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王黼给范之进指得明路还真是可行的!

    读书人大都是要脸的,不大肯去宦官府上讨口饭吃……教书先生什么的是好听的,不好听的就是门下客了。做了宦官门下客,将来就是中了进士,也会被清流鄙视的。

    所以但凡有前途的读书人都不肯去庞宽府上的,若是有个大名府的解元来了,庞宽怎么可能往外推?怎么都得多给些束脩吧?

    虽然将来的前途会受影响,但是眼下还是有条活路的。

    看来书中真的是有粟千钟的!

    而且……书中自有颜如玉的话,也不完全是骗人的!

    “大官人呐,您还不老啊,还66岁,怎就不能讨个娘子了?这事儿且包在奴身上,您要个甚底模样的?是要貌美如花的,还是要个嫁资万贯的?您尽管说吧。”

    “大官人,奴给您说个大桶张家的闺女吧,虽然是个寡妇,可人家有皇家的血统,年纪也不大,才三十五岁,也没生过孩子,而且大桶张家愿意出5000缗嫁资……”

    “有皇家血脉的闺女奴也能给您说一户,开绸缎铺的老李家就有一个,才三十四岁,有一万缗嫁资呢!”

    “老李家那个多胖啊,小二百斤都有了,你好意思说?还是奴给老官人说个漂亮的吧,虽然也年过三十了,可是人家保养的好,还是个才女,琴棋书画无一不通,嫁资有三四万缗呢!”

    武家大宅里,一堆不知哪儿来的媒婆正在给人生得意的武忠义老爷爷说媒呢!

    这就是传说中的榜下捉婿了!

    榜下捉婿就是一说,哪儿还能真的去皇榜下捉?这事儿,还是得拜托媒婆啊。

    所以从三月初一开始,武家大宅的门槛,就被蜂拥而来的媒婆们给挤破了。媒婆们都是很专业的,她们一早就打听好了,武家两进士之一的武好文已经被预订了,人家马上就要迎娶知大名府韩忠彦的闺女了。所以跑了武家的都是给66岁的老进士武忠义保大媒的。

    虽然是倒数第一的进士,而且还上了年纪,但还是很抢手的。毕竟在大宋的婚姻市场用市场来说婚姻有点玷污爱情了上,进士的供应是非常稀缺的。一榜就500多个,其中大半是有老婆的,剩下的100多个中还有早就被预订掉的,能让开封府内的媒婆们去抢夺的,也就不过区区几十个。

    虽然66岁的武忠义真的有点老了,但还是颇为抢手他要是再年轻个十来岁的,就是盈盈十八的富家小姐也会倒贴上来!

    这就是进士在宋朝的身价!

    一边是高度发达的工商市民社会,一边是不杀士大夫的契约精神……工商富户们需要政治上的保护伞,而文官士大夫又不大会倒台,双方的结合无疑是最佳拍档。

    只可惜武忠义66岁年纪使得他的“使用期”存疑,也许没几年就死了。所以一手的大家闺秀轮不到他,不过二手货还是能由着武老头挑的。

    但是武老头却不要人家大家闺秀,偏偏相中了个才女。

    坐在客堂里面当陪衬的武诚之一听到什么年过三十的漂亮才女,还有三四万缗的嫁妆马上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

    “王娘子,”武诚之马上瞪了那媒婆一眼,“你给保得甚底媒啊?那才女该不是个花魁吧?”

    “不是的,不是的,”那姓王的媒婆笑着说,“那娘子和你家的夫人可是认识的。”

    和早年的冯二娘认识的还能好?不就是个女伎吗?

    武诚之被那媒婆挤兑了一下,老脸一阵发烫。可是武老头却是满不在乎,摆摆手道:“向道,老夫自有分寸的。呃,那位娘子可漂亮吗?”

    “漂亮,漂亮,要搁如今,都能上花魁画册了。”

    “哇哈哈,好好好,漂亮就好,漂亮就好……”武忠义听了哈哈大笑,“还有嫁妆是吗?”

    “有三万嫁资,外带陈留的一所庄园和2000亩田,总数绝对超过四万,而且没有生过孩子,也无人可以继承这笔钱财。”王媒婆笑着说,“不过人家要做正房的,还要明媒正娶。”

    没有生过孩子,也没有可以继承,说明这笔钱财将来有可能落入白波义门武家……前提是武老头死后,白波义门武还把人家当老太太供着。

    “行啊,行啊。”武老头摸着胡子开怀大笑道,“老夫最喜欢貌美如花的才女了……想当年是可望而不可及,如今总算是得偿所愿了!”

    “大伯父,这可是……”

    武诚之还是觉得不妥,虽然他自己也把一个从青楼里面赎出来的女人扶正了,可冯二娘是角伎,卖艺不卖身的。而且冯二娘是以妾的身份进家门的,后来扶正了而已,现在武忠义却要直接娶个从良的美伎做正房,真有点丢人啊。

    再说了,武诚之把冯二娘扶正的时候他只是个商人,而武诚之现在是进士啊,还是皇封的义门武家的族长。

    所以把几个媒婆送走之后,武诚之还是想劝老头子改变主意。可武老进士却是振振有词:“莫说了,老夫一辈子不得志,到如今66岁才得偿所愿,还有何顾虑?人生七十古来稀,老夫还有几年可活?不好好享受,如何对得住大半生的苦读?”

    他正说话的时候,武好古和武好文两兄弟已经有说有笑的从门外进来了。

    “大爹爹言之有理啊,”武好古在门外听了一耳朵,而且他在进门的时候还遇上了弟弟武好文,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若是大爹爹看不上那个才女,只管和我说,侄孙我可是认得不少花魁娘子的。”

    这怎么听着像是要给老头子拉皮条啊?

    “真的吗?”武忠义一听这话就笑起来了,他老人家这辈子就没好好享受过,现在好不容易中了,不得变本加厉赚回来?

    “真的,真的。”武好古在厅堂坐了下来,笑道,“大爹爹,侄孙刚刚得到确定的消息,殿试取消了,进士的排名就照省试来,只是把纪忆之拉下两名,做个探花郎。所以您老很快就要东华门外唱名了!”

    武好文接着哥哥的话往下说:“唱完名,就该做官了!大爹爹年纪大了,劳碌不得,可想寻个好去处?”

    武忠义听武好文这么一说,脸上的笑容顿时收了起来。他知道武好文是在替武好古说话……关心自己去哪里做官是假,要自己履行拆分白波义门武的诺言才是真的!

    “老夫自是想寻个好去处的。”武忠义果然顺着武家兄弟的意思回答了。

    他现在好不容易中了进士,而且眼看就能娶到花魁级别的老婆,怎么都想多混几年吧?真要给打发去了远恶之地,还不得苦死?

    武好古笑了起来,他本来觉得武老头有点迂腐,没想到中了进士以后马上就想开来,老婆要找个漂亮的,做官要找个舒服的地方……还真有些革命已经成功,同志必须享受的意思啊!

    不过这也不能怪人家觉悟低啊,宋真宗自己说得有“千钟粟”、“黄金屋”、“车马多”、“颜如玉”的,现在老头子好不容易中了,当然得收获回报了。

    “制科出身如何授官,朝廷是有惯例的。”武好古道,“前五名进士才能做知县及以上的职官。

    状元授大理评事、签书两使幕职官厅公事或知县,榜眼和探花授两使幕职官,进士第四、第五人,并试衔知县,二甲、三甲、四甲和五甲,大体上授判司簿尉,不过还是有试衔和不试衔之分的。

    大爹爹是五甲,之前又没有官职,自然是授选人四等,试衔县尉了。”

    根据武好古说得惯例,武好文这个第六名,也应该授选人四等的寄禄官,也就是从九品将仕郎,这个倒数第一的武忠义是一样的。不过在授予职官的时候就有区别了,武好文应该是做判官或是参军。考虑到他和武好古还有韩忠彦的关系,分配的肯定不差。而且不是试衔,也就是正式的职官。相比试衔官,在晋升的时候可以少一轮磨勘。

    可的武忠义这个倒数第一想要有个好去处就难了,除非武好古帮着开后门……要不然肯定是去远恶之地做个县尉了。谁让他是倒数第一?他不去吃苦,谁去吃苦?

    大宋的文官可都不大愿意去岭南做官啊,那些地方上有许多偏远小县的县官都让吏员在代理。老头子如果愿意去的话,说不定能当个知县。

    不过能不能活着从瘴疠之地回来,可就难说了!

    而要武好古帮助通路子,那就得在白波义门武分家的事情上好好配合。

    ……

    “忆之啊,你本来该点状元的,可是你是官人应试,照惯例该降一位,老夫今天在内东门又奏请太后再给你降一名,所以这一榜你就是探花郎了。”

    章惇的相府之内,礼部试第一的纪忆正在和他未来的岳祖丈章惇在说话。

    “按照惯例,探花可以授两使幕职官,也可以授知县的……”章惇笑了笑,“给你安排个琼州临高县的知县如何啊?”

    琼州临高县啊,还真是个不错的去处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