六月初到了杭州。现在大概正往长江而去。

    在米芾这封书信的最后,还说了推荐武好古拜入苏门的事儿。推荐信已经着前往海州赴任的米友仁带着出京了,今年秋天就应该能交到苏东坡手中了。

    不过光是一封推荐信还是不足以显示武好古诚意,米芾希望武好古最好能亲自走一趟海州去拜师。

    “海州……”武好古放下手中的书信,自言自语地道,“他若能平安到了那里,拜师的事情总能成功的。

    只要能扯上苏门学士的虎皮,一个大书院总是能撑起来的。”

    ……

    元符三年八月,界河两岸已经是天高云淡,秋意正浓。

    古城扬州,则迎来了一年之中最好的季节。秋风一起,意味着装满了产自中原的瓷器的海船可以顺风而下,驶往遥远的异国他乡了。而扬州此时则和海州并立,都是中国瓷器的出要输出港口。扬州城外的长江码头上,到处都是正在装运的各国海船。而扬州城内的运河码头上,从徐州和开封府驶来的纲船上,也大都载着精美的瓷器和各种来自中原还有北地的玩意儿。其中最让扬州城的读书人们感到新奇的,则是一本本文曲星月刊杂志。

    在扬州馆驿的一间上房内,摆放着一个温酒的红泥火炉,炉子上烫着一壶老酒,正散发出浓郁的香气。

    苏辙抿了一口老酒,手里捧着一本文曲星的创刊号,正在低声诵读一篇文章,正是今科探花纪忆的那篇万余字的“对策”文,还不时轻轻点头。

    这位名列唐宋八大家,还在元祐更化期间当过副相尚书右丞和门下侍郎的名臣今年已经61岁了,不过仍然有一副堂堂仪表,略显清癯,透出一股子久居人上的大臣气度,但也不失文人的风雅之气。

    “是篇好文吧?”

    一个长得和苏辙生得几分相似,却更消瘦,更苍老,虽然留了一部花白的大胡子,可是仍然少了几分威严,多了几分洒脱的老者突然开口。

    这位老者一身白色长衫,手中持着一把折扇,更显出了儒雅洒脱之色,只是眉宇间却透着一丝忧郁。

    不用说,这位看着比苏辙年长一点的老人就是大名鼎鼎的苏东坡了!

    苏辙眉头一蹙,点点头道:“章子厚倒是得了一个不错的孙女婿啊。”

    脑海中,旋即浮现出一张总是气呼呼,又带着几分得色的老脸。

    说起来苏家兄弟和章惇本来是老相识了,大家都是官n代,父辈就是好友,又是差不多时候中的进士。如果不是遇上了王安石闹新政,两家各自分属新旧两党,现在说不定还是至交好友呢!

    而这么多年的党争,几起几落的遭遇,已经让苏家这两兄弟都萌生了退意。

    只是现在他们还没有起复,仍然有“安置”处分在身,就是想退也退不出来啊!

    不过现在韩忠彦已经拜了次相,而章惇又因为在拥立定策的问题上站错了队,倒霉已成定局,所以两兄弟的起复也是时间问题了。

    一旦免除了处分,复了官位,他们就可以求个致仕了。

    “韩师朴的女婿也不错啊!”苏东坡说着话,拿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又把酒杯放在案几上。在一旁伺候的是俏金娘,看见苏东坡的酒杯空了,就小心翼翼拿起了在火炉上温着的酒壶,给苏老头的酒杯中倒上了酒。

    “进士第六的武好文?”苏辙皱起眉头,看了一眼俏金娘,“他可有个很会做事的好兄弟啊。”

    苏东坡笑了笑:“我辈都已年迈,不再做事了,该他们年轻人来做事做官了……不是吗?”

    苏辙哼了一声:“都钻营到我们这两个老骨头这里来了,也真是削尖脑袋了。”

    原来担任了朐山县尉的米友仁一日前已经到过扬州,把米芾的书信和馈赠的礼品都交给了二苏。还送给二苏几册刚刚出版的文曲星杂志,还和二苏说起了武好古的“光辉事迹”。

    其实武好古还是做成了不少事情的,就算是个近幸小人,也是个很有本事的近幸小人。

    “子由,你很看不上他?”苏东坡笑着问自己的弟弟。

    苏辙又是一声轻哼:“不是看不上,而是此人……”他斟酌了一下用词,“此人太会折腾了!就像,就像是王半山!”

    王半山就是王安石!苏辙在听米友仁说了武好古这两年多来的所作所为之后,想到的居然是自家的老对头王安石。

    “他像王半山?”苏东坡嗤的一笑,“怎么可能?他路子和王半山仿佛是相反的……你看了共和商约没有?”

    苏辙摆摆手,“他就是一个王半山……不过却是旧党的王半山!”

    “旧党的王半山?”苏东坡有些不大明白,论起文采,苏东坡是胜过苏辙的。但是在政治上,苏辙却远远胜过了苏东坡。

    苏辙道:“王半山的路子,无论是青苗法、均输法、免役法、市易法、方田均税法,出发点都是为了抑豪门而充国用。希望可以达到‘去重敛、宽农民、国用可足、民财不匮’的目标。

    而武好古的共和商约则与之相反,是‘不抑豪门,鼓励工商,想让人人求富而富国’的路子。若在一地推行,或许可以造富一方,可是要行于天下,必然会和王半山的新法一样,引得民怨沸腾。

    所以,他就是旧党的王半山!”

    到底是做过副相的大儒,苏辙一眼就看穿了武好古路线的本质!

    如果说王安石是想通过“封建计划经济”来解决宋朝面临的贫富差距过大和国家财政困难的问题。因此王安石的变法加大了官府的权力,也让水平不高,操守也不咋地的北宋官吏借机胡作非为了一番。

    那么武好古的路子就是发展市场经济,释放资本主义魔鬼。因此共和商约采取的路线就是商人治商市,把界河商市的官吏置于商人元老院的控制之下。可是类似的路线在界河商市这个弹丸之地当然没有什么问题……可要是在大宋全国执行类似的路线,那就是豪门治国,和汉元帝刘奭差不多了。

    可以说,王安石和武好古代表着两个截然相反的极端!如果两人在同一时代,非得掐起来不可。

    “子由,”苏东坡眉头一皱,“你认为我不该收下这个弟子?”

    苏辙摇摇头道:“你门内的事情,我不说甚底。不过收徒还是要谨慎,免得坏了一世清明……你门下不是有十个弟子?他们也在往海州去吧?到时候和他们商量吧。”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