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呜呜呜,我儿怎就这样走了呐?才二十五岁,连个孙子都没给我留,如今这天下可怎么办?你们都是重臣,都说说吧……”

    内东门,福寿堂。

    一个五十多岁的胖老太太正在大堂中空空如也的御座旁的一把玫瑰椅上坐着,掩面而哭,一哭还一边有大名话询问堂下站着的宰执重臣。

    重臣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个个都惶恐,人人都惊讶。

    官家病倒的事儿,他们都知道。

    官家搞不好要驾崩的情况,他们也都明白。

    不过遇到这种事情,惶恐和惊讶那是态度问题!要不然怎么表现?

    大家伙儿都把目光投向了独相七年的章惇,发现这位凶得要死,就喜欢骂人的宰相正跟那儿老泪纵横呢!

    曾布、蔡京、蔡卞这几个和章惇共事多年的老头这些真的有点吃惊了,他们都知道章惇是不大会作伪的人,有什么事儿都放脸上的……而且,章惇的爸爸章俞死的时候,他这个“孝子”好像也没现在这么伤心啊。难道这老贼竟是的忠臣?

    “请太后娘娘节哀,”章惇抹着眼泪对心里面一点也不哀的向太后说,“老臣以为子凭母贵,先帝十三子简王之母乃是圣端宫太妃,身份高贵,因而当立简王。”

    说得太好了!这下你个老奸贼算是完了!

    向太后听了这话其实一点都不生气,她怎么会生气呢?她是太后,又不是寻常人家的老太太。现在她能坐在这里和重臣商量立谁做皇帝,就已经大局已定了。章惇再怎么蹦跶,都是只秋后的蚂蚱,长不了的。

    向太后心说:什么叫子凭母贵?朱太妃也就是这几年被你个奸臣捧“贵”了一点。宣仁太后高太后在的时候一点儿都不贵,经常被老奶奶骂,还差一点被老奶奶废掉。

    不过那女人也太心善,本来章惇和蔡京两个奸臣都准备追废宣仁太后了,自己都阻止不了,只好求朱太妃出面……她要是狠一狠心,宣仁太后也废了,然后借着这个威,她自己肯定也能当上太后,现在就是她坐在这里哭哭啼啼了!

    “先帝诸子都是老身之子,”向太后抹着眼泪说,“何来子凭母贵?”

    她说的对啊!谁让章惇、蔡京没能把朱太妃捧成朱太后?太妃和太后,那是不一样的!太妃的儿子,怎么能说子凭母贵?这不等于说宠妾的儿子可以算嫡子吗?人伦大义还要不要了?

    章惇咬咬牙,又道:“长幼有序,当立申王。”

    “哈哈哈……”

    前一刻还哭哭啼啼的向太后忽然笑了几声,然后就是一阵沉默,紧接着福寿堂内的枢密使曾布、尚书左丞蔡卞、中书侍郎许将等人全都跟着笑了起来。

    章惇的脸色铁青的都快变成黑色的了,这不是笑,而是在表面政治立场!

    虽然立申王这个瞎子做皇帝的提议是有点可笑一个瞎官家在御座上是什么形象啊?而且大宋是“君王独断朝纲”,不是虚君共和,弄个瞎子奏章都不能看的,怎么独断朝纲?祖宗家法还要不要了?

    可是大宋正是国丧!一个太后和一群重臣在朝堂上笑了起来,这是什么事儿啊?

    众人笑完之后,向太后道:“先帝尝言,端王有福寿,且仁孝,不同诸王。老身看来还是立端王为好。”

    向太后的意见,章惇本来也不反对。因为端王赵佶的条件的确很好,人聪明,多才多艺,长得也帅,而且他身体还特别好。在人们的印象中,大宋朝的皇帝仿佛都是病秧子和药罐子。生儿子的问题也常常让人发愁……要么生不出,要么生出来了养不活。

    端王赵佶这样强壮型的皇子,还真是特别难得。如果他做了皇帝,至少不用担心早死,而且也不担心他生不出儿子……生儿子是体力活啊!

    那简王看上去就和刚刚病死的官家差不多,豆芽菜一根,真要立了他没准过几年又得国丧,又得为立谁当官家的事儿发愁了。

    可问题是……刚刚驾崩的官家赵煦说端王轻佻啊!而且端王一贯以来的表现也的确有点轻佻。如果不是装的,做皇帝是有点不合适。

    章惇沉默着不言语。

    因为他知道自己一开口,就有可能为自己招来大祸。

    而且曾布、蔡卞、许将这些人显然已经附和太后,自己只怕孤掌难鸣了。

    “宣端王觐见吧。”向太后看到章惇不开口反对,稍微有些失望,但也没办法,只好宣布招端王觐见。

    也不知道能不能宣来?章惇此刻心中还存着个希望,就是纪忆把端王骗出了王府,让向太后派去的大臣找不到。只要找不到端王,那么端王轻佻就做实了。

    一个人都找不到的亲王还想做皇帝?做梦吧!

    “宣端王殿下觐见!”

    老宦官庞宽的大名口音响起后,已经换好了朝服的端王赵佶就快步走进了福寿堂,也不看堂中的众臣,只是朝向太后行了一礼:“儿臣拜见母后。”

    怎么回事?

    章惇这下完全愣住了,赵佶那么快就进了福寿堂,肯定是早就进宫了!也就是说,他根本没被纪忆诳出去……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纪忆这小子把我给卖了?

    向太后满心欢喜地看着赵佶,说道:“老身想立端王为君,诸卿以为如何?”

    “不可!”章惇这时不知怎么想到了刚刚病逝的赵煦,于是再也忍不住了,“端王轻佻,不可以君临天下!”

    他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完成赵煦的遗命了!甚至为了保护朱太妃和简王,他都不能说出赵煦曾经有这个遗命……可是他还是忍不住要说出赵煦对赵佶的评价!

    这话一出口,诺大的福寿堂内人人都是一惊。向太后看着章惇,心中好一阵狂喜。章惇的话是在自掘坟墓,这下要去儋州养老了!

    赵佶则是火大了,自己那么杰出,做什么都出类拔萃,怎么可能轻佻呢?怎么就不能君临天下呢?这章惇果然是个奸臣,是巨奸,将来一定要把他贬去儋州!

    在场的大臣目瞪口呆,章惇疯了?他怎么敢说这样的话?

    曾布第一个反应过来,心中顿时就是狂喜啊!

    章惇完了,自己要当宰相了!不行,自己必须抓住机会。

    “大胆章惇!”曾布马上大吼道,“且听皇太后处分!”

    “且听皇太后安排!”

    “听太后安排……”

    殿中诸臣也都连忙附和曾布,一边倒的表示拥护向太后的英明决定。章惇这下也没办法了。他这个奸臣原来既没有兵权,也没有奸党,不是老虎,而是狐假虎威的狐狸!现在老虎死了,他这只忠诚的封建主义老狐狸的权威已经荡然无存了。

    知道大势已去的章惇只得上奏道:“臣请皇太后同权处分。”

    所谓“同权处分”就是垂帘听政。虽然章惇和向太后之间的关系恶劣,但事到如今也没别的办法。且不说赵佶轻佻的问题,就是他不轻佻,他也不会做皇帝啊。赵佶并不是作为储君养大的,他是作为一个安乐王爷成长起来的。所以赵佶的轻佻在以往并不是毛病,一个文武双全赵佶的武艺也不错,才气古今少有的王爷要是不轻佻一点,就让官家赵煦太难做了……实际上,赵佶的轻佻是被鼓励的。

    可是现在,这样一个轻佻的亲王突然成了皇帝!即便他的轻佻是装的,他也不会做皇帝啊。

    所以还是让向太后这个没多少见识的老太太垂帘听政比较妥当……御医们都说老太太身体很好,至少活八十岁,若是能垂帘十载,端王也许会成熟一些吧?

    向老太太依旧是一副好脾气的模样,扭头看着赵佶。赵佶也连忙行礼道:“儿臣请母后同权处分。”

    然后殿中的群臣也都一起行揖拜大礼:“臣等请皇太后同权处分。”

    向太后却摇摇头道:“端王乃是长君,长君临朝,岂有太后垂帘之理?”

    不垂帘?真的假的?

    这话要是宣仁太后高滔滔说,别人肯定不相信的。但是出自向太后之口,大家都有点拿不准了。除了今次高调了一把,之前的向太后一直都比较低调,垂帘听政也许真不是她想要的。

    “呜呜……”

    这时殿中忽然有人大哭起来,众人一看,原来是马上要当皇帝的赵佶在哭。哭着哭着还跪了下去,冲着老太后拜了又拜:“儿臣不知如何为君,泣求母后同权处分,母后万毋推辞。”

    这倒好,太后不肯垂帘,皇帝又不肯亲政,而且看着都不像是假的。章惇这时忽然想道:要是向太后再推辞,就用共和商约上的办法吧,这样端王轻佻一点也不要紧了……

    当然了,这个想法也就是想想罢了,说出来是万万不敢的。

    向太后看着哭哭啼啼的赵佶,也是一阵心疼,皇帝多难做啊!他又没学过,怎么做得了?看来还是得勉为其难听个政……可是,这个政应该怎么听呢?自己好像也不会啊!要不回去翻一翻国史,看看宣仁太后是怎么听政的?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