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武好古再见到已经成为大宋官家的赵佶时,已经是正月二十了。之前的几天,他都忙着替赵佶搬家、理财和安排女人。

    到了正月十九才忙完,然后才入宫去向赵佶报告。他现在是“心腹”了,见官家当然不用閤门司排班了,就和高俅、潘孝庵一起由东华门进去,走原来武好古在翰林图画院当班时走的路线,直接去了崇政殿。

    在崇政殿外面等了一会儿,三人就被原先伺候赵煦的那个杨戬领了去见赵佶了。换上了一身孝服的官家赵佶看上去不大开心,似乎正在哀悼自己刚刚去世的哥哥。

    “请陛下节哀。”行了礼之后,武好古就好言安慰。

    “大郎,朕……”赵佶挥了挥手,“都出去,都出去吧,朕就和他们说点私事,不需要记录。”

    崇政殿里面的起居郎和黄门内侍都遵旨而退。看到人都走了,赵佶却是一声长叹道:“这几日真是闷得发慌了,宫里面死气沉沉的,而且又破旧,睡觉的地方都能闻到霉味儿了。怪不得六哥那么年轻就驾崩了,一定是这宫中有瘴疠气。”

    开封府的皇宫的确很旧,始建于五代时的后梁,到现在200年都不止了。虽然不时翻修,但是底子这样,还能有什么招?

    所以面积固然不小,可住起来还真没有赵佶原来的端王府舒服。

    另外,皇宫里面可玩的地方也少啊。就一个延福宫御花园,也是200年的老园子了。又属于后宫,外人进去也不方便。赵佶只能几个没有共同语言的大小老婆在里面转转,都快闷死了。

    “陛下,皇宫的确有些旧了,”潘孝庵笑道,“过一阵子叫人翻修一番,住起来就舒服了。”

    “是啊,”高俅也道,“今日还带来十几个美姬进来,她们都是身家清白,可以伺候陛下的。有了他们的陪伴,陛下就不闷了。”

    赵佶还是叹气,显然不大满意。

    “不如建个新宫吧。”武好古一开口就提了个让人吃惊的建议。

    “甚?”潘孝庵看了眼自己的妹夫,“大郎,你在说甚?”

    “建个新宫啊。”武好古道,“这老皇宫都200年了,再翻新也是太旧了,莫不如就先将就着。再用翻修的钱去造个新的,岂不妙哉?”

    “这,这……这得花多少钱?”潘孝庵完全没想到武好古会提出这样的建议。

    且不说现在是向太后临朝,就是让赵佶亲政了,宰执们也会联手把这个建议给挡回去的。

    武好古却笑了笑:“这事儿还要花钱?”

    不花钱?不花钱让人白干吗?

    赵佶瞪着眼珠子看着武好古。武好古淡淡一笑道:“建宫殿自是要花钱的,不过只要这钱有地方可以赚回来,不用内藏出也不用户部出,不就等于没花钱了。”

    “怎么赚?”潘孝庵问。

    “拆迁。”武好古回答道。

    “拆迁?”

    “是甚底意思?”

    潘孝庵和高俅都不明白!

    “就是拆了再迁,腾出价高的地皮,迁去地价低廉的地方,这样就能赚到盖房子的钱了。”

    赵佶虽然是官家,但是他并不知道自己多有钱内藏库里的钱其实只是赵佶拥有的一小部分财富,连个零头都算不上的。赵佶大部分的财产都是以地产的形式存在的。

    纪忆家的那个平江纪半城是号称,是假的。可赵佶的开封赵半城可是货真价实的!开封府现在可是“宇宙第一高房价”,半个城都是赵佶的,你说他多有钱?

    “甚底?”赵佶有点明白了,可仔细想了想却叫起来了,“你要把皇宫给……”

    “不,不,不……不是皇宫。”武好古连忙摆手。皇宫当然是赵佶拥有的众多地产中最值钱的一块儿了,不过却很难变现估计朝中的大臣们会和武好古拼命的!

    “拆哪里?”

    “先拆迁都亭驿和国子监。”

    武好古早就想好了开封府的“旧城改造方案”了。他说:“都亭驿的地方很好,靠近州桥夜市和大相国寺,是开封府城内地皮最贵的地方。若是拆了后建一批住宅发卖出去,两三百万都能到手。从中拿出二十万就能在城西琼林苑附近造个差不多的馆驿给辽使居住了。

    这样就能腾挪出至少二百万缗,就足够开始离宫建造和国子监的搬迁重建了……臣觉得可以在琼林苑和金明池的基础上建一个园子,作为陛下的离宫。那里离开封府城很近,应该也不会太影响百官们上朝。新的国子监就建在离宫边上,可以大大扩建,至少能容纳上万名生员就读,才能显示出我朝文治之鼎盛啊。”

    “在琼林苑和金明池建离宫?”赵佶打断了武好古的话,“200万缗钱够用?”

    200万缗其实不少了,修个宫殿大概也够了。不过皇家做事一向喜欢花冤枉钱,武好古也不好坏了规矩,于是就道:“不是还有国子监吗?国子监的地盘可比都亭驿大多了,便是要建个更大的,考虑到土地差价,至少可腾挪出300万国子监在开封府的城南厢。

    还有,给高丽使臣使用的同文馆,给回鹘、于阗使臣使用的礼宾院,给三佛齐、真腊、大理等国使用的瞻云馆和怀远驿。也可以逐步拆迁,统统搬迁去开封府城西的离宫旁和辽使的都亭驿搁在一块儿。

    如果条件允许,再拆掉一座城北的大兵营,将一部分禁军和家眷都迁去离宫,以保护离宫安全。

    这样就能腾出不少开封府城内的地皮了,一方面可以缓解目前开封府房产稀少,价格高昂的局面;一方面还可以腾出不少钱来替陛下在开封府城面建一座崭新的离宫;同时,还能带动离宫附近的市面,也能给开封府城内的闲汉们找份工作……”

    武好古其实是在下一盘房地产大棋,不仅要在开封府城内搞上六七个大盘项目,还打算顺手开发开封府城西离宫周围的地产。

    这个金明池和琼林苑距离开封府城其实是很近的,周围都是开封府富豪高官的地产,武好古和潘孝庵在那里也有不少土地。都可以用来开发,可以修建一个“学区房”和官员的住宅,还可以修建市集、瓦子、码头、库房等设施。

    另外,赵佶的离宫,使馆区,市集瓦子,富豪和官员的住宅区,学校区,以及一座营区,将来可以共同构成一座附属于开封府的小而坚固的城池。

    顺便说一句,现在的开封府的城墙其实不是后人想象中高大雄伟,坚不可摧的模样。开封府的城墙其实是很破的!年久失修,不少地方都出现了塌陷,只有城门楼子修得比较体面。

    不过,就算开封府的城墙没问题,这座一百多万人口的大城市也是无法防御的。一个是城墙没有坚固到可以防御黄河大水的地步;二是人口太多,吃饭是个问题;三是城池太大,需要投入的守城部队太多。

    所以忧国忧民的官家心腹奸臣武好古,就琢磨了一个弃大守小的路子。放弃开封府大城,同时在开封府城旁修一个小而坚固的城池。

    “大郎的办法倒是不错……”赵佶认真的斟酌了一番,“不过眼下还是不行啊。”

    赵佶还没有轻佻到马上给自己修离宫的地步!现在他的皇帝宝座还不稳当呢!

    “可以慢慢来,”武好古道,“陛下现在刚刚登基,还是应该先做一些能让天下人称颂的事情。”

    “天下人称颂?”赵佶问,“大郎,你想说甚底?”

    武好古道:“先帝一朝,文治武功都颇有建树,只是朝中新旧两党恶斗,有伤及国本的苗头。陛下初登帝位,或许可以缓和党争,化解恩怨,使得朝中两党多少可以摒弃一些成见。”

    “如何缓和?”赵佶问。

    “陛下可以让朝臣及以上官员获罪安置及编管者,一律遣送海州。”

    赵佶问:“都去海州?”

    武好古点点头道:“都去海州吧,海州是山清水秀,对于上了年纪的官员也是个好地方。而且距离开封府也不远,沿途转送起来也方便,还能省不少路费,也省得他们在路上过世……新旧两党现在都有点水火之势了,若是再贬官贬出不少人命,将来恐怕更要恶斗了。”

    “对,对,对,”潘孝庵附和道,“那帮老臣走路都摇摇晃晃的,好好在开封府呆着还隔三差五生个病,真要贬去远恶之地,那肯定是有去无回了,和杀头没有甚分别。”

    高俅则说:“陛下,现在有不少元祐年间的老臣获罪被贬在外,将他们赦还也需要一个过程,若是陛下能让他们先去海州,太后一定会赞成的。”

    和武好古、潘孝庵不同,高俅的党派色彩是很浓的。他是高太后的远亲,又在苏东坡、王诜府上做过书吏,是典型的旧党背景。所以他不提将来要贬出去的新党奸臣,只提他们旧党的元祐诸贤。

    “好,就这么办。”赵佶听了高俅的话,终于做了决定。实际上他现在还没有掌权,只能向太后提出建议,不能自己下旨意。不过能讨好太后的建议,赵佶还是很愿意提出的。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