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武好古从铺了厚厚一层褥子的炕上起身,伸了个懒腰,很是心满意足的。瞧瞧身边儿,一个光溜溜的美人儿已经下了炕,正在给武好古取衣服裤子,准备伺候他穿衣。

    昨天晚上武好古就在白飞飞的伺候下颇为尽兴,缠绵了好一阵子,完事后还让赤条条的白飞飞给自己按摩,按着按着就睡着了。没想到早上起来,美人还是光溜溜的。武好古也是越来越腐朽了都是被宋朝的封建主义思想给毒害的,竟然让白飞飞这样光着伺候自己穿衣服。这女人也真听话,居然不折不扣的照做了。

    欣赏着白飞飞婀娜的身材和洁白如脂的肌肤,武好古又有了画人体写生的想法。正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了杜文玉的声音:“老师,林老教头求见,说是辽国的马副使已经过河了。”

    马植来得可真是时候啊!

    武好古有些幽怨地看了白飞飞一眼,白飞飞拿着件衣衫对武好古道:“官人,奴伺候先伺候你更衣吧。”

    “不必了,”武好古一笑,“把衣服丢给我,我自己能穿。你也赶紧穿上,待会儿和我一起去见马植吧。”

    “好的。”白飞飞似乎从来不对武好古说“不”,极为柔顺的又应了一句。

    洗漱用的热水和早饭都已经由两个仆妇准备好了,武好古和白飞飞穿好衣服,出了卧房后洗漱了一番,就和杜文玉一起简单的用了一些早饭。

    “文玉,你的身子今天还行吗?”

    吃早饭的时候,杜文玉突然听武大郎这么一问,小脸蛋顿时涨得通红,低低应了一声。

    “那就去画几张写生,把工地、码头、界河上的船只和四座院子都画下来。”

    武好古吩咐了一番,就和白飞飞一块儿走了,似乎也没留意一张拧起来的小脸儿……

    怎么可口的女孩子,武大色狼准备放到什么时候才享用呢?

    ……

    “大郎,真没想到这短短的时日,你我尽然都有如此的际遇,而且还有了界河这么一块儿根据之地。看来异日雄飞,建立不世之功也是可期的!”

    在简陋的界河政所大堂内,来访的马植看上去也是春风得意。见到武好古后,没有寒暄几句,就说到什么“异日雄飞”和“建立不世之功”了。

    武好古微笑着打量着这个藏在大辽国官僚地主阶级内部的叛徒,他倒真是不忘初心啊,现在混得那么好,还惦记着复燕平辽。

    只可惜,大宋朝实在承担不了这份雄心壮志啊!

    武好古瞧着膝盖,只是静静地道:“大宋这边刚刚遭逢国丧,先帝定下的国策,未必会在未来继续执行了。不过界河商市还是可以大办的,若是能经营出一番局面,也算是不负先帝所托了……”

    “怎么?你们不打算复燕了?哦,对了,现在是太后临朝。”马植笑了起来,一副无所谓的神态。

    大宋的太后可不是大辽的萧太后,通常都不爱打仗惹事的。可是那又能如何?大宋当今的官家是个长君,向太后能临朝多久?等到归了政,大宋还是要回到原来的路线上的。

    “你们的皇帝怎么样?”武好古话锋一转,问起了耶律洪基的身体,“身体可安泰吗?”

    “再安泰也是古稀之人了!”马植笑道,“那些害过先太子的人,现在可都惶惶不可终日了。

    大郎,我们的界河商市可得快点建,到时候会有很多辽国的贵人来这里居住的。”

    “哦?是吗?”

    “当然了,”马植笑道,“我们这边的八万缗的股金不到三个月就收齐了……除了燕四家之外,都是害过昭怀太子的契丹和奚族大贵人!另外还有不少人到我这里来问,说何时可以买到界河南岸的宅子?最好是靠近河岸的,能够一眼望见北岸辽国土地的房子,价钱好说。都急得很啊!”

    原来马植那么急匆匆而来是为了替那些曾经陷害过辽国昭怀太子的契丹贵人们谋一条最后的退路就是在界河南岸宋国的土地上当个不问事的寓公,终日望北心叹。

    说起来也是蛮可怜的,不过辽国的官场就是这个规矩!耶律延禧一上台必须得消灭一批害过他爹妈和奶奶的罪人啊,要不然他这个皇帝还有威信可言吗?

    另外,辽国的贵人,无论是契丹人、奚人还是汉人豪强,他们都是有堡坞或头下军州的!

    顺便说明一下,堡坞和头下军州,就是所谓的“庄园经济”中的“庄园”。这种“庄园”可不是后世的葡萄酒庄,而是一座座控制了大片土地,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自给自足,拥有武装力量的城堡!

    所以那些和耶律延禧有仇的辽国大贵人都是拥有私兵的封建主,有点类似春秋战国的大夫和后来日本国的大小名。家里都是宗族、家臣、门客、曲部一堆堆的打手。这些人都是耶律延禧的杀父仇人啊,要是不灭掉一点,耶律延禧将来做了皇帝后能睡得着?

    “不会有人造反吧?”武好古想了想,居然有点替耶律延禧担心了。

    “翻不了天的!”马植笑道,“老皇帝都安排好了,宫分军和皮室军都在燕国王的麾下,燕四家中赵、刘、马三家又不怎么参与北面的争斗。靠十几个头下军州能起甚波澜?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而且,大郎你觉得老皇帝为啥那么爽快就批了界河商市,还给免了五年的上贡?”

    界河商市有“五年免税”期,不是在商市里面开买卖的商人可以免税五年,而是商市本身的上贡。商市是由商会包税的,不过不是从商市开张第一天起就要交税,而是要等到第六年才开始按年缴纳包税。

    这个五年免税是在中定下的,大宋那边自然没什么免掉的不是市舶司的税收和和买,仅仅是商市的贡税而已,横竖就是三五万缗一年,对大宋根本不算什么。可是辽国财政非常拮据,几万缗可不是小钱啊。

    所以耶律洪基肯豁免了商市五年的上贡,绝对是给予非常大的扶持了。

    “二哥,你是说辽国老皇帝希望那些人往界河商市跑?”

    马植一笑:“最是无情帝王家……想当年最想把昭怀太子一系灭绝的不就是他吗?结果自己不争气,生不了孩子了,只好让昭怀太子的儿子即位。这事儿你说多变扭?一不小心就会祸起萧墙的,老皇帝能不安排好吗?他还想安安稳稳的走呢!

    还有西北阻卜那边也得那些人出力不是?现在可是关键时刻,要是再灭不了,一个烂摊子就要留给孙子了。所以老皇帝得给大家留个活路,大家也能放心卖力气啊。你们那边不也一样?贬官止于海州了。”

    耶律洪基的晚年就是个大写的尴尬,一边是自己唯一的继承人,再不满意也不能杀啊!要不然江山社稷就得给弟弟继承了,自己还落个断子绝孙,多气人啊。一边则是保着自己的忠臣,要没他们保着……耶律延禧那小子会那么乖?说不定就要抢班夺权了。

    可是他一死,忠臣和乖孙儿都得干上!他要是不安排好了,没准不等他咽气下面两伙人就打起来了。到时候怎么收场?

    所以界河商市这个“两不管自由市”的出现,可以说正好替老头解决一部分难题。

    “原来如此。”武好古笑了起来,“让我想想……既然北面的贵人们想要谋个退路,那我们界河商市也不必按部就班的来啊。他们是主顾,我们开门做买卖,得为他们着想不是?”

    马植哈哈笑了起来,“还是大郎会做生意。”

    武好古想了想,又道:“不如这样吧,回头就先搞个卖房产的商行……现房是没有的,可以卖期房。”

    “期房?”

    “就是还没有造出来的房子,先定个交房的期限。”武好古道,“主顾再先给个两三成的定金……有了钱,房子不就能快点造出来了?”

    “行啊!”马植一拍手,笑道,“皇上总还有个一两年……大家伙还可以等一等。”

    “商行的名字就叫……望北楼吧!”武好古想了想,马上就有了个贴切的好名字。

    “望北楼?好!望北楼好,住在里面可以天天北望故乡啊……”马植抚了抚手掌,笑道,“那我可得入上一股,大郎你的买卖就没亏本的,这个望北楼想来也不会亏的。”

    “好说,好说。”武好古顿了顿,“马二哥,也给你来一套怎么样?”

    “我?”马植想了想,“好啊,多少钱?贵了可买不起……我还得攒钱买个州军节度使呢。”

    “先买房,”武好古道,“稳赚的……现在几百匹买的,将来两三千匹卖出去就是了。”

    “匹?”马植一愣,“用绢帛结账?”

    “是啊。”武好古点点头道,“你们辽国不是主要用绢交易的吗?为了方便辽国贵人,所以界河商市将来会以绢为本,以交子为辅。”

    手机用户请访问,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