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从江南睦州而来的这一僧一俗,原来是纪忆和墨娘子的熟人。和尚的法号是静明,是个有些瘦削的中年和尚,穿着一身白色的僧袍,五官端正庄严,还留着长髯,很有些得道高僧的模样。

    俗家打扮的青年是静明和尚的徒弟,生得魁梧雄壮,长着一副狮鼻阔口,双目犹如铜铃,炯炯有神,还留着一部络腮胡子,好似个能真善战的武夫。青年姓方,单名一个腊字。

    没错,就叫方腊!

    就是那位在历史上掀起一场轰轰烈烈的摩尼教大起义,爽了不到一年就让宋军镇压下去变成烈士的圣公方腊。

    不过现在他还不是圣公,现任圣公是和他在一起的老和尚静明。而且他现在也没想过要造大宋王朝的反,他和师傅静明一起千里迢迢跑来开封府的目的,也不是为了颠覆大宋的封建主义江山,而是因为墨娘子的一封书信。

    墨娘子也是摩尼教的圣女嘛!虽然现在有点不务正业了,不过并没有叛教,也没丢掉圣女的身份为此她可一直是守身如玉的。

    作为摩尼教的圣女,墨娘子自然无时无刻不想着要让摩尼教重见天日,从一个见不得光的地下教派,变成堂而皇之的合法宗教。

    而界河商市的建立,让她看到了摩尼教合法化的可能性。

    界河商市的共和商约中可是规定诸教平等的……既然是诸教平等的,那么摩尼教自然可以在界河商市公开设立寺庙了。

    另外,纪忆使辽的时候,还在辽国见到了回鹘过来的信奉摩尼教的使臣。这也让墨娘子知道了西域还有摩尼教徒活动的消息。这也坚定了她在界河重开摩尼教寺庙的信心……界河商市可是准备成为陆上丝路起点的!

    到时候,一定会有信奉摩尼教的回鹘商人到来。而界河的摩尼教寺庙不仅可以成为他们精神上的寄托,而且还能让界河的摩尼教寺庙成为摩尼教东西方两支的中心。

    说不定还能以此为基础,在界河商市重建摩尼教教廷!

    有了教廷,摩尼教才能重新发扬光大啊……摩尼教的组织有点类似基督教,是有教廷分教区的,不过现在已经变成一盘散沙了。

    此外,墨娘子还知道界河商市在未来一定会成为一个万商云集之地,是有相当大的商机存在的。

    所以,她还想将摩尼教的大部分教产转移既安全,又有许多投资机会的界河商市存放。

    开封府内城,东十字街口。正准备将凌晨时一场“暗唱交易”中收取的佣金解往潘家金银绢帛交引铺存放的墨娘子,忽然听见有人叫喊她的名字。

    “墨娘子,前面可是墨娘子?”

    墨娘子早就习惯了这种走到哪里都能遇上“粉丝”的生活,于是就优雅的转身,脸上还挂着迷人的微笑,可是见到喊她名字的人,却是一怔。

    只见一个儒生打扮的番人,带着几个穿着棕色长袍,头上缠着白布的白胡子老番人,待走的近了,墨娘子才认出,领头番人儒生是泉州阿拉丁商会的少主白思文。

    在江南的时候,白思文常常代表阿拉丁商会去平江和明州同纪家以及摩尼教的一些选人家族做买卖摩尼教的教职人员称为选人,墨娘子这一系的选人大多出自十几个波斯来的流亡家族。他们当然也有各自的营生,主要从事造船和各种波斯工艺品的伪造就是假冒的波斯工艺品了,主要是波斯地毯和金银器。因此和贩卖真的波斯工艺品的阿拉丁商会,是有不少生意上的往来的。

    呃,卖假货的需要真货做参考,卖真货的则需要购买一点假货摊低成本……

    不过阿拉丁商会在开封府并没有业务,因为开封府的“洋货”是被赵、艾、李、张、石、金、高、章这八大犹太家族八个犹太家族的汉姓是宋太宗御赐的垄断的,没有天方教商人的份儿。

    “白小乙,你怎到了开封府?是来应科举的?”

    墨娘子之所以有此一问,是因为她知道白思文虽然是天方教徒,但是却修习过儒学,还曾经参加过泉州的发解试。

    “果然是墨娘子。”

    白斯文大笑着走上前,拱手唱了个肥喏道:“方才远远看你的背影,有些眼熟,却不敢相认。这些时日不见,墨娘子确是大不一样,这富贵之气,要强上百倍了。”

    “小乙哥直恁羞臊自家。”

    墨娘子被他说得有些脸红。

    她现在真的是个富婆了,身价早就超过了十万缗!已经不大像个苦修的摩尼教圣女了。

    “在下是来开封府做笔生意的。”白思文笑着说,“墨娘子该认得佳士得行的大东家武大官人吧?我在泉州都听说了,你现在替这位武大官人在做事,是吗?”

    “你要找武大官人?”墨娘子一愣,“你和武大官人有甚往来?”

    “我们两年前在海州曾有一面之缘。”白思文笑道,“当时武大官人曾向在下订了几个古拉姆战奴和波斯女奴还有大食宝马。

    为了这笔买卖,在下可是不远万里去了趟巴格达啊。”

    “哦,是吗?”

    墨娘子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并不是因为白思文说他去了巴格达墨娘子知道他是在吹牛。两年前的武好古哪有资格劳动阿拉丁商会真的去履行交易?白思文和武好古在海州订立的合同,其实也和废纸差不多。唯一能被履行的,就是波斯女奴而已。

    贩卖女奴本来就是阿拉丁商会的主业嘛,别的东西,白思文完全可以找个理由推脱了。

    不过武好古在两年前就要请古拉姆战奴,要买大食宝马,却让墨娘子大感意外。

    难道两年前的武好古就在为界河商市的武力布局了?

    “白小乙,你把古拉姆战奴和大食马都带来开封府了?”墨娘子说话的时候,打量了一下跟着白思文来的几个老头。都是体型魁梧,气质阴沉的家伙,看着就有点像是大食海商的打手!

    “大食宝马还在泉州,不过却带来几位退休的古拉姆战士。”

    其实大食宝马还在天竺呢!白思文本来就没想完全履行和武好古签订的合同,直到他在泉州见到了墨娘子的写真集,知道了武好古成了大牛,还听说了界河商市的事情,这才决定要好好结交。

    所以就在泉州请了几个退休的水军古拉姆,其实就是大食海商的水军头。还派人去天竺购买马瓦里马冒充大食马,天竺的马瓦里马是阿拉伯马和土库曼马杂交的品种,也是相当不错的马种。

    现在马瓦里马还没有买来,白思文就带着四个假冒的古拉姆先一步来了开封府。

    “正好,自家也正要去见武大官人,小乙哥不如和奴一起走吧。”

    墨娘子瞧了一眼那四个皮肤晒得黝黑的白番老头,心里已经明白那是水上的战士了,却也没点破,还邀请白思文同行,一起去武好古在开封府城外的梨花别院。

    ……

    墨娘子带着白思文等人抵达梨花别院的时候,武好古正在翻看一本刚刚印出来的文曲星杂志的创刊号。

    这本创刊号上除了有这一次科举考试的前十名进士文进士的白描画像,还有他们在礼部试中写的“论”和“对策”以及一些诗词作品。

    当然了,花招儿也是少不了的!

    这次的花招儿当然和美女无关了,文曲星杂志面对的主要是天下读书人,而且也没年龄限制,还是不要让开封府的花魁去坏了读书人的心境了。另外,鉴于文曲星杂志会在大宋全国发行,所以花招儿也分了区域。不同地区发行的文曲星杂志将会配上不同版本的花招儿。

    不过也有一些花招儿会同时印在所有的版本之上,比如一则推荐贡品云雾茶的花招儿。

    云雾茶龙凤团饼现在还没生产出来,不过宣传推广却已经开始了。武好古甚至请了几位高中前十名进士的才子写了诗词来吹捧云雾贡茶!

    此外,赵佶也会在琼林赐宴时,把第一批从海州送来的云雾贡茶赐给所有的文武进士。

    总之,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云雾茶炒红,让它变成全天下第一等的名茶。

    “甚底?阿拉丁商会的白思文?”

    武好古合上一本准备在东华门唱名当天上市发行的文曲星杂志,抬头看着来访的墨娘子。

    “你也认得他?”武好古几乎已经忘记这个白思文了。

    “认得啊。”墨娘子一笑,“泉州阿拉丁商会……那可是鼎鼎有名的大商会啊,在海州都有分号的。

    他这次千里迢迢来开封,想来是要在界河商市也开个阿拉丁商会的分号吧?”

    “唔,”武好古点点头,“他们可以去界河啊,界河商市本就是欢迎四方来客的。”

    墨娘子淡淡一笑:“可他们是大食白番,还是信天方教的!”

    武好古看着表情有些古怪的墨娘子,“墨娘子,你是担心阿拉丁商会支持的天方教阿訇向耶律洪基传教吗?”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