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武好古怎么也没想到,在界河对岸,也就是界河商市北市的地盘上,居然有了个马场!

    就是养马的马场!

    在武好古到达界河商市的第二天下午,他就和马植一块儿,乘坐一艘马植私有的楼船,渡过了宽阔的界河,到了对岸属于辽国的土地上。

    和大宋这边一片“大草原”的情形相比,界河对岸还显得繁荣一些。至少不是“草原”,而是大片的农田、零星散落的村庄和高大的堡坞。只有靠近界河的地方因为常被水淹,所以比较荒芜。

    马植已经用很低的价钱征收到了几万亩土地这些土地会作为燕四家投资商市的本金,冲抵四万缗钱。

    在拿到土地以后,马植也没闲着,而是让人在黄植生选定建筑码头的地点对面,也建了个小小的码头。距离码头不远,就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马植领着武好古沿着一条小路走入了树林,行了大约一刻钟,武好古这才发现这片位于界河岸边的树林之中居然别有天地。

    树林中央的一大片林木已经被砍伐了,还撒上了草籽种上了牧草,变成了一个被树林圈起来的牧场。在牧场的北部边缘,又建了一排棚舍和房屋。远远的就能瞧见两匹毛色分别为土黄和纯黑的高瘦马儿在屋舍之外缓缓漫步。

    武好古现在已经有点儿懂马了,一眼看过去,就知道那是“高马”,好不好的不知道,兴许是路上吃了苦,掉了分量。可是这高度还在啊!

    “好高的马!”武好古脱口而道。

    马植笑着说:“早就答应要帮你去寻汗血马的,不过汗血马实在难找,莫说辽国这边没有,就是远去回鹘也少有啊。不过总算寻到了这两匹波斯马,也不算食言了。”

    “波斯马?”武好古心想:就听说过阿拉伯马,没听过有波斯马啊,波斯猫倒是知道的,金发碧眼的,有机会得弄两“只”来养养……

    “其实这两匹马也不是产在波斯,而是由西域一些波斯种的部落养出来的好马。”

    马植道:“这马在黑汗回鹘都是名马,价格极高!若不是某家这两年有好官运,做了南京道警巡副使,揪着几个黑汗回鹘来的大商人,还真没办法搞到这两匹波斯公马。”

    两人说话的时候,已经快步走到了两匹波斯公马的附近,一个鼻子有点儿鹰勾、眼眶稍稍深陷,年约四十余岁的番人马夫上前向马植行了一礼,然后用熟练的汉话说:“主公,您要骑马吗?”

    “今天不骑,”马植一挥手,“带个朋友来看看。”

    马夫又向武好古行了一礼,然后闪开在了一旁。

    马植走上前去,牵住其中一匹黑色的“高马”,轻轻**了起来。

    武好古也上前去,学者马植的模样**了一下马屁股,低声道:“这马看着好瘦啊。”

    “就是这样的种。”马植道,“你别看它瘦,可是跑得很快,耐力也极好,而且非常聪明,唯一不好的就是有点认人,你得养它一段时间,和它多相处,混熟了才让你骑。”

    “它是公马!”武好古摇摇头,“你让我骑我也不敢呢……还是留着配种吧。”

    实际上马植给武好古找来的真是好马,现在叫波斯马,后来又被人唤作土库曼马和阿克哈-塔克马,是后来的顿河马的祖先之一顿河马是由蒙古马现在可能叫契丹马、阿克哈-塔克马现在叫波斯马和阿拉伯马大食马杂交而来。

    不过即便不杂交出顿河马,单是波斯马的种也称得上名马了!

    “对了,”武好古对马植道,“这些日子我还弄到了两匹高大的母马,都有四尺七的肩高,正好用来和它们配种。”

    “要配种现在可得抓紧了。”马植是懂马的,他马上说,“现在是发情旺季,等天气热了就淡了,到秋天就不发情了。”

    “那我明天就让人把两匹母马送来。”武好古看了那个会说汉话的番人一眼,“马二哥,你家有好的马夫吗?”

    “有啊。”马植一指那个白番人,“他叫米儿宝,是个西州回鹘人,原在析津府贩马为生,后来破产了,就跟着我叔叔。这次就是他亲自跑去黑汗回鹘,给你找来两匹波斯马的。大郎,你如果没有人养马,这米儿宝也一并送你了。”

    这番人马夫居然可以送人,显然是奴隶的身份了。不过他是个能养出好马的奴隶,待遇自然不是寻常的奴隶可比的。

    武好古并没有感到惊讶,他是知道辽国世家都是有家奴的。他温言问道:“米尔宝是吧?”

    “小底正是。”

    “你是信明尊的还是信佛祖的?”武好古又问。

    米儿宝道:“小底是佛弟子。”

    “在西州回鹘信明尊的人多吗?”

    “极少。”米尔宝道,“只有贵人们才信,小底就是个养马的。”

    “你是养马的。”武好古点点头,“那你可知道配种之法?”

    米尔宝笑道:“养马自然要配种了,小底如何不知?”

    武好古想了想,问:“那你可知兄弟姐妹配种和母子、父女相配之法?”

    听到这个问题,一旁的马植忽然嗯咳了一声:“大郎,你这话怎么说的?那叫‘内配之法’、‘反配之法’。另外还有‘外配之法’,就是引入和马群没有血缘关系的良种,以提升马群素质的方法。”

    “呃,我知道的,这个我是怕他听不懂才那么说的。”武好古苦苦一笑,他刚才说的话的确不妥。还好是让马植听见,要是让某个把伦理纲常看得比天还大的士大夫文官知道了,说不定要和他绝交了。

    “米尔宝,”武好古接着又问,“用内配和反配之法养出来的马驹是不是容易出畸形啊?”

    米尔宝点点头道:“是有一些的,杀了就是。

    另外,大官人若要育良种,须得有耐心,不能求数量。因为马并不是很能生育,通常一次只能生一胎,而且要怀孕11个月。而且母马通常三岁才能怀上,到十岁就不大能生了。也就是说,一生只能下6-7匹马驹。若是要求良种,6-7匹马驹里面,最多只有一两匹是好的。其它的都得及时处理掉,所以马群的扩张是很慢的。须得二三十年后,马种定型,然后才能扩大种群。”

    这是个真懂行的!

    在后世养过好狗的武好古对这个米尔宝非常满意其实也不可能不满意,马植家那么大势力的豪门,会找不来一两个能养马的?

    马植自己显然也是个懂养马的,他怕武好古听不懂,还解释道:“养马之事,育种最是要紧。若无良种,只求多养,就和契丹人、阻卜人一样,百匹中可战者不过五六。如果没有百万计的马群,靠多养是不可能养出足够数量的战马的。

    所以西域的绿洲部落,因为没有足够的草场多养,千百年来就采取育种精选的办法,养出良种,再进行繁育。马群虽小,但是匹匹皆可战斗。”

    “原来如此!”武好古听了马植这番话,有点恍然大悟了。

    怪不得大宋一直哭着喊着说没有马了,原来养马的办法就错了。北宋养马是走“草原路线”,建立官营大马场,靠数量取胜。同时因为北宋的经济结构也发生了变化,庄园经济彻底崩溃,造成贵族不是民间,而是贵族,小农民、小地主不需要养战马也没有了养育良马的需要。

    而官营马场的数量,最多好像也就二十万匹,按照百匹中可战五六的比例,顶天也就能提供一万匹战马……不过考虑到北宋文官的管理能力,估计还得打个对折啊。

    至于由私人养良马卖给朝廷的路子,在大宋也是行不通的。因为养良马太费时间和金钱了。如果没有武好古这样的路子和财力,能搞到波斯马、大食马和许多大号的母马,一百年都养不出好马。

    而大宋朝廷给肩高四尺七的一等良马开出的收购价,不过就是三百多缗钱。靠自己一代代的配种去赚这点钱完全不值当啊!

    所以武好古现在准备干的,铁定是个亏本买卖啊!光是几匹种马的价值,恐怕就高达数万缗了。还要不惜成本购买高大的母马,还要建立占地广阔的马场,还要雇佣甚至培养高水平的马夫和兽医,还要花上二三十年时间……将来不过是一年提供两千匹肩高接近五尺的“界河马”,价值不过六七十万缗罢了。

    可是现在如果不投巨资去养马,将来就是拿出六七百万,也买不来两千匹好马啊。

    “行啊!”武好古又拍了拍马屁股,笑着对马植说,“马二哥,我们兄弟也甭分你我了,就一起办个马场来培养界河马吧。我还托了个大食商人去寻大食良马,还搜罗了一些高大母马,将来都弄到界河。马二哥你也想想办法,去多寻些高大母马来。钱不是问题,要多少都有。时间也有,二十年,哪怕三十年,也等得起啊!”

    “好!既然大郎有这个想法,”马植笑道,“那我们就一起干吧。”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