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当武好古策马来到梨花别院大门口时,正逢苏影儿急急忙忙的出门。

    见到武好古,苏影儿异常惊喜,显然是有好事儿要说了。

    “十八姐可生了?”

    “生了,生了,母女平安!”苏影儿行了个福礼,“奴婢给老爷道喜了。”

    是个女孩。

    武好古闻听便笑了起来,别家重男轻女,可是武家人从来不轻女的在武家祠堂里面,摆在中间最大的一个牌位就是则天大圣皇帝啊!就是武则天啦,那可是武家人的骄傲啊,有她武家人才能吹祖上出过皇帝啊!

    在这位老奶奶牌位前,武家的男儿谁敢说女子不如男?所以武家历来的传统是不轻视女孩的。

    而且据武好古所知,开封府的平民百姓也不重男轻女。因为开封府的房价太高,贵人又太多。儿子生多了有买房的压力,女儿则有机会给富贵人家做妻妾……

    武好古从马上下来,顺手把缰绳丢给了苏影儿,自己则大步流星走进庭院,然后飞也似的往潘巧莲所在的产房而去。产房在一所相当幽静的庭院里,在郁郁葱葱的大树之下,有两排厢房,武好古到的时候,都是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声息。

    西门青正在其中的一间厢房里面,从窗户缝里看见了武好古,就推门走了出来。武好古刚要开口呼唤,却见西门青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他不要出声。

    “十八姐何在?”

    “方才我出来时,姐姐和刚生下的孩子都睡着了。姐姐生得可不容易,你今天上午刚出门她就要生了,折腾了好几个时辰才生下来,不过总算是母女平安。”

    “用了产钳没有?”

    “没有。”西门青摇摇头道,“那位韩郎中不是说产钳会伤着孩子的头颅,不可以随便使用的吗?所以没到不得已,就没用……不过却累着了姐姐。”

    “没事就好。”武好古也是长出了口气。

    虽然有“韩郎中”的贡献,但是这年头生孩子还是在鬼门关前转悠一圈。自己的一妻一妾都能顺产,还真是老天爷保佑了……也可能是孔子、孟子在保佑自己这个宋朝的大儒。

    “快些带我去看看孩子吧。”武好古已经有点着急想见一见自己的女儿了。

    现在他也算是儿女双全的人了!

    “嗯,随奴来吧。”西门青应了一声,就轻手轻脚的领着武好古进了一间屋子。

    屋子里面摆着一张床榻,榻上睡着一个姿色妖娆的美人儿在怀孕之前,潘巧莲稍微有些纤细,现在则显出了丰腴,更多了几分成熟的魅力。

    潘巧莲身边摆着一张小床,床上也睡着个美人儿,小小的,白嫩嫩的,小脸儿红扑扑的。虽然正闭着眼睛,睡得香甜。但是武好古还是可以看出她的五官长得非常漂亮,眼缝很长,鼻梁挺拔,嘴巴小小的。将来一定和她妈一样,是个妖娆美人啊!

    武好古看着自己漂亮的女儿,忍不住伸出手,拂过了女儿的脸颊。

    “大郎,你看她像谁?”潘巧莲这个时候忽然醒了过来,眨着大眼睛看着武好古。

    “自然是像十八姐多一些,像我少一些了。”

    其实武好古长得也不错,是个翩翩文士的模样儿,女儿家像他也不错。

    “可是,却是个女儿家。”

    “女儿家又怎地?武家的女儿可胜过男儿啊!”

    潘巧莲总是有些不满意,西门青可是生了个儿子的!而且武好古还准备让这个儿子继承海州武家海州武家是白波武家的分支,而武好古自己则出自开封武家,也是白波武家的分支。将来武好古成了将主,开辟了武家将门,也应该算在开封武家的账上。武好古的这个安排,并不是把武义勇安排在继承人的位置上。

    不过也充分显示了对这个长子的重视!

    “这孩子要唤作甚名字?”

    “便叫美娘如何?”

    “媚娘?武媚娘?”

    “美娘,美人的美。”武好古笑道,“媚娘可是祖宗的名字。”

    “对了,你家祖宗是武则天……”潘巧莲也笑了起来,想了想道,“那就叫武美娘吧。”

    一旁的西门青也附和道:“对对对,就叫美娘,将来也嫁进宫去,做个皇后娘娘。”

    她的这番祝福,却换来了武好古的一记白眼。

    嫁给钦宗那倒霉蛋?那可是万万不行的!

    “妹妹,”潘巧莲笑道,“大郎还要做大事呢,若是当了国丈,可就甚底都做不了啦。”

    宋朝的外戚可不比汉朝,可以堂而皇之的做大将军独揽朝纲。外戚就是养起来什么事儿都干不了的宠物。

    看了一会儿女儿,武好古又让潘巧莲继续休息,然后才和西门青一起出了厢房。

    两人回答武好古的书房里坐下来,西门青忍不住问起了武好古北上和自己东去的日程安排。她虽然是走惯了江湖的女侠,但是真要和武好古分别了还是有点不大愿意的。而且她在开封府的生活也非常惬意,梨花别院非常舒适,开封府城内又热闹非凡,岂是海州可以相比的?

    其实武好古也有点不舍,可是他很清楚界河商市和海州的重要性,于是深吸口气道:“我五月初就启程,先陪二哥儿去大名府,他要在那里迎娶相州韩家的十七姐。等二哥儿和韩十七姐的婚事一了,我就会去界河商市,等到今年九月或十月再回开封府。

    大姐儿,你也五月份启程吧,走一趟海州,安排好分家的宅邸堡坞,最晚明年春天,白波武家的几百子弟就要迁过去了。那里可是我家未来的基业所在,一定要好生经营。

    另外,你到了海州之后再寻个去日本国的商人,给我捎一封信去日本国的平安京,给小相国寺的主持临政和尚。”

    临政和尚就是傅和尚,他去日本国已经好些年了,如果一切顺利,现在该是京都相国寺的主持了。武好古和他建立联系,自然也是为了界河商市的发展,试着开通界河商市到日本国的商路。

    另外,日本现在是小半的儒家大半的佛祖。也就是说,儒家在日本已经有点基础了,完全可以成为“博士团”传播儒家真理的试验田。

    虽然后世中日关系非常糟糕,但是如今的日本国就是大宋朝的超级粉丝。就像后世日本粉美帝一样!对现在的日本来说,大宋的道理就是好的!儒家博士团不去日本传教那都说不过去啊。

    而且日本好像还盛产金银铜,也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开发?有个叫什么佐渡岛的好像产黄金,还有什么石见国产白银,等博士团在日本站稳了脚跟,可以派人去佐渡岛找找看……

    ……

    “忆之,真的就这样任他们胡来?”

    同一时间,纪忆的宅邸内,看上去病病歪歪的纪大官人正一边看自己婚礼的花销账目,一边和自己的族兄,同时也是界河商市元老会元老的纪磊说话。

    谈话的内容很快转移到了将要开建的界河大云光明寺上了。听到自己这个兄弟的问题,纪忆忍不住就皱眉头了。

    他不想和墨娘子、静明和尚计较不等于平江纪家的其他人也不想计较。他现在中了探花,马上就要娶章惇的孙女,已经从江湖一步跨入了朝堂。自然想要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了。

    可平江纪家是没有办法退出江湖的!因为纪家海商,也是靠刀剑杀出来的。而为纪家卖命的壮士,大多都是江南的明教徒!要不然他们怎么恁般能打?心中有光明神,手上的刀子才格外锋利啊!

    如果和明教划清了界线,那么纪家海商也就不复存在了。

    “那你想怎么样?”纪忆看着自家的兄弟。

    “圣女毕竟是我家的人!”纪磊道。

    平江纪家是靠圣女控制替自己在海上打打杀杀的教徒的。他家虽然是“听者”,但是两百年来,都牢牢把圣女控制住手中。直到纪忆以明教合法化为借口,把墨娘子带来了开封府,事情才发生了变化。

    墨娘子现在不仅红透了半个开封府,而且还靠上了武好古这座大山,甚至还搭上了官家赵佶的线。

    所以纪忆就控制不住她了!

    “这里是开封府,不是平江!”纪忆摇摇头道,“开封府是将门和皇城司的……墨娘子和官家有点关系,皇城司一定会派人看着她的。

    而且开封府的将门中还有不少人对她有那么点意思。你可知道开封府的黑道多多少少都被将门控制着吗?我们平江纪家在开封府,连过江龙都不是,充其量就是只过***。”

    “这个我知道。”纪磊笑道,“在开封府,就是西军将门都得低头,何况我家?我是说在界河商市下手!”

    “下手?”纪忆翻了翻眼皮,他没投好胎啊,因为他家不是好人啊!海商你想想看能是好人吗?还不就是习惯拿刀子说话的?

    在海上,没王法的地方,能抢谁不去抢?

    “你要杀谁?”纪忆道,“墨娘子可不能杀……谁知道官家有没有睡过她?”

    “谁要杀她啊,”纪磊笑了起来,“杀静明老秃驴怎么样?方十三是个没脑子的,老秃驴要是死了,他当圣公一定斗不过咱,至于圣女……你找个机会破了她的身子就是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