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皇宫,崇政殿。

    这里的主人已经换成了赵佶,他现在已经黄袍加身,受过了众臣的朝拜,是大宋帝国的新一任官家了。

    可是,官家应该怎么做呢?

    赵佶不知道,所以只好去问亲爱的后妈向氏。而向太后的答案则是:做官家的第一件事情是安排搬家……

    这是很重要的!

    呃,当美国总统不也得先搬进白宫吗?

    做大宋官家当然得先搬进皇宫才能做啊,在宫外怎么做啊?所以赵佶做皇帝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搬家,而且还挺麻烦。

    因为赵佶轻佻嘛!兴趣爱好太广泛了,王府里面的好东西也忒多,不仅书画文玩堆积如山,还有许多名马走狗鹰犬之类的玩物,另外还有不少见不得光入不了宫的女人!

    那么多好东西和好人儿,要一一搬入宫中是不可能的。要不然真成了个轻佻的昏君了!知道赵佶秉性的向太后就特意关照了一番,让赵佶妥善处理。

    可是要全部抛弃赵佶也舍不得。须得好生安排,而且也不能随便交给宫里面的宦官去打理,这事儿得让心腹去干啊。

    所以在忙完了宣制诏理论上是遗诏,没有的话就是太后懿旨,发哀发讣告,并且接受重臣贺即位和正式临朝等一连串的标准礼仪之后。到了元符三年正月十三下午快到傍晚的时候,已经当上了大宋官家的赵佶终于得空,可以崇政殿内召见心腹了。

    令人羡慕到嫉妒的心腹一共有三个,分别是武好古、高俅、潘孝庵。三个看上去哭笑不得的心腹现在是国丧,应该哭的,可是当了新皇帝的心腹怎么哭得出来,以武好古为首他官阶最大嘛,穿着各自的武官常服,站在殿中,向官家赵佶行了揖拜大礼。

    赵佶此时也换上了红色的皇帝常服根据宋朝的礼制,皇帝死后三天才换丧服,一脸悲伤地坐在御座之上,看到三个心腹,就是低声一叹。

    “真没想到我,朕那六哥竟然英年早逝,把一副大宋江山丢给了朕。如今朕不再是个安乐王爷了,不能再一如往常恁般了,只是王府中的东西不少都来之不易,须得好生处置。朕如今心乱如麻,也管不了恁许多了,夫人指王皇后,宋朝亲王正妻的正式称号是夫人年少,又有身孕,不能操劳。因此就着大郎、高俅二人酌情办理。”

    这是要帮皇帝搬家和安置小三啊!

    这活儿虽然不是什么正经的差遣,但是能做的绝对是心腹中的心腹心腹什么的,对一身正气的士大夫来说或许有几分不屑,但是武好古和高俅都是武官。武官能当上皇帝的心腹,那毫无疑问就是将来的三衙管军了。

    “臣领旨。”

    “臣领旨。”

    武好古和高俅连忙领了旨意。

    赵佶接着又对潘孝庵道:“潘十一,你也不是朕的外人,这一次又多亏了你护驾和守御内东门,功不可没啊!朕已经和太后说了,由你接任亲王诸宫司使和大郎、高俅一起办事。”

    亲王诸宫司使是管几个亲王府、郡王府财务出纳的官儿,赵佶安排潘孝庵做这个官儿的目的还是为了端王府这个小家这小家里面不仅有不少好东西和好人儿,还存着赵佶的私房钱。

    顺便提一下,赵佶现在有很多私房钱!大部分都是武好古的佳士得行帮他弄来的。署名赵小乙的字画可是非常受人欢迎的……

    另外,赵佶的王府还会搞一些经营,比如出租多余的房屋和购买土地出租等等。

    现在这些私房钱和产业都要有人管起来,可不能交给太府寺管,要不然以后想要轻佻的时候就不方便了。

    赵佶知道武好古再过不久就要去界河商市了,所以就让潘孝庵这个“银行家”也参加到端王府产业和私房钱的管理中来。

    不过赵佶现在做了官家,在宫中,特别是崇政殿中的一言一行都会被记录在案,没有过去恁般自由了。所以只能靠武好古、高俅、潘孝庵三个心腹去揣摩圣意了。

    ……

    领了赵佶的手诏的三大心腹,在一片羡慕的眼神和阿谀之词中从皇宫离开的时候,已经是元符三年正月十三晚上了。此时讣告还没有公布,开封府城内依旧一片繁华,到处张灯结彩,正在筹备后天的上元佳节。

    武好古、高俅和潘孝庵三人虽然都折腾了一天,可是这个时候却都显得精神百倍。他们现在是大宋官家的心腹走狗啦!荣华富贵可就要享用不尽了……

    “大郎,”出了东华门之后,策马而行的潘孝庵就对身旁也骑着马的武好古道,“我们三人中数你官大,接下去怎么安排就听你的了。”

    武好古连忙推辞道:“十一哥,你年纪最长,还是你来安排吧。说实在的,我现在都不知所措了。”

    潘孝庵也没托辞,思索了一番道:“不如这样吧,我们三人分个工,王府中的私房和产业,都由我和大郎来管……高大哥,你看可以吗?”

    “行啊,行啊。”高俅笑道,“管钱财产业我可比不了你们。”

    “这的确不容易管,”武好古点点头道,“官家是个性情中人,以后的花用是不会少的,我们得多费些心思。”

    皇帝家也不能随便花钱啊!太府寺的钱有文官朝臣们看着,不能随便用的。而且向太后也是个简朴的性子,怎么可能任由赵佶花用?

    而且武好古也不希望赵佶和历史上一样,把国库里面的钱花个精光,真要打燕云了居然没什么钱了?

    在武好古看来,赵佶其实也没花用多少……一个小目标也不知道有没有?之所以弄得那么难看,完全是替皇帝理财的官员都没脑子。

    不就是钱嘛!应该不是问题的。

    高俅这时开口道:“王府中所藏的书画、文玩颇多,其实也有些是赝品,这个我也不大懂,就得劳烦大郎了。”

    “我回头去请米襄阳来。”武好古笑道,“让他鉴定一番,然后一一登记在册,再送去宫中收藏。”

    这个差遣其实是很不错的。赵佶收藏的珍品武好古是不敢动的,可是赵佶自己的东西后世也随便卖几个亿的!就是当下也值钱啊!

    而赵佶的书画本事也是“费纸无数”才练出来的,这些“废纸”可都在王府库房里面收藏着!武好古从中拿走一部分谁知道?

    “另外,”高俅压低了声音,“还有不少不明不白的女人。大郎,这事儿只能麻烦你了。”

    赵佶的女人很多,其中有一些是可以见光的,可以带进宫去享用。可有些是不能带进宫的,比如李师师、徐七七这一类,就必须有人去处理了。

    而武好古是开封府“娱乐圈”的一哥,他不出面谁出面?

    还有一些“良家”也是不能带进宫的,年纪太大了……或者别的什么原因。这些武好古也得去摆平,给东西,给钱,或是给别的什么。也不排除赵佶还想养外宅,所以这些女人能不能遣散也是个难题。

    总之,难题不少,连高俅都无从下手,也只有武大郎来了。

    “高大哥,”武好古也有些拿不定主意,“这事儿我真的能行?”

    “能行的,”高俅笑道,“我还能害你不成?那些女人……你便是睡了,也不会有甚麻烦的!换成我和十一哥可不行啊!”

    高俅说得事情后世人听了不可思议,但实际上就是如此!赵佶的女人也分成妻、妾、姬、伎和外室的。妻和妾武好古当然不能碰了,这是找死啊。不过姬和伎就不一定了。

    武好古和赵佶是朋友,朋友之间交换“姬”和“伎”那是稀松平常的。历史上蔡京的那个儿子蔡攸在宣和北伐的时候还向赵佶索要过宫里的美姬呢!

    不过武好古听了这话还是连连摇头:“莫乱说,高大哥,他现在是官家了。”

    高俅笑了笑,没有再说这个话题。

    武好古这时又问:“纪忆怎么办?他还在王府内吧?怎么处置他?”

    他问这个话的意思是……纪忆有没有可能“被自杀”?纪忆犯了那么大的罪过,良心上过意不去,自杀了,死了,也没什么不是?

    “这可不行啊,”高俅摇摇头,苦笑道,“那本卫夫人的笔阵图还没献出来呢!卫夫人的真迹啊!宫里好像都没有……”

    北宋这个时候,王羲之的真迹市面上还有一点,可是卫夫人的真迹那可就是传说中的东西了。赵佶不知道就罢了,现在知道有这么个宝贝,一定会想要的。高大心腹是知道赵佶秉性的,自然得让纪忆活下去了。

    而且……纪忆有钱呐,平江纪半城不是?要是被自杀了多可惜?

    “那只能饶他了……”武好古想了想,“章相公大概也饶不了他吧?”

    潘孝庵在旁插话道:“章惇饶不饶他得看这一科大比了,若是他中不了进士……呵呵,总有一个追夺出身以来文字编管儋州安置在等他。若是高中了,只怕日后还得和你我同朝为官啊。”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