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端王府,房之内,赵佶、武好古、高俅三人全都被纪忆交待的事情惊呆了。

    不过他们被惊呆的原因是不一样的。

    赵佶是没有想到章惇真的是个奸臣!虽然章惇在开封府的风评很不好,但是赵佶一直都认为章惇是个干事情的大臣,而且也有担当,对自己的哥哥也够忠心。

    可万万没想到章惇居然是个伪装得很好的大奸臣,一直以来都在蒙蔽自己的六哥,现在更发展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想要在哥哥尸骨未寒的时候就搞阴谋,要坏大宋的祖宗家法,违背皇兄的意思立简王为新君。

    这真是太可恨了!

    呃,虽然赵佶并不是特别想当皇帝。但是他一直都认为如果官家赵煦去世的时候没有儿子和侄子,接班的就是自己了!

    因为在先帝诸子中,除了排行老六的赵煦之外,就是申王赵佖年纪比自己大。可是申王是个瞎子啊,瞎子怎么可以做皇帝?所以按年纪排接班的就是他赵佶。而且大家都是庶出,也就没有嫡庶之说了。

    另外,官家赵煦显然也是这个意思啊!之前赵佶的王妃怀孕的时候,赵煦就说了,若是个儿子,就过继入宫,做皇太子这不就是要把皇位传给赵佶这一支吗?而且在先帝的儿子中,不,应该是在大宋所有的龙子龙孙中,还能找出比自己更杰出的人吗?

    有吗?恐怕古今帝王里面,论起文才武艺,超过自己都是没有的!

    章惇现在居然想立简王,而且还要搞诡计把自己从王府诳出去也不知道是不是要加害?

    这不是奸臣谁是奸臣?

    赵佶咬牙切齿地想着:这章惇,可真是个奸臣啊!将来一定把他贬去儋州!

    然后他又看了眼面如死灰的纪忆,心道:你也不是好人!不过能迷途知返,揭发奸臣,还算堪用

    而武好古则是觉得纪忆傻了,昏了头了!他怎么能出卖章惇?这么猴精一人,怎么关键时刻就犯糊涂了呢?

    本来赵佶、自己还有高俅都没往阴谋论上去想。所以也不会扣留纪忆,他应该马上去向章惇报告啊!

    端王一入宫,而且向太后还动用了甲士,局势已经非常明朗了。章惇不能硬抗下去了,必须得设法自保。

    其实要自保也不难,只要向太后问话的时候推赵佶做皇帝就行了。

    一个定策之功到手,这辈子就不愁了。章惇不愁了,纪忆还愁什么?即便赵佶将来过味儿,有章惇保着,纪忆最多就是官场蹉跎,荣华富贵还是有的。

    他现在卖了章惇,头赵佶向向太后报告,太后还不坑死章惇?而纪忆做了这个出卖岳祖丈小人,日后还能指望得到赵佶的重用?

    其实武好古也就是旁观者清而已,真要让他和纪忆换个位置,一样是手足无措,说不定还不如呢!

    不对啊!武好古突然想了起来,纪忆这混蛋居然用佳士得行的名义诳骗端王!这是要坑我啊!我可不是不能杀的士大夫文官,而是脑袋随便砍的武官近幸,被你这样坑还不坑死?

    小人啊!这是首鼠两端的小人啊武好古再看纪忆的目光已经是冰冷的刺骨了。心中暗下决心,头一定要向宋徽宗进谗言,呃,是进忠言,把你个小人贬到亚龙湾去!

    一定得好好想想,给你这个小人罗织个什么罪名呢?

    高俅则是高兴得快傻了,这是双喜临门啊!

    端王要做皇帝是一喜,章惇这老小子作死是二喜!

    端王做了皇帝,他高俅自然水涨船高。而章惇作死那他高俅不就可以立个护驾之功了?

    另外,高家这些年苦成这样,还不是因为章惇和高太后不对付?姓章的居然还想给高太后扣上“老奸擅国”的罪名,要追废太后尊号!这下好了,要去儋州了此残生了。

    而要让章惇去儋州,就不能让他有见风使舵的机会!要是他待会儿说出了“立端王”这三个字,那就能得个善终了。

    想到这里,高俅对赵佶道:“大王,如今事态非常,就怕奸贼还有后招!”

    这话分明是在指章惇会暗伏死士刺杀赵佶啊!

    赵佶点点头道:“防人之心不可无,高俅,你有何办法?”

    “请大王披甲装扮成殿前甲士,悄悄入宫,以免被奸人察觉。”

    赵佶道:“就依你所言。”接着他又对武好古道,“大郎,你和高俅都披上甲,随孤王一起入宫。

    纪忆,你且留在王府,待事情大定后再去读,这一榜好好考,高中之后才好大用。”

    高俅的安排果然欺骗了章惇,他派去跟踪纪忆的家人没有发现端王和殿前甲士一起离开王府,便去向章惇报告了。

    而章惇这个奸相在开封府其实是很孤立的,因为他一直都被开封府的地头蛇将门当成对头。所以他没有办法在开封府内布设密探,只能靠个没多少谍报经验的家人去盯纪忆的梢。

    听完家人的报告后,章惇吐了口气,对儿子章援道:“看来事情还有可为,为父去政事堂了,你跟着为父一块儿去吧。”

    “阿爹,”章援搀扶起老父,“宫中已经派出甲士了,只怕”

    “不必害怕,”章惇一笑,“你以为那老太太是武则天啊?她不敢乱来的。

    我朝和汉唐相比,强就强在做事有规矩,有尺度。无论宫廷之争,还是朝堂之斗,都是依着规矩和尺度来的。现在我和那老太太,斗得是智,而不是力。”

    章惇、章援父子往政事堂而去的时候,赵佶、武好古、高俅也跟着潘孝庵和他带来的甲士从西华门入宫了。众人护着赵佶在巨大而清冷的宫廷内七拐八弯,最后终于到了戒备森严的内东门之外。

    内东门的正门闭着,但是一旁的閤门却开了,两个小黄门站在门外张望,看见潘孝庵率领的甲士忙返身去报,不一会儿,一个胖宦官就从门内钻出来,气喘吁吁一路小跑的就到了领头的潘孝庵跟前。

    “端王呐?咋不见端王?”

    胖宦官就是庞宽,他上了年纪,老眼昏花,远一点就看不清人脸,只能靠衣装认人。所以没有认出穿着盔甲的赵佶,这可把他急坏了。书包网.bookbao2

    现在向太后干的事情可大可小,成功了就是“拥立新君”,跟着干的人都有功。要是不成功,大家都得倒霉,庞宽这个宦官搞不好把命都搭上。

    而成功的关键,就是把端王迎入宫中,然后黄袍加身,接受百官参拜

    若是端王没有迎到,那麻烦就大了!

    “在,在,在端王在这儿呢!”潘孝庵这个时候也激动得不行了,忙把端王请到了庞宽跟前。

    庞宽看见了赵佶,大松了口气,一只手捂着胸口道:“吓死老奴了”他又行了一礼,“快随老奴入内东门吧,太后正等着见您呐。”

    内东门武好古和高俅是不能入的,潘孝庵也只能在门内转悠一下,因此三人都没跟着一块儿进去,只是目送未来的大宋徽宗皇帝进了门。

    “胖大官,”赵佶一进门,马上就问庞宽道,“官家如何了?”

    “不行了,”庞宽道,“已经不省人事了,御医们都说醒不过来了。”

    赵佶叹了口气,“真是可惜,要不然孤王还可以在官家面前告章惇那奸臣一状!”

    “告告章相公?”庞宽一愣,“章相公怎么了?”

    赵佶咬咬牙,恨恨地把从纪忆那里听来的章惇的阴谋又添盐加醋告诉了庞宽,最后还问:“胖大官,你说,章惇是不是个蒙蔽了官家多年的巨奸啊?”

    庞宽心想:怎么会是巨奸呢?明明是巨忠啊!官家不就是想传位简王的吗?

    看来官家还是有识人之明的章惇如此忠心,也算对得起官家了。只是官家总说端王轻佻,不会给说中了吧?要是说中了,大宋的江山恐怕就危险了!

    心里怎么想,老宦官嘴上却道:“是啊,大王说的对。等见了太后,就在太后面前告章相公一状吧。”

    “对,就在太后面前告他一状。”

    一柱香之后,在内东门内的一座小殿内,赵佶又把告诉庞宽的话一五一十都告诉了向太后。

    向太后听了后沉默了一会儿,才仿佛是自言自语地说:“还真多亏了武大郎在你的王府里面,要不然就让章惇得逞了那个高俅也不错,很有见识啊,可以大用!”

    老太后当然知道高俅让赵佶化妆入宫的意图!

    现在向太后担心的已经不是章惇和自己唱对台戏了,而是担心章惇不自己跳出来。

    他要是改了主意拥立端王,自己还能拿他怎么样?无非就是外放江南做个判州事。

    “至于那个纪忆,”向太后想了想,“倒是会见风使舵虽然是个小人,但是也可以驱使。”

    她的话刚说完,门外一个御药院的勾当官快步走了进来,朝太后行了一礼,然后哭丧着报告道:“秉娘娘,官家宾天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