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哗啦啦的马蹄踏过溪水,当先一骑骏马已经渡过了不知名的小溪踏足北岸。马上的人物,绿色的武官常服,黑色的幞头,二十二三岁的年纪,英气蓬勃,正是武好古。

    道路两旁,是大片大片的草场,正是郁郁葱葱的时候,稍远一些的地方,还有白云也似的羊群,在草地上面流动。整个天地间,就仿佛是一幅塞外草原的风光图。

    “官人,这里真的是沧州么?奴怎么觉得仿佛到了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草原?”

    和武好古说话的是白飞飞。也不知道是和武好古相处久了产生了感情,还是因为武好古现在的大宋官家的心腹了。她这次居然丢下撷芳楼的事情不管,主动要陪武好古走一遭界河。而且一路细心照顾,让武好古过得非常舒服。

    更让武好古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行首女妓一点儿不娇气,还会自己骑马赶路。马术虽然不能和西门青比,也比不上潘巧莲,不过总算不会跌下去。比起武好古第一次离开开封府时,可是强了不少。

    而武好古这两年也没虚耗,除了赚钱拍马屁和领悟儒家思想之外,也在努力锻炼身体。身体是传播儒家大道的本钱啊!要是没有这副好身板儿,在过了大名府以后这一路好赶,恐怕就该病倒了。

    一路兼程之下,武好古的行程极快,不过数日,就从大名府赶到了沧州北部。而一行人进入沧州之后,就明显感觉到了荒凉的气息。

    越向北,就越荒芜!到了沧州北部,干脆就是大片大片的草原,连农田村庄都成了稀罕的存在,更不用说城市了。

    武好古和他的随行人员立马在溪边,等着杜文玉乘坐的马车慢悠悠赶来。看着周围一片苍茫,武好古笑着对白飞飞说:“过了清池县城向北,几乎半个沧州就都是这般的草原。连个县城都没有了,这一片都是清池县的地盘。要到界河岸边,才会有一些屯田的军寨,到那里就能看见村庄了。

    飞飞,你还能骑马赶路吗?我们再赶一赶,争取天黑前到界河商市,要不然就得在野外露宿了。”

    大宋有恐辽症啊!清池县城以北直到界河都是大平原,又因为澶渊之盟不能构筑城池。所以干脆就不发展,统统当草原放羊得了。

    武好古上次从辽国回来的时候就走过沧州北部,知道这里的情况。

    “嗯。”白飞飞点点头,“官人放心吧,奴还能赶路的。”

    这时杜文玉乘坐的马车和另外三辆装运行李的马车,已经出现在了小溪对岸,正准备涉渡了。

    小溪并不深,涉渡起来并不困难。看见马车摇摇晃晃过了河,武好古就牵动马头转了个方向,然后呼哨一声,撒开马缰就直奔出去,后面二三十骑,也都轰轰隆隆的跟着他向北卷动。

    界河商市,本大儒来啦!

    ……

    在界河之畔,名叫泥沽寨和双港寨之间,一片狭长的河滩地,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座大工地仿佛。

    可供上万劳工居住的营盘,已经在平整建设。从沧州、清州雇来的小工们,正聚得一团一团的,狼吞虎咽的嚼着炊饼夹肉正宗的开封菜啊!从开封来的工头儿还在当间叫着:“快些吃,吃完了还有活儿,今天怎么都得把地整平了,明天就开始盖房子了!”

    除了营盘,界河边上的堤坝和码头,也已经初具规模。有不少小工已经吃完了晚饭,正在打夯土打垒。一个小小的临时码头旁,正停着一条从辽国开来的运木头的大船,一根根圆木正被小工从船上扛下来,堆积在空旷的地方。

    在靠近码头的一片已经平整好的空地上,四座砖木结构的小院子已经伫立起来了,虽然朴素,却也能遮风挡雨。小院子前面竖起了旗杆,上面挂着认旗,分别书写着“警巡所”、“营造所”、“政所”和“马舍”。在挂着“警巡所”旗帜的小院子里面,还有一座木结构的瞭望塔,此时正有个穿着红色战袄的兵士在站岗放哨。

    在这四座一字排开的小院子对面,则是连片的帐篷,应该都是劳工们的临时住处。这会儿空空荡荡的,没有什么人在。

    武好古一行的大队车马一到,瞭望塔上的兵士就大声通报了下面。正准备吃晚饭的林万成和黄植生还有张熙载等人,就连忙放下饭碗迎了出去。张熙载眼尖,很远就认出了领头的是武好古,连忙兴高采烈地大喊道:“是武东门,是武东门来了!”

    武好古这个时候也抑制不住兴奋的心情,策马飞奔向前去了。他已经看到了这里热火朝天的景象,看到质朴而又充满活力的劳动者,看到了一座正在蓬勃兴起的自由城市!

    这是开创了历史的资产阶级自由市啊!

    虽然刚刚开始,但却是一张可以绘制出最美好画卷的白纸。

    武好古骑马穿过人群和工地,在四座小院子前面突然勒住了缰绳,他胯下的乌云骓一声嘶鸣,前蹄扬起,用两只有力的后腿站立起来。不过武好古去依旧稳稳的用双腿夹住马鞍,直到两只前蹄猛地落了下来。

    “东门好俊的马术啊。”

    先武好古一步到达的林万成看着坐在马背上的武好古,也忍不住赞了一句。看来用不了多久,武好古就能在跑起来的乌云骓上射箭了。

    武好古笑吟吟的跳下马来,笑着对林万成道:“老林教头,这可都是你教得好啊。”

    接着他又转头看着黄植生,笑道:“四哥,你这个都料黄四郎真是名不虚传啊!这才多少日子,界河商市就已经有模有样了!”

    黄植生笑着想行礼,却被武好古一把扶住肩膀。黄植生笑道:“没有大家帮忙,在下这个都料能成甚底事情?这次帮忙最多的就是辽国那边的马副使了,建房的砖木都是他帮着从燕地运来的……没有马家帮忙,怎么也置不现在这个家当啊。”

    “你见过马二哥了?”武好古笑着问,“他说了甚时候会来界河么?”

    “马副市就在界河啊。”张熙载替黄植生答道。

    “他在界河?”武好古四下看了看,“在哪儿呢?”

    “在对岸啊。”

    对了,界河商市不仅有宋朝部分,还一部分在辽国的土地上呢!

    而且辽国南京道的商市榷场都是南京道警巡院在管着,马植现在是南京道警巡副使,界河商市的差事,多半就落在他身上了。

    说话的时候,白飞飞和另外的二十几骑,还有四辆马车都已经感到了。武好古笑着对马上的白飞飞道:“飞飞,此处简陋,可要苦了你了。”

    白飞飞从马背上翻下来,“奴就知道这里简陋,才一定要跟了来照顾官人啊。”

    “哈哈哈。”武好古大笑了起来,能让这样的女人一路跟着伺候自己,界河之行还真是挺愉快的。

    “今天累了,”他又扭头对张熙载、黄植生、林万成道,“你们谁带我去住处安歇,明日再谈公务吧。”

    林万成年纪最大,资格也最老,所以武好古不在的时候就以他为首,当下便自告奋勇,领着武好古、白飞飞,还有坐了一路马车,有些晕晕乎乎的杜文玉往挂着政所认旗的院子走去。

    ……

    “还真是有点简陋啊,文玉,飞飞,委屈你们了。”

    林万成走后,武好古就领着自己的两个女人在政所后院的宅邸里面走了一圈。说是宅邸,其实就是一个三合院,一排正屋,两排厢房,都只有一层楼,看上去有点低矮。

    武好古住的是坐北朝南的正屋,有一间卧室,一间书房,一间摆放杂物的库房和一间吃饭会客用的厅堂。

    白飞飞住在朝东的厢房里面,只有一间卧室,没有配书房,而是配了间厨房厨房里面比较宽敞,也可以在里面吃饭。

    杜文玉住的是朝西的厢房,有一间卧室,一间书房和一间仆人住的房间。除了杜文玉之外,还有一个白飞飞带来的厨娘和仆妇住在那间仆人房间里面。

    白飞飞柔声笑道:“官人,这里就很好啊,只要能和官人在一起,奴就心满意足了。”

    杜文玉则是撅着小嘴儿,一副很委屈的模样。

    怎么会不委屈呢?本来以为接下去的几个月,武大郎就是她一个人的了。谁知道凭空冒出一个白飞飞,把武大郎整个迷住了。

    “老师,”杜文玉说,“奴有些累了,想早些休息。”

    “好好,”武好古点点头,“简单吃些,然后就洗洗睡吧。”然后又对白飞飞说,“飞飞,你去把西厢房朝东的收拾则个,今晚我就在那里睡。”

    为了赶路,武好古这几天都没和白飞飞牵手,今天到了地方,他可是一点儿都不觉乏力,甚至有点儿精神焕发的意思,正好让白飞飞来伺候。

    白飞飞应了一声,笑道:“奴去烧点洗澡水,待会儿吃了晚饭,就和官人共浴吧。”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